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一章 弑神蟲
第五百八十一章弑神蟲

沼澤地中也有一些古樹,稀稀疏疏,但卻參天入云,投下大片的樹蔭,此地很潮濕,陰氣也很重.

一座蓮台流動異彩,潔白如玉,通透溢彩,盤坐上方的女子白衣無暇,烏發如云,口誦佛經,超塵脫俗.

老瞎子站在蓮台旁邊,用力沖這邊揮手,破鑼嗓子很有穿透力,這邊的人都聽到了,可卻都遲疑未動.

段德斜睨了他一眼,咕噥道:"這個老家伙什麼來頭?怎麼一看就像個老混子,不像是個正經人."

"還能比你更混與不地道嗎?仙葬圖就是他賣出來的."葉凡小聲道,在他看來,老瞎子比段德還算樸實一些呢.

東方野很吃驚,道:"他賣出的仙葬圖?"

"幾位,咱們一起前行如何,人多力量大,古經平分,聖兵各憑機緣."老瞎子擺手,招呼三人.

最終,葉凡,東方野,段德一起向前走去,與那兩人彙合,但剛到近前他們就大吃了一驚.

早已見到有異蟲繚繞在此,但是沒有想到這麼可怕,每一個蟲子都跟穿著金甲一樣,都有手指那麼長,竟然可以啃食神力.

少女雖然煉化了數十只蟲子,但是卻還有三十只呢,將佛光啃食了一大片,老瞎子體外的光幕也被啃的坑坑窪窪.

"這是什麼蟲子?"野蠻人大吃一驚,縱然他常年生活在蠻荒老林中,也未曾見到過.

"這……該不會是故老口中的那種神蟲吧?"段德驚悚,倒退了好幾大步.

"沒錯,這就是弑神蟲,不過血液並不純淨,沒有傳聞種那麼恐怖."老瞎子招呼幾人,讓他們幫忙煉化.

弑神蟲,相傳連神靈都可以啃噬掉,幾乎沒有什麼都可以阻擋它們,什麼都可以咬破,什麼都能吃下去.

"這可是傳說中的驚世靈物,價值不比一部古經差,培養個幾千年,說不定真的可以誕生出一只真正的弑神蟲來."老瞎子攛掇幾人出手,捉幾只馴養.

"老梆子,你也忒不厚道了,這種蟲子除非從卵開始培養,不然絕對會被反噬,沒有好下場."段德咬牙道.

"老貨"東方野聽到這個說法後,想捶他一頓.

葉凡第一次覺得,這老騙子比段德還不是東西,也是一個欠扁的主,是那種狗都要咬,鵝都要琢的混蛋.

"我的意思是,趕緊幫我們一起煉化這些神蟲,然後一起尋找蟲巢."老瞎子翻白眼,一副很無辜的樣子.

"鏘"

野蠻人一棒子砸了下去,打在一只弑神蟲上,硬是沒有打碎,發出一陣金屬顫音,可想而知多麼的堅硬.

這些蟲子都有拇指那麼大,渾身都是細小的金色鱗片,形似一頭小蛟龍一樣,只不過沒有長角而已.

"這種東西打不碎,只能以法力煉化,不然怎麼叫弑神蟲呢."老騙子提醒.

神蟲,祖血稀薄,近乎斷絕,而今處在原始狀態,並未開化,沒有什麼靈性,但卻也有這種威能,足以體現它們的可怕.

"如果誕生出幾只祖蟲……"段德雙眼放光,不斷的搓手,顯得很激動.

若是能培育出幾只真正的弑神蟲來,天上地下都可以橫著走,可惜他也只能想想而已,從來沒有人成功過.

相傳,上古年間只有一位聖人成功喂養出幾只半神蟲,與他一起將一個蘇醒的太古王都給殺的解體而亡.

"我就不信你這麼堅硬"野蠻人執拗勁上來了,扔開狼牙大棒,一只手探出將一只金蟲捏在手中,用力碾動.

"野小子不要亂動"老騙子嚇了一跳,急忙喝道,讓他丟開.


"大能的肉身都可以被咬穿,你別亂來."段德也一驚.

"嘎吱嘎吱……"野蠻人用力撚動,金色的神蟲在他的手指間作響,聲音刺耳.

"噗"

最終,他竟然活生生捏碎了一只弑神蟲,金光四散,血液迸濺,驚的老瞎子直翻白眼.

"你個變態"段德叨咕.

老騙子道:"快點幫我們煉化,沒有時間在此耽擱了,即便尋不到古經,但只要能夠找到弑神蟲巢,也是豐收."

