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四章 聖人之兵
葉凡聽聞到這些消息,並沒有立刻退走,他有行字訣並不是多麼懼怕,倒想看看所謂的蠻古獸王率數十萬異獸暴動會怎樣.

在這一天,他不斷揮動不死妙樹試驗,相傳這種神物一旦祭成,威力無窮,可無敵天上地下,萬物皆可破.

可是,大半日過去,他多少有些失望,揮動數十次上百次才能發出一擊,那枚赤玉葉射出煙霞,可將巍峨大山掃飛.

然而,山峰雖然被刷飛出去十幾里,但卻完好無損,並未化成齏粉,他半晌無語,消耗這麼多神力,難道說只能將對手掃飛,而不能斃掉嗎?

"倒也有些用處,畢竟這是一座大山,如果換成一個人,恐怕直接會被打到天邊去!"

不過,吸收神力實在太多了,一般的人根本無法使用,就連葉凡都覺得有些吃力,幾乎會被在一瞬間抽干一身精氣.

"這只是赤玉葉的能力,還有六片不知道有什麼用……",葉尼自語.

不死妙樹晶瑩欲滴,上面共生有七片葉子,而今他也只催動出了赤玉葉的威能,其余六枚根本沒有任何反應.

"難道說是因為我修為不夠,所以才不能發揮出它的恐怖未能?!"想到這個問題,葉凡心中激動,珍而又重的將寶樹收了起來.

仙府世界,堪稱一片神土,地域廣闊,保存了荒古時代的特征,許多絕種的靈藥都可尋到,更有龍鰍,古經,聖兵這樣的無上仙珍.

可以說,這是一處蘊含有無價神藏的淨土,誰能不動心?外界各大教派都在想方設法,尋找入口進來.

即便有傳言,將有一場獸王大暴亂,可還是有不少人在出沒,並沒有立刻離去.

因為,機遇與危險並存,先一步洞悉這片蠻荒世界,就等若搶占了先機,能否得到大帝古經,這種先機很重要.

"蠻古世界深處,多半真的遺存有大帝古經,有人發現了一絲端倪,正在尋找古之大帝的洞府!"

葉凡進來多半個月了,但卻沒有了最初的氣運,得到抱山印,人王印,翻天印後,再無所獲,也曾見到過幾處洞府,但卻是空的.

"也許真的該離去了,過段時間再進來."他見到蠻獸開始聚集,出現了異動,明顯很不正常.

"又死了不少高手,其中有五位半步大能."葉凡聽到了這樣的議論,就在這片地域,許多修士在離去,感覺到了不妙.

"轟!"

突然,遠處沖起一股慘烈的氣息,如洪水滔天,一下子淹沒了整片天地,而後有一道聖光粗大如山岳,貫穿了天穹,引發群山崩塌.

"聖光耀空,有神物出世了!"

許多人驚叫,在第一時間向前沖去,這片天地雖然不時有強者死去,但卻也給人很多驚喜,時有珍寶出世.

僅片刻間,足足有七八十道人游沖了過去,葉凡心中凜然,光這片地域就隱伏有數十高手,群雄窺伺.

其中,一個灰衣人沖起,法力滔天,在虛空中一震,其他人皆吐血倒飛,駭然止步,此地竟有一名大能!

所有人心中都涼了下來,前方可能有絕世神物,可是來了這樣一位絕頂高手,還怎麼去爭?

這位大能一聲長嘯,化成一道流光飛了過去,其他人不甘,但卻也只能止步,縱然有一些半步大能在場,但是上去也只能送死.

"哧"

前方,荒山野嶺中,那道穿云而上的聖光更璀璨了,吸引人的神魂,忍不住想往那里飛.

可是,下一秒鍾所有人都驚懼了,一條山嶺一樣大的巨蜈蚣,人立而起,荒山倒塌,亂石崩云,驚天動地!

這樣一條蜈蚣,實在太巨大了,真不知道它活了多少年,身上覆蓋有泥土,長滿了古木,今日一出世,土石滾落,煙塵沖天.

"這是一只蜈蚣祖宗啊!"所有人都呆住了.

它體形龐碩,百足齊動,周圍的山峰,還有大地皆裂開了,而後崩塌,沉陷,天上的鉛云都被它的氣息震散了.

那道聖光自源自它的頭顱,那里確有一宗神物,狀若一面古鏡,波動恐怖,被它煉化在額骨中心處.

"噗"

巨蜈張嘴噴出一道烏光,一下子將那位大能覆蓋了,根本躲避不及,竟然將大能的護體神光都給破開了.

"天下寺毒,這是一只蜈蚣祖宗,大能都抗不住啊!"

後方的人心驚膽戰,暗自慶幸同才被阻,沒有沖過去,不然必死無疑.

大能不可能坐以待斃,渾身爆發出萬丈光華,就要遁走,破空而去.可是,此時巨蜈蚣額骨中心處,那道聖光射了過去,一下子將他給定住了,一動不能動.

