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七章 仙淚綠金書
一塊爛銅片,其薄如紙,綠鏽斑駁,鐫刻滿了蠅頭股弊,密密麻麻,流動一種玄秘氣機,如道的痕跡.

段德的眼睛當時就立了起來,射出兩道駭人的光芒,如惡狼一樣撲了上來,搶奪這塊爛銅.

"砰"

葉凡與野蠻人幾乎同時出手,如此近的距離內,三人都是肉身相觸,發出轟鳴,烏巢劇震.

段德悶哼,倒退了出去,雙手血流如注,左右手的虎口都被震裂,血水鮮紅,汨汨而湧.

在這個世上,沒有幾人可與咋凡還有野蠻人比肉身,這樣的對抗,連神朝的皇主來了都要吃虧.

段德的手不過是在淌血而已,並沒有化成肉泥,足以說明了他的強大與可怕,其肉身很堅固.

"你什麼意思?"東方野瞪起了眼睛,盯著段德,而這個時候他將爛銅交到了葉凡的手中.

"我只是想."段德不顧傷勢,神色激動無比,依然不顧一切的湊了上來.

他雙眼一瞬不瞬的盯著爛銅片,眸光深邃,似是想一眼望穿綠銅,幾乎要將心神沉浸了進去.

別人也許不知道,但葉凡卻明曉是怎麼回事.當年,在東荒妖帝墳塚前,人世至寶綠銅塊出世,平淡無奇,段德失之交臂,落下了心病.

此刻,段胖子盯住綠銅片,肯定是想到了很多,所以不顧一切的搶奪,想要看個究竟.

司時,葉凡也是心中一動,莫不是這這片爛銅真與他休內的綠銅塊有什麼關系不成?

他持在手中,仔細觀看,而野蠻人則拎著狼牙大棒擋在前方,對段德虎視眈眈,嚴加戒備.

"這是……"葉凡變色,大吃一驚,盯著這些密密麻麻的蠅頭小字皺起了眉頭.

"你看出了什麼,讓我入手一觀!"段德呼吸急促.

"上面寫了什麼?"老瞎子也湊了過來,很是意動,盯著這塊綠銅片.

覺有情也走上前來,美眸流動神華,凝視生滿綠繡的古老銅片,露出疑惑與不解之色.

"我一個字也不認識."葉凡道.幾人都等著他說下文呢,不曾想卻是這樣一句話.

"給我口"老瞎子與段德司時伸手,東方野則直接以大棒子橫在了前方,攔住了他們.

"除非你們是太古生物,不然根本不可能認識,這是最古老的神文."葉凡搖頭道.

現在,他已經確定,這塊銅片與休內的綠銅應該沒有什麼關系,因為兩者間沒有異常波動.

且,他在這片綠銅上感受到了一種如火一樣的熾熱,有一種莫名的大道神韻,與休內的綠銅大不相同.

"這是……"此時,東方野也不攔著了,幾人一起觀看,共同盯著銅片,皆面面相覷.

這是太古的神文,為過去上萬古族共用的文字,相傳為古前神概所創,最為古老,所有種族通用.

段德終于有機會撫摸到了銅片,喃喃道:"不是綠銅……"

他有些心不在焉,而後悲憤不已,道:"曾經有一塊人世至寶擺在我面前,而我卻他媽的……唉!"

"這胖子魔怔了!"野蠻人撇嘴道.

葉凡腹誹,這死胖子念念不忘,看來當初與綠銅塊錯過,讓他受了不小的刺激.

此刻,老瞎子眼睛睜的很大,段德不搶了,他卻想動手了,葉凡警惕的後退,不給他看.

"我只看一眼而已,又不搶,對了,我怎麼看你眼熟啊,你是我客戶吧?我賣過你仙葬圖."


葉凡翻白眼,道:"你這老騙子,說好是孤本的,結果印了一千多張,你坑了多少人啊?"

"誰坑人了,如假包換,不然你怎麼能找到這里?"老瞎子磨嘰,一副我不是奸商的樣子.

幾人都無言了,世面上的仙葬圖都是他賣出來的,可以說來這里的人除卻少數幾個大勢力外,都是他的客戶.

覺有情突然開口,道:"太古前的東西,保存至今都不朽,一定刻有無上符紋,不然的話縱為蓋世瑰寶都要塵歸塵土歸土了."

"這是仙淚綠金!"段德納過悶來了,伸出一雙胖手,又想搶奪,老瞎子也不例外.

葉凡無言了,這兩人跟黑皇有的一拼,見瑰寶就向往自己懷里戈拉.

"這真的是一片仙淚綠金,與西皇母留下的仙淚塔是同一種神材,且刻有無上神紋!"

他們終于確定,這塊爛銅了不得,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這麼不堪.

"媽的,真是個敗家子,太敗家了,拿仙淚綠金鑄一頁書,讓他人情何以堪?連大帝都不見得能夠湊齊聖物祭煉自己的極道聖兵啊!"段德叫道.

"太奢侈了,這可是傳說中的仙淚綠金啊,當世唯有瑤池有一塊,鑄成了西皇塔,再也尋不到另一塊了."老瞎子也心疼.

不過,他們雖然這樣說,但是卻都不斷的向拼湊,默記這張紙上的神文古字.

