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九章 紫陽洞天
第八十九章紫陽洞天

"紫陽洞天……"至此他終于明白,與李小曼等人相逢並不是偶然,他們的門派就在附近..

葉凡轉身就想走,他不想與李小曼所在的門派扯上關系,今日相逢,李小曼波瀾不驚,那種平靜近乎冷漠,雖然出錢給他,但卻給人以高高在上,像是在施舍的感覺.

"讓我好好的做個普通人,不要走歧路,難道我真的如此不堪嗎……"他自嘲的笑了笑,他並不傷感,也沒有仇恨,云淡風輕而過,一切都將了無痕跡.葉凡覺得,若能再相逢,一笑而過便可,無需記掛什麼,有時候輕輕擦肩而過未嘗不是一種更好的選擇.

葉凡已經走去數十米,突然他又站住了,他一直在思索如何擺脫姜家騎士的追殺,此刻忽然想到是不是可以利用紫陽洞天解除危局呢?

如今,他的實力不夠強大,根本不可能與人正面對抗,眼下只能用心思索,他自語道:"我始終無法擺脫他們,一定是有原因的,在強大的人也不可能有這樣敏銳的靈覺,可以一直追查到線索……"

葉凡覺得,紫陽洞天身為燕國六處洞天福地之一,其周圍的山川大地上肯定刻有"道紋",凝聚有神秘的力量,讓這里自成一方天地,如果他深入進去,說不定可以切斷與外界的聯系.

"不錯,可以借助此地!"仔細思索過一番,葉凡向著山脈深處走去.

"好濃郁的靈氣,不愧為洞天福地."

此刻天色已經擦黑,但依然可以見到山巒間有一道道紫氣繚繞,紫陽洞天如其名一般,所在地域紫霧湧動,偶爾有烈陽之光劃空而過.

縱然是外部地域,也可以感覺到不凡,峰青谷翠,清泉汩汩,植被蔥郁,很多草木像是通靈了一般,葉片上有點點光澤閃爍.

葉凡來到紫陽洞天近前,仔細觀察,看看能否直接溜進去,不過卻發現很難成行,山門處不僅有人巡視,還有蠻獸守護.

兩頭異獸渾身疙疙瘩瘩,看似巨鱷,但卻生有一對肉翼,如兩座小山一般臥在那里,臉盤大的碧眼,開闔間有道道光華隱現.

"咦,那里跪了幾個少年,這是怎麼回事?"葉凡驚訝的發覺,在上門前幾個十六七歲的少年長跪不起.

一個巡山的修士路過那里,道:"你們還是走吧,資質過于平凡,縱然是再努力也不行."

"仙師,再給我們一次機會吧."

那名修士歎了一口氣,道:"你們跪了數天,我也不是無情的人,但你們的資質實在太平庸,真的無法通過考核,還是趕緊下山去吧."

"仙師,我們不要求別的,只求最後一次機會."那幾個少年長跪不起,苦苦哀求.

"好吧,再給你們一次機會,半個月後將重新篩選弟子,能不能把握住機會重新留下來,就看你們自己了."

"多謝仙師!"那些少年一齊跪拜了下去.

聽到這里,葉凡大步走了出來.

"什麼人?"那名修士回頭觀看.

"仙師,我拜師來了."葉凡大聲喊道.

"半個月後才開始,你來的太早了."

"我家離的太遠,我一路步行而來,足足走了半年,生怕耽擱,還請仙師可憐."葉凡剛才觀察了一段時間,覺得這名修士心腸並不是很硬,多半可以通融.

"這不合規矩."

葉凡一臉赤誠,講述如何籌集錢幣,甚至乞討,跋山涉水,走過數千里,步行半年有余,才艱難的尋到此地.

這個所謂的仙師年歲並不大,不過二十七八歲的樣子,心腸確實很軟,看到葉凡衣衫襤褸,滿臉汙垢,最終歎了一口氣,點了點頭,道:"你和他們一起進去吧."

葉凡連忙感謝,同那些少年一起進入紫陽洞天內,所有仙山都紫氣繚繞,看起來朦朦朧朧,一座座殿宇座落在山巔,非常飄渺,很有仙境的韻味.