"刷"

它張嘴一吸,幾乎將整片天地吞下去,整片空間都一陣暗淡,可怕無比,它以玄光將大能拘進口中!而後活活煉死!

所有人都駭然,親眼目睹一位大能死去,這讓他們震撼,但很快蜈蚣額骨中心的古鏡,將他們全都吸引住了.

"神物啊,那是古之聖人的兵器,被它煉化在了體內!"

一道聖光掃出,將一位大能被定住,連反抗都不能,而後被輕易抹殺,這絕對是遠古聖人的兵器,不然沒有這種能力.

這片蠻荒世界終于現出了一宗絕世神物,會讓人瘋狂,打個頭破血流去爭搶.

山脈中一片沸騰,眾多修士各自沖天而去,為自己所在的大勢力送信,想請絕頂人物來收服天蜈,遠古聖人的兵器,沒有人不震撼.

葉凡也是心中不平靜,這片世界太神秘了,驚現古之聖人的兵器,將會引動更多的妥人進入!

"聖人的兵器,數十萬人的上古戰場,不死天皇,川……",葉凡自語.

"嗡"

虛空崩塌如山嶺一樣的巨大蜈蚣飛向蠻古世界的深處眨眼不見了蹤影.

葉凡沒敢追,連大能都被活活煉死了,他上去的話必死無疑,最起碼也要來一些皇主才能降服.

"再尋到一處古代高手坐關之地,尋到他們的悟道痕跡,我肯定會一下子破入化龍秘境那個時候…………川"

葉凡又想到了天劫,如果追著那只巨蜈蚣渡劫,能否有機會將它干掉,將古之聖人的兵器奪來呢?他相當的心動.

可是,由四極進化龍這樣的大秘境天劫肯定不是一般的厲害,想要平安度過的話有很大的難度.

時間不長,這片方那片地域人聲鼎沸,也不知道去了多少高手,沿著巨蜈蚣的留下的氣機追了下去.

這條蜈蚣活了多少年了,很難確定,一般來說不化成*人形的異種,修行稍慢但活的歲月相對較長上天很公平.

葉凡並沒有緊追而是沿路跟了下去而已,不緊不慢,他可不想被那條天蜈掉過頭來一口給吞掉.

不久後他行進了千余里,來到一片石林在這里感受到了一種道機,停駐于此.

"昔年,難道有人在此隱修嗎?"

葉凡看出了一些道韻,石林甯靜,一個藍幽幽的小湖出現在前方,澄淨無波,藍的讓人心醉.

而在湖畔,有一座石山,高不過百丈,卻玄而又玄,明明坐落在那里,沒有云霧繚繞,卻給人以飄渺的感覺.

石山如一只筆,直上直下,在上面生有幾株靈藥,紮根在峭壁上,藥齡都接近萬載了,未被異獸吃掉,很是難得.

石山光禿禿,但僅多了這幾株古靈藥就為它增添了一種說不出來的靈動來,一切都因此而有了道的痕跡.

葉凡感受到了一種不同尋常的氣機,繞過石山,他看到有幾人在遠處對峙,無形殺氣在彌漫.

"我不想多說什麼,立刻離開,不然別怪我出手無情,大開殺戒!"燕云亂一臉的冷漠,背負雙手而立.

在另一邊,李黑水,柳寇兩人與他對面而立,臉上皆出現怒色,很是不甘.

"燕云亂你太霸道了,此地是我們先發現的,你憑什麼讓我們走?"

"就憑我是燕云亂!"他背負著雙手,向前鍍步,帶著一種強大的自信,眼眸冰冷無比,俯視兩人.

"有什麼好囂張的,不就是一邊度天劫一邊進奇士府的嗎,有種去跟小葉子比試一下,劈死幾個大能."柳寇咕噥.

"我給你們十息時間,立刻從我眼前消失,不然你們知道後果,我不介意血染雙手!"燕云亂神色冷淡,在這片蠻荒世界,殺兩個人根本不算什麼,沒有人會管.

柳寇憤怒,這樣太憋屈了,身為大寇子孫,卻被人這樣蔑視,這是從來未有過的事情,讓他心中窩火.

"別沖動!"李黑水拉住了他,深知與燕云亂的差距,如果動手肯定會被快速斃掉.

"好,好,好,我們走!"柳寇也明白處境,道:"別以為你是個妖孽,將來總會有比你更妖孽的人來壓你!"

"你是說東荒那個人嗎,都不敢來奇士府,他算的了什麼?"燕云亂冷冷一笑.

遠處,葉凡從暗中走了出來,什麼話也沒有說,手持萬殤弓,直接拉開了弓弦,長達百丈的長虹利破長空.

燕云亂變色,此前吃過大虧,險些被射殺,此時再次見到手持萬殤弓的葉凡,他心中無比忌,憚.

論修為的話,他無所畏懼,化龍第九變的人來了他都敢殺,可是對上這宗秘寶,他天生被克制.

"給你十息的時間,立刻給我滾,從此地消失,不然殺無赦!"葉凡以其之道反逼壓他.

第二章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