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八章 一器破萬法【書已胖,該看了】
後天就要上架了,希望vip書友到時候訂閱下,給我動力.(看小說到頂點)這本書在保證質量的前提下,我會盡力提速的.我想大家從公眾版就已經感覺到了吧.

謝謝各位的支持!

——————————————————————————

第九十八章一器破萬法

這是一種全新的體驗,葉凡立身在高空中,罡風將衣衫吹的獵獵作響,山川大地盡在腳下,一種掌控"所有"的感覺湧上心頭.

視野廣闊,極目遠眺,這是一番前所未有的感受,憑借自己的力量沖上蒼穹,俯視曾經生活的世界,充滿了震撼.

壯麗的山河,蒼茫的大地,一切都在眼中,讓人心懷舒暢,志存高遠,天地萬物,一草一木,盡收心底,讓人不由自主生起一股氣吞山河的壯志豪情.

"這就是命泉境界嗎,我感覺到了強大的力量……"葉凡立身在高空中,血肉無塵無垢,通體晶瑩,閃爍著點點光澤,像是瑰美的藝術品,讓他有脫胎換骨的感覺.

至此,他終于明白,不同的境界到底存在了多麼大的差距,肉殼無暇,近乎完美,若是遇上苦海境界的修士,他覺得抬手間便可以讓對方灰飛煙滅,並不是盲目的自信,而是體內確實有生生不息的強絕力量.

葉凡馭虹而行,縱橫天地間,璀璨長虹劃破長空,一會兒如彗星撞擊大地,一會兒由又如海上升明月,蒼龍升空.

直至半個時辰之後,他才徹底平靜下來,站在山巔,任清風吹面,滿頭黑發輕輕飄舞,他的雙眸像是兩顆星辰,熠熠生輝.

葉凡寂靜無聲,強大與凌厲的氣勢盡斂,多了一股祥和與甯靜的氣質,他無瑕無垢,衣袂飄動,像是謫仙臨塵,空靈而又飄逸,給人以絕俗和自然的感覺.

此刻,在他的身體中,半個拳頭大的苦海完全平靜了下來,沒有狂暴的"火山",沒有洶湧的大浪,不再狼煙滾滾.

金色的苦海非常甯靜,正中心位置,一口泉眼汩汩湧動,旺盛的生命氣息彌漫而出,那是神力源泉在流淌.

覆蓋在苦海下的生命之輪被溝通,蘊含的無盡命能泉湧了上來,這是修士強大的根本所在.

點點漣漪自命泉向著苦海四方蕩漾而去,化成柔和的波瀾,增添了一股靈動與自然,金海蕩漾,神泉汩汩,兩者合一,神力不絕,生命旺盛.

此時此刻,那塊神秘的綠銅換了一個位置,定在海底的泉眼中,不斷接受生命神泉的洗禮,而金書依然被擠在邊緣,無法靠近神泉之眼.

葉凡所要錘煉的"鼎",如今僅僅有一個模糊的輪廓,依然沒有成型,能有櫻桃大小,懸浮在苦海上方.

按常理來說,苦海,命泉,神橋,彼岸這四大境界,每一個境界都可以祭煉一種"器",但現在葉凡已經達到第二大境界,但卻一"器"未成,讓他不禁皺起了眉頭,"鼎"果然最難祭煉.

不過,他並沒有過于憂慮,在《道經》中有明確的記載,越玄奧複雜的"器"越難以成型,它們蘊含有天地間的"道"與"理".

依據《道經》所述,可以專一祭煉一種"器",強大的"器"莫不是四大境界合一所成.也就是說,想要得最強之器,苦海,命泉,神橋,彼岸,只祭煉一種"器",而非四種.

這就是所謂的"大器晚成",一旦成功,就可以一器破萬法,我花開後百花殺.

在整片東荒大地,只有幾部古經記載有這種四境界錘煉一"器"的深奧秘法,一般的修士根本沒有機會觸及.

不過,縱然是掌握有這幾部古經的聖地與荒古世家,他們的弟子也很少有人敢這樣冒險,因為機遇向來與風險並存,想要得到的更多,付出的代價同樣可能無法承受.以四境界來錘煉一"器",古往今來,絕大多數人都是一"器"無成,白白蹉跎了歲月.沒有自己的"器",便不能禦物,與廢人相差無幾,故此聖地與荒古世家的的弟子也很少有人做出這樣的選擇.

在苦海境界時,葉凡不需做決定,只需要專心致志的錘煉"鼎"就可以了,但是現在已經破入命泉境界,"器"並未成型,他不得不做出決斷了.

"雖然充滿了艱險,可能到頭來一生無成,但我已經沒有退路,選擇祭煉'鼎’,就是因為想得到最強的'器’,它日可能會蘊生出天地中的'道’與'理’.以四境界錘煉一'器’,與我的選擇並不相悖,且可以說很一致,我沒有道理退縮."

葉凡並不擔心別人"器"多,自己"器"少,而出現窘狀,他相信《道經》所記載的一器破萬法,我花開後百花殺的壯語.

"希望大器晚成,而非一生蹉跎……"

達到命泉境界後,便可以在天穹上飛行,葉凡開始考慮去荒古禁地走上一趟,不過必須要准備充足,不然的話那里很有可能是葬身之地.

他並沒有急于出行,而是繼續留了下來,鞏固自己的境界,修為突破後需要一個適應的過程.接下來的這段時間里,洞府被葉凡挖掘的不成樣子,為了獲得火煞中的靈能,他一直開鑿到地底深處,險些將火脈引得噴發上來.