段德出手,開始幫他們煉化,東方野則直接以手捏,都很費勁,但卻在慢慢進行.

葉凡也捏住一只,在袖子中"噗"的一聲震碎,到底還是讓幾人見到了,所有人都像見鬼一樣盯住了他.

"呃,我只是試試而已."

"啥時候咱倆切磋下?"野蠻人雙眼放光,無比熾熱,肉身無雙,他一直尋不到敵手.

"我只會射箭,你當靶子,我來射絕對沒問題."葉凡笑道.

東方野:"……"

最終,數十只弑神蟲都被除掉了,他們在這片沼澤地仔細尋找,但卻根本沒有發現蟲巢的影子.

"多半在仙葬地中,我有一種預感,很是不妙,該不會真的誕生出了純血的祖蟲吧?估計那樣的話,連聖人的骨頭都能啃爛"段德咕噥.

"我觀你一身陰氣,當是常年出沒于陵墓中,是否如此?"老騙子翻著白眼問道.

"老梆子你話太多了"段德一點也沒有尊老之心.

"我佛慈悲,多謝幾位施主出手相助."剔透溢彩的蓮台上,那個白衣女子淺笑開口.

她有一種跳出三界外的氣息,拈花而笑的神佛也不過如此,仿若不在這個塵世間,飄渺而又生動.

在她的眉心有一朵金蓮花,與羊脂玉一樣的肌膚相襯,燦燦生輝,她體態纖秀,黑發如云,有一種清麗動人的美.

"你是來自西漠的'覺有情’?"東方野問道.

覺有情,這是一個很怪的名字,但在西漠佛教中卻大有講究,自古以來沒有幾人敢起這樣的名字.

它是菩薩的另一種意思,包括自覺和覺他,是為覺悟的人,而又以覺悟他人為己任,有情而覺悟.

早已人傳言,覺有情將來會證道成為菩薩,是西漠古來少有的一個有近佛的人,會成就大道.

覺有情收起蓮台,立身沼澤中,白衣展動,肌體明淨如七彩琉璃,發出佛光,如夢似幻.

她並沒有多余的話語,保持一種佛性,祥和而甯靜,對幾人點頭微笑,沒有多說什麼.

"啊……"

遠處傳來慘叫聲,那條魚龍鱷長達二百丈,在沼澤中神出鬼沒,連斬了數十高手,比絕頂聖主還可怕.

"呱"

十幾里外,那只百丈高的蟾蜍吼動山河,吞掉了上百強者,更為血腥,震的整片沼澤地都在抖動.


"這樣不行啊,兩個凶靈守護在此,根本繞不過去."葉凡蹙眉.

"沒事,我們等在這里就行了,天塌了有大個頂著."老騙子老神在在,說這個地方可避開兩頭洪荒異種,很安全.

"轟"

泥漿飛濺,卷上了高天,一位皇主與一位絕頂大能出手,對上了魚龍鱷,一座大鼎從天而降,鎮壓了下來.

"吼……"

魚龍鱷大吼,天際的云朵都被震散了,二百丈長的鱷身猛力一撞,將大鼎掀飛,砸向遠處的一片山嶺.

"轟"

煙塵沖天,亂石穿空,那片山脈被砸塌七八座山峰,大鼎墜落地上.

"好畜生"

一座大印從天而降,向下壓來,化成了一座碧玉峰,上面草木繁盛,銀瀑飛墜,飛禽走獸,無比生動與大氣.

"咚"

碧玉大印化成大岳,重重壓在魚龍鱷的身上,整片沼澤地都沉陷了下去,可是慘烈煞氣突然沖天而上.

"砰"

魚龍鱷硬抗大印,將其也撞飛了出去,將遠處的一條山嶺生生砸斷,成為一片不毛之地.

"這上古異種魚龍鱷太恐怖了"

葉凡他們吃驚,一位皇主與一位大能聯手都不能將它壓制,不多時又飛來一位聖主,祭出一口龍蛟剪,前來鎮壓.

"鏘","錚"……

火星四射,泥漿滔天,三位絕頂人物大戰魚龍鱷,打的昏天暗地,不可開交,無比慘烈.

而另一邊,三位無上教主級人物,一起出手,正在鎮壓那個蟾蜍,它亦很可怕,背負九道金線,射出九支神箭,差點將要一位教主洞穿致死.

"這片仙葬地,還真是可怖,四方皆有聖主級蠻古獸王守護,光這片沼澤地就出現了兩頭洪荒異種,進去後指不定還會見到什麼呢"

"現在就是機會,我們快走"老騙子招呼幾人,第一個向通天之地沖去.

此地,除卻絕頂大能外,其他人都沒有辦法飛行,只能徒步前行.

