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九章 物以類聚【書已肥,該看了】
第九十九章物以類聚

葉凡並不是多麼擔心,神秘綠銅塊沉寂在他的苦海內,至今沒有人知曉,肯定不會有人為此來尋他的麻煩.(看小說到頂點)

"或許中州會與東荒合作,畢竟雙方都能有至寶失落在深潭下的陰墳中."

"傳說,荒塔可以鎮死仙人,若是出世的話,足以定住妖帝墳塚."

"荒塔就在妖帝陰墳內,你這樣說的話,等若徹底無解了,再也沒有辦法破開墳塚."

"中州的至寶到底是什麼,怎麼會失落在我們東荒?"

"中州古老而又神秘,據說他們的至寶與世同存,不是我們這個層次的人能夠知曉的."

"失落在東荒的好像只是一塊殘片,具體是什麼,幾乎沒有人知道."

幾位修士邊吃邊議論,讓葉凡得到了不少有用的信息.

"兩年多了,那片廢墟可謂尸山血海,真不知道什麼時候才能有個結果,不知道要死多少人.現在想來,還是我們這些散修自由,不然的的話,若是身在一個大門派中,說不定也會被派遣到那里,只要接近深潭必然九死一生."

"諸派好像是聽取了某位大人物的建議,要以無盡的生命進行血祭,強行打開那座深潭.我有一種預感,不將荒塔弄出來,東荒絕不會安甯,那里注定將成為一片血染的魔土.妖族大帝太可怕了,恐怕在當年就預料到了這一結果,真可謂遺禍萬載啊."

"是啊,諸多聖地與荒古世家對荒塔志在必得,不可能草草收手."

葉凡感覺很輕松,他將中州的綠銅取到手中後,對荒塔根本沒有任何想法,那不是他能夠得到的東西,神秘的綠銅塊在手足矣.他現在要考慮的事情是,怎樣進入荒古禁地,他絕不會參與奪寶的事情,有多遠躲多遠.

就在即將離去時,葉凡聽到了一則重要的消息,他不動聲色,重新坐了下來.

"聖地與荒古世家有幾位大人物命在旦夕,據說要打荒古禁地的主意了."

"不可能吧,還有人敢闖入?自古以來,探索的人不計其數,但是沒有意外,幾乎是全滅.當年,某一仙門聖地在他們達到有史以來最鼎盛的時期,傾全部力量而出,集數萬強大的修士殺至,不也是灰飛煙滅了嗎,那里簡直就是在世煉獄……"

"灰飛煙滅的那個聖地,他們之所以滅亡是因為他們太自負了,想攻進深淵,打到最深處.這次一些聖地與荒古世家也是迫于無奈,他們當中的一些大人物名生命垂危,想要采集那九座聖山上的神藥來救命,並不是想進入深淵內."

"我猜測進去的人會全滅,那處生命禁區絕對比妖帝墳塚還要恐怖!"

"這也不見得,自古以來,還是部分人成功采集到了聖藥,當然究竟付出了怎樣的代價,就不得而知了.那些聖地與荒古世家底蘊深厚,他們既然有意去采藥,定然會有周全的准備,成功的希望還是很大的."

"這同樣是一件震動東荒的大事啊,荒古禁地是東荒七大生命禁區之一,時隔無盡歲月後,終于又有人向那里進發了."

"那些聖地與荒古世家什麼時候動身?不如我們也去湊個熱鬧,他們登臨九座聖山,采集聖藥,我們只在外圍采摘一些普通靈藥,想來不會有什麼大問題."

"可能還有等上一段時間,現在正是荒古禁地最危險的時期……"

最終,葉凡離開了這座小鎮,腦海中回想著那些散修的話語,他覺得有必要認真的思量一番.

"那處生命禁區遠比我想象的危險,當初能夠活下來多半是因為九具龍尸還有青銅巨棺的存在."

