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六章 誰在渡劫
朗朗乾坤,原本碧空如洗,而突然間卻雷光萬丈,電芒如海淹沒荒野,這是一種嚇人的場面.

僅這一刻間,天穹像是塌陷了下來,烏漆嗎黑,電蛇亂舞,像是有數不盡的蛟龍在沖騰.

"轟!"

聲音而震耳欲聾,若是凡人在此,耳膜都要被擊穿了,巨大的聲音似麒麟在吼動山川,要將大地都翻過個來了.

遠遠望去,那里沉悶而可怖,一片烏光,如平瓢潑大雨一樣傾瀉而下,密密麻麻,到處都是雷暴.

"隆隆隆……"

其中,還有不少血色的閃電,如一條條血河在入海,景象駭人,這片平靜的荒野,一下子被打破了甯靜.

此時,此地徹底沸騰,除卻可震碎人耳骨的雷聲外,再也沒有其他聲音,巨大的雷電,讓遠山都在崩塌.

電芒根本沒有觸及到,但是光那種余波就將許多石崖沖毀了,不複存在,亂石穿云,電芒卷天.

"燕云亂上次渡劫進入奇士府,這才過去還不到三個月,他又突破了……"

眾人無比心驚,什麼是奇才,燕云亂給予了最好的詮釋,自身實力強大,天賦驚人,一旦哼哼機緣,就會突破.

"咔嚓!"

九道血色閃電,如九條惡龍一樣,足有宮闕那麼粗,扭動而下,將虛空擊穿,一片焦灼.

九個黑洞乍現,九條血色雷光,全部打向葉凡,天劫開始了,上來就淹沒了他.

"這是人為控制的!"

有人驚呼,燕云亂很從容,雖然在渡劫,但是根本無懼,牽引上蒼的天罰,要將葉凡滅在此地.

"嚓嚓","嚓嚓……"

接下來,九九八十一道血色閃電沖出,宅們交織在一起,形成了一個閃電牢籠,向前逼壓.

"以人的意志,來掌控部分天罰之力!"

人們驚呼,一般人的在這種情況下自顧不暇,性命難保,怎麼可能會入主雷電中呢.可是,燕云亂卻引動了天劫,化成牢籠,為其所用.

"轟!"

八十一道赤電一起劈來,牢籠成型,如一座小型的宮闕,玄妙莫測,不過卻很不穩定,畢竟這是雷劫,沒有人可以真正主導.

葉凡如一條蛟龍,在雷海中游動,人們不知他此時的感受,不過見他並不狼狽,想來他還能堅持.

"刷"

牢籠如天獄,封閉四方,終于是將他合圍了,要將其封在當中,無盡的電芒傾瀉而下,向里面打去.

"可怕,這就是天罰啊!"

所有人都渾身發涼,寒毛皆倒豎了起來.


此刻,什麼都不複存在了,大地上無盡大裂縫崩現,形成一個個欠峽谷,雷海在擴大,洶湧而下,一副末日景象.

燕云亂傲然而立,站在雷海中心,任憑萬丈閃電飛舞,他根本沒有一點懼意,俯視葉凡,嘴角帶著一絲冷漠,揮動天劫,想要將其鎮壓.

所有人都被毛骨悚然,這樣的雷暴,誰敢如此輕松對待,誰又能平安挺過去?

這是妖孽的特權,唯有他們在突破時,才會引來天罰加身,從例面證明了他們的強大與非凡.

這個世界很公平,遭受上天的考驗,雖然九死一生,動輒會形神俱滅,可是一旦度過劫難,實力絕對比同階人強大很多.

這也就是被稱之為妖孽的根本原因,得到了上天的認可,經受了天地意志的錘煉,自是非常之人.

"轟!"

突然,雷電交織成的牢籠,發出一聲巨響,八十一道血色閃電破滅,葉凡沖了出來,並沒有傷到根本.

