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八十章 進仙葬地
蕭明明遠一聲慘叫,頭顱,四肢,腔體立時碎裂,鮮血流滿,最終連一塊骨頭都沒有留下,徹底從這個世界消失了.

他致死都沒有料到,葉凡這麼強勢與危險,在廬城遭受伏擊後,徑直趕到奇士府來斃他,果斷而凌厲.

"明遠!"蕭家的半步大能驚叫,見到這一幕,無力回天,即便他再強大也沒有辦法將一個死人複活.

下一刻,他臉色鐵青,神色猙獰,如一個要噬人的的凶獸一樣撲向葉凡,大手一震,一座紫銅八卦爐祭出,高達千丈,天穹都被壓塌了.

"咚!"

紫銅八卦爐巨大如山岳,高聳入天,擠滿了半邊天空,紫金流動,金屬光澤冷冽,壓的人喘不過氣來,幾乎要窒息.

"小輩,你納命來!"箭家半步大能蕭志大吼,他動了真怒,眼睜睜舟看著親侄子被射殺,他卻來不及阻止.

"轟"

無盡的大火沖了出來,紫金八卦爐高達千丈,透發出的氣機如淵海一樣,無邊無量,噴薄出一片紫焰,將半邊天空淹沒.

葉凡並沒有在此戀戰,這是一位半步大能,兩者境界相差太遠,相隔有大秘境,他不願死戰,運轉行字訣遠去.

"葉小兒你哪里走!"蕭志大喝,緊追不舍,可是讓他目瞪口呆的是,葉凡只晃了一下就把他不知道甩出去了幾道山嶺.他升起一股無力感,這還怎麼追,跟在屁股後面連塵土都吃不上.

八日後,有消息傳來,仙府世界的異獸大動亂平息了,又恢複了安甯,也不知道有多少強大的修士將進入.

在這幾日間,仙葬圖被炒到了一今天價,一路飆升,最貴時曾達到十萬斤源一張,葉凡趁機複制了七八張,每一張以三萬斤源出售.

可惜,仙葬圖泛濫,到了最後幾乎快人手一張了,再無人肯當冤大頭,而這也意味著仙府世界將要血雨腥風.

在中州各地最起碼有十幾個入口可進入這韓蠻古空間中,諸多大勢力都來了,莫不想分上一杯美羹.

葉凡又來到了相鄰領地的那片仙崖上,在這片自由坊市交換一些必需品,留待進入仙府世界所用.

不久後,他神色一怔,竟見到段德與野蠻人走到了一起,兩者相見實在很有喜感.

段德笑眯眯的迎了上去,極盡拉攏,似乎要相商什麼.而東方野則高度戒備,誤以為東窗事發,洗劫胖子的事情暴露了.

"我們此前有些誤會,我只是想那根狼牙棒而已……"段胖子磨嘰,拉著他的手無比親熱.

東方野的表情怪怪的,他親手將段德扒了個精光,此時見到胖子很不自在,而對方似乎在拉攏他,並沒有發現什麼.

"你要做什麼?"野蠻人晃了晃狼牙大棒.

段德放低姿態,竟是要拉攏野蠻人同行,共同去探仙葬地.東方野徹底放下心來,與上次的事無關.

葉凡在不遠處想笑,這胖子在找幫手呢,好死不活的找上子那個野蠻人,還真是挺有喜劇色彩色.

"光我一個夠嗎?要不我再找幾個人."東方野道.

段胖子搓了搓手,點頭道:"那再好不過了,需要實力強大的人,但不要那些所謂的半步大能,帶上他們的話我們很難主導."

"談,葉兄弟你也在啊."東方野眼尖,發現了葉凡,沖他招手,將其喊了過來.

"這是誰啊?"段胖子眯縫著眼睛打量葉凡.

"他就是葉遮天,戰敗奇士府很多弟子,燕云亂都因為他把自己給劈傻了,現在半死不活"

"你就是那個專門吃靈獸的領主?"段德一手捂住了自己拎著的那傘小鐵籠子,里面有一只流動霞光的老鼠.

葉凡很想他踹他兩腳,這死胖子太不是東西了,認為他會吃掉這個靈鼠不成?

"別盯著,這只神耗子可不能吃,探仙葬地有大用呢!"段德警告他.

這混蛋絕對是故意的,成心擠兌他呢,葉凡腹誹,白了他一眼,道:"你放心,我甯可吃你,也不吃它."

"人手還是有些單薄,應該再幾個強看來,當然最好都是妖辜級人物."段胖子道.

在當天他們就動身了,因為真的沒有時間耽擱,各大勢力全都進去了,晚去一步說不定連湯都喝不上了.

這一次,葉凡從奇士府的入口進入了仙府世界,有段德與野蠻人掩護,根本沒有什麼人盤查.

這片蠻古世界,一片原始,靈氣比外界濃郁很多倍,飛禽走獸出沒,大多都是上古異種,都極為強大.

而今,各大勢力有約定,嚴禁捕殺瑞獸去煉藥,誰敢觸犯,一旦發覺嚴懲不貸,避免獸亂再一次發生.

"我們去仙葬地,還是去尋那只蜈蚣的下落?"野蠻人問道.

因為,這一路上並不是所有修士都趕往古之大帝的洞府,太多人的都集中向那里,混戰爆發,恐怕最終也唯有那些大勢力能有所獲.

"那只蜈蚣也不好對付,額骨上的古鏡絕對是遠古聖人的兵器,一群絕頂強者聯手都不見得能夠壓制下來."段德搖頭.