這一次,他們有驚無險,沒有遇到什麼異獸,直接來到了通天之地,成片的仙崖,浩瀚無垠,紫氣騰騰.

此地,草木不多,但卻也不缺少生機,所生草被,不是芝蘭,就是龍草,或者奇樹等,沒有一株凡品.

崖壁上,萬載靈藥吐蕊,飄出幽香.古洞前,神藤疊繞,花朵晶瑩,有些還生有異果.

早有不少修士沖了進來,四處尋找大帝古經,在這片紫氣氤氳之地,充滿了一種玄秘的道韻,但卻被眾人打破了.

"啊……"

人族修士自身間發生了爭斗,有人發現了一座洞府,一群人蜂擁而入,大打出手,轉眼間已經有十幾人死于非命.

"看到沒,今天指不定要死多少人呢,不過是一篇劍訣而已,如果是大帝古經出世,絕世皇主都要生死對決了."老瞎子開口.


"你有什麼發現沒?"葉凡捅了捅段德,這個家伙常年盜墓,對這個地方肯定有不同的見解.

段胖子很鎮定,背負雙手,在這片仙崖間不斷踱步,正在丈量,精心計算與推演.

好久之後,他歎了一口氣,道:"這個地方太大了,山崖無盡,靈瑞過盛,我要是一一推演出來,沒有半年都不行."

"我來看一下大勢."葉凡自語,他以源天神術從整體來觀這片仙葬地,神眼射電芒,掃視八方.

僅僅片刻後,他就心中震動,這片地方玄而又玄,像是有一個仙人側臥,躺在此地沉睡,詭異無比.

葉凡在地上刻了下來,將天地大勢以及靈瑞最盛的幾個地方都標了出來,同時點化出幾個必死的龍穴.

"行啊,觀出這樣的天地大勢來了,我們若是合作,天下無古陵園不可進,縱是大帝的坐化之所,也可闖上一闖."段德雙眼神光湛湛.

不過,可選的地方終究是有些多,他們一時間難以決斷.

"讓我卜上一卦試試看."老瞎子抓起幾十塊古龜甲,念念有詞,而後擲在了地上.

"什麼,九絕之地,必死無疑"老瞎子看完地上的卦象後,身體一哆嗦.

"什麼意思?"野蠻人問道.

"卦象顯示,這里絕天,絕地,絕人,絕鬼,絕仙……這樣說吧,什麼進來都得要絕滅."老瞎子話語不自然.

"這不是古之大帝的坐化之地嗎,怎麼成為了九絕之地?"段德懷疑與不解.

葉凡站起身來,再次以源天神術觀看,結果越看越心驚,這片仙崖的確像是一個仙人側臥,橫躺此地.

但是,仔細凝望後,他心中驚悚,這尊仙人並非是沉睡,而像是被人鎖在了這里,葬命于此.

"這可真是名副其實的仙葬地……"他自語,在地上畫出了這幅圖刻,其他人也都驚憾.

老瞎子收起幾十塊龜甲,不斷搖動,卜第二卦,嘩啦一聲散落一地,這一次正壓在葉凡所繪的仙葬上.

"這里有仙珍,多半真有古之大帝的聖兵,甚至遺體,但卻是九絕之地."老瞎子再一次推演出卦象來.

"你算的准嗎?"東方野嚴重懷疑這個老梆子,覺得他不是什麼好人.

老瞎子道:"錯不了,絕對是一處葬仙絕地,不過卻也有一縷生機,只要尋到大帝聖兵,或者古經,多半就顯化出了生路."

"啊……"遠處不時傳來慘叫聲.

成片的山崖,一座又一座,紫氣騰騰,云蒸霞蔚,也不知道有多少修士進來了,為爭奪上萬載的靈藥出手,為一座刻有文字的洞府而死戰.

這才剛開始,就已經有六七十人送命了,血染崖壁間.

"走,卦象顯示,唯一一縷生機在這一方,我們前進去找仙珍"老瞎子開口,指向一個方位.

他們雖然心中緊張,但卻都沒有退走,選擇了前進,剛路過幾座石崖,就見到了不少血跡與尸體.

這個方位,有不少人在出沒,其中不乏絕頂人物,不過並未大開殺戒.

"壞了"就在這一刻,段德渾身的寒毛都倒豎了起來,盯住了前方山崖的拐角處,道:"剛才你們見到什麼了沒有?"

"好像有一個人一閃而沒."東方野也盯著那里.

"那不是人,想不到世上真有這種東西,我出入各種地下古陵二十幾年,從來沒有遇到過,不想今日在此撞見了."段德臉色發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