葉凡並沒有飛行,而是一路向前走去,途中路過燕都.這座城池非常雄偉,占地極廣,城牆像是長城一般連綿不絕,橫在前方.

燕都內非常繁華,看著大街上熙熙攘攘的人流,葉凡感觸頗多,兩年來獨自在深山中修行,那種寂靜與眼前的喧囂對比,完全是兩個極端.

每天面對山林,石崖,溪澗,突然回到這樣人聲鼎沸的繁華都城,讓他感覺非常的親切.

"金絲蜜棗,又大又甜."

"香酥雞翅,不好吃不要錢."

"張氏灌湯包,皮薄餡大汁多味美,快來品嘗啊."

"冰糖葫蘆,一串只要一枚銅幣."

各種叫買叫賣之聲不絕于耳.街道拐角處還有各種雜耍賣藝的人,圍聚了很多大人與孩童.而各個店鋪前都有熱情的伙計在向里拉客,好聽的話語能夠說上一籮筐.

"修行太清苦,紅塵多嫵媚……"葉凡不禁有些感慨.他感覺這一切非常的生動與親切,對比清苦的修行,這種簡單的生活讓他很是向往.

但是,他不能動搖修行的根本,因為他想回家,回到真正生他養他的地方.

葉凡來到這世界已經三年了,如今苦修結束,重新回到紅塵中,他思緒萬千,不可避免想到了故鄉的一切.

"時間匆匆,三年了,不知道其他同學怎樣了……"葉凡首先想到了龐博,很是為其擔憂,隨後他想到了柳依依,張子陵,林佳,王子文,周毅等人.

"或許,在進入荒古禁地前,我應該去看看昔日的同學."他想去看看柳依依與張子陵,分別三年後,想知道他們如今的境況如何.

"大哥哥……我餓,給我買個包子吃吧,求求你了,囡囡非常餓."就在這時,葉凡發現一個渾身髒兮兮,可憐巴巴的小女孩正眨著大眼,仰頭望著他,她身上的衣服破破爛爛,臉上滿是汙跡,唯有一雙眼睛很清亮.

葉凡最見不得這種情景,每次都會有辛酸的感覺,他從旁邊的包子店買來幾個熱氣騰騰的灌湯包,用油紙包好,遞給可憐兮兮的小女孩,而後將身上所有的錢幣都掏了出來,趁路人不注意塞進了她的懷中.

直到他已經消失在街道上,那個小女孩還在呆呆出神.

葉凡大步離開了這座城市,發現目前距離玉鼎洞天最近,相距不過四百余里,他記得柳依依成為了該派的弟子,決定先去那里看一看.

燕國南北長兩千里,東西長三千里,荒古禁地位于該國中部,周圍是無盡大山,靈墟洞天,玉鼎洞天等六個門派全都圍繞在這片原始區域的外部.

玉鼎洞天被一片仙山環抱,云霧繚繞,遠看非常飄渺,像是一片世外淨土一般.

葉凡來到山門前,感覺到了自然與祥和的氣息,這里峰青谷翠,流泉飛瀑,草木繁盛,鳥獸通靈,如同畫中的世界.

玉鼎洞天山門前,有一頭異獸在守護,身體似莽牛,頭顱似麒麟,軀體長達**米,伏臥在水潭中,巨目微睜,正在不善的盯著葉凡.

"你是什麼人,來我玉鼎洞天有何事?"就在這時,守護山門的弟子也發現了他.

"我來玉鼎洞天是為訪友."當葉凡說出柳依依的名字後,守護山門的弟子神色頓時緩和了不少,道:"你稍等,我去讓人通報下."

半刻鍾後,柳依依沒有出現,卻走來一名兩鬢斑白的青年,看到葉凡後他頓時大叫了起來,道:"葉凡,真的是你!"

葉凡一怔,而後露出喜色,道:"原來你也在玉鼎洞天修行."

