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五章 云蒸霞蔚
第九十五章云蒸霞蔚

韓長老從來沒像今天這樣開懷過,老臉上的皺紋都化開了,激動的手舞足蹈,哈哈大笑不已..

而此時此刻,葉凡早已古井無波,專心開辟苦海,靜下心來修行.

濤聲不絕,海嘯震天,更有電閃雷鳴,巨大的聲響在石室中回蕩,韓長老心中充滿了渴望,迫切希望七日早些過去.

青銅藥鼎被銀色的火焰籠罩,不斷吸收靈能,聖潔的光輝向著周圍四溢而去,整座石室都一片朦朧.

就這樣足足持續了兩個多時辰,海浪聲才慢慢消退,震耳欲聾的雷鳴也逐漸消失,青銅藥鼎內平靜下來,只有銀色的火焰在熊熊燃燒.

韓長老並不擔心,要熬煉七天七夜才能揭開鼎蓋,異相不可能總是伴隨下去,他心中早已認定這是一爐極品靈丹,因為與古籍上記載的完全一樣.

就這樣足足過去一天一夜,藥鼎依然很平靜,只有火煞在騰騰跳動,乳白色的光輝不停的閃爍.

青銅藥鼎內,葉凡陷入到一種空靈之境,直到此時才漸漸醒轉過來,金色的苦海再次被開辟,壯大了不少,能有沒剝皮的荔枝那麼大,金燦燦,像是宇宙中的一顆璀璨星辰被摘了下來,定在了體內.

神紋一下子多了二十七道,像是一根根神鐵鏈,又如一道道閃電,橫在苦海的上空.而最為奇特的變化是,苦海中竟然起了絲絲漣漪,中心處不斷有氣泡湧出,破裂開後形成迷蒙的彩霧,籠罩在金色的苦海上方.

葉凡睜開眼睛,清晰感知到了苦海的變化,有一股蓬勃的生機在他體內出現,雙目中射出兩道湛湛神光,他並不滿足于此,伸手將那枚青玉雪蓮的果實抓了過來.

這枚雞蛋的大的綠色果實,有一抹燦燦的綠意在流轉,讓人心醉,像是綠玉神髓打磨而成,流轉著柔和的光芒,晶瑩剔透,綠華閃爍.

青玉雪蓮果極其罕見,母株生長在數萬米高的雪山上,千年不見陽光方能生成,周圍有強大的妖物守護,耗費了韓長老足足的八年光陰,才僥幸采摘到一枚.

果實入手後,葉凡感覺到了刺骨的冰涼,沸騰的藥漿也沒有將青玉雪蓮果化開,他像是咬蘋果一般,細細的品嘗起來.當然,這一次他非常小心,沒有弄出一絲一毫聲響,一切都是在悄無聲息的進行,畢竟已經過去了一天一夜,按照常理來說他已經被煮熟了.

綠玉般的果實味道甘甜爽口,但卻冷如寒冰,讓葉凡的身體不自禁打顫,旺盛的生命精氣快速蔓延向他的四肢百脈.

最終,一道道綠光將葉凡籠罩了,他的肌膚如翡翠般綠瑩瑩,閃爍著奇異的光澤,讓藥鼎內的溫度不斷下降,藥漿都不再沸騰.

半個時辰之後,青銅藥鼎中再次傳出海嘯的聲響,聲勢更加浩大了,伴隨著電閃雷鳴,大鼎都在輕輕顫動.

整座石室都在隆隆作響,讓韓長老感覺正在面隨浩瀚無垠的怒海,他心的心緒跟著波瀾起伏,自語道:"異相又起,寶丹必成!"

韓長老似乎一下子年輕了十多歲,他開懷大笑,心中充滿了期待,恨不得七天的時間立刻過去.

驚濤萬重,震耳欲聾,閃電橫空,雷動蒼穹,震的石室都不斷顫抖!

"丹成之日,便是我突破之時!"韓長老意氣風發,充滿了成就感,他覺得有這樣一爐絕品寶丹在手,突破瓶頸,再上幾個台階不是問題.

青銅藥鼎內,響聲震天,異相紛呈,不過外面只能聽到聲音,韓長老難以平靜,不斷繞鼎而行,激動到無以複加的地步.

這一次,海嘯與雷鳴足足持續三個時辰,才漸漸平息下去,石室中慢慢恢複平靜.

"藥鼎封閉後便不能再打開,只能等七日後了……"韓長老唯一感覺可惜的是,太過小心謹慎,沒有將其他稀世靈藥全都放進去,不然的話也許會出現更多的異象,古書上所提到的天降瑞彩,說不定便可成真.

盡管如此,韓長老依然信心百倍,他相信已牢牢抓住一場大機緣,沒有什麼可以改變這一切了.

又過去了一天一夜,葉凡緩緩睜開了雙眼,目蘊神華,體內生機勃勃,他的四肢與胸膛上的傷口徹底消失了,連疤痕都沒有留下.

葉凡的金色苦海又發生了變化,大了整整一圈,最中心處,漣漪波動的更加劇烈,氣泡如泉,不斷沖出,破裂後形成迷蒙彩霧,徹底將那里籠罩,讓苦海變得極其神秘.

