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三章 煉人為藥
第九十三章煉人為藥

"你想煉什麼丹?"葉凡想盡量拖延時間,縱然到了這一刻他也不想放棄..

"自然是可以渡苦海,跨神橋,達彼岸的仙丹."韓長老像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淡淡的冷笑道:"不必費盡心機拖延時間了,不會有人來救你,你就安心的准備當作主藥被熬煉吧."

"你就不怕那名騎士再次出現?"葉凡沒有惶恐,沒有驚懼,反而非常平靜,道:"或許你還不知道那個人的身份吧."

韓長老神色不變,問道:"他有什麼身份?"

"他來自荒古世家————姜家."說到這里,葉凡輕歎了一口氣,道:"你為靈墟洞天惹了大禍.或許,你還不知道我真正的身份,我與姜家中人有些交情,那名騎士是為尋我而來……"

葉凡說的煞有其事,自顧的說了下去.

韓長老不動神色,靜靜的聽著,最終冷聲道:"就憑你怎麼可能與姜家攀上交情."

"我曾經救下姜家流落在外的幼女,與他們結下了莫大的善緣.你如果不信,可以去煙霞洞天打探一番,看看我是否說謊,不久前我曾與姜家的人共闖過煙霞洞天."

"這……"韓長老的臉色當時就變了,靈墟洞天為燕地六派之一,自然知曉姜家闖入煙霞洞天的事情.

韓長老咬了咬牙,道:"你無論說什麼,都難以活命."

葉凡一本正經,神色嚴肅,道:"韓長老你可要想清楚得罪荒古世家是什麼下場,不要以為你可以做的神不知鬼不覺,要知道你今天你已經與姜家的騎士動手,他們一定能夠追查到線索."

"你這個小崽子人不大,倒是很狡詐,以為這樣就可以誆騙我嗎,你也太小瞧我了."韓長老突然陰森森的笑了起來,道:"言多必失.我現在終于明白發生了什麼,那名騎士確實是姜家的人,不久前曾經闖過紫陽洞天,他一定是在追捕你!"

韓長老活了這麼大的年歲,眼睫毛都是空的,聯想到近來發生的事情,幾乎立刻推測出了大概.

葉凡的心徹底涼了,道:"韓老梆子你太自以為是了,等著大禍臨頭吧!"

"小崽子你倒是很鎮靜,到現在了還想誆騙我,等著我好好的熬煉你吧."韓長老笑的很陰森,一把將葉凡拎起,道:"你放心好了,絕不會有外人打擾,這里被我刻下無盡'道紋’,自我踏入洞府後,將與外界完全隔離,沒有人能夠尋到."

姜家的騎士在追捕葉凡,這讓韓長老很不解,同時多少有些隱憂,畢竟他搶奪了別人口中的"肉",他將葉凡渾身上下搜了個遍,

"身上都是些無用的東西."他首先將那塊缺了一角的破玉拿了起來,反複看了又看,最後扔在了地上.

葉凡心中大罵無良道士,那個死胖子當時信誓旦旦,說這塊玉佩關鍵時刻能救他一命,結果根本沒用什麼用.


"段德,段德,你姥爺的,真缺德!"

"這是什麼?"韓長老將手持菩提子,仔細觀察上面的佛陀圖,道:"天然紋理交織成的圖案……這禿子怎麼看著有些眼熟,在東荒以外似乎有這種禿子."

"禿子……"葉凡一陣無語.

韓長老將菩提子收起,而後面對葉凡,道:"好了,該送你進藥鼎了."

"韓長老,我命不久矣,能否給一頓飽飯?"

"不要白費心機了,縱然拖延片刻時間又能如何,還是趕緊進去吧."韓長老提著葉凡,來到那些藥鼎前,道:"自己選一口,這是你唯一的權利."

葉凡知道沒有機會了,開始破口大罵:"韓老梆子,我曰你個仙人板板,問候你個列祖列宗,親近你女性親屬十八代……"

韓長老古井無波,充耳不聞,將葉凡直接丟進藥鼎,而後走到石室的一個角落里,將幾個大瓷罐搬了過來,"咕咚咕咚"向著藥鼎中倒入莫名的液體.

"這是什麼?"葉凡感覺有陣陣芬芳沖入口鼻間.

"這是從各種藥草中提煉出來的漿液,是煉藥必不可少的東西,繼續提純的話便能得到百草液."說話間,韓長老將幾個大瓷罐中的漿液全部倒入藥鼎中.

