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百七十一章 洗劫段德的神藏
段德被人敲悶棍,打黑磚,極度不甘,口中詛咒天尊,翻著白眼癱軟了下去,"撲通"一聲倒在了地上.

"砰"

野蠻人很不厚道,拎著大棒子對著段德的後腦勺又補了一記,打的段胖子在昏迷中也直**,齜牙咧嘴.

雨蝶公主小嘴張成了"."形,東方野的樸實形象在她心中動搖了,看起來像是個原始人,很是樸實,可是打悶棍卻這麼精熟.

另一邊,葉凡更不厚道,將半尺厚的道台對著段德的眉心,又狂拍了七八下,如果不是在控制力道,段胖子已經被開瓢了.

他們的確不敢放松,段德總給人以高深莫測的感覺,三人一起上前,徹底封住了他的神識海,避免太快蘇醒來.

"嘩啦"

葉凡第一個動手,從段德的手腕子上取下來一串玉鏈,上面有十八顆珠子,顏色各不相同,顆顆璀璨晶瑩.

珠串入手後沉甸甸,瞬間讓人心中空靈,萬般雜念皆排除,無比的甯靜,葉凡一看就知道是寶貝,可助人悟道.

雨蝶公主驚呼,道:"這是一串海神珠,每一顆都是海中的獸王結成的,平日一顆就價值連城,想不到他竟用十八顆串成了一條手鏈"

葉凡遞給了她,珠串五光十色,每一顆都有龍眼那麼大,噴薄出彩光,煞是美麗,燦燦生輝.

"這條海神珠鏈給我了?"雨蝶公主雖然見過無數珍寶,但對這串神珠還是愛不釋手,美眸泛出異彩,以纖纖玉手摩挲.

"盡管拿去,這個家伙身上的寶貝多著呢."葉凡相計,段德最不缺少的就是寶貝常年盜墓,天知道積攢多少好東西.

"嗤啦"

葉凡將段胖子的外衣給撕開,露出了一件內甲由神蠶絲將玉石片穿連在一起而成,流光溢彩,一看就不是凡品.

"神縷玉衣!"野蠻人露出喜色將手中的狼牙大棒扔在地上一個勁的搓手,有點激動.

葉凡試了試,這件內甲極其堅固,他的肉身何其強大,足足用了九成力量才在上面留下一道指印而已.

東方野一個原始部落,那里有一個很古老的村子,他的七叔祖強大無匹,也有這樣一件寶衣,護體無雙,難以攻破.

"我七叔祖說是從一個絕世皇主的古墓中挖出來的"野蠻人說出這樣一則信息眼神火熱,顯然是看上了這件內甲.

"這混蛋沒少挖人家的祖墳,連第五大寇吳道的祖墳都光顧過現在跑中州舟害來了,肯定是挖了一個蓋世皇主的墓."葉凡推測道.

神縷玉衣,古意盎然,雖然也有光澤,但卻像是蒙著一些塵埃,一看就是經曆過漫長歲月的古物了.

"你想要的話自己動手吧,給他扒下來."葉凡嘿嘿笑道.

東方野毫不客氣,伸開蒲扇一樣的大手就將段德的衣服給扒了破衣爛褂扔在了一旁,將神縷玉衣弄了下來當場穿在了自己的身上.

"都這麼大人了,還弄個長命鎖掛在脖子上,這混蛋真是貪生怕死"葉凡從段德脖子上扯下來一塊紫金鎖來.

"等一等,讓我看一看."雨蝶公主見他要扔上,聲音顫抖,小心的接了過去,仔細觀看.


紫金鎖上並沒有道紋,也沒有神力波動,看起來很普通,上面只刻有一幅長壽圖,一個長眉老人坐在古樹下.

"這是……傳說中的長生鎖!"雨蝶公主聲音發顫,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段德身上會有這樣的寶物.

"不就是一塊破鎖嗎?"東方野滿不在乎,他也一直在旁看著,早已感應到這塊紫金鎖不是什麼寶.

"這可能是一宗神物,有鎮命的效果,多半是九千年前一個絕世妖孽的隨身配物"雨蝶公主道.

九千年前,中州大地上曾出現一個蓋世奇才,名為向宇飛,年不過十九歲就成舟了皇主級人物,所向披靡.

他的實力與成就震動世間,毫無疑問,一顆新星冉冉升起.後荒古時代,他在這今年齡段能有這樣的修為,那是何等的逆天.

然而,天妒英才,他不足二十歲,便早逝而去,可謂天妒英才,未能在中州大放異彩,成為一個傳奇.

"原本,他連十五歲都活不活,天生會早天,相傳都是因為一塊長生鎖才讓活到將近二十歲."雨蝶公主娓娓道來.

"你是說……就是這塊破鎖?"東方野拎著大棒子湊上前來仔細觀看.

"這塊鎖來頭很大,是西域的一位快成就菩薩之位的無上人物送給向宇飛的,如此才讓他多活了幾年."

"我沒看出什麼啊,感覺很普通,並沒有什麼特別之處."東方野接過紫金鎖,翻過來掉過去的看,而後以他的野蠻勁捏,可是紫金鎖無損分毫.

他天生有拔山之力,肉身可傷大能,而卻奈何不了一塊鎖,不用想也知道這是神物,絕非表面看起來那麼簡單.

