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八章 仙葬圖
燕云亂引動無邊天劫卻沖關失敗,自身半廢,示與大傷,不知道要修養多長時間才能恢複過來.

這個結果驚掉了一地下巴,眾人怔怔無語,正主被自己引來的天罰快劈死了,而對手卻活蹦亂跳的走了出來,精氣神十足,跟了喝了龍血一樣.

燕云亂渾身焦黑,無力的癱軟在那里,體內不時有電芒沖出,噼啪作響,而另一個人卻好整以暇,對眾人揮手呢.

這是一個讓人無言的畫面,一切似乎都反過來了,許多人張了張嘴,最終什麼都沒有說出來,這太打擊人了.

葉凡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將燕云亂給干掉,可是想來縱然如此其他人也早有懷疑了,正主半死不活,他卻跟吃了人參果一樣渾身汗毛孔舒張,精力充沛,實在說不過去.

大地上滿目瘡瘙,斷山,大裂谷,深淵到處都是,雷劫摧毀了這片荒脈,成為了一片不毛之地.

最終,葉凡還是伸出右手,要斬掉燕云亂的頭顱,雖然是眾目睽睽之下,但是他沒有什麼忌憚,大不了拍拍屁股走人,再換一副容貌.

一朵祥云飄來,金色道衣獵獵作響,一個老人出現,負手而立,仿佛要羽化登仙而去,攔住了葉凡.

"手下留情!"老人開口,救下了燕云亂,他鶴發童顏,精神蔓鎩,一望可知修為絕頂.

葉凡認識他,在螓桃盛會上見過,老人還曾邀請他進入奇士府,卻被他婉拒了.此時,這種人物出現,他自不好出手了,見了一禮.

"我觀小友器宇不凡,不知是否願進奇士府?"

"多謝前輩,好意心領,小子懶散慣了,進入奇士府怕天天觸犯府規."葉凡微笑.

遠處,所有人都驚異,竟然有人拒絕了奇士府的邀請,雖然很委婉,但是一樣的效果.

"他有什麼來曆,連奇士府幫不屑入內嗎?何曾有人拒絕過."

"倒是也有,東荒的那個妖孽不是一直沒有來嗎,也曾婉拒."

燕云亂大敗,差點被自己的雷劫劈死,這則消息轟動奇士府,沒有前來觀戰的人都很吃驚與後悔.

奇士府畔,竟有這樣一個鄰居,小領主威名傳到古仙山脈中,五大域的年輕強者全都很詫異.

此時,仙府世界中發生了大動亂,蠻古獸王驅動數十萬異獸,如洪水一樣肆虐,許多人存僥幸心理沒有退出來,遭遇了大劫.

在這些天以來,鮮血染紅了石崖,洞府,諸多人族修士死于非命,成為異獸的腹中餐,傷亡慘重.

保守估計,但凡沒有退出來的人,有九成都被異獸給吞食了,連骨頭渣子都沒有刹下.

數十萬異獸,無邊無沿,如一片烏云,又如洪水滔天,所過之處任何強者都要避退,什麼都剩不下.

此時此刻,沒有人敢進去,縱然是絕世皇主都只能等待,異獸動亂可危及到所有人.

而在這幾天中,各大勢力緊急磋商,下次進入仙府世界,任何人都不得獵殺異獸,萬不可招惹.

這一次的蠻古獸王大怒,血洗人類修士,主要是因為許多人捕異獸幼崽,取蠻獸真血去煉藥,犯了大忌.

這幾日間,不少人出現在葉凡的領地中,都是奇士府的弟子,都是慕名而來,想看一看這個小領主到底是何方神聖.

不過,卻沒有一個人騎靈獸來,許多人都早已聽聞,此人愛吃靈獸,把齊禍水的龍馬都給吃掉了.

暫時無法進入仙府世界,葉凡閑極無腳,四處轉悠,竟在相鄰一處領地內發現一片仙崖,許多修士在出沒.

其中,很多人都是奇士府的弟子,在這里與人交換所需,類似于一座修者的坊市.

這片仙崖高達上千丈,異常陡峭,凡人根本上不來,寸草不生,崖壁上很浩大,進出皆為修士.

此地,很是不凡,存在無盡歲月了,據說每次奇士府開府,這里都會成為一片自由交換地,相當的古老了.

葉凡覺得很新奇,四處走動,有玉石築成的樓閣,懸掛各種神兵利刃,也有直接擺地攤的,兜售各種靈藥與古寶.

最終,葉凡在一個老瞎子面前停了下來,地上只有一張破草席,上面擺了幾塊黑不溜秋的石頭.

"龍猛石,絕世奇珍,走過路過不要錯過."老瞎子賣力的向人兜售.

"多少源一塊?"葉凡蹲下身來,仔細觀看,將幾塊鵝卵大的石頭在手中掂量了幾下.

"一千斤源一塊,童叟無欺,價格公道."老瞎子回應道,他穿的破破爛爛,卻獅子大開口.

"難道一位奇人?"葉凡驚疑不定,運轉源天神眼,透視這幾塊石頭,最終全都扔在了地上,道:"剛從河里撈上來不久吧?"

"呃,有四五天了."老瞎子一點也不尷尬,抬起屁股,向拼湊了兩步,神神叨叨,道:,"小兄弟我跟你說,我這里可是真有寶貝,不知道你能不能買得起."

