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八章 古神棺槨
幾人沿著枯崖上的石洞一路前行,深入地脈深處,在地上不時發現源塊,將整座古洞映照的一片晶瑩.

"滴答"

岩壁上有水珠墜落,流動出五色光彩,落在地上清脆動聽,如妙音在彈奏,讓古洞顯得更加幽靜.

葉凡他們在忽明忽暗的洞府中行走,心緒難以平靜,地脈深處那種磅礴的氣息壓的他們喘不過氣來.

若無意外,那當是神靈的尸體,可是卻比複蘇的極道聖兵有過之而無不及,如一片汪洋在湧動,讓人靈魂顫栗.

"嘩啦*……",

鐵鏈晃動的聲響若隱若無的傳來,在這幽森的洞府中格外的嚇人,仿佛來自地獄的鬼音,有魔鬼在掙脫枷鎖.

"嗚好……"

又前行了數里,風聲嗚嗚,從其他岔路口中吹來,陰氣龔人,那些岔路黑洞洞一片,如深淵一樣.

他們沒有探究,也不能去理會,天知道那些漆黑的岔路會有什麼,而今只朝這條有光華的主地脈前行.

"咔嚓"

這一路上不時見到一些異種源,結在岩壁上,被掰下來後發出清脆」的聲響,繚繞著絢爛的霞光.

甚至,他們采掘到了幾塊神源,光華璀璨,映照的古洞一片通明,如同夢幻一樣.

"這個古神可真是會選地方,估計將此地挖開,會發現有不少源,是一片珍貴的寶地."

前方的氣機越來越盛了,讓他們心中壓抑,如面對著一座高聳入云的魔山一樣,陣陣的心悸,有窒息的感覺.

"這樣下去,我們都不一定能夠接近神靈的棺槨,恐怕距離還很遠,我們的身體就承受不住會龜裂的"

神抿,讓太古的皇,荒古的大帝都疑惑,不知道是否真的存在,而今他們也許將要見證一個奇跡.

前方,有一片古木擋住了去路,讓人很特訝,這地底世界中居然生有這樣一片參天古木.

在源塊的映照下,一片碧綠,鮮嫩欲滴,生機勃勃,但是幾人卻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機.

"嗯……"

一人讓人頭皮發麻的淒厲叫聲傳來,跟惡鬼在嚎叫沒有什麼區別,僅僅一刹那間就讓人渾身的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咻!"

一道黑影如惡魔一樣竄了過來,猙獰的撲殺向幾人,帶來陣陣惡風,凶慘的氣息撲面.

"魔鬼猿!"段德吃驚,臉色雪白,蹬蹬蹬倒退.

幾人皆變色,全都後退,這是一只高能有一丈的鬼猿,渾身長有黑色的鱗片,烏光閃閃,慘烈煞氣縈繞.

它的兩只眼睛怨毒無比,像是十世仇人見面一樣,鐵鉤一樣的爪子探了過來,要將幾人開膛破肚.

"這是在古墓中滋生出來的生物,很難對付,超級危險!"段德大叫,提醒幾人.

"當"

段德祭出一塊鐵印,如山一樣壓了下去,可是在魔鬼猿的利爪下,火星四射,成為鐵粉.

要知道,段胖子身上的每一樣器物都是難得的寶貝,可是卻不抵魔鬼猿一擊,可想而知它的可怖.

"嗯……"

魔鬼猿淒厲長叫,如一個逃出地獄的厲鬼一樣,又一次撲殺了過來,若是一般人足以活活嚇死.

"嗡!"

東方野出手,他手持遠古聖人化道後留下的唯一聖骨,一抹金光流動,猛力掄動了出去.

"啊……"

魔鬼猿慘烈嘶吼,無比靈巧,刷的一聲倒退了出去,迅如鬼魅,對這根金色的聖骨很懼怕.

"世上竟真有這種東西,這是一只魔鬼猴子,媽的,真要大戰起來,可以生裂絕頂強者!"老瞎子吃驚.

"這是我第三次見到了,前兩次在羽化王還有星河王的古墓中,差點身死"段德心有余悸.

魔鬼猿猙獰無比,渾身黑色鱗片閃爍,它凶厲的盯著那根聖骨,一時間不敢上前.而後,它突然發出一聲長鳴,如夜梟啼叫.

"嗖","婪……"

時間不長,古木林又沖出來四只魔鬼猴子,全都高有一丈,凶狠而殘暴,將幾人包圍.

"傳說,這是古代的絕頂人物尸變後化成的,一下子來了五頭,我們危矣!"老瞎子嘬牙花子.

幾人退到了一起,幾個魔鬼猴子也未敢進攻,對聖人的臂骨非常的恐懼,低沉的嘶吼個不停.

"時間長了,它們肯定會進攻,這可大事不妙啊!"葉凡皺眉.

段德咬了咬牙,道:"逼我不得不動用底牌了"他取出一盞古舊的銅燈,黑不溜秋,燈火長明不滅,打開燈罩,頓時有一股莫名的氣機散發出.

火焰無比柔和,神聖無比,將這片古木林照耀的一片絢爛與光明.

此燈並不是多麼刺目,可是光芒卻弗遠不至,可以穿透進每一寸空間,無陰影可尋,神聖氣息彌漫.

五只魔鬼猴子驚恐倒退,叫個不停,憤怒而又害怕,甚至戰戰兢兢,身體都忍不住顫抖了.