"嗷吧……"

遠處,一只蛟龍騰空,長達好幾百丈,而後盤繞在山峰上,一聲大吼,將高山絞斷,聲勢駭人.,亂石穿空.

在那里,傳出一片慘叫聲,不少修士死于非命,很顯然這是一個強大的獸王,最起碼也是半步大能級的生靈.

"壞了,這條路走不通啊,這些異獸難道要護衛仙葬地不成?"

他們離目的地還很遠,但是一路上已經見到不少異獸擋關,似乎不願人類修士接近那片區域.

疑似大帝的坐化之地,在仙府世界的深處,一般的修士根本無法達到,因為異獸橫行,路途艱險.

"有人推測,這片蠻古世界方圓大概有八萬里,其中有很多生死險地,不宜接近."

仙葬地距離奇士府出口能有三萬里,雖然離最深處還遠,但是卻相當的危險,它被沼澤,大湖,絕壁,深淵環繞.

每前進一步,都會有生死厄難,當中生活有很多混荒異種,無比的強大的與可怕.

"這片蠻古世界深處有上古戰場,有人聽到了喊殺聲,說不定最里面有人族也說不定"

野蠻人建議,如果在仙葬地一無所獲,深入這個世界最深處去.

"還是小心點吧,仙葬圖上都沒有標注最深處的地貌,說明目前還沒有人敢進去呢"段胖子很謹慎.

這一路上,他們不斷的繞道,有許多異獸阻路,但他們不想與之發生沖突,沿途見到了很多的人類尸體與鮮血.

當然,也有不少蠻獸的尸骸,甚至有發現了幾頭獸王的白骨,很是嚇人.

不久後,他們臨近了目的地,所見到的修士頓時多了起來,幾乎沒有化龍秘境以下的人,一般的人根本到達不了此地.

"果然是通天之地!"

就在前方,一片山崖林立,浩瀚無垠,在綻放瑞霞,芝蘭生長,龍草紮根石縫間,紫氣氤氳.

"進入此地不能飛行了!"

他們吃驚的發現了一個事實,神力還在,但是卻沒有辦法飛上天空,其他修士也如此,都在徒步前行.

"難道真的有大帝聖兵鎮壓在此?"段德難得的露出了一縷凝重之色,既是吃驚又是激動.

那片通天之地,被各種複雜地形所環繞,包括深淵,巨湖,沼澤等.

"啊……"慘叫傳來,聲音傳的很遠,一個古聖地的五位太上長老橫渡大湖時,被一只巨大的玄龜一口吞了下去,沉入湖底中.

"天啊,那只巨龜足有小山那麼大,修行多少年了?!"人們驚呼,一陣驚悚.

另一邊,有人想從深淵的崖壁間攀爬過去,接近仙葬地,結果一頭數百丈長的巨鳥從深淵絕壁間沖起,渾身生有鱗片,吐出一道光,將七八十人吸入口中.

"堪比聖主級強者的凶禽!"

許多人卻步,有人想劃刻陣紋,橫渡過去,卻安現一樣無效,根本不起作用.

"也許真的有大帝聖兵鎮壓在此……"許多老輩人物都激動了.

即便此地是刀山油鍋,得出這樣的結論後,人們也不驚懼了,許多人前仆後繼,開始前進.

"有人進去了!"

終于,有聖主人物出手了,斃掉了一頭獸王,成功登臨那片靈氣氤氳之地,進入淨土中.

"我們走沼澤地."段德打量了很久,選擇了這個方位,三人開始前行.

"呱!"

一聲蛙鳴,一只百丈高的巨大蟾徐從泥漿中跳出,一口將前方上百人給吞了下去,吃了個乾淨.

"聖主級的大蛤蟆,這玩意還是個洪荒異種,背上有九道金線,可射出九支神箭來,連大能都可以洞穿!"野蠻人吃驚.

"沒事,我們在沼澤中慢慢繞過去."段德道.

他們繞行了十幾里遠,前方的泥沼突然快速分開,一股慘烈的煞氣沖天而上,露出一道巨大的背鯨來,如刀一樣鋒銳.

"這是什麼生靈?!"

"啊……"慘叫聲傳來,中州一個無上大教的六名太上長老全都被那只背鯨斬裂!

它的速度太快了,那些人根本躲避不及,十幾丈長的背鯨,烏光閃閃,無堅不摧,繚繞著絲絲血霧.

"轟!"

當它一躍而起時,葉凡他們才看清其樣子,這是一條大鱷,不過卻生有背鰭,此外還有龍的特征,長達二百多丈.

"天,這是洪荒異種—一—一魚龍鰓!"東方野吃驚.

他在蠻荒部落中長大,見到過一些異種,雖然不是這樣聖主級的強大生靈,但卻也很可怕,故此第一時間認出了.

"亙古亙今常如此……小忽然,遠處傳來妙音,一片佛光繚繞,一個清麗出塵的女子盤坐在蓮台上,美麗絕俗,寶相莊嚴,不斷念古經.

她的身體發出柔和的佛力,將周圍的沼澤地都淨化了,原來那里有很多異蟲,各個都有拇指頭那麼大,穿金裂石,但卻都被阻擋在佛光外.

"咦,這不是那個傳說中可證道為菩薩的西漠女子嗎?"段德驚訝.

而葉凡的眼睛則盯住了蓮台旁的另一人,一個很邋遢的老家伙,正在沖他們揮手,喊道:"一起走吧,我們聯手進去拿大帝聖兵."正是賣仙葬圖的那個老瞎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