葉凡心中頓時一動,他發現了老騙子屁股底下坐的一塊石頭,依然是黑不溜秋,但是里面卻蘊有幾滴龍髓.

"我買了!"他取出一塊異種源,價值千斤純淨源.

老瞎子一屁股坐在了石頭上,道:"好,你可不要與別人說."他取出一張地圖遞了過來.

葉凡無言了,這老家伙絕對是故意的,露出寶貝來,賣的卻是另一種東西,什麼破地圖他根本不需要.

"我是想買你屁股地下那塊黑石頭."

"哦,你說這個呀,剛從河里撈上來不久,坐著挺舒服的,不賣."

葉凡忍著洗劫他的沖動,問道:"你賣的什麼地圖?"

"噓"小聲點讓人知道的話,會因此爭搶而打破頭顱的,這是一副仙葬圖",老瞎子神神秘秘.

他展開了一張皺了吧唧的破地圖放在草席上,道:"看到了沒有,這是仙府世界內的一張藏寶圖內蘊大帝古經之奧秘."

葉凡蹲在草席前認真看了幾眼後有些驚訝,有些地方他曾出入過,一分不差,很是精准.

"看到了沒有,這里有一個骷髏頭標記,絕對不能去,不然必死無疑.還有這里,有一個仙人標記,知道這是什麼嗎,古之大帝坐化之地有一部古經",老瞎子神神叨叨.

"你不是瞎子嗎,怎麼能指點?"葉凡翻白眼,這老騙子睜著眼睛說瞎話.

"我修成了天眼自然能夠見到",老家伙很自然,一點都不帶臉紅的.

葉凡站起身來,不想跟他扯皮了,這就是一個老騙子,他怎麼可能上當呢.

"我跟你說,要是錯過的話你會遺憾一輩子,這幅地因中蘊有太皇經的秘密,也有可能是無始經還有可能是不滅天功."

"你拿著地圖自己去尋找吧","年輕人別急著走呀,這樣吧你可以先去驗證一下,看我說的是真是假,回來再買地圖",老騙子指著破圖上的一個地點,上面也有標記,不過很模糊,道:"這里雖然談不上仙地,但卻有一位聖人在此坐化了,很適合悟道."

葉凡一怔,那個地點正是古之聖人的化道之地,連那個幽藍的小湖還有筆直的石山都有標注.

他怪怪的看著這個老騙子,這個家伙難道還真的在賣仙葬圖不成?不說其他重點標注的地方,單是這個化道之地就很一般了.

"這張圖多少錢?"

"一萬斤純淨源."

"你怎麼不去搶啊!"葉凡很想對他實施不尊老的舉動.

"這還是降價甩賣的呢,不然我打算賣十萬斤源的",老瞎子老神在在,不慌不忙.

"一百斤純淨源,我買下了",葉凡道.

"這樣吧,你給我八千斤源算了."

"多了沒有,這圖也就值二百斤源."

"年輕人,做人要厚道,七千斤源不能再少了."

兩個人扯皮,沒完沒了,最後葉凡實在受不了他了,扔下一千斤源搶了就走.

"這次就便宜賣給你了,以後常來光顧啊."老瞎子在後面揮手.

"我就當被騙一次好了."葉凡頭也不回的遠去,找了個沒人地方仔細研究了起來.

仙葬之地,標有一個仙人飛升,地處蠻荒世界深處,地勢複雜,一看就是一處通天之地,竟有不死天皇,南嶺天帝,太皇,無始等模糊的字跡.

"這老騙子他還真敢寫!"葉尼看了一會兒,而後將地圖收了起來,准備再進仙府時仔細看一看.

不多時,他又轉到了老瞎子的的地攤不遠處,讓他咬牙不已,這老家伙神神叨叨,時間不長就拉住一個人,起初那些人都不耐煩,但很快都跟他砍價買地圖.

葉凡耐心計數,不過半個時辰,他已經賣出了十幾丈仙葬圖,最便宜的五百斤源就賣了,最貴的真有人花了一萬斤源.

"這老騙子,這種圖都量產到這種程度了",葉凡徹底發現了,在那張草席底下有厚厚一摞,不少于上千張.

每一張圖都做舊,看起來破破爛爛,很古老的樣子,真有一絲仙葬圖的味道.

"這老騙子弄幾塊破石頭擺那,真是掛羊頭賣狗肉,這麼短的時間內已經賺了好幾萬斤源了."

當老騙子賣出去三十張地圖時,忽然一陣大亂,大夏皇朝的人來了,竟有一位大能.

老瞎子卷起破涼席就跑,直接跳下仙崖,瞬間沒了蹤影.

"人呢,去了哪里,竟然將這等秘圖當眾兜售,他到底是什麼人!?"大夏皇朝的這位皇叔很憤怒.

葉凡吃驚,攥緊了手中的古圖,這竟然真的可能是一副仙葬圖,那個老騙子還真是有些神秘.

烏龍了,我記得更新了,結果卻接到書評區副版主電話,說怎麼還沒有更新.原來,確實上傳好章節了,但卻沒有點擊發布.那啥,幾個作者可以作證的,跟骷髏精靈,七十二變,土豆,高樓他們去吃飯的,出去時太匆忙了,結果烏龍了一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