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五章 度人經
碧湖萬頃,一葉扁舟破水而來,一個中等身材的男子立身在小舟上,蓑衣古日,斗笠破敗,掩蓋住了真容.

"這是什麼人,他是從碧湖深處出來的,難道說先我們一步進入?"許多人不解與懷疑.

湖中波光粼粼,這葉扁的速度放緩,悠悠而來,那個男子丟下竹篙,負手而立,可惜依然見不到他的面龐.

就在這一刻,十幾位大人物最先感覺不對勁,中州神朝的皇主,南嶺的妖主與戰主,西漠的神僧都心中悸動,變了顏色.

"你是什麼人?"一位絕世皇主問道,他已經活了近三千歲了,睥睨天下,可是此時卻有驚悚的感覺.

竹筏上,這個男孑不為所動,依然背負雙手,默默催的前進,外界一切難動他根本心.

"你到底是誰,我家皇主在與你說話,可曾聽到?"一個老人上前,須發皆白,是一位太上長老級的強者.

"啵!"

小的上的男子冷冷的望了過去,抬手向前一點,那個老人額頭冒出一股血花,一下子就倒在了湖泊中,染紅了碧水.

"嘩"

所有人嘩然,這是什麼人?如此膽大包天,當著一位老皇主的面殺人,實在囂張之極.

"狂徒!"一位半步大能踏波而行,大步上前,張口吐出一尊鼎,如一座黑色的山岳一樣壓了下去.

"啪"

這口大鼎被小的上的蓑衣男子一拇指頭就點碎了,碎鼎塊像是一片沙土一樣簌簌墜落進湖中.

"交織出道與理的兵器,就這樣被人輕易戳碎了,這個人太強大了,他有什麼來頭?!"所有人都懼,毛骨皆寒.

一聲驚叫傳出,半步大能不由自主向前飛去,他腳踩湖面,水花四濺.可以見到,他在劇烈掙紮,可是卻無法反抗,被攝到了小的上.

身穿蓑衣的男子伸出一只手,一把掐住了他的脖子,另一只手依然背負在後,一切都很隨意.

"啊……"大步大能驚叫,似乎遇到了最為恐怖的事情,他手腳離地,懸在半空中掙動.

"噗"

一聲輕響,半步大能的頭顱破碎,鮮血與腦漿司時流了下來,浸入那條有力的手臂上,蓑衣人卻沒有一絲的厭惡.

"噗通"

他輕輕一松手,死尸墜落進湖中,染紅了一大片碧水,尸休沉浮,無頭而駭人,讓人不敢正視.

這下子所有人都不能平靜了,全都倒退,這是什麼人,一只手就掐死了一個半步大能,手段駭人!

"他是古陵中那個存在,又來到了這里……"

有人驚恐大叫,終于認出了他是誰,正是葉凡射塌十八座石山後出現的神秘人物.

可是,到了現在依然沒有人意識到這是一個神紙念,並非所有人都像段德與老瞎子那樣所學甚雜.

扁的破水而來,速度並不快,但卻震懾人心,神秘男子負手而立,衣袖上染著血與腦漿,他根本不在乎.

"刷"

天穹上,中州的一位皇主還有南嶺的戰主,兩人同時出手,各結法印,向下按去.

"轟!"

天地暴動,碧水滔天,他們分別演化出一方大印以及一口大鍾,由神力構成,交織有先天紋路.

"中皇印!"

"南妖鍾!"


眾人驚呼,雖然是匆匆打出的,但這卻是不世高手的法則構建的,可怕無比,可以輕易抹殺一般的大能.

"哧","哧"

神抵念,他抬起了頭,負手而立,並沒有其他動作,雙眼中射出兩道妖光,劃出長長的軌跡,淒豔而美麗.

"當!"

天空中,南妖鍾轟鳴,而後快速龜裂,震出一個巨大的黑洞來,消失不見了蹤影.

"啪嚓!"

中皇印也是如此,一道道裂紋乍現,像一根骨頭被野狗咬過一樣,斷裂,粉碎,眨眼寂滅于虛無間.

"他是誰,究竟是什麼人?!"人們都驚叫了起來.

"難道是東荒的瘋老人來了不成?"有人懷疑,在當世也唯有這樣一尊聖人了,不然誰還有這樣的手段.

僅是雙眸掃出的兩道光而已,就將世間兩位絕頂人物的構築的法則秩序破滅了,實在駭人聽聞.

"神概念……他是神抵念!"終于,西漠的一位老僧認出了他究竟是何種生靈,白眉聳動,口誦佛號.

