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二章 神祗念
"那是什麼東西?"葉凡並沒有看那個方向,聞言轉過身來問道,不知他們見到了什麼.

"我行走地下古陵二十幾年,第一次見到這種東西……",段德嘴唇發白,讓他這種人都心生懼意,可想而知問題的嚴重性.

"難道是故老口中的'神祗念’?"老瞎子動容,露出無比凝重之色.

"多半就是那種東西."段德盯著那片山崖的拐角處,一副如臨大敵的樣子.

神祗念,一種虛無飄渺的傳說,古籍中並沒有多少記載,因為人們嚴重懷疑它的真實性,唯有一些古老門派中有點滴.

"匆匆一瞥,你怎麼能確定?"老瞎子問道.

"這里多半是古之大帝的葬地,我自然准備充足,你們來看這只神耗子的反應."段德將袖子中的小鐵籠子取了出來.

一只流動霞光的小老鼠正在翻白眼,不斷的抽搐,天靈蓋處迸射出九道小光柱,非常的詭異.

"數之極盡,九念同顯,多半真是仇……神祗念!"老瞎子吃了一驚.

"你也懂這些?"段胖子有些驚訝.

"我擅長推演卦象,自然也知道一些古葬學,這地下古陵真的是葬仙地啊!"老瞎子神色凝重,四處打量.

"退走,還是繼續前進?"段德開口.

"都進來了,還有退路嗎?"老瞎子驚疑不定.

"到底什麼是神祗念?"東方野問道.

"古之神祗死去後化生出的不滅神久……"老瞎子悠悠道來.

"這個世上真的有神靈?"野蠻人心驚,他在原始部落時只相信自己的力量,從來未聽說過這些.

"神靈存在與否,連遠古的大帝都說不清,沒有一絲證據,不被世人認可與肯定,所以很少有古籍記載."

神祗念,一種可怕的存在,由神靈死後的不滅殘念演化而生,模樣與人相仿,其實力強大無匹.

然而,真正可怕之處在于,神祗念是一尊惡魔,屠戮生靈,毀滅一切,非常的殘暴與極端,幾乎難以對抗.

相傳,它的形成是神靈生前惡的一面的體現,在死後才釋放出來,形成一股強大的念力,成為一個人形魔鬼.

"世上真有神靈存在過嗎?"葉凡自語,這個謎題將古來多少修士難住了,連猴子的老父斗戰聖皇都無回答出.

"有神與否這個很難說.

但是,方才那個人一閃而沒,這只靈鼠就出現了究極神念波."段德沉聲道.

墓葬學,這是一門博大精深的玄學,段德苦研多年,出入各大古墓,盜了不少傳說中的無敵王者的墓.

比如說,一萬五千年前的羽化王,其縱橫天下的九神兵都因此重見而天日了.更有三萬年前的天妖燈,亦是再次綻放光明.

段德對墓葬學堪稱宗師級存在,他自然有許多逆天手段,究極神念波就是為了驗證神祗念創出的.

"我以為是《墓葬經》中亂寫的,沒有想到竟然是真的,有朝一日,我親眼見到了神祗念."段德自語.

幾人來到了山著前,那個人早已不見蹤影,唯有地上留下了幾具尸體,身上沒有一點傷痕,眼睛睜得很大,他們死不瞑目.

"被活活嚇死了!"老騙子皺起了眉頭,仔細檢查後,發現他們的神念皆碎滅,似是極為驚恐.


神祗念……這里有一個魔鬼!想到這個問題,沒有一個人可以心中平靜,指不定什麼時候就會親眼見到.

前方,殺聲震天,又一座洞府被發現了,不少人沖了過去爭奪,其中有一些聖地的太上長老,激烈搏殺.

"有價值的洞府陸續出現,一會兒皇主級人物都要出手了."

前行十幾里,一座巨大的絕壁當橫亙在前,上面印記模糊,鳥獸魚蟲,應有盡有,還有許多古老的紋絡不能辨其意.

在這個地方,吸引了很多修士,其中竟有幾位半步大能,立身在最前端,一瞬不瞬的盯著.

"這多半是一幅悟道圖,我們也在此看一看."東方野是個武癡,一見玄圖立刻走不動了,站在那里觀摩.

"這是一副天道自然圖,蘊有大道真義,可是恐怕聖主來了也參悟不透."久未說話的覺有情開口,白衣如神,聲棄帶有磁性,似一尊行走在人世間的菩薩.

葉凡仔細觀看,心中一震,這片絕壁上刻下的紋絡等與雨蝶公主送給他他的一卷自然古經同出一源

那本手劄包括崖壁上這些東西,這應該是一個人所作,沒有玄奧的秘術,更沒有具體的門,只是在闡述一種自然之道.

"悟不這"所有人都搖頭,這太深奧與飄渺了,但凡是人都有七情六欲,根本不可能如它所記載的那樣,無為出世,無欲無念.