"這個小領主果然不凡,也不盡是倚仗萬場弓之力,己身也很強大"

人們驚訝,在這種天地雷暴中,可以突圍而出,本身就是一絲逆支的表現,只是不知道最終能否逃脫出來.

葉凡很平靜,這些雷海于他無傷害,比起他的天劫可是有差距的,他雙目神光湛湛,有一個大膽的念頭.

天罰雖然可怕,但也是一種機遇,他想借助對方的雷劫,引來他的化龍天罰,爭取藉此而破關,晉升入一個全新的領域.

"哼!"

燕云亂一聲冷哼,見到葉凡無恙,他在虛空中踱步,引動萬丈雷電,向前而來,要親身禦動漫天閃電,將對手化成劫灰.

"轟隆僂!"

此時,沒有了日月星辰,不見了天地萬物,唯有茫茫一片雷海,像是真實的海洋在洶湧,懾人靈魂.

"咚!"

猶如天庭神鼓在轟鳴,山川大地無不在顫動,遠處許多座山峰被余波沖擊的崩塌,大地龜裂,毀的不成樣子.

這就是天地之力,無情而可怕,讓人心寒,若是一般人早已成為了灰燼,根本不可能再堅持下去了.

遠處,每一個人都凜然,許多人冒出冷汗,渾身的衣衫都被浸透了,這種上蒼之力根本不是凡體所可能對抗的.

"太可怕了,一旦深入,必然被擊成焦炭,連聖子級人物都難以逃出來"

肅殺的氣氛在蔓延,人們心中寒意陡升,換作是他們如何相對?多半沒有辦獨對這天罰之威.

"轟!"

燕云亂逼來,果然攜萬丈雷電將葉凡淹沒了,外人難以看清發生了什麼,所有人都認為他凶多吉少了.

電海中,銀蛇亂舞,烏光游動,赤霞噴薄,各色巨大的電芒組成了一今天罰的世界,毀滅一切,破除一切阻擋.

燕云亂在冷笑,以強大的體質對抗雷劫,他盯著前方的雷霆中心,認為葉凡撐不住,快化成灰燼了.可是,在這時,他神色突然一滯,只目葉凡一步一步的走了出來,任萬丈閃電降落在身,根本無懼.


"你的天劫還是差了點,讓雷暴來的更猛烈一些吧"葉凡平靜道來,勝似閑庭信步.

燕云亂聽到這樣的話,神色頓時一變,感覺不對勁,對方居然無恙,難道說也是一個度過天劫的妖孽不成?

"啊……"

他一聲大吼,穿透電海,直上云霄,滿頭黑發倒豎,凌亂舞動,在這一刻更大的天劫降臨了,竟是五色雷光.

葉凡帶著淡淡的笑意,立身在對面,任雷劫加身,根本無懼,邁步而行,萬丈電芒擋不住他的步.

"轟!"

無盡的雷光,如大河滔滔,似星域沉墜,茫茫一片,將葉凡吞沒了進去.

燕云亂自己都有些吃力了,盯著對面,可是時間不長,葉凡又邁步走了出來,身上沒有一絲焦痕.

"還是不夠,雷劫太弱,讓暴電來的更猛烈一些吧."葉凡開.道.

燕云亂聽到這些話語,氣的要吐血,這是天劫啊,聖子級人物進來都要飲恨,時間長了,必會劈死.

然而,一個讓他無比痛恨,倚仗外物的小領主,像是不死小強一樣,不斷的從雷海中走出,讓天罰無.

燕云亂憤怒,他毫不保留,釋放自己渡劫的氣息,天罰如海,全面打落而下,不少道痕出現,與電芒交織在一起.

可是,足足六七次的大劫降下,葉凡都從電海中走出,一步一步邁來,很平靜與鎮定,並沒有被毀在當中.

"小燕子,你行不行呀,再猛烈一些!"葉凡催促.

燕云亂真的怒了,天劫是什麼?毀滅天地萬物,他招來雷罰滅敵,結果卻被如此奚落,一句小燕子讓他火帽三丈.