"這燈……"老瞎子震驚,死死的盯著看個不停,道:"這銅燈中的油,難道是取自聖人身上?"

此話一出,其他幾人都大吃一驚,露出不可思議的神色.

"沒錯,這盞燈殼算不了什麼,但是里面的油卻是從遠古聖人體內熬煉出來的,永世不熄滅,可以趨當避凶."認,這是他從冥王墓中帶出來的,初見時驚的他三天未睡著覺.

聖人油燈一出,五只魔鬼猿嚇退,油燈的光芒以及散發出的氣味讓它們發自靈魂的恐懼,不敢久留.

事實上,聖人化道留下的臂骨更珍貴,只是它過于內斂,沒有外放出無上聖威,因此不如這盞絕世油燈效果大.

"這盞燈不要收起來了,前方指不定還會出現什麼,我始終擔心神袱念會再次出現."老瞎子心有憂慮.

"外界,數千人同誦往生咒還有度人經,無盡的神光封住了通天梯,神袱念還能進來嗎?"

"這可說不准,多半還會有其他路徑呢"

幾句交談後,五人都心中緊張,唯恐遭遇那尊真正的蓋世惡魔,當世誰可降服他?

"嘩啦啦"

前方鐵索搖動的聲音,清晰可聞,讓人發癟,像是來到了地獄中一樣.

一條黑色的河流,無聲無息,平靜的流淌,橫斷前路,如一條黑色的深淵一樣,幾乎要將人的心神與靈魂吞噬進去.

它很平靜,沒有一點風浪,甚至沒有一朵水花,可是卻黑的讓人心悸,久望之下,神魂都要破碎了!

"真是……太陰真水!"

"平日間,若是能得到一小葫蘆水,就被修士視若珍寶了,可是這里卻有一條河!"

幾人都目瞪口呆,同時心中悚然,這個地方太怪與可怕了.

到了此地,他們的神力被壓制的更厲害了,段德的"星河"都無法飛行了,不能橫渡過去.

"恐怕中州的絕世皇主來到這里也不能飛行了!"

黑色的大河上方有一條鐵索,"嘩啦嚨,搖動,漆黑如墨,閃爍點點森光,連到對岸去.

"攀索渡河嗎?"

"不能攀過去,你們看,這條鐵索上生物!"

幾人仔細觀看,皆渾身生寒,竟有不少尸體纏繞在鐵索上,眼睛開合,露出綠油油的光芒.

"上古奇尸!"

"他們亦是後世闖進來的高手,並非太古前的人,死在了此地!"

細看可以察覺,這根鐵索大有講究,名為安魂鐵,是一種奇珍,天生吸引尸骸,可保尸體不腐.

也不知道過去多少年了,鐵索上纏繞了不下數十具尸體,每一個都很嚇人,從他們的服飾來看,存在無盡久遠的歲月了.

"都是絕頂人物,不然尸體不會通靈!"

"怎麼過去?"幾麼犯難了.

忽然,一條白骨舟悠悠泛水而來,飄到了岸邊,由數千顆雪白的頭骨築成,讓人生畏.

"這一定都是神抿念搞出來的,不然古前的神靈絕不會弄這些駭人之物."

"登船,我們有聖人油燈,萬邪不侵,太陰真水中即便有莫名生物也不敢侵犯."

五人沒有過多猶豫,登上白骨船,向對岸飄去,在這個過程中段德手中的古燈流動出祥和光芒,將骨船照的一片光明.

"嘩"

他們剛登岸,河中就翻騰起巨大的浪花,露出一條背鰭,一條如龍似蛟的血色生物沉入水底.

"可以生存在太陰真水中,這只車物多半來頭嚇人!"

葉凡與東方野都很吃驚,他們的肉身很強大,但是卻不敢說可以這樣出入黑色的太陰真水內.

"趕緊前進,我覺得那些皇主與妖主還有神僧也快趕到了,一定要趕在他們前面得到古經與仙珍!"

他們雖然想加快速度,但是卻走不快,因為壓力越來越大了,縱然祭出各種古寶護體,也如在泥沼中前行.

"是尸體的強盛氣機,還是有一件極道聖兵鎮壓在此?!"他們覺得,身體都快承受不住了,那種壓力讓他們骨頭都要崩斷了.

"到了,你們看,前方是一井仙地!"

他們來到了地脈的最深處,終于見到了所尋覓的仙葬之地,無盡仙氣迎面撲來,讓人要舉霞飛升.

前方,流霞溢瑞,那是一片廣闊的天地,有上萬條大龍盤旋,無盡光華在繚繞,仙氣迷蒙.

那里有一座如巨大的金字塔一樣的高台,當然並沒有尖頂,最上面很平整,它完全有五色玉石築成.

這座高台能有萬丈高,玉台一步一階,從哪里都可通向頂端,無盡仙氣迷蒙,如同來到了仙界一樣.

"足有萬丈高,可這里是地脈深處啊,定然又有空間法則奧義!"

萬丈高的玉台,無比的宏偉,混沌洶湧,仙氣彌漫,上萬條大龍在盤繞,極其壯闊.

"終于到了仙葬之地,你們看,上面有一口棺槨,多半就是它葬有神靈!"

他們的神力被封的差不多了,但是神念還有靈覺還在,感受到了那種壓迫,一口古棺橫在萬丈高的玉台上,幾乎要壓塌萬古.

"我們如果能夠打開古棺,將是萬古以來第一個見到神靈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