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三章 異動
段德一怔,微風吹來,他渾身發涼,看清狀況後,他"嗷嗚"的一聲,撕心裂肺,大叫了起來.

被扒了個精光,讓他眼前發黑,一個趔趄,差點一頭樣在地上,而後他發出了如狼嚎一樣的聲音,慘叫不已,有些不相信這個事實.

此時,他除了一個褲頭外,渾身上下什麼都沒有剩下,連閃電靴都被野蠻人給扒走,穿在了自己的腳上.

"無良天尊……你大爺的!"段德氣急敗壞,在原地轉了八個圈,而後又跳了九下,差點吐出一口血來.

他徹底抓狂了,辛辛苦苦三十年,一朝成了白板身,滿身法寶,諸多王者神兵,全都不見了,連褲子都沒給他剩下.

數里外的原始山脈中,葉凡站在一座山峰上眺望,見到這個場面他忍不住笑了起來.

野蠻人也憨笑個不停,自語道:"活該,誰叫你沒事就打我的主意."

"王八蛋,損不損啊,連褲子,鞋子,襪子都給道爺順走了,媽的,還有你們不想順的東西嗎?我跟你們沒完!"段德跳腳,額頭青筋跳動,詛咒連連.

"你連襪子也給扒走了?"葉凡問東方野.

野蠻人撓了撓頭,道:"那是天蠶絲編織的,水火不侵,我連帶鞋帶襪子一塊換上了."

葉凡:"……"

他估摸著,當時如果不是雨蝶也在場的話,段德都連褲頭都荊不下了,因為那也是天蠶絲編織的.

"啊啊啊啊……"段德大叫個不停,跟殺雞宰鴨子一樣,他真的快瘋了,一身寶貝一件都沒有剩下,他恨不得一頭撞在地上.

"冒煙了,真的冒調了!"野蠻人指向前方.

果然,段德的鼻子,耳朵,嘴巴等一起向外噴白煙,確切的說那是先天精氣,也可理解為一股火氣,他氣到不行,七竅生煙.

"燃燒了,燃燒了!"野蠻人盯著前方.

段德渾身精氣澎湃,這是氣的,神力溢出,整個人像是燃燒了起來,滿頭發絲倒數,跟個人形火炬一樣.

"咚","咚……"

他以頭撞石壁,悔恨到不行,到了現在想死的心情都有了,他那一身寶貝,多少個聖主的收藏加一塊也比不上,就這麼全丟了.

此時,他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咬人,諸多神物,都是從古陵中挖出來的,到現在被人一下子都給卷走了,真比殺了他的還要難受.

段德慘叫連連,他實在受不了,跳了起來,沖向一座山巒,開始繞圈跑,不發泄一下心中的怒火,他怕自己真的瘋了.

"一圈,兩圈,三圈……"野蠻人很不厚道,在那里幫段德數圈,很有耐心.

"啊啊啊……道爺我跟你們不共戴天!"段德一口氣繞山跑了一百二十七圈,而後一頭井在了地上,跪在那里撞個不停.

葉凡坐在山峰上,托著下巴,嘿嘿笑個不停,頭一次見到段胖子這樣吃癟,每次都是他算計別人,今日卻如此氣急敗壞.

而後,段德又開始狂奔,順著雙耳還有鼻子向外噴白煙,這一次他一口氣跑了數百圈都沒有停下來.

"三百五十七……三百七十二……"野蠻人耐心的數著.


最終,段德足足跑了四百圈,才一屁股坐在地上,神情說不出的詛喪,跟吃了個死孩子一樣,一臉的菜色.

"道爺我終日打雁卻被雁啄了眼睛……"他憤憤的叨咕個不停.

"這破洞府,就一株殘缺不全的不死妙樹而已,其他什麼也沒有,媽的,竟也是個假洞府.結果卻讓道爺賠進去這麼多寶貝,我恨啊!"段德來到洞府前,一巴掌拍出,轟隆一聲將整片石崖都給拍碎了.

"背後打我一悶棍,前面蓋我一黑磚頭,他媽的,這不是道爺我最喜歡干的事嗎?"段德咬牙,他連人影都沒見到,就昏展過去了,實在丟人.

"我的那只碗,內蘊古經,上刻帝文,為古今第一神物,就這麼丟了……道爺我不甘,要逆天!"段德控地.

"碗內蘊乾坤,別有天地……"他神神叨叨,磨呢個不停,說出了很多隱秘.

"古經名渡劫,奪天地造化冠古入…………"他說的玄而又玄,很吸引人.

"那只碗里面真有古經不成,他怎麼越說聲音越低了,快聽不到了"東方野心動,向前挪了挪.

"不好,快走,這死胖子在做戲,恐怕他已經發現暗中有人窺伺了."葉凡變色.

他拽起起東方野,快速沖向山脈深處,想要悄無聲息的退走,可是段德卻如一縷輕煙一樣追了下來.

"這死胖子的靈覺真是太敏銳了!"野蠻人吃驚.

"走!"葉凡拉住了他,而後運轉行字訣,刹那化成一道閃電,刷的一聲消失在天際.