"當!"

雷海中響起一聲鍾鳴,一口由烏光形成的大鍾,隱約間成型,發出的雷鳴格外的可怕.

"那是什麼?"

"燕云亂以自己的一道神念,入主電海中,控制閃電,形成了一.雷劫神鍾!"

眾人莫不變色,此鍾很模糊,但卻有了一定的規模,交織萬道雷暴,輕輕震動,毀滅萬物.

"當……"

烏光與電芒形成的大鍾,輕輕一顫,成千上萬道電芒沖出,全部打落了下來,降落在葉凡的身畔.

而後,烏光萬重,如一片驚濤海浪一樣,將他淹沒,外人什麼也看不到了,唯有一片熾盛的雷光.

"入主天劫,為我所用!"

人們驚悚,這樣的手段第一次見到,沒有人不震動,對敵時祭出這樣的殺手銅,簡直就是絕殺.

葉凡也一陣驚異,原來還可以這樣引動天劫,果然有些玄妙,讓他身受觸動與啟發.

此鍾果然是很不一般,一震之下,天地破碎,形態越來越清晰,葉凡一巴掌拍了出去,"當"的一聲大響,鍾波肆虐.


遠處,成片的荒山如同跟紙糊的一樣,不堪一擊,崩潰沉降,徹底被毀,不複存在.

"雷電為形,則為神,這樣一口大鍾,破滅萬物."許多人驚歎.

"嗡!"

大鍾一震,罩落而下,將葉凡淹沒了進去,將他覆蓋在了下方,見不到了身影.

"燕云亂手段逆天,祭出雷劫神鍾,幾乎可橫掃年輕一代,誰能破解?可惜天劫不能時常發生."

"據說,東荒那個妖孽也擅長利用天劫滅敵,不知兩人對比會如何9"

"東荒那個妖孽只有一些傳聞,相隔太遠了,不能了解.燕云亂就在眼前,竟連雷劫神鍾都化出來了,匪夷所思!"

"當……"

一聲鍾鳴,響徹天地間,大片荒山崩塌,葉凡又走了出來,那口雷劫神鍾被他徒手震裂了.

燕云亂近乎吐血,天劫這種絕殺,居然奈何不了這個小領主,讓他快抓狂了.

"咦,葉遮天還未死,又出現了."人們吃驚.

"轟!"

就在這時,天地狂暴,九五雷劫,五行天劫,太陰真劫,水火大劫……各種天罰鋪天蓋地,全度劈了下來.

方圓數十里都被淹沒了,什麼也見不到了,那兩條人影模模糊糊,看不真切,皆在雷光中抗劫.

"燕云亂太可怕了,竟然引來了這樣的大天劫,半步大能進責多半都承受不住!"

"不愧為妖孽,可引動這樣可怖的天罰!"

人們驚呼,沒有一個人不心懼,如此敵手,太過可怕,若是招惹,攜天劫而來,實在難以抗衡.

"媽的,不是我引來的……"這是燕云亂此時最想罵出的話語.

"砰"

他被劈的渾身焦黑,橫飛出去數百丈遠,但很快又被一片水火大劫淹沒了.

下一刻,他渾身都在流動電光,忍著劇痛,從虛空中站起,但很快又被劈飛了.

"咦,不對呀,燕云亂好像被自己的雷劫打飛了,難道說他要突破兩個境界不成,引來了最強大的天罰?"

人們吃驚的發現,燕云亂很狼狽,橫飛而起,來回遭擊,受了重創.

"此子太大膽了,引動的天劫多半超出了他自己能夠承受的范圍,看樣子他真想晉升兩階."許多人都這樣推測.

雷海中,燕云亂想哭的心情都有了,哪里是他引來的大天劫,是對面那個混蛋在渡劫呢!

只不過,那里雷光萬重,徹底被淹沒了,外界根本看不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