來人是昔日的同學張文昌,無論是上學時,還是畢業後,他一直都很平凡與普通,生性木訥,不怎麼愛說話,如果很多人相聚在一起時,很容易讓人忘記他的存在.

葉凡上前,笑著捶了他一拳,道:"你恢複青春了,恭喜!"

張文昌露出一絲苦笑,道:"我也只是皮膚不再褶皺了而已,你看,我依然是兩鬢如霜啊."

"比分別時要好多了,那個時候你可是老態龍鍾,現在像是白發早生根的青年."

"我好羨慕你,重新經曆了少年時代."生性木訥的張文昌也學會了打趣.

兩人相視大笑,故人相見,都是發自真心的高興.

當初,六座洞天福地各自選走了兩人,將龐博一干人平分,只有葉凡是個例外.

張文昌與柳依依被玉鼎洞天選走,在此已經修行三年了.

"依依是門中長老的心頭肉,潛力很大,現在已經閉關了.據說,很有可能會在半年或者一年內晉升入命泉境界,這個修煉速度非常恐怖."

"你也不錯啊,看你氣色很好."

"我沒法和依依相比,在門中不過算是中下之資,我的容貌能夠恢複成這個樣子,是依依請求一位太上長老所致."

張文昌將葉凡領進玉鼎洞天,里面非常瑰麗,一座座青翠的仙山猶如綠玉,光華點點,仙霧繚繞,更有瀑布垂落而下,白色的匹練似星光凝聚而成.

不少云霧朦朧的山峰上,隱約間可以看到一些殿宇樓台,非常飄渺,很有仙境的韻味.

而最讓人驚訝的是,群山中央有一座雪白的高山,通體如玉,寸草不生,閃爍著點點光澤,形如一座圓鼎.

"分別三年了,今天我們一定要大醉一場."張文昌顯得很激動與高興.

"你們修仙的門派有酒肉嗎?"葉凡在靈墟洞天時,他與龐博天天吃素,那段日子感覺是一種煎熬.

"放心好了,有酒有肉,如今我已經正式踏上修行的道路,不需要像剛入門弟子那般吃素煉心了."

玉鼎洞天非常廣闊,穿行過幾座山巒,張文昌將葉凡帶到一片桃花林前,旁邊有不少小酒館,看起來很有詩情畫意.

"修士也是人,也需要放松."張文昌笑著解釋道:"當然,不可能如塵世那般杯紅酒綠,權欲熏天,我們這里只能小飲小酌,品些美味佳肴."

"這倒不錯."葉凡點了點頭,笑道:"不然的話,我真以為修士都要斬七情絕六欲呢."

兩個人找了個小酒肆坐下,梨木八仙桌,桃木四足椅,看起來古色古香,就擺在道邊上,面對桃花林,很有些意境.其他酒肆也都如此,桌椅皆露天擺在外面.

他們點了一些酒菜,開始對飲起來,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重見昔日的同學,兩人都很感慨,有著說不完的話語.

"來到這個陌生的世界,我在很長時間里都徹夜難眠,做夢都想回去,我思念父母,想念朋友……"生性木訥的張文昌,今日話語很多,真情流露,像是見到了親人一般.

李小曼的冷漠,張文昌的熱情,前後兩廂對比,讓葉凡很是感慨.

"或許,將來我們可以回去."葉凡出言道.

"回去……我已經不再抱這種幻想了."張文昌苦澀的搖了搖頭,道:"這三年來,你過的怎樣,是在靈墟洞天,還是在凡俗世界生活,我怎麼聽說龐博消失了?"

見到老同學,葉凡很想說出實情,但是他忍住了,他的經曆很複雜,說出去的話會給兩人都帶來麻煩,只能點了點頭,道:"龐博確實消失了,我非常擔憂.我早已離開靈墟洞天,如今在各地游曆."

"唉,我們都不容易,凡人不易,修行也不是想象中那麼美好,非常枯燥,今後還可能會面對各種生死磨難."