"無盡歲月前,西漠的佛祖以親手為佛門祭煉了一把紫金降魔杵,用來護道,威力無窮,不可想象.,

在鑄成降魔杵前,那塊紫金神鐵被佛祖反複祭煉,注入了無盡慈悲德,伴隨他苦修了很漫長的歲月,因此而通神.

後來,降魔杵成形,還余下一小塊紫金神鐵,有菩薩將它收藏,而後傳了下來,曆代羅漢祭煉,成了一塊鎖,可鎮壓己身性命.

"它名為長生鎖,掛在身上,必可多活上一段歲月,對于活化石級人物來說,這是一件無價的神物,誰不想多活上幾年."雨蝶公主道來,她很吃驚,萬萬沒有想到會見到這塊瑰寶.

"這王八蛋可真有本事,連這種傳說中的東西都搗鼓出來了,真不知道他挖了多少古墳"葉凡感歎.

他不得不承認,段胖子神通廣大,好東西撈了不少,有些匪夷所思舟能力,可惜都不是光明正大取到手中的.

"九千年前,向宇飛十九歲就成為了皇主級人物,堪稱震動古今,他的墓葬地不是那麼容易發現的吧?"野蠻人疑惑的問道.

"向宇飛將自己葬進了一口冰棺中,沉眠在一座雪峰上,相傳他想避過死劫,日後複活.許多人都曾去尋過,有雪峰之地都被光顧了,都沒有什麼發現.可惜,向宇飛終究是再也沒有在後世出現過,而今長生鎖出世了,他毫無疑問早已化成塵埃了."雨蝶公主搖頭.

段胖子能夠尋到向宇飛的冰棺,葉凡一點也不會懷疑,這個家伙進出妖帝墳塚也就罷了,還進過姬家陵園,想尋找虛空大帝的古墓,可見有多麼自負.

"這塊鎖你們兩個去商量如何分吧,我不要了"葉凡並未要這塊長命鎖.

"俺的命很硬,也不需要"野蠻人也大度的揮了揮手.

"過……太貴重了,我自己怎麼敢要?"雨蝶覺得沒有做什麼,卻分到這樣一塊堪稱神物的瑰寶,有些不好意思接受.


"一會兒再有好東西,分給我一件就行了"東方野擺手道,他也看出來了,這死胖子身上肯定有不少寶貝,這些不過是掛在身外的而已.

葉凡親自動手,繼續在段德身上搜寶,看似不起眼的東西都是珍物,比如說他頭上的破暮子,竟是一件古物,輕輕一劃就割裂了空間.

"別扔,別扔!"

連那雙鞋都被東方野給撿了回來,經鑒定是一雙古寶,穿上後速度快上了兩成,被他當場換在了自己的腳上.

"這胖子可真講究"葉凡從他那破道袍上拆下來一張八卦圖,竟也是一宗古寶,可將人收進去.

最終,他將段德扒了個乾淨,什麼玉塊,錢袋子,竟都是珍物,沒有一件凡品.

這也注定了段德的悲劇,葉凡只給他留了一個大褲頭,其他什麼都沒有留下.

"我們這樣做是不是…*……"太過了."雨蝶公主臉色微紅,從來沒有做過這樣的事,看著段胖子一動不動的躺在地上,多少有些過意不去.

"別可憐這胖子,他沒事就打俺祖傳狼牙棒的主意,一看就不是好鳥,洗劫他純屬正常."野蠻人很不厚道,嘗到了甜頭,要親自動手搜刮段德的輪海等地.

"轟!"

東方野動手,從段德的輪海中撈出幾件寶貝來,頓時發出絢爛的神光,幾乎要將這片洞府淹沒了.

這是九把兵器,碧玉刀,紫玉劍,赤玉矛,墨玉戟,白玉盾……九把玉兵,光華沖霄,璀璨奪目,發出一股懾人心魄的氣機.

"天啊,這是傳說中的九神兵!"雨蝶驚呼.每一件小玉器,都不過幾寸長而已,但是放出的光華卻璀璨奪目,透發舟波動讓人心悸,似乎比聖主級兵器還要強.

"這是當年一個絕代王者祭煉了一輩子的武器,九神兵合在一起,威力絕倫,所向披靡!"

這些兵器,可組合使用,始一祭出,天地都要因此而失色,皆具有無上威能.

按照雨蝶公主說,這是一萬翼千年前一代無敵強者羽化王的九神兵,早已失落也不知道多少年了.

連葉凡都被驚住了,段胖子真是手段逆天,將已逝老羽化王的墓都給找到了,將其祭煉一生的九神兵弄到了手里.

"這胖子簡直就是一個活寶藏!"野蠻人都忍不住驚歎了,即便挖開一座洞府,也不見得能夠尋到這樣的神物.

而這僅僅是在段德的輪海中撈了一把,天知道還有什麼寶貝呢.

"再撈!"葉凡念念不忘不死妙樹,以及段德的那個破碗.

"我們將他洗劫乾淨,他要是醒過來,你們說他會不會瘋掉啊?"雨蝶公主道.

"差不多會七竅生煙,滿世界追殺人吧."野蠻人做出肯定回答,又向段德的輪海中撈去.

八月第一天,向兄弟姐們求月票支援,今天如果不能繼續三章更新,那麼明天一定三章來,給我動力吧.

其實,我主要是怕第三章太晚,所以提了明天的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