正文 第五百八十九章 力撼大能
第五百八十九章力撼大能

萬丈高的玉台,一階一階而上,龍躍凰翔,混沌環繞,盡管幾人都知道那不是真實的,但還是心驚.

真龍,神凰非常的逼真,足有上萬,為仙氣化成,為五色玉台增添了一種神秘氣機.

若是凡人,縱然仰視也什麼都見不到,畢竟五色玉台高達萬丈,但是幾人都神目如電,穿云破霧,隱約可見.

上方,一口棺槨陳舊而古老,透發出無盡的滄桑,雖然長不過一丈,但卻像承載了萬古,裝盡了歲月.

什麼滄海桑田,什麼茫茫大地,什麼無垠星空,都不抵棺槨一角,它仿佛凝聚了古今未來,貫穿了上下百萬年

到了此地,沒有人能夠安然度過了,肌體將要崩裂,渾身劇痛,骨骼都在作響.

在這五色玉台上,有無盡恐怖威壓,如潮汐澎湃,浩蕩天地間,讓人的身體將要崩碎.

古之大帝的極道複蘇了嗎?

這是所有人的疑問,這種蓋世威壓,唯有在北域神城一戰時出現過,任何修士都無法抗衡.

"這……難道只是一具尸體發出的嗎?他生前會有何等恐怖的威勢"

他們不得不悚然,此時來到了五色玉台不遠處,根本沒有辦法再前進一步了,任何古寶都無用.

此時,沒有一個人的神力都被嚴重壓制了,雖然還能施展出法力,但卻不怎麼順暢了.

到了現在,葉凡與東方野毫無疑問最為適應環境,兩人的肉身比聖主都強,神力雖然減弱,但是戰力卻未下降.

一個古老的棺槨,很有可能早在太古前就存在了,世間有無神靈,將在今日揭開謎底.

棺槨並未橫陳萬丈玉台上,而是在其上的虛空中沉浮,懸在混沌與仙氣中,如有生命一樣.

"完了,我們只能止步于此了,根本無法再前進一步了,怎麼辦?"東方野道.

萬丈高台在前,卻沒有辦法接近,從上方浩蕩下的氣機讓人難以承受,幾乎要有形神俱滅之厄了.

"一群小雜魚也走到了這里,不知死活."一個年輕男子的聲音傳來,背負雙手而來.

"雜魚你說誰呢?"東方野舔了舔嘴唇,這是野蠻人要出手的先兆,將手中的大棒子抬了起來.

"別沖動,這是一個大能"老瞎子阻止了他.

"一群雜魚"這個年輕男子輕蔑了掃視過來,慢慢踱步而至,帶著一股迫人的威壓.

葉凡他們覺得有些不妙,這是一個稟性不過關的大能,根本未將他們放在心上,想要清場.

"叔叔"

就在這時,另一個聲音響起,一個中年男子步履艱難的接近了此地,很顯然萬丈玉台給了極大的壓力.

葉凡心中大呼不妙,壞事了,蕭家的人到了,正是半步大能蕭志,幾次想置他于死地.

"葉遮天"蕭志來到此地,一眼就發現了葉凡,雙目圓睜,一聲大叫就要撲過來.

"就是他殺了明遠?"旁邊,那個看起來很年輕的能,神色頓時沉了下來,俯視葉凡,道:"你自己把自己刮了,還是說等我出手?"

葉凡一聲冷哼,什麼也沒有說,他步履輕靈,如謫仙一樣輕飄飄的滑了出去,直奔萬丈玉台.

他在頂著強大的壓力前行,瞬間來到了玉台近前,到了此地神力被壓制的更厲害了,很難使出.

"葉小兒,我看你還往哪里走"蕭志陰惻惻的走來,如貓戲老鼠一樣,不緊不慢,逼至近前.


蕭云升,為蕭太師的親弟弟,看起來很年輕,但這並不是他的實際年齡,背負雙手,渾不在意,踱步而來,俯視葉凡,道:"自己跪下來吧."

"葉小狗,我看你這次如何不死"蕭志陰森森,一步就邁到了近前,手中持八卦紫銅爐,用力拍了下來.

在這一刻,葉凡沒有懼意,而是露出一縷譏誚之色,他從容出手,左手捏抱山印,向前打去.

這不是昔日的印法,是在蠻荒世界的絕壁上得到無缺秘術,這是天,地,人三印中的地印.

"嗡"

力之極盡,無比剛猛,如一片大地壓了過來,這只結印的左手壓滿了天空,恐怖絕倫.

蕭志冷笑,他是半步大能,一個化龍秘境修士怎是他的對手,他手中的紫銅爐流動紫華,壓落下來.