隨後,韓長老將藥櫃中的那些稀世靈藥搬到近前,道:"終于湊齊了所有靈藥,希望可以成功煉成我所需要的靈丹神藥."

說到這里,他首先將那枚烏玉神蓮結出的蓮子取出,鴿卵大的蓮子黑的透亮,晶瑩剔透,綻放出一道道烏光,馨香直接沖入人的五髒六腑,光是這種芬芳就讓人感覺神清氣爽.

"小崽子你是不是想一口給我吞下去?"韓長老盯著葉凡冷笑道:"不要抱不切實際的幻想."說到這里,他將蓮子放入藥鼎中,同時拔出一把匕首,"噗"的一聲**葉凡的左臂,拔出的刹那,鮮血汩汩流了出來.

"你……"

"煉藥,煉藥,你是主藥,精華盡在血肉中,自然要讓你的鮮血流出來,先行祭鼎."韓長老在這一刻表現出了極其殘忍的一面,手撫著自己的斷臂,道:"為了尋你,今日我失去了一條手臂,自然要好好的祭煉你,只能成功,不能失敗!"

"噗"

血花飛濺,韓長老以匕首刺穿葉凡的右臂,鮮血湧動,藥鼎頓時血水染紅了.韓長老露出猙獰的本性,不再不死氣沉沉,雙目中射出兩道森然的光芒,將葉凡的雙腿也分別洞穿.

葉凡感覺四肢劇痛無比,臉色都有些發白了.


"不要妄想有奇跡發生!"韓長老說完這句話,直接將匕首刺進葉凡的胸膛,森然道:"不傷你的心髒,不會讓你立刻死亡,有這些百草漿液浸泡,想來你可以活很長時間,我要讓你保持清醒,慢慢的熬煉成我需要的神藥."

韓長老如一個厲鬼一般,伸出那干癟的舌頭,舔了舔匕首上的血跡,顯得猙獰無比,道:"很甘美的味道,我非常期盼丹成的那一刻."

"老不死的……"葉凡咬牙怒視,他感覺渾身劇痛,生命正在慢慢流逝.

這時,韓長老打開一個質地古樸的玉盒,將青玉雪蓮結出的那枚如綠玉般晶瑩璀璨的果實取出,放入藥鼎中,綠色的神華讓里面的漿液都一片光燦燦.

"小崽子你知足吧,能與這麼多靈藥熔于一爐,是你十世修來的福分."

"福分你爺爺,問候你們全家女性……"葉凡大罵,恨不得將韓長老活刮,鮮血不斷流淌,他感覺生命在慢慢枯竭.

這時,韓長老拿起一株如紅玉般的九葉神草,手中赤霞閃爍,燦燦生輝.相傳,唯有沾染過鳳凰神血的淨土才能生長出這種稀世靈藥.

他將九葉鳳凰神草放入藥鼎中後,忽然皺起了眉頭,自語道:"不行,將這些靈藥全都放進去的話太冒險了,萬一失敗,將竹籃子打水一場空……"他猶豫了起來,道:"不若我先將主藥熬煉出來,若是成功,再加入其他靈藥."

他只放進去三種稀世靈藥便停手了.

藥櫃中光華璀璨,芬芳撲鼻,各種顏色的奇異靈藥全都有霞輝繚繞,每一種都不比他剛才放入藥鼎中的三種藥草差.

"先將這三種靈藥與主藥一起煉化,看看效果如何."韓長老打定主意,將其他神輝閃爍的靈藥全部收起.

"小崽子還有什麼遺言沒有?"韓長老面帶譏諷之色,將鼎蓋從旁邊提了起來,准備蓋下去.

葉凡虛弱無比,開口道:"老梆子你能不能一頭撞死在這藥鼎上?"

"砰"

韓長老直接將銅蓋壓在藥鼎上,而後他開始引火煉藥.一般的凡火根本不可能煉出靈丹,他是從地下引出的"火煞",乳白色的銀輝閃爍,在大鼎下騰騰跳動起來.

他之所以在這里開鑿出一個秘密的洞府,就是因為地下有"火煞"的緣故,是他這個境界所能夠掌控的最強火焰.

"小崽子,為了尋你,我失去了左臂,我要煉你七天七夜,讓你受盡折磨,再化成丹藥!"韓長老手撫斷臂,話語森寒無比.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