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六章 烏巢聖骨
這片小世界內,草木豐盛,靈藥遍地,潮汐澎湃,存在大量先天精氣,這是一片太古的天地.

"我終于知道太古種族為何那樣強大了,他們所生活的年代,大環境就是這樣,靈氣如水,肯定進步神速!"

"這樣一株株古木,聳天入云,都生長數萬年了還沒有死去,如果在外界早已干枯了"

東方野他們不得不吃驚,這是一片與太古一樣的靈界,充滿了玄秘的氣機.

在這片界中界內,各種奇珍異物都可見到,但是有一點很奇持,古木無法化形,奇獸不能度劫.

此地,有一種神秘的陣紋壓制了一切,存在無比強大的獸王,但是卻沒有人形的古妖.

"這片小世界……"葉凡怔怔出神,他覺得渾身舒泰,毛車舒張,很容易進入悟道境中.

外界大天地的法則變了,不適合聖體修行,只能逆天前進.而此地則不同,保留了太古的一切秩序規則,與他的肉身相合.

"仙道常自吉.鬼道常自凶.高上清靈美.

悲歌朗太空.唯願仙道成.不願人道窮."

葉凡隨口誦道,說完之後,他自己都一怔,這是刹那頓悟的靈光,這片小世界讓他心中空明,道境相隨.

"這可真是個好地方,在此修行一載抵得上外界數十年功!"段德搓手,眼神熾熱,竟想將這個小世界給收了.

"除非是遠古聖人來了,不然沒有人可以收一個小世界."老瞎子遺憾搖頭.

"這是一個由靈氣彙聚成的水窪!"野蠻人驚歎.

就在前方,有一個水窪,不過一米見方面已,彩霞繚繞,精氣噴薄流霞溢瑞,豔麗而祥和.

它由天地精氣液化後形成,在水窪旁邊有一些源塊化形成剔透的晶體,此外有很多靈藥生長在旁.

"這是異種源,我們見到了它的演化過程!"幾人皆驚憾.

而後他們懷著激動的心情尋覓若是能夠找到神源水窪那就真的是無價仙葬了,因為神源液可讓一個人自封,永世長存下去.

對于大帝以下的所有人來說,那是間接獲得長生的一種途徑,太古的王族都是這樣存活下來的.

"神源液!"段胖子驚叫,一下子撲了過去,在一種參天古木下,有一個小水坑,不過拳頭那麼大,神光沖起將整株古樹都映襯的一片璀璨碧綠.

幾人都圍了上來,嘖嘖稱奇,太古歲月逝去到了如今這種神源液早已成為了傳說,根本不能得見.

"可以讓你一個拳頭或者兩個眼睛長存不朽了."葉凡笑道.

段胖子嘿嘿個不停,取出一尊小鼎來,將神源液小心的封了進去,以繁奧的秘法施加了八十一重封印,生怕它立刻凝固.

"繼續找說不定能找出一片神源湖泊來."段德不滿足,想要有更大的收獲.

可惜,他們知道這是不可能的縱然是在太古年間,神源液也極其罕見可遇不可求.

"嗷吧……"

遠處,傳來吼聲,壯麗河山都在搖動,無盡靈木亂葉紛飛,葉片綠光爍爍,靈藥芬芳吐霞,跟隨搖擺.

"媽的,那是……一頭龍!"老瞎子驚的眼白翻了過來,黑眼珠子滴溜溜的轉動,比誰的眼神都明亮.

**里外,那片巍峨麗山中,有一條龍躍空而上,長達二百余支,青鱗片爍爍,龍頭高昂,神角分叉如林.


野蠻人眼神熾烈,道:"我吃過一頭野龍,他們說其實是蛟而已,難道今天真的有幸見到了一條真龍?!"

一位老僧,兩位絕頂大能正在降龍,三人聯手大戰它,也不過平手而已,無比的激烈.

"那是一頭蛟龍,早已證道為蠻古獸王,甚至快突破了,力壓三位人族巔峰強者,果然強大."老瞎子終于確定了下來.

另一邊的天空,火焰滔天,那里有一株扶桑樹,聳入天穹上,上面車一個烏巢,火焰騰騰.

一只三足金烏劃破長空,與兩位皇主大戰了起來,金色的鳥身如黃金鑄成,神焰將半邊天空都快燒的塌陷了.

"這里遍地都是寶啊……"

此時,老瞎子的雙眼比誰都犀利,射出兩道綠光,跟狼一樣,望穿了扶桑樹上的烏巢.

"里面有三枚卵,雖然它們不是真正的金烏,但是好好培養的話,將是無以倫比的強大神禽."

他向段德借星河王生前留下的唯一法寶毗—星河,想要盜取一枚金烏卵,培育成一只禽王,當作坐騎用.

不用想也知道,這樣的金烏一旦成長起來,比聖主都要厲害兩分,珍貴無比,沒有人不動心.

可是,現在去盜蛋,無異于火中取栗,動輒有生命危險.

"你到底借還是不借?"老瞎子翻白眼.

"借寶貝的人倒成大爺了,老梆子我告訴你,你殞落不要緊,但一定要將我的'星河,還回來,別弄丟了."段德不情願的借給了他.