"這是給仙創的古經嗎,有血有肉的人怎麼可能修成,真能練成,那就是草木與岩石了,沒有了所謂的人類情緒."連半步大能都如此說,轉身離去了.

"砰!"

突然,一宗重器穿透虛空,突兀出現,狠狠地打在葉凡的脊背上,讓他橫飛出去三百丈遠,撞在了絕壁上.

岩壁瞬間裂開,出現一個人形的大洞,葉凡被打進絕壁中,深深沒入里面,可想而知有多麼大的力道.

"砰"

石壁裂開,葉凡沖了出來,嘴角溢出一縷血跡,他怒火中燒,竟然有人偷襲他,力道重逾萬鈞!

如果換成另一名修士,剛才這一擊絕對形神俱滅,連骨頭渣子都剩不下,即便是他也氣血翻湧,吐出一口血.

在不遠處,一方黑色的石印正在沉浮,顯然是它打在了葉凡的脊背上,讓他受了些許輕傷.

"鏘"

一把銀色的戰矛,很是細小不過筷子長短,依然是突兀的出現,釘向他的天靈蓋,無比的陰狠.

這一次,葉凡早有防備,移形換位,躲向了一旁,筷子長的戰矛如一道銀色的閃電,它可輕易在虛空中穿行威力奇大.

"這是殺戮禁器,連大能都可以刺透!"老瞎子咕噥多少有些意外.

黑色的石印,銀色的小矛都是禁器,使用次數有限,但卻威能極大,不然怎麼可能傷的了葉凡的肉身.

遠處,一群人目瞪口呆,半晌說不話來了,他們動用了禁器,原本以為一擊斃命葉凡必然會形神絕滅,不曾想只吐了一口血而已.

"方才就是大能也被打穿了,他什麼來曆,硬抗了下這樣一擊?!"

"他與那個野蠻人是一奶同胞嗎,難道說是親兄弟,肉身怎麼這樣變態!?"

他們控制黑色的石印,還有那只筷子長的銀色小矛,不斷攻殺,想解決掉葉凡其中兩人更是飛了過來,逼近.

"葉小兒你納命來!"此人正是蕭家的半步大能蕭志,不久前被葉凡甩出去也不知道多少道山嶺,追之不上.

"葉遮天你還我弟弟性命來!"另一人四十多歲的樣子,修為也很強,在化龍第九變,為蕭明遠的兄長.


"哧","哧"……

蕭家其他人投下一地的陣旗,想要圍困葉凡可惜根本沒有什麼用處,此地陣失靈,大能以下皆不能飛行.

"圍住他,不要讓他逃掉!"

蕭家的人奔向前來竟然還有兩位半步大能,堵住了幾條去路,冷笑連連向前逼來.

"小崽子你狂妄,敢在我蕭家領地內擻野連明遠都給射殺了,今天我刮了你!"

"殺死他太便宜了,將他的神魂抽出來,封在銅燈中,煅燒百年,讓他受盡折磨方可!"

一群人包抄過來,共有三位半步大能,其余者也都是化龍秘境的高手,全都祭出兵器,打向葉凡,每一個人都殺機畢露.

"嘩啦"

老瞎子在地上以龜甲算了一卦,對葉凡大喊道:"向東走,生門大開,必有活路."

"生死對決還有算卦一說?"東方野瞪了他一眼,而後拎著狼牙大棒,道:"葉兄弟我來幫你."

"嗡!"

他將狼牙大棒輪動起來,當場將一名化龍秘境的強者給拍成了肉泥,沒有一點懸念,連古寶都成為了齏粉.

"蕭家的人,你們都是自找的!"葉凡方才被偷襲,受了一些輕傷,雖然無大礙,但是依然震怒.

他直接把一座百丈高的崖壁給拔了起來,驚的遠處所有人都瞠目結舌,掉了一地下巴.

"變態啊,這是人嗎,這麼大的力氣!"

"轟!"

葉凡抬手擲了出去,當場將幾名化龍秘境的強者給砸成肉泥,壓在了下面,而後他又拔起一座百丈崖壁,向一個半步大能擲去.

"砰!"

半步大能祭出古寶,震碎了山崖,煙塵沖天,他再觀看時,葉凡已經開始彎弓,連震弓弦.

"帆"

蕭家不斷有人慘叫,連續被洞穿,形體碎裂,血肉與骨塊飛濺.

"去死!"

三位半步大能驚怒,化成三道光沖了過去,大手橫空,祭出千丈高的紫餌八卦爐等,一起出手殺葉凡.

"這邊走!"段德在遠處大叫,在前引路.

東方野輪動狼牙大棒,連續砸死了四五人.覺有情也出手了,以佛光幫助葉凡擋住了一些人.

唯有老瞎子臨場以龜甲算卦,道:"向東,再向南,上上大吉之兆,古帝洞府將現."

"想走,今天你們上天無路入地無門,葉遮天我要把你們點天燈!"蕭明遠的兄長跟隨三位半步大能追來,聲音怨毒無比.

"神祗念,我又看到了他!"段德一哆嗦,嘴唇都有些發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