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六章 人生大恨
第九十六章人生大恨

葉凡心中非常平靜,將自己調整到了最佳狀態,隨時准備展出凌厲一擊,金書在他的苦海中閃爍著奇異的光華.(看小說到頂點)

韓長老自認為受上天眷顧,心情激動無比,顫抖著伸出右手,抓住鼎蓋,用力提了起來,在他想來,一爐絕品寶丹即將呈現,定然會光華璀璨,神霞四射.

果然,金光刺目,異常絢爛,耀的人睜不開雙眼,刹那向著韓長老飛來.起初,他還以為寶丹通靈,自動沖出了藥鼎,但是刹那間他亡魂皆冒,感覺像是從天堂直接被打落進地獄.

哪里有什麼寶丹,分明是一片光華炫目的神鐵,快速向著他的頸項斬來,且在青銅藥鼎中盤坐著一個眉清目秀的少年,完好無損,根本沒有被煉成丹藥,正在一瞬不瞬的凝視著他.

"不好!"韓長老渾身都是冷汗,恐懼的大叫著,想要倒飛而去,但是一切都已經晚了,金光如閃電一般飛至,"噗"的一聲切開了他的喉嚨.

鮮血噴湧,劇痛讓韓長老頭腦昏沉,眼前發黑,當場向後摔倒而去,重重的栽倒在血泊中.

金色的紙張鋒利無比,當場將韓長老的脖子切開,只剩下一層老皮還連著,血水汩汩泉湧!

不過,韓長老畢竟是一名強大的修士,盡管看起來老邁不堪,隨時會斷氣,但是體內卻蘊藏有龐大的力量.縱然頸項被割裂,也沒有立刻斃命,他伸出右手,按住自己的頭顱,想要重新接續上.

與此同時,他的苦海綠光閃爍,綻放出刺目的光華,神泉汩汩而湧,為他提供強大的生機.同一時間,幾把綠木劍沖了出來,向著葉凡這里飛來.

葉凡心中凜然,不同的境界間,果然像是隔著天塹鴻溝,根本無法逾越!若不是他小心隱忍,最後關頭發動這凌厲一擊,根本沒有殺死韓長老的一絲希望.

他敏捷如獵豹,一躍而起,躲在銅鼎的後方,控制璀璨的金書,向前斬去.

韓長老畢竟遭受了重創,生死難以預料,幾把綠木劍剛沖出時還很璀璨,劍氣凌厲,綠芒四射,但很快光芒就黯淡了下去,幾把綠木劍搖搖晃晃,即將墜落下來.

"鏘鏘鏘"

金色的紙張比神鐵還要鋒銳,燦燦神華像是烈陽一般刺目,好像燃燒了起來,刹那間截住幾把綠木劍,旋斬而過,發出一陣鏗鏘之音,將它們全部斬斷!

葉凡不敢有絲毫大意,金書化成進神虹,如明月劃破黑暗的天穹,爆發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沖向韓長老的腹部.

在炫目的光輝中,血光迸濺,"噗"的一聲,韓長老的苦海瞬間崩碎了,他的軀體當場被劈飛,重重的撞在石室的牆壁上,留下一個血色的人形印記,慢慢滑落到牆根處.

金霞萬道,瑞彩千條,金書化成一道絢爛的光芒,沖回葉凡的體內.

韓長老還沒有徹底死亡,以右臂死死的按著自己的頭顱,不讓其從脖子上滾落下去.可想而知,超越苦海境界的修士有多麼可怕,根本不是一般人所能夠對付的.

葉凡暗自擦了一把冷汗,若不是靜靜隱忍了七天,沒有妄動,根本不可能將韓長老斬殺.

此刻,韓長雙目噴火,他無法接受這個事實!他沒有見到絕品寶丹,等來的卻是死神的鐮刀,這簡直讓他難以相信,一下子從天堂跌落到地獄,這種難受的感覺讓他發狂.

"呃……啊……咕……"韓長老的那被切開的喉嚨在淌血,同時嘴角也在向外溢血,難以說出話來,眼睛睜的很大,死死的盯著葉凡.


"為……為什麼……"最後,韓長老竟艱難的吐出了一些不清晰的話語,他似乎難以咽下那最後一口氣,不想這樣窩囊的死去.

"你真把我當成猴子了?"葉凡並沒有大意,很冷靜的看著韓長老,道:"可惜,你不是太上."

韓長老的傷口溢出不少血液,他艱難的開口,道:"你……我……恨啊……"

"噗"

他在大口咳血,雙目中充滿了不甘與絕望,內心中有一股天大的怨氣,本來一切都非常完美,但是最終的結果卻是如此的殘酷,讓他縱然是死也無法接受.

"你真以為我是軟柿子,想怎麼捏就怎麼捏?竟然把我當成神藥來煉,你這樣陰狠毒辣的人就應該得到這樣的下場."葉凡站在不遠處,無情的打擊道:"你死的一點也不冤枉,我忍了七天七夜,最終時刻才展出這必殺一擊,下輩子做個好人吧,不然的話還是無法善終."

韓長老急怒攻心,脖子近乎斷裂,但是依然不肯咽下最後一口氣,他口中不斷噴血,咬牙切齒,吐字不清,道:"我……不甘……你……該死……"

葉凡看了看韓長老,將旁邊幾個藥櫃全部打開,頓時陣陣馨香撲鼻而來,他將那十幾株不比鳳凰神草差的罕世靈藥全部取出.

"老梆子,看得出你非常勤勞,辛辛苦苦一生,堪比老黃牛,收集到這麼多的稀世靈藥,常人想都不敢想,真是讓人佩服.在這里我只能說,謝謝你了,我笑納了!"

"你……"韓長老被氣的大口咳血,雙眼噴火,若是能動的話,他恨不得將葉凡活吞下去.

"你放心,我不會讓你的心血付之流水,這些稀有的天材地寶,我會好好的利用起來,爭取在兩年的時間內沖擊進命泉境界."

"你……媽的!"這三個字出自韓長老的口中,不免讓人驚訝,但是卻真實的表達出了他最大的憤慨.

"遇事要沉著冷靜,機會總是留給有准備的人……"葉凡嘴角帶著淡淡的笑意,揶揄道:"古人誠不我欺!"

當聽到"古人誠不我欺"這幾個字時,韓長老徹底的抓狂了,口中的鮮血像是山泉一般向往噴湧,吐出最後幾個字,道:"古人……我……恨……"

韓長老被活活的氣死了,右手無力的松了下去,頭顱骨碌一聲滾落了下來,死于非命,他的雙眼睜的很大,死不瞑目.

"下輩子投個好人家吧……"葉凡說出了與韓長老完全一樣的話,可以想見兩者在說這些話時,心情完全一樣,但結果卻大不相同.

韓長老若是地下有知,一定會再次吐血三升,掙紮著爬起來.

葉凡大步走到石室的一個角落了,自石桌上抓起自己的菩提子,收進懷中.

這枚神異的菩提子可助人悟道,其價值難以估量,若是傳揚出去,恐怕東荒的所有強者都要來搶.且,可以預料,越是強大的人物越會看重這枚神秘的種子,因為越向後修煉越艱難,每次的觸動與覺悟,都是難以想象的大機緣.

葉凡現在境界還低,難以有那樣的體會,不知道修士後期的"悟道"有多麼艱難,到了那個時候什麼天材地寶與神藥都不管用,真正的頂峰強者需要"悟"才能突破.

《遮天》十二月一日上架,今天晚上十二點最後一次沖擊周點擊榜,那時更新第二章,希望在線的書友過來支持下.(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