"你要小心啊,最好還是多修行,少出去走動."葉凡提醒道.

張文昌點了點頭,而後苦澀的笑道:"我算看出了,無論是在哪里,我都不會出人頭地,過去如此,現在還如此,我這輩子只能庸庸碌碌一生了.也許,有一天我會離開這里,去普通人的世界,開一個小酒館,平平淡淡過完下半生."

"不用這麼消極……"葉凡勸慰.

"你不知道的,修士的世界很殘酷,我如果不抽身離去的話,早晚有一天會死在其他人的手里.到時候無聲無息的死去,就像是河流中一朵普通的浪花,沒有人會知道,沒有人會為我哭泣,只有我自己知道不在這個世上了."

葉凡聽後,心有感觸,他還沒有真正步入修士的世界,現在看來,真的很殘酷.

張文昌感歎道:"我聽說林佳,周毅,王子文,李小曼都很受他們的師門重視,看來有些人無論在哪里,都可以放出光輝."

兩人一邊喝酒一邊聊天,談到了很多往事,又說到了眼下的困境,最終張文昌徹底的醉了,趴在桌子上竟嗚嗚的哭了起來,道:"我真的很想回去,不想呆在這個陌生的世界,我離開的時候,我的妻子已經有身孕,我們的孩子馬上就要出生了,她最需要我的時候,我卻消失了,來到了這里……"

他情難自制,像個孩子一般,失聲痛哭.

"我好想回去……我的孩子,現在應該三歲了,我做夢都想看看他,抱起他,親親他……"

看到張文昌如此痛苦,放聲大哭,葉凡心中波瀾起伏,不斷的出言安穩.

"我當是誰在哭呢,原來是那個沒用的廢老頭啊."不遠處傳來幾聲嗤笑,幾個年輕人露出毫不掩飾的蔑視之色,正向這邊走來.

"頭發都白了,半廢的人還有臉哭."

"真是可笑!"

幾人差不多都是二十幾歲的樣子,皆毫不留情面的諷刺.

葉凡一聲歎息,他終于知道,張文昌在玉鼎洞天過的很不如意.他雙目射出兩道神光,逼視前方幾人,道:"你們嘴下還是留點德吧."

"你是誰?管閑事也要先掂量掂量自己的分量."

"真以為自己是命泉境界的高手了,可笑!"

"半廢老頭的朋友能是什麼高手……"

"別這麼說,萬一被那個柳依依知道,說不定又去告狀了."

"是你!"就在這時,當中那個年齡最小,能有十**歲的少年雙目圓睜,露出憤怒的神色,死死的盯住了葉凡.

"韓師弟你認識他?"旁邊的幾個年輕人問道.

那個少年雙目在噴火,咬牙道:"我當然認識,他不是你們玉鼎洞天的人,曾經在我們靈墟洞天呆過,是一個名副其實的廢物!"

葉凡暗自歎了一口氣,感覺這個世界有時候真的很小,沒有想到在這里遇到了韓飛羽.

"是嗎,原來是個廢物,果然是物以類聚人以群分,半廢老頭的朋友還真是個廢物."旁邊,那幾個年輕人全都肆無忌憚的大笑了起來.

——————————————————————

推薦一本爽文:

故事發生在一個夜晚,那一夜有風,有烏云,燈還熄了……

一位注定不平凡的血性宅男,一次平凡的本能"運動"弄出了一個五六歲的可愛女孩.這不是她的真正形態,因為此宅男親眼所見,這妞暴走憤怒後,居然會變成爆.乳MM.

什麼是巫力,什麼是巫術?

這個女孩說:不修煉巫術,就得死,嗯,她還說,她來自洪荒.好吧,咱經常看玄幻小說的,咱能不想當牛叉人物?學!結果……世界的另一扇門被推開,一個無比精彩的世界展露在這個家伙的眼前……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