時間匆匆,葉凡又修行了將近一年,整條火脈都被他煉化的近乎干涸了,他的境界徹底穩固,且穩步提升了不少,那汩汩而湧的神泉更具有活力了.

當然,這並不是最大的收獲,最讓他感覺滿意與激動的是,"鼎"的"粗胚"被祭煉成型,借助奇異的火煞靈能,經過千百億次的錘煉,三足圓鼎終于初成,來到了這個世間.

"看來,想要將'器’祭煉成功,需要奇異的靈能方可,毫無疑問,各種神火之能最為有效.就如同現實中鑄造兵器一般,需要火源熔煉,才能錘煉出神兵寶刃,而在體內鑄'鼎’亦是如此!"

在葉凡的苦海上方,一尊小鼎的粗胚,有櫻桃那麼大,燦燦神輝全部內斂,看起來古樸而自然.近一年來,經過千百億次的錘煉,反複摹刻綠銅上的"道紋",小鼎已經具有非常不凡的氣象,給人一股道韻天成的感覺.

葉凡心念一動,小鼎頓時沖出體外,無聲無息,輕易洞穿厚度足有十幾米的石壁,直接沖出洞府外,懸浮在天空中.

"一尊鼎,兩個耳,三只足.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負陰而抱陽……好!好!好!"

葉凡非常滿意,古樸而自然的小鼎,讓他有道法自然的感覺,似真的已經蘊生出天地間的"道"與"理",顯得神秘而又玄奧.

"我期待一器破萬法的那一刻……"

小鼎初成,就已經算是一種強大的武器,可攻可守,無堅不摧,綠銅上的神秘"道紋"賦予了它奇異的力量,讓它不斷蛻變.

葉凡已來到這個世界三年了,在靈墟洞天生活了一載,在這座洞府又修行了將近兩年,他的身體長高了不少,能有一百七十公分左右,但看起來依然很稚嫩,像是一個十四歲左右的孩子.

當年的短發已經有兩尺長,烏黑而又濃密,自然披散在他的胸前與背後,隨風而輕揚,他看起來非常清秀,任誰也不會想到這樣一個少年已經是命泉境界的修士.

"是時候離開了……"葉凡回頭看了一眼身後的洞府,而後貼著山林在低空飛行,向山外沖去.

葉凡拖著一頭水鹿進入一座小鎮,換了一些錢幣後,首先為自己選了一身合適的衣衫,兩年來他的身體長高了不少,原來的衣服早已破舊不堪,稱得上襤褸,進鎮時被人指指點點.

"在世修行,首先要做的便是融入紅塵中."

葉凡找了一個吃飯的地方,選了一個靠窗的位置.旁邊那個桌位,圍坐的幾人氣質不俗,與常人有異.

真正的修士與凡人沒有交集,一般不會在世人面前顯露不凡,縱然對面相逢,常人亦不知.很顯然這幾人都是修士,秉承一貫的原則,不想驚動周圍的凡人,正在低聲交談,除非靈覺特別敏銳,不然的話常人根本無法聽到什麼.

"那妖帝墳塚真是太邪性了,兩年多來死了無盡的修士,但就是打不開."

"整片東荒都被驚動了,各大門派都曾派遣高手前往那片廢墟,卻根本沒有辦法開啟那座陰墳."

"主要是真正的真正的絕世強者心有顧忌,不敢隨意出手,因為那座陰墳非常妖邪,早已近乎通靈.除非有東荒人族的至寶,不然的話縱然有蓋代強者可以破解必殺之局,也無法定住陰墳,它會沖入東荒大地之下,如龍歸大海,將無跡可尋."

"據說,已經死了三位大人物,是真的嗎?"

"自然是真的,兩年來修士死傷無數,那座深潭簡直快被死尸填滿了,縱然是大人物也接連殞落數位,還有幾位大人物據說命在旦夕."

葉凡非常吃驚,沒有想到兩年過去了,妖帝墳塚依然沒有被打開,陰墳內的必殺之局奪去了大量修士的生命.他一邊吃飯一邊靜靜的聽著,沒有絲毫異色,不想被那幾名修士發覺.

"那座深潭周圍尸骨如山,完全成為了一片魔土,僅是遠遠觀望,就讓人感覺毛骨悚然,那里怨氣沖天,每一寸土地都染有修士的鮮血."

"既然那座深潭有去無回,成為了尸山血海,為什麼還有無盡的修士前仆後起,不斷前往那里?"

"沒有好處,誰會這樣不顧生死,那可是統一東荒妖族的一代大帝的墳塚啊,里面肯定葬有無盡寶物."

"沒錯,連那些超然的大人物都被驚動了,相傳是因為妖帝陰墳內有我東荒人族至寶————荒塔!"

"是那件傳說中可鎮死仙人的荒塔?"

"自然是它,不然那些大人物怎麼可能會不顧殞落的危險,冒死深入."

"整整兩年了,各派的弟子早已發毛,生怕被調往那片廢墟,可是各派卻不肯罷手,這樣下去真不知道要死多少人呢."

"你們或許還不知道吧,據說連中州的人都被驚動了,近期有些神秘的人物趕到了東荒."

"難道他們想搶奪我東荒至寶————荒塔?"

"這倒不是,他們不會將手伸的這麼長,縱然中州修士的實力舉世無雙,壓過其他四域,但也不敢輕易與整片東荒為敵,那樣的大戰一旦爆發,很難想象會死多少人.據說,他們似乎是為了尋找中州的一件至寶……"

不遠處,葉凡的心頓時"咯噔"了一下,不用想他也知道,中州的大人物們肯定是為神秘綠銅而來.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