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 扒光
第五百七十二章扒光

九神兵,皆為玉器,每一件都不過三寸長,溫潤晶瑩,光華燦燦,為絕代王者遺留下來的神物,剔透無暇,非常的瑰美.

"我已經得到了海神珠還有長命鎖,別無所求."雨蝶公主淺笑,主動退後,不參與這宗王者神兵的分配.

"嘩啦"

東方野手中光華爍爍,又從段德的輪海中撈出一堆寶貝,讓人瞠目結舌,紫金葫蘆,白玉小塔,赤血神矛……應有盡有,流光溢彩.

"這胖子到底有多少寶貝,好像取之不盡一樣."

最終,他們將段德的輪海撈了個乾淨,不下四五十件寶貝,皆懸在虛空中,綻放瑞彩,美麗而燦爛.

這麼多的兵器,讓人覺得如夢似幻,像是打開了一座寶庫,應有盡有,且皆大有講究,每一件都很有用處.

就連最為不起眼的一個瓦盆,都被鑒定出是一件難得的珍品,若是栽種進去一株數萬載藥齡的寶藥,能慢慢培育成一株藥王.

當然,這四五十件寶貝中,當屬九神兵最為珍貴,早已超越聖主級兵器,每一把都通神,流動出夢幻光彩.

毫無疑問,九神兵是段德輪海內的鎮海之寶,每一件都無可比擬,碧玉刀,紫玉劍,赤玉矛,墨玉戟,白玉盾等皆是神物.

畢竟,這是一代無敵的羽化王煉制而成,縱然過去一萬五千年了,都沒有磨滅,被段德滋養的更加晶瑩了.

"哧"

葉凡拈起三寸長的紫玉劍,輕輕一劃,無聲無息,就沖出一道紫芒,將前方的的一座山崖一下子立劈為了兩半.

"真是可怕,多半可將聖主級兵器輕易斬斷"雨蝶公主如凝滯美玉一樣的玉顏上寫滿了驚容.

"太鋒銳了,俺的肉身多半承受不住."野蠻人咕噥,他的**強過大能,卻不敢面對九神兵.

"哧"

葉凡夾住三寸長的赤玉矛,飛上半空,輕輕向前一點,矛鋒前一道赤霞沖出,將前方的那座山巒瞬間洞穿,前後透亮.

僅一擊就穿透了一座高山,這是何等的神物?讓人心神皆顫雨蝶公主的美眸泛異彩,野蠻人也是眼神火熱.

"九神兵真不愧為傳說中的神物,威力不可測,日後必將大放光彩"

"這是由罕世的皇玉打磨而成,讓這組兵器可以不斷成長下去,使用者修為足夠的話,將來可將其祭煉成聖物."

幾人皆驚歎,葉凡摩挲九件溫潤的玉器,它們跟最完美的藝術品一樣,沒有一點殺氣,相反很剔透與美麗.

最終,葉凡收走了九神兵,其他兩人沒有任何意見,畢竟這一次能有如此收獲,主要歸功于他.

而後,他將那個瓦盆也收了起來,日後若是培育藥王也許會有大用,在煉藥師眼中,這是無價瑰寶.

其余四五十件寶貝,葉凡一件也沒有收,因為九神兵是段德輪海內的鎮海之寶,價值比所有寶貝加起來都高.

雨蝶公主也只收了幾件珍物而已,她得到了海神珠以及長生鎖,皆為不世奇珍,其他都送給了東方野.

"放心,這個家伙身上肯定還有神物."葉凡做出這樣的推測.

這一次他來搜尋,在段德的道宮中撈寶貝,果然始一動手,就飛出一道又一道神光,瑞彩繚繞,霞霧氤氳.

"避水珠"

"還有一顆辟火珠"

他們皆驚訝,段胖子的收藏太豐厚了,這樣的一顆珠子流落出去,會讓人打破頭顱爭奪.

"真不知道他是如何收到的,水火不侵的寶珠,世上罕有."

這兩顆珠子,並未被祭煉成兵器,但卻價值連城,舉世罕見,是最為難得的煉器神材,可遇不可求.

東方野撿起來看了看,不甚滿意,又都扔在了地上,他盯住一盞銅燈,鏽跡斑駁,一點微弱的火苗在跳動.

"妖文"葉凡驚訝,鏽跡也難掩那三個古字,形似龍凰,刻在銅燈底座上,妖異而神秘.

"看樣子埋在地下有很多年頭了,不過依然有可怕的氣機透出,當是一件神物."雨蝶公主接過去看了看.

"天妖燈"野蠻人竟認出了這三個古字,隨口念了出來.

"什麼,這是天妖的遺物?"葉凡一驚,在東荒天妖體那可是妖族的王,就如同東荒人族的神王一樣.

"這盞燈可惜了,最起碼被埋在地下三萬年以上了,差點被歲月毀掉."葉凡歎道.

"而今從新溫養,也許還能恢複過來,這是天妖遺物,不能以凡兵來論."雨蝶公主搖頭.

"我喜歡這盞天妖燈."東方野開口.最終,這盞銅燈落入了他的手中,珍而又重的收了起來.

段德的道宮內也有幾十件兵器,天妖燈為道宮內的鎮宮之寶,是絕代王者級的神物,將來多半可以複蘇過來.

其余幾十件寶貝,葉凡與雨蝶公主給分了,每一件都值得珍藏.

可以想象,段德的身家多麼的豐厚,每一個秘境都有一宗王者神兵,當作鎮山之寶.

