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九十一章 人生何處不相逢
第九十一章人生何處不相逢

葉凡飛快奔跑,翻山越嶺,矯健如靈猿,迅疾如獵豹,山地飛快倒退.可是,他卻無法真正徹底甩掉後面的人,幾道人影依然在緊緊的跟隨著,可以想象那些人修為不弱,恐怕已經是苦海中後期的修士.

突然,葉凡神情一凝,前方是一條大峽谷,出現兩道人影擋住了去路,不僅僅後面有追兵,還有兩人提前包抄了上來.

此刻,在想掉頭退走已經來不及,當下停下來道:"二位,不久前我們還在一起聊天,怎麼現在阻攔住了我的去路?"

前方,堵在峽谷出口處的是一男一女,年齡皆在二十五六歲的樣子.那名女子嘴角掛著一絲冷笑,道:"你在紫陽洞天好好的,為什麼逃了出來,難道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

那名男子向前走了幾大步,逼視著葉凡,道:"該不會是偷盜了什麼東西吧,不然為何急匆匆的奔逃,果然是乞兒賊性不改,到了我們紫陽洞天都手腳不乾淨."

"我想你身上的那塊'源’也來路不正吧,說不定就是從我們紫陽洞天盜取的,不然憑你一個小乞丐怎麼可能會擁有這麼貴重的東西."那名女子向前逼近而來.

而在這個過程中,葉凡也在不斷向前移動,顯得很自然,並沒有要沖過去樣子,他身色平靜,但心中卻在冷笑,這兩人明明想搶奪他的源,偏偏還要給他羅列出莫須有的罪名.

"你們怎麼能這樣埋汰我,這塊'源’明明是我家傳之寶,不能這樣向我身上潑髒水……"說話間,葉凡已經來到了兩人的近前.

而就在這時,後方的人看到雙方接近後,大喊:"小心!"

但為時已晚,葉凡果斷出手,騰躍而起,他的動作迅疾到極點,雙手快如閃電般探出,將兩人的頭顱重重撞在一起,二人直接昏死了過去.

這兩名修士無論如何也想不到,一個十一二歲的小乞丐,會有這樣可怕的身手,根本沒有防備,轉眼間就倒在了地上,昏迷不醒.

葉凡沒有使用金書,主要是因為前方有兩人阻擋,他沒有把握瞬間襲殺二人.且,他想給後面的人造成錯覺,誤以為他是靠這種手段殺了第一個人,而並不懂得修煉之法.

在這一刻,葉凡從那名女子身上拔出一把小彎刀,作勢要將兩人劈斬,身後頓時傳來了喝斥聲.

葉凡沒有劈落下去,嘴角露出一絲冷笑道:"希望可以誤導你們."他佯作慌慌張張,繼續向前奔逃而去.

果然,身後的方向傳來恨聲,有人道:"這個小崽子很刁奸,且體質強橫,楊師兄肯定就是被他這樣斬殺在石林中的."

"幸虧我們跟的緊,不然的話王師兄與張師妹也遭遇不測了."

……

葉凡自語道:"你們追不上也就罷了,如果真的不死不休的糾纏,到時候給你們驚喜."

他沒有足夠的實力,如果過早暴露底牌,萬一被幾人圍上來,後果不堪設想,現在成功誤導幾人,他便等于多了一道護身符.

又向前奔行了十幾里,三道身影終于包抄了上來,正中那個女子冷笑道:"畢竟不是紫陽洞天的弟子,雖然跑的很快,但卻繞了不少冤枉路,到底還是被我們截住了."

另外兩名男弟子臉色陰沉無比,其中一人聲音森寒,道:"可憐楊師兄竟被一個小乞丐殺死了,中了這個小崽子的奸計,可恨啊!"

"如果不是我們及時趕到,恐怕王師兄與張師妹也遭遇了不測,居然被這個小乞丐偷襲成功."另一名男弟子也是神色冰冷.

葉凡佯裝害怕,露出一個十一二歲的少年應有的神色,結結巴巴,道:"幾位……這不能怪我,是他們想殺我……要奪走我的'源’,我迫不得己……趁他們不備,打暈了……他們."

當中那名女子神色冰冷,寒聲道:"楊師兄被你殺了……"

"我……以為將他打暈了,沒有想到他沒有昏過去,倒在地上後抓住了我的腿,我……害怕,拔出刀,不小心……劈在了他的脖子上."葉凡露出孩子應有的恐懼之色.

"不小心?!"那名女子臉色陰森,姣好的容顏布滿寒霜,冷聲道:"不小心害死了楊師兄,這是笑話,還是諷刺?"

"沒什麼可多說的,將'源’取走,殺了他,為楊師兄報仇!"

"直接殺他太便宜了……"

那兩名男弟子眼中全都閃爍著寒光,露出森然殺機.

就在這時,葉凡不斷挪動腳步,看似戰戰兢兢,實則是為了是調整方向,與那兩名男弟子"三點一線",站在同一條直線上.

"哧"

就在這一刻,一道熾烈的金光從葉凡的體內飛出,像是一道金色的閃電,讓天上的太陽都黯然失色,金書璀璨奪目,眨眼橫空而過.