"嘩啦"

星河橫空,如一道天河一樣,一下子鋪展了出去,將幾人都帶向了扶桑樹上,跟著飛了過去.

"老神棍你把我們也帶上來了!"

"諸位,幫忙忙吧,我一個人不好接近那株古樹."老瞎子告罪.

眾人:"酣嫦又哈…………"

所有人都想踹他,但是已經飛上了高空,眨眼沒入了古樹枝葉中,再退走已經來不及了.

這株扶桑古樹,比周圍的大山都高出半截來,聳入天穹,通體呈淡金色,有無窮烈焰在燃燒.

"這株古樹都是異寶,可煉化成火系神寶!"段德流口水.

"它並不是真正的扶桑神樹,這是一株相似的火樹王.相傳,真正的扶桑木在仙界呢,棲居有不朽的古金烏,縱然是仙人都無奈",老瞎子道.

火樹王,淡金色葉片嘩啦啦作響,烈焰騰騰,灼熱難擋,他們全都運起神通才能抵擋.

烏巢內有三枚金色的卵,並不是多麼巨碩,都不過人頭大而已,但卻流動出強大的神力波動.

每一顆卵都像一咋)金色的火球,溫度熾熱的嚇人,隔著很遠就讓人渾身有焦灼感.

"我只取走一枚神卵,不會絕了這異種神禽的血脈傳承."老瞎子口誦道號,一副悲天憫人的樣子.

"明明是偷蛋賊,還這個樣子!"野蠻人鄙視,他本來也想抱走一枚神卵,可是現在卻不好意思了.

"不對,這烏巢中有至寶!"剛一接近,段德就叫了起來,其他幾人也感受到了異樣的氣機.

神聖,祥和,浩大,有一股純淨的本源力在流淌,讓整座烏巢都一片空明,非常的奇持.


"吱吱吱……"段德袖子中那那只靈鼠叫個不停,它是尋寶鼠的後裔,雖然血液稀薄,未能通神,但在這麼近的范圍內,還是能有所感應的.

他們降落在烏巢上,幾乎險些栽倒在地上,一種浩瀚的偉力在洶湧,讓人忍不住顫抖.

"神物!"

幾人終于發現了異常,在烏巢中心,那三枚金色的卵下有一根骨頭,非常的古舊,流動有淡金色的光華.

"聖人之骨!"

"不滅的聖骨!"

"這是……自化為道,遺薦下來的聖骨!"

他們皆驚叫.

遠古聖人縱然死去,血肉也會長存不朽,可是有的聖人不願留下形骸,會將自己化掉.

但是,偶爾會留下一兩根最堅硬的骨頭,那是他生前最強大的部位,化道時都未能磨滅,永存了下來.

"這是一位聖人化道後留下來的臂骨,是無價神物啊,若是煉入兵器中,不可想象!"

他們都心動了,一齊出手,向前抓去,連覺有情這麼出塵淡然,也忍不住揮出了菩提枝,綠葉閃爍.

不過,誰也無法快過葉凡,因為他掌握有行字訣,一下子就抓到了手中,在這一刻他通體劇震,聖骨蘊含有無上偉力,讓他心神皆一顫.

"葉兄,將這根聖骨送我吧,算我欠你l條命!"野蠻人鄭重開口.

段德,老瞎子也叫嚷,願意付出一切寶貝來交換,比如星河,龜甲,神王兵等,再加上數十上百萬斤源都沒有問題.

"這根聖骨于我來說太重要了……"東方野鄭重請求,說了一些情況.

他來自中州一片蠻荒古林,他手持的狼牙棒本是一件無上神物,可惜在遠古時代一場驚世大戰過後,被重創了,想要修複,需要聖骨這樣的神物煉化進去.

"別告訴我這狼牙棒原本是一件聖人命……",段德等人都很吃驚.

野蠻人沒有回應,而是看向葉凡,道:"一會兒我去幫你奪古經,我自己有遠古天功,不需他法了"

葉凡想了想,他有萬物母氣鼎,遠古聖人化道後留下的唯一聖骨雖然厲害,堪稱無價神物,但還是比不上他的鼎,于他來說並無多大用.

當下,他直接遞出這根聖骨,送給了野蠻人,他知道以後肯定多了一大臂助.

野蠻人無比激動,道:"日後,只要再將聖人的法則刻上,這根狼牙棒就徹底修複了!"

老瞎子與段德眼中火熱,但還算講究,未自相殘殺,並沒有去搶奪.

"別失望,我送你一枚金烏卵."葉凡笑道,將一枚熾熱燙手的金色神卵遞給了老瞎子.

"這本來就是我要取走的……"老瞎子翻白眼.

"咦,這里有一塊綠銅片"野蠻人蹲下身子,從從腳底下的烏巢縫中取出一塊爛銅片來,也不知道存在多麼久的歲月了,綠鏽斑駁.

在綠銅片上,鏽跡也難掩住那些刻痕,密密麻麻,上面鐫刻滿了小字,如一部天書一樣,竟有道韻流動.

"葉兄弟,給你看吧."野蠻人遞給了葉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