而後,他們繼續搜尋,再無所獲,段胖子身上沒有寶貝了,但雨蝶還有東方野卻已經很滿足了.

"不對,肯定還有"葉凡並未見到不死妙樹,還有那個破碗,他斷定還有更為珍貴的一處神藏.

三人同時盯住了段德的眉心,多半還有神物藏納在內,不過若是觸動這里,極容易將他驚醒過來.

"沒事,再加九重封印,他肯定醒不過來"

而後,葉凡親自動手,探出一縷神念,進入其眉心,尋覓神物,始一進來,他就驚悚,感受到了一種恐怖的壓力.

"是那個破碗"

他相當的震撼,一只破碗在沉浮,吞吐宇宙星辰,內部無比深邃,似一片星域,無上威壓透發而出,讓人忍不住要跪拜下去.

按照黑皇的推測,這只破碗被封印了,但依然有這樣讓人心悸的波動,很難想象這是怎樣的一宗兵器.

"難道真的是殘缺的,被封印了的大帝聖兵不成?"葉凡心中生出這樣的念頭.

在破碗的旁邊,有一株玉樹,上面生有七片不同的葉子,這讓他心中頓時激動起來,這當是那株不死妙樹.

在破碗的另一側,還有一個寶盆,在里面有不少寶貝,五光十色,其中有一把劍格外醒目,上刻冥王二字,還有一條虯龍狀的古鞭,亦很不凡.

"絕代王者級神兵"

葉凡吃驚,那個寶盆中最起碼有兩三件不差于九神兵與天妖燈的兵器,這死胖子果然是一座活著的寶藏.

時間不長,葉凡退了出來,手中出現一條半尺多長的嫩枝,流動七彩光華,七葉顏色各不相同,正是不死妙樹.

"里面有個破碗,還有一個聚寶盆,但是都弄不出來"

"讓我來試試."東方野凝神,眉心射出一道神虹,沒入了胖子體內,開始搜尋.然而,時間不長,他就退了出來,身體劇震,連連後退了幾步.

"那個破碗內……另有乾坤,封印有驚世仙珍,我懷疑……"野蠻人說不下去了,懷疑最差也是一件遠古聖人的兵器,若在再強一些那就太嚇人了

雨蝶公主也進去探尋,結果同樣被震了出來,充滿震撼,臉色蒼白,道:"那個破碗……太嚇人了."

他們三個分析後,認為有絕代高手相助過胖子,將這個破碗封印,藏在他的眉心中,幾乎不可撼動.

"段胖子自己能揮動,不過他能使出一成力量來就不錯了."

"這樣說來,他身後豈不是有一個無比恐怖的靠山?"

"不行,這只碗一定要弄出來"

"這破碗多半與他心神相連,弄出來的話也不好煉化啊."

"先別管那麼多,先弄出來再說"

他們鍥而不舍,百般努力,終于撼動了破碗,同時將與它幾乎連在一起的寶盆也一起拉了出來.

這只碗絕對被封了,而且不少于數十重封印

三人都驚憾,數十重封印都不能掩蓋其氣機,讓他們難以承受,仿佛在面對一個正在沉睡的太古王.

"這破碗內的東西,我們使喚不動"

他們無奈的發現了這個事實,先將它扔在了一遍,開始搗騰這個五彩玉盆,內有神光流動,霧氣氤氳.

"聚寶盆有很多,但都是仿品,這該不會是那件正品吧?"雨蝶公主嚴重懷疑這種可能.

"打不開這個寶盆."東方野皺眉,任他百般嘗試,都不能開啟玉盆,也有封印,且無比堅固.

不過,卻可清晰的見到里面的兵器,各個不凡,無比神妙,肯定是死胖子的珍藏,還沒有來得及煉化.

"段胖子到底盜了多少皇主墓與神王陵,身價比聖主都豐厚無數倍,真正的一座仙府亦不過如此."葉凡歎道.

而後,他笑了起來,這一次是徹底將段德給洗劫了個乾淨,連根毛都沒給他剩下.

"先離開這里再說,我們慢慢想辦法."葉凡當先抄起了不死妙樹,段德都將其放在眉心內,可見對它的重視.

葉凡,雨蝶,東方野起身,帶著破碗還有聚寶盆飛走,瞬間沒入了無盡山脈中,而後找個古洞隱藏了起來.

"這里已經被我布下了陣紋,那死胖子絕對發現不了,你們先躲在此地,我出去."葉凡所布下的陣紋,自然是黑皇當給他的那些玉塊.

"你該不會是惡趣味,想去看那個胖子抓狂吧?"雨蝶淺笑道,秀發烏黑,眼眸空靈,睫毛密而長,紅唇貝齒,仙肌神骨,美的讓人心旌搖曳.

葉凡干咳,他確實惡趣味了,想去看看段德醒來後的樣子,是否會七竅冒煙呢.

"走,我跟你一起去."野蠻人也興致勃勃,拎著大棒子一起走了出來.

他們兩人以秘法隱去氣機,躲在數里外的山峰上,遙遙的眺望,足足等了好長一會兒,段德才蘇醒過來.

"這胖子可真厲害,封印了他全身,如果是其他高手,數天也醒不過來."東方野驚異.

段胖子顯然還有些迷糊,搖搖晃晃站了起來,而後猛的怔住了,他發現渾身上下只剩了一個褲頭.

"叫吧,大聲的叫吧"野蠻人很不厚道,發出這樣的期待聲.

明天三章,月初好激烈,月票追的都很緊呀,兄弟姐妹們,請投下保底月票,幫助遮天向上沖下,我明天努力爆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