段德初時還在咬牙切齒,可是緊接著徹底傻眼,敵手連背影都沒有他留下,就這樣將他甩開幾道山嶺,蹤跡渺然.

最終,葉凡他們回到那個古洞,對著破碗還有聚寶盆發呆,研究了半天也無法打開,很是沒撤.

遠山,段德盤坐在一祭台上,以血為引,口中念念有詞,滿天烏云壓落,可怕無比.

一道道血絲流動,鉛云壓落到了地面,一座浩大的古陣啟動,肆虐十方,如一頭太古王在複蘇.

電閃雷鳴,血色閃電交織,在漆黑的天地下如有一條條遠古戰魂覺醒歸來,發出汪洋一樣的恐怖波動.

"咚!"

遠方,葉凡他們所在的古洞中劇震,破碗如有生命一樣,吞吐天地精氣,幾乎一瞬間就抽干了整片山脈的靈氣.

"不好,這是遠古聖人的兵器嗎,要複活了!"

"甚至可能是大帝聖兵!"

他們快速倒退,破碗內仿佛有一片宇宙星空,將日月都可吞納進去而後化成了一口黑洞,吞噬萬物.

它當先將聚寶盆給吞沒了,而後劇烈震動發出的威壓讓人難以承受像是一個蓋世魔主跨界而來.

"轟!"破碗抖動,一瞬間將整座大山給震塌了大半,而後沖天而去,快速飛向遠空.

"它飛走了!"

葉凡他們沖天而起,外界碧空如洗,可是在天際盡頭卻已烏云密布,血色閃電劈舞,如同開啟了一片魔土.


他們飛行過去,只見段德披頭散安,站在一座血祭台上念念有詞,漫天烏云都壓在他的頭頂上方.

此地異象自然引起了其他人的主意,不少人出現向破碗抓去,可是段德一聲大吼,破碗化成深淵,當場將十幾人吞噬,只留下一片血霧.

"這個家伙果然可怕!"葉凡他們悄然退走,沒有過去湊熱鬧破碗被段德收了回去,肯定是奪不回來了.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血祭台上方的烏云才散盡段德臉色發白,收好破碗與聚寶盆呲牙咧嘴的飛走了.

"別讓道爺我知道你們是誰!"他心中憋悶,敲悶棍,打黑磚的人,肯定相識,不然不可能留下他的性命.

一片花香鳥語的淨土中,靈泉汨汨,果香撲鼻,葉凡他們吃了一些靈果,而後道別.

"有絕頂大能推測,這片世界的蠻古獸王要聯手了,可能會驅使數十萬異獸攻擊人婁修士,你還是早點退出去吧,避過風波後再來"雨蝶提醒.

葉凡點了點頭,這則消息對他很重要,仙府世界將要迎來一場大風暴,諸多人類修士的到來,打破了此地的甯靜,引發了異種獸王的不滿.

雨蝶公主離開了仙府世界,野蠻人也找地方閉關去了,祭煉那盞天妖燈,怕段德用秘法給召喚回去.

葉凡找個無人的荒山,開始試驗不死妙樹的威能,心中很期待.這條稚枝不過半尺多長,生有七片玉葉,流光溢彩,晶瑩欲滴.

他手持寶樹,站在一座山崖前,輕輕向前刷去,結果等了很長時間也沒見什麼變化,他用力又是一刷,結果依然風平浪靜,山崖紋絲未動.

"不是說,不死妙樹一刷,萬物皆破嗎?"他翻過來掉過去的看.

葉凡不死心,又揮動寶樹,蒙蒙瑞彩流動,一道道瑞光墜落在山崖上,結果依然是沒有起到半點作用.

雖然沒有什麼效果,但是每一次寶樹都會吸收掉葉凡一身神力,像是個無底洞一樣,根本填不滿.

"光耗神力卻沒什麼用?!"他差點將寶樹摔在地上,他如果不是聖體,神力很難干涸,就丹才那幾下他就已經累趴在地上了.

葉凡執描了一回,不斷的祭出神力,揮動寶樹,一刷再刷.

他一身力量消失了四十九次,不死妙樹的上的一片赤玉葉,終于閃爍出璀璨光華,特出一片赤霞,落在山崖上.

"轟!"

這片山崖發出隆隆之響,竟極地而起,像是一片落葉一樣輕飄飄的被掃飛了出去,橫行向遠方.

"將一座山都給掃飛了!"葉凡吃驚.

不久後,一則驚人的消息從前方傳來,十幾名強者進入蠻古世界深處,結果只有一位半步大能逃了回來,可是卻瘋了,口中不斷喃喃著"不死天皇"四個字.

且,有人聽到仙府世界深處喊殺震天,像是有幾十萬大軍在沖殺,昏天暗地,似乎有聖人參與在當中大戰,隔斷前路,無法接近.

"快走吧,蠻古獸王要發動攻擊了,數十萬異獸將要屠戮人族修士了……"

許多人都得到了消息,顧不上仙府世界深處的秘辛,還是躲避眼前的大禍最為要緊,異獸要暴動了.

第一章到.晚間還有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