現在不用多想,誰都知道,敢以仙淚綠金當作紙張來記載這些文字,肯定價值連城,這些字絕對非同尋常!

"哎呦!"

"媽的,"

段德與老瞎子同時詛咒,感覺腦瓜仁一疼,倒退了出去,皆露出駭然之色.

"這仙淚綠金紙中果然有無上神紋,想要以神念記下這些古字很有難度."兩人這樣說道.

葉凡盯著看了半天,一個字也不認識,盡管知道這是一頁仙珍,看是卻讀不出來,干瞪眼沒有辦法.

"西漠,須彌山上有人識得太古神文."覺有情開口,她很恬靜,聲音略微帶著磁性,很走動聽.

須彌山,超然世外,神秘無比,很多人都相信,那里可能還有一尊活著的古佛,無人敢去闖.

"有機會定去須彌山請教."葉凡道,現在打死他也不能去.

釋邊車尼都從西漠退走了,成為了禁忌人物,葉凡也來自星空的彼岸,若被須彌山的人發覺,天知道會發生什麼.

"以後綁架一個太古生靈,讓他讀出來."東方野道,很是彪悍,將強大的太古種族當成了雞鴨.

葉凡覺得這片綠銅過于稀珍,不好意思接在手中,道:"這太珍貴了."

"遠古聖人化道,留下的唯一聖骨,干錘百煉而不滅,可以說凝聚了他一身的奧妙,為絕世神物,你都沒有猶豫,直接就遞給了我,這塊綠銅片你也盡管收下."東方野道.

最終,兩人各自收子起來,皆心滿意足,內心激動無比.

"這根狼牙棒將來肯定會恢複為聖人兵器,而且必會超級強大,畢竟融合了一個聖人的全部精華啊!"段德咕噥.

"仙淚綠金紙充滿了不確定性,但是將來說不定可以譯出一部仙經來!"老瞎子抱著神卵叨咕.

五人離開烏巢,怕成年的金烏撞見,溜之大吉,出現在另一片山脈中.

"叉一個水窪……,是神源液!"段德驚呼,撲了下去,不得不說這死胖子運道很強盛.

這一次,他發現了一處尺許見方的水窪,又是由神源液形成,神光璀璨,將周圍的古木都映照的鮮綠如玉.


"這麼多神源液,能在休表塗抹一層了,我想能把我封起來萬八千年了吧,如果賣瀚那此聖地,絕對可以換處來一件王者神兵!"

老瞎子眼紅,道:"你不是懂得墓葬學嗎,趕緊找出來那尊神靈葬在什麼地方,早點把那口棺材挖出來,不然讓那些皇主,妖主再次捷足先登,我們什麼也得不到."

段德平靜下來,盯著這片小世界,怔怔出神,道:"我怎麼覺得每個地方都適合葬人呢,真不愧是仙葬之地."

這個小世界並不大,可是每一座山都要挖一遍,也會累死人的.

葉凡上前,以源天神術觀地勢,尋龍脈,鎖乾坤,窺測天機,想要找出仙葬地.

"這個界中界,比外面的仙人橫臥圖還玄!"他蹙起了眉頭,盯著群山中的一道山嶺,道:"你們看,那像不像一個仙人伏尸圖?"

眾人閃目觀看,越觀察越覺得神似,灌木蔥蔥,靈瀑垂落,猶如喋血,仙人橫尸,殞落群山中.

"當是葬在那里!"

葉凡提供了天地大勢圖,段德快速做出了推測,接下來就他看如何尋墓穴了.

五人振奮,祭出星河,化成一道瀑布,躍山而過,出現在這道詭異的山嶺前,止住腳步.

"像是一道天痕嵌在此地!"老瞎子倒吸了一口涼氣.

這條山脈的形狀很怪,像是仙人伏尸,但卻流動天道氣機,剛一接近,就好像聽到了有人在誦古經.

大道倫音浩大而玄妙,仿似從九天上落下來,不斷往人耳朵里鑽,但是卻沒有一個人能夠聽清,很是焦躁.

"果然是神妙莫側之地."覺有情開口,手中的菩提枝流動綠霞.

"趁那幾個皇主,妖主,神僧還在其他地方尋覓,我們趕緊進去,將仙葬取到手中."東方野催促.

段德繞著山嶺轉了一圈,而後登上一座枯崖,道:"此山絕不能硬撼,不然必有殺身大禍,我們從此進入."

枯崖上有一個古洞,正是伏尸在地的仙人的嘴巴,通向地脈深處.

剛一進入古洞中,幾人都變了顏色,神力被壓制的厲害,有一種無止威壓從地脈深處傳來,讓人幾欲跪倒在地.

"堪比古之大帝的氣息,與複活的極道聖兵相似!"

葉凡經曆過北域神城大戰,當時有人想殺姜神王,連極道聖兵都借來了,他親身感受到了兩件極道武器複活的經過,差點將方圓多少萬里都毀滅.

"必有古前神靈的尸休!"段胖子對于墓葬學來說,稱得是一個權威人士,做出這樣的判斷.

"神靈啊,種種跡象表明,真的可能存在世間,我們即將見到了!"老瞎子叨咕.

神抵念已出現,如果沒有神靈葬于此地,實在解釋不通,每一個人都很激動,也許他們將要見證一處神跡!

h︴

ο︴

2︴

3︴

中︴

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