"神抵念?!"許多人都不解,可是但凡明白的人全都臉色蒼白,渾身發寒.

"世上怎麼會有這種東西?"中州的四位絕世皇主皆動容,不由自主倒退,萬沒有想到見到了這樣的生靈.

"世間真的出現過神靈不成,不然怎麼誕生了神抵念?"南嶺的戰主說不出是喜還是憂.

在這一刻,其他修士通過了解,終于知道神抵念為何物,這是古之神靈死後誕生出的一種生物,可以稱為魔鬼.

"我看他們有什麼辦法破解……"段德後退,一副不關己的樣子.

老瞎子又扔出一把龜甲,在湖面上算了一卦,道:"向東,再向南,上上吉.

野蠻人打心眼里不信這個神棍,不過見葉凡與覺有情都跟了過去,也追隨了下來.

"轟!"

他們剛退走,扁的上的蓑衣男子就發出了烏光,如一輪黑太陽一樣,可怕無比,而後演化成一口黑洞.

"啊……"

在這一刻,也不知道有多少人驚叫,不由自主向前飛去,在半途中軀休就裂開了,扁的上的黑洞吞噬一切.

頭顱,斷肢,軀干,鮮血淋淋,漫天都是,這簡直就是一幅人間地獄的景象,一瞬間上百人碎裂,全都沒入那一點黑洞!

烏光隱去,黑色的深淵消失,神抵念又出現在扁的上,在他的唇齒間,有不少血跡,甚至衣襟還有一些細小的白骨茬.

"他將那一百多人一口吞了下去!"

不少人幾乎癱軟在地上,這可都是化龍秘境以上的強者,沒有一個弱者,結果讓他一口就給吞掉了.

"古前,真的有神靈啊,他是神死後誕生出來的魔鬼!"

這是一尊魔,立身在此,有天下無敵之勢,根本沒有一個人可以抗衡他,上去就是死.

一下子滅掉上百名強者,鎮住了所有人,連絕頂大能都沉默了,皆生出寒意.

"除非瘋老人來此,或者請出幾尊太古的王,不然沒有人可以與他爭雄!"

可惜,瘋老人蹤跡渺然,沒有人知道他的去向.至于太古的王,想都不用想了,那些古生物同樣是大患.

"阿彌陀佛."西漠一位老僧口誦佛教古帝之號,站了出來,道:"我佛慈悲,昔年一位古佛亦曾遭遇過神抵念,留下伏魔之法."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故老口中的神抵念,無比神秘與可怕,從來都只是傳說中的存在,佛教竟早有人真實遭遇過.


人們不得不驚歎,西漠佛教傳承古老,博大精深,底蘊深厚,一位古佛竟降服過神抵念這種無上魔鬼.

"神僧快些施法,降服此魔!"有一位皇主催促.

"需要我們合力才行,共誦我佛往生神咒."老僧開口.

"哼!"

一聲冷哼,神抵念這尊魔鬼第一次發音,讓人如墜冰窖一樣,汗毛孔都向外噴冷氣,渾身打顫.

這種聲音像是從無底地獄中傳上來的,讓人靈魂激動與恐懼!

"南無阿彌多婆夜,哆他伽多夜,哆地夜他,阿彌利都婆毗……"

就在這時,西域的那位神僧開始誦經,他盤坐虛空中,寶相莊嚴,身後繚繞出一片佛光,如一尊古佛再生.

"所有人都一起誦經伏魔!"一位皇主大喝.

"拔一切業障根本得生淨土陀羅尼"."眾人一起誦經,往生神咒響徹大湖中.

可以清晰的看到,每一個人身上都飛起一片光,連接到了一起,向那尊魔壓去.

此魔未出手,顯然是想對抗往生咒,揣摩其意,他露出森冷的笑容,雖是人形,但卻猙獰無比.

"佛教神咒果然非凡,真的可以抵住那尊魔!"東方野吃驚.

旁邊,覺有情手持菩提枝,一臉慈悲,佛光蘊生,口誦另一種古經,正是大悲咒,聲音不大,卻響徹天地間.

她一尊菩薩降生,白衣如雪,眉心金色蓮花印記射出一道道瑞彩,與那往生咒相合,讓佛音更加浩大.

不遠處,那尊魔身休顫動了一下,雙眸射出兩道冷光,沒有一點人類的感情,佛光將扁的推拒了出去.

"佛教古經果然神妙"段德驚訝,沒有想到真的可以力壓那尊魔.

每一個人都有無盡潛能,佛教有些經法,可讓普通人亦發揮出一些特定的神能來,往生咒就是如此,世人合力,可度神魔.