此刻,葉凡同韓長老一般,心中也充滿了成就感,兩者此刻的心情可謂一般無二.

他不可能滿足于此,伸手將那株鳳凰神草抓了過來,入手火熱,讓人感覺到陣陣神力波動.傳說,唯有沾染過鳳凰神血的淨土才能生長出這種神草,韓長老耗費十幾光陰,走遍無盡古地與遺跡,才尋到這樣一株,可謂價值連城!

九葉鳳凰神草,通體如紅瑪瑙般燦燦神輝,有一股異香在飄動,沁人心脾,讓人不自禁的沉醉.

葉凡放入口中,僅僅咀嚼了幾下,這株神草就化成了一片絢爛的赤霞,沖入他的體內,頓時讓他的身體籠罩上一層神秘的紅暈,像是有通紅的火焰在燃燒.

如果是常人的軀體,此刻早已化成灰燼,但是葉凡的體質極其特殊,苦海像是一個無底洞,永遠也無法填滿,所有燦燦赤霞像是萬流歸海,最終全都被吸收了.

在這一刻,他的血肉,髒腑,骨骼晶瑩無比,無塵無垢,像是瑰美的藝術品,絢爛生輝,肌膚也閃爍晶瑩的光澤,生之力量在緩緩流轉.

當海嘯與雷鳴發生時,韓長老被驚的再次站了起來,圍繞著青銅大鼎不斷走來走去,道:"韓某果然受上天眷顧……"

當葉凡又一次醒轉過來後,發現金色的苦海大了一圈,但並沒有開辟過大.因為,修行越向後越艱難,前後三種靈藥,藥效相差不多,故此第一次開辟的最大.

三種稀世靈藥被煉化後,葉凡的苦海發生了驚人的變化,最中心處,彩霧蒸騰,繚繞著數不清的神紋,苦海下像是有一座火山在複蘇,氣泡泉湧,不斷有霞光沖出海面.

葉凡對此明了,並不感覺迷茫.

苦海境界的修士要經曆幾個過程.起初,只有少量生命精氣繚繞在苦海上空,日積月累,精氣變多,會凝聚成神紋,如神鐵鏈一般橫在苦海上方.

當苦海不斷開辟,修為日漸加深後,會有氣泡湧出,破裂後會形成云霞.直至到了後來,苦海下氣泡如泉,有如火山複蘇,云霞升騰彌漫,絢爛奪目.

當有朝一日,苦海下的"火山"徹底複蘇時,絢爛的云霞將會逐漸化成液態,到了那一刻便可嘗試沖擊命泉境界了,如若成功,"火山口"將有神泉汩汩湧出.

苦海境界的修士必須要經曆這三個過程,才能沖擊進命泉境界,葉凡今日經曆了第二個過程,金色的苦海中心,幾近沸騰,氣如泉湧,那里云蒸霞蔚,有如火山複蘇,不斷噴湧,極其燦爛.

"我若將韓長老采集到的十幾種稀世靈藥全都煉化,找個地方隱修,仔細參悟道經,說不定在一兩年內便可沖擊進命泉境界……"葉凡在心中自語,他隱隱有一種期待.

不過,他必須先擺脫眼前的危局,將自己的性命保住,不然一切都是空想.

葉凡將三種靈藥全部煉化後,並沒有妄動,他在靜靜的等待機會,如今已經過去了三天時間,還要等四天才能開鼎.

青銅藥鼎內的漿液可用來萃取百草液,足足有半鼎,雖然無法與九葉鳳凰神草等靈藥相比,但也蘊含了大量的生命精華,時間還早,葉凡自然不會放過,靜靜的打坐修煉,將一道道精氣全部納入自己的體內.

兩日後,韓長老感覺有些奇怪,因為再無任何異相發生,且銅鼎內飄出的藥香越來越淡,到了最後幾乎沒有了任何芬芳的味道.

"怎麼回事……"他有些狐疑,最後像是想起了什麼,自語道:"難道是寶丹初成,精華內斂?"

"沒錯,一定是這樣!傳說,極品寶丹將成時,所有精華全部內斂,不再溢出一絲一毫的芬芳,不浪費一點藥效."韓長老非常激動,道:"現在,可以確定了,我煉成了傳說中的寶丹!"

這兩日來,葉凡將藥漿內蘊含的精華全部吸收了,他的苦海中氣如泉湧,云霞升騰,如火山複蘇,即將噴湧,可謂霞光繚繞,靈氣氤氳,彩霧迷蒙.

算算時間,還需要兩日才能開鼎,葉凡非常鎮定,靜靜的等待機會,開始煉化"火煞"蘊含的的靈能,點點銀色的光輝不斷沖進他的身體.

時間過的很快,兩日轉瞬飛逝而過,韓長老大笑不已,如夜梟在啼哭,他准備打開鼎蓋,取出"寶丹".

"小崽子怪只怪你服食了傳說中的聖果與神泉,下輩子投個好人家吧,這一世你注定是為成全我而來."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