"這紫陽洞天比靈墟洞天的靈氣還要濃郁……"葉凡心中自語,暗自點頭,這里確實不凡.

走入仙山深處,草木繁盛,靈藥眾多,一股清晰的氣息迎面撲來,這是一片非常美麗與甯靜的洞天福地.

葉凡與那些少年被安頓了下來,居住在一片竹林附近,這里有一些木屋,專門留給雜役居住,修行的弟子一般很少來這里.

到了這里後,葉凡漸漸平靜了下來,如果這樣還被尋到,那麼他只能死拼了,再無其他辦法.

"多半是我身上有什麼東西,能夠被他們感知與追查."

葉凡首先排除了綠銅塊,這宗神秘至寶,當年很多修士拿在手中都不能識別,更不要說如今沉寂在他的金色苦海中了.

是《道經》嗎?也不太可能,只要他不運轉玄法,他的金色苦海就一片寂靜,如神鐵一般無波無瀾,外人很難感應到.

"莫不是這塊'源’泄露了我的行蹤?也不應該啊."葉凡百思不得其解,自語道:"先不管那麼多了,先將這塊'源’煉化掉."

在接下來的幾天里,這片竹林非常平靜,沒有外人來打擾,是一個非常適合修行的地方,姜家那些強大的騎士並沒有尋來.

葉凡開始煉化那塊"源",每次都牢牢的握在掌心中,小心翼翼的熔煉,每天僅僅化開一點點,他怕過于猛烈,"源"內龐大的生命精氣全部沖出,引發源力浪潮,被人發覺.

第六天,明月當空,葉凡又煉化了少量的"源",就在這時金色的苦海突然發出陣陣海嘯,聲勢駭人,他急忙停了下來,將"源"藏好.

"真是麻煩……"他的特殊體質,讓他有些無奈,他以為可以控制住.結果突破時,依然發出了恐怖的聲響,苦海的異象實在驚人,若過被人察覺,必將引發軒然大波.

"這塊'源’看來無法完全煉化掉,只能等離開這里時再繼續了."

不過他的收獲不小,此刻金色的苦海又大了一圈,里面多出八道"神紋",繚繞在苦海上空.葉凡將之熔煉進早先那塊"神鐵疙瘩"中,在綠色銅塊上不斷的錘煉,反複摹刻"道紋".

次日,甯靜被打破,幾名年輕的修士來到這里,發現了葉凡.

"是你……那個小乞丐!"幾人一臉的驚愕,正是前幾日相遇的那幾個紫陽洞天的弟子,不過李小曼並未在當中.

昨天,葉凡弄出了很大的動靜,一些修士曾經來探查,夜間並沒有發現什麼,這幾人也是出于好奇,清晨過來看看.

"你怎麼進入我們紫陽洞天了,難道是來尋李師妹的?"那幾人都非常的驚訝,沒有想到在這里見到葉凡.

"你們紫陽洞天的掌門與我巧遇,說我天資不凡,非要收我為徒不可……"葉凡順嘴胡謅.

幾人自然不會相信,全都臉色不善,其中一個女子沉聲道:"小乞丐你的臉皮可真厚!"

就在這時,一個中年男子出現在竹林中,在這里繞行了幾圈,而後停了下來,道:"我感覺到了'源’的氣息."

"見過師叔祖!"幾個年輕弟子急忙行禮.

葉凡頓時一驚,這個人靈覺太敏銳了,那塊源已經被他密封,但還是被感應到了.

"不必多禮."這個中年人臉色紅潤,發絲烏黑,但是雙眸卻很滄桑,與他外表的年齡有些不相符.

"這個人的真實年齡恐怕早已七八十歲以上……"葉凡暗暗推測,覺得這是一個可怕的強者.

"在你的身上……"他一眼盯住了葉凡.

"見過前輩."葉凡施了一禮.

"你不是我紫陽洞天的弟子?"

"不是."

中年人未見移動,刹那出現在葉凡身前,仿佛穿行了一段空間,一