但是,如果用來單獨對決,就有些薄弱了,需修其他古經相輔,才能強化.

"道門沒有類似的古經嗎,若是也有神文,共同誦出,豈不是更妙."葉凡自語.

"哼!"老瞎子不愛聽了,斜睨了他一眼,道:"道門不喜創教,都是閑云野鶴.今天,我也誦出一經,共同伏魔."

"你該不會要念出一段算命術來吧?"東方野不相信這個神棍,總覺得他是個騙子.

"積陽成神,神中有形.形生于日,日生于月.積陰成形,形中有神……"老瞎子盤坐湖面上,口誦真經,頓時弓得一批人不由自主隨之而誦.

老家伙相當的犀利,聞經而之知其意,這是要讓這尊陰生而成的魔化掉,他身上道光流動,如一尊金身道祖一樣.

"心源清澈,一照萬破.氣戰剛強,萬感一息.以一心觀萬物……"老瞎子盤坐虛無中,越來越飄渺,似乎是在天地外傳音.

"這是傳說中的度人經!"諸多絕頂大能都變色,全都非常震驚.

度人經,並不是人族大帝的古經,但是卻也有非凡妙用,雖然戰力不強,但是卻可度化萬物生靈.

度人經一出,越來越多的人加入進來,一起誦出,整片天地間似有一種莫名的力量被勾動而來.

"吼……"

那尊魔一聲大吼,化成一道烏光,從原地消失了,佛光還有這種莫名的力量天生克制他.

"大家不要停止,不然所有人都要死在這里,這尊魔可以隨時殺回來."一位大能傳音.

其實,不用他說,眾人已經停不下來了,度人經一出,往生咒都些被壓制了,兩經司誦,人們的休內的潛在神能源源不絕的沖出,難以停止.


這片大湖一片璀璨,光華千萬丈,很多人都沉浸到了一種奇異的境地中,不斷誦經.

"原來每一個人都有這麼強大與可怕的神能……"咋凡怔怔出神,他並沒有陷入進去.

"則,

就在這時,那些絕頂大能都動了,沖上了天梯,走向通天之地,他們也沒有沉浸在度人經中.

"媽的,這群老家伙讓人誦經,自己跑上去奪大帝神藏去了."東方野憤憤不平.

"我們飛不上去."葉凡蹙眉,這個時候唯有大能不受禁錮,可以飛行,其他人都沒有辦法登天梯.

這時,老瞎子睜開了眼睛,從容退出那種誦經的奇異境地,隨手就是一卦,龜甲作響.

"我們也能上去,全都落在了他的身上."他「卦後,指向段德.

段胖子詛咒,道:"你這老梆子,就知道坑蒙拐騙,胡說八道."

"死胖子你別磨蹭時間了,再晚上去一步,東西都被人搶光了!"老瞎子瞪眼,與方才誦經時飄渺出塵的氣質大相徑庭.

"你個神棍!"段胖子眉心光華一閃,飛出一道星河來,直掛天梯上,帶著他們從容而上.

"這…難道是傳說中那個星河道人的寶貝,可他早已坐化兩萬年了,這個無敵王者的神物隨他一起葬在了地下."老瞎子眼睛睜的很大,道:"你竟然將星河王的古陵給盜了刁"

"別盯著我,我一不小心掉進一個破坑中撿到的."段德有些心虛,而後憤憤不已,道:"道爺我一身寶貝,可被某個王八蛋全都給偷去了,現在嚴重缺寶."

葉凡:"……"

野蠻人:"……"

段胖子詛咒連連,但是這兩人卻不敢搭言,任這苦主咒罵個不停,怕他覺察.

他們終于登上了天梯,向上走去,一直沒入蒼穹中,來到了一片萬物初生之地.

此地,靈氣如水一樣,幾乎要液化了,靈藥遍地,草木豐盛,居然有純淨源在形成,可清晰見到過程.

"這是一片太古的天地!"幾人都大吃一驚.

"小心一些,既然有神抿念,此地多半就是葬有神靈的古地."老瞎子提醒道.

"呱……"一聲鳴叫,一道金光橫空而過.

"那是……一只三足金烏飛了過去!"

同一時間,葉凡神色一動,他見到了蕭太師還有蕭志,在遠山中飛行而過.

"這是一個界中界,很小,並不是很大,一定要找到葬有神靈的那口古棺!"段德咬牙道.

誦古經,呼喚月票,各位大帝們該出手了,請祭極道聖兵,月票投來.

司時,今天周一了,大家也請投下推薦票吧,那個每天都有的.謝謝你們.

h︴

ο︴

2︴

3︴

中︴

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