但是,緊接著他感覺到了不對勁,神力不暢,在此地被嚴重壓制,竟然無法催動起來自己的兵器.

他驀地警覺,這並不是讓他不安的地方,對方實力遠不如他,應該會被他壓制的更厲害才對.

然而,對方的手印並未被束縛,抱山印一出,如大地凌空,厚重,大氣,壓蓋了一切,黑壓壓一只大手打了下來.

"當"

在萬丈玉台前,所有人的道力都受到了壓制,無法順暢使出,可是葉凡肉身強固,這是純**的力量.

抱山印

葉凡左手如一片黑峰,打在紫銅爐上,發出一聲轟鳴,劈了啪嚓,銅爐裂開,墜落在地.

後方,所有人都驚住了,一件交織出法則秩序的兵器,就這樣被他以肉身毀掉了,他的體魄強到了何種程度?

"退"蕭云升大喝,一步就沖了過來,催動滔天法力阻擋.

葉凡嘴角露出一絲冷笑,左手抱山印繼續一震,一座黑色的大岳虛影印處,壓向前方.

蕭志大叫,奮力倒退,雙手推出,阻向黑色的抱山之印,然而卻無力擋住.

"噗"

他的雙手一下子化成了血泥,被黑峰壓碎,接著雙臂如豆腐一樣,被葉凡的左手擦碰到,也"啵"的一聲碎了,鮮血與骨頭渣子飛濺.

後方,眾人都驚住了.不過,蕭云升的法力終于湧動了過來,擋住了葉凡的攻勢.

"砰"

一聲劇震,葉凡倒退了出去.而蕭志藉此踉蹌而歸,雙臂消失了,化成了肉醬,不複存在.

在這葬仙之地,任何人的神力都被壓制,葉凡靠純粹的肉身力量,將一位半步大能重創.

"啊……"蕭志大叫,他幾乎瘋了,不敢相信這一切,憑他實力,來多少個葉凡都可殺掉.

然而,現在卻是這樣一個結果,一個照面,就被對方徒手干掉了雙臂,他怒,羞,憤,惱,劇痛讓他冷汗長流.

蕭云升面沉似水,雖然為一個年輕男子的樣子,但是威勢卻堪比一方教主,黑發亂舞,眼眸如電,如一道閃電一樣沖了過去.

"刷"

葉凡更快,九步登天,連沖上玉台十八階,感受到了無盡的威壓,從那萬丈高處壓落而至.

在此,他停了下來,右手劃動,浮現出道痕,他結出了人王印


此時,他如一個君臨天下的人族共主一樣,睥睨世間,望穿蒼茫大地,有一種惟我獨尊的姿態.

這就是人王印,始一展出,一個人的氣質都發生了變化,他如人族的王一樣,立身云端,俯視眾生

"轟"

葉凡捏印打出,一聲巨響,蹬蹬蹬退了出去,雖然一陣搖動,但是並無傷痕.

另一邊,蕭云升變了顏色,他為絕頂大能,但是滔天法力不暢,竟然沒有鎮死對方.

"再來"葉凡更上九重台階,在上面叫道.

壞了蕭云升第一次感覺到事態的嚴重性,此子的肉身強橫的變態,比他這個大能更甚,超出了他預料.

在這個地方,一身法力被壓制,肉身的強橫將會得到充分的體現,若是登上玉台的頂端,誰生誰死很難說.

"雜魚上來一戰"葉凡冷哂.

蕭云升當即沉下了臉,一句話也不說,登玉階向上而去.

一個化龍秘境的修士,向一個大能叫號,讓下方的幾人都一呆,這可真是威風

"啊……"下方,蕭志大叫,失去雙臂後他劇痛不已,此時見到這個情景,急怒攻心.

"你叫喚什麼"野蠻人拎著狼牙大棒向前走去,凶巴巴,逼視這位半步大能.

"你……"蕭志差點憋屈死,他的實力何其高深,走到哪里都受人尊敬,今日卻連被人輕視.

不過,他知曉東方野的來曆,知道是某個原始古部落走出來的人,肉身超級變態,在這個鬼地方沖突,他必然吃大虧.

"發生了什麼?"就在這時,一個晴朗的聲音傳來,一個精神奕奕的老人到了,正是蕭太師,在他的身邊還有一位老人跟隨.

"父親你終于來了……"蕭志吐了一口血,冷汗打濕了衣衫.

野蠻人二話沒說,嗖的一聲沖上了玉台,在下面他肯定要吃大虧,效仿葉凡倚仗肉身登天而上.

"砰"

上方,葉凡手捏人王印,黑發濃密,狂亂舞動,與蕭云升又大戰了一記,依然無恙.