"噗","噗"

兩聲輕響傳來,兩名男子死不瞑目,先後被腰斬,鮮血沖起很高,他們的上半截軀體摔倒在地,鮮血不斷噴湧,下半截軀體僵持一秒鍾才倒在血泊中.

"你……"那名女子震驚,但反應神,刹那祭出一張紫色的神網,向著葉凡籠罩而去.

"鏘鏘"

金書如一輪金色的太陽,像是有金色的烈焰在熊熊燃燒,沖向那張紫色的大網,兩者出陣陣鏗鏘之音.

紫色的神網寸寸斷裂,墜落在地,金書一沖而過,"刷"的一聲旋斬而至,"噗"的一聲輕響,那名女子的頭顱滾落了下來.

葉凡擦了一把冷汗,如果不是隱藏了底牌,將幾人成功誤導,多半就是他倒在血泊中了.

"想殺我而奪'源’,你們的死難以讓我產生愧疚."在此地簡單的處理了一番,葉凡如飛而去,片刻也不敢耽擱.

剛剛沖出去百余米,後方便傳來了喝喊聲,竟然還有幾人,此時已經快追上來了.葉凡匆匆回頭望了一眼,神色頓時一僵,因為他看到了李小曼!

他說不出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昔日畢竟有過一段情分,雖然早已結束,成為過眼云煙,但這樣的場面還是出乎他的意料.

可以冷漠相對,可以形同陌路,但卻是這樣一番情景……

"究竟是要追殺我,還是跟隨下來阻止她的師兄師姐……我希望是後者."葉凡自語,盡管那段感情早已放下,不可能再讓他產生漣漪,但如果真是前者,那未免太血淋淋了.

葉凡在山嶺間奔跑,如履平地,度極快,突然後方傳來陣陣鍾鳴,在群山間回響.

"這是紫陽洞天出的……"葉凡回頭觀看時,現幾條影跡在聽到鍾聲後全都停了下來,而後快向回奔跑.

"聲傳數十里的鍾聲……他們聞鍾鳴而退,難道說紫陽洞天在召集所有弟子回返山門?"葉凡心思轉的很快,刹那想到了一種可能,紫陽洞天一定出現了不一般的事情,最有可能是他們知曉了姜家騎士的身份.

"不好!"他如飛遠遁.

在路過一條河流時,他將那塊"源"取了出來,投入河底.

"紫陽洞天的第二高手可以感應到'源’的氣息,其他強者也一定可以覺察,不能帶在身上了,以後再來取."葉凡怕紫陽洞天的高手也追殺下來,相助姜家的騎士,那樣的話麻煩就大了.

"不能向山外逃了,要逆向思維,出乎他們的意料才行."葉凡快向回奔跑,而後來到一條大瀑布前,沖了進去,貼在石壁上,任水流不斷沖擊他的身體.

他如今的修為雖然不是很高深,但也可以長時間閉氣,實在堅持不住時可以探出頭去吸一口新鮮空氣.

就這樣,葉凡一躲就是整整三天,期間有人曾經從這里飛過,但卻沒有注意下方的瀑布.隨後,葉凡又換了幾個地點藏身,在這片深山中足足躲了半個月,並沒有被人覺.

這一夜,葉凡悄悄離開紫陽洞天所在的山脈,走出了山地.

數天後,他出現在千里之外,徹底遠離了那里.

回想起在紫陽洞天的經曆,葉凡印象最深刻的便是李小曼淡漠的神色,勸他不要不切實際,接受現實,做一個普通的凡人,給人以高高在上的感覺.

"應該擺脫姜家的騎士了吧,我要盡快找個地方安心修行."

然而讓葉凡萬萬沒有想到的是,僅僅三天後,他在一座古城中仰望天空時又現了姜家的騎士.

"真是陰魂不散,問題竟不是出在那塊'源’上."葉凡將身上的東西全部掏了出來,一塊白玉佩是吳清風老人給他的,應該沒有問題,還有一塊缺了一角,如同爛石頭般的破玉,是無良道士段德給他的,應該也沒有問題.

隨後,他又掏出一顆核桃大的菩提子,自語道:"難道是因為它?"

這枚菩提子若是丟掉,實在太可惜了,因為它可助人悟道.葉凡從來沒有將他當作靈寶,始終把他當作了神樹的種子,現在細想來,他覺問題可能出在這里.

"也許姜逸晨感應到的重寶就是這枚菩提子……"

不久後,葉凡登上一座酒樓,點了一些飯菜准備進食.

"真是人生何處不相逢……"突然,一個蒼老的聲音在葉凡的耳畔響起,一個瘦骨嶙峋,白遮面的老人,如幽靈一般來到了他的近前.

"韓長老!"葉凡驚的差點將桌子掀翻,真是瓦漏偏鋒連夜雨,在這種關頭居然碰上了他.

"看來我們很有緣,我正在找你."靈墟洞天的韓長老在桌子的對面坐了下來.

"韓長老找我有何事?"

韓長老如干枯的木柴,血肉干癟,僅僅一層老皮包著骨頭,在加上白遮面,看起來很嚇人,他陰慘慘的道:"我為你准備了無盡的靈藥,卻一直找不到你,不想在此重逢了."

"為我准備了很多靈藥?"

"你是主藥,其他靈藥相輔."韓長老不急不緩的說道.

"媽的,你個老梆子!"葉凡直接拍了桌子,到了現在隱忍也沒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