他硬撼大能,剛趕到的人都吃驚,尤其是蕭太師等,神色不斷變幻.

此刻,中州的四位皇主,南嶺的妖主,西漠的神僧都趕到了,全都露出了異色.

"罷了."蕭太師一揮手,使了個顏色,讓蕭云升退了回來,兩個野人一樣的後輩,倚仗肉身在玉台上可拼大能,若是在此被*掉兩個大能,實在不劃算.

"好熱鬧……"

一有些教主趕來,都是威震天下的大人物,有的修士讓中州四大不朽神朝都頭疼,來自諸子百教.

葉凡心中一凜,他看到了一些熟人,在瑤池蟠桃盛會上見過,比如說中州陰陽教的老教主,年逾三千歲,是一個活化石級人物.

此時,除了葉凡他們幾個外,沒有一個後輩,都是名動天下的教主級存在,雄視茫茫大地.

這些人都來了,明顯要有一場雄主大戰,連遠古聖人的血肉骨骼都是驚世神物,就更不要說古前神靈了.

萬丈玉台上,那口沉浮的古棺,為無價仙珍,每一個人都不會放過,必會慘烈爭奪.

這時,眾人散開,各自從不同方向開始登台,沿著玉石階向上走去.

"這些人可真是准備充足,帶來了這麼多超級禁器"老瞎子吃驚.


段德歎道:"刻下了遠古聖人的部分法則,陰陽鏡,翻天印,南妖鍾,中皇鼎,這麼多超級禁器,可讓他們走到萬丈玉台上."

"都走到了這里,我們難道功歸一簣不成?"東方野不甘心,將聖人的那根金色的臂骨取了出來.

老瞎子捅段德,道:"小胖子別藏拙了,你身上寶貝多,趕緊弄出一件來,不能讓他們先登上玉台."

"老梆子你身上有重寶,拿出一件來,足以護我們前進."段德道.

兩個神棍開始扯皮,最終段德急了,將聖人油燈祭出,與東方野的金色臂骨搭在一起.

"老梆子趕緊出祭寶"

老瞎子念了一聲咒語,一個古盾飛出,也搭在了聖人臂骨上,確切的說是一個龜殼.

覺有情一言不發,將菩提枝伸出,搭上前來,立刻帶出無盡生氣,讓幾人都吃了一驚.

葉凡想了想,爛銅片取出,與那些器物交叉在一起,立時流動出一種莫名道韻,仙淚綠金紙內刻有神紋.

這些器物都不是遠古聖人的兵器,也不是仿品,但有的卻是聖人遺物,組合在一起,流動莫名氣息.

他們一步一步前進,竟暫時擋住了玉台上的威壓,足足上行了三千丈高,當來到五千丈高時,這些器物擋不住壓力了.

幾人舉步維艱,來自神靈遺體的威壓,鋪天蓋地,要將他們撕裂,難以承受.

"可惜了,遠古聖人化道留下的唯一聖骨,千錘百煉,為不世神物,只是沒有刻上相應的陣紋而已,不然當可護我們上去."

"我的聖人油燈何不是如此,是真正的神材,但卻沒有相應的法則烙印."

"怎麼辦,上不去了嗎?"

他們停在了五千丈高處,正要在玉台的半山腰,很難再進一步了,縱然是葉凡也不敢輕易冒險了.

"啪嚓"

其他各方,陸續傳來碎裂的聲響,超級禁器在碎裂,有不少人也不得不停了下來.

"咦,不對,還有些大勢力在前進,他們身上一定有不為人知的神物"

"拼了,古前神靈的遺物,我志在必得"段德咬了咬牙,終于祭出了自己的至寶.

"刷"

光影一閃,一個破碗出現在他的頭頂上方,垂落下萬縷烏光,將幾人都護了進去.

"一會兒上去後,我要動用墓葬學的秘術,改天換地,盜走神靈的棺槨,你們一定要配合我."段德定住.

破碗一出,隔絕無上壓力,它擁有神秘莫測的威能,讓方圓三丈內一片甯靜.

一步,兩步……

他們一路向上,雖然有恐怖氣機彌漫,但是他們的腳步並未被阻,慢慢登臨到了玉台頂端上.

"哼哼哼……雜魚"有人冷笑,正是蕭云升,看似年輕,卻為絕頂大能.

蕭太師以及陰陽教的人合在一起,先一步登臨了上來,也不知道用何種神物抵住了神靈威壓.

萬丈高台上,龍躍凰翔,古棺沉浮,已經有數批人上來了,仙氣繚繞.

八月三分之一過去了,大帝們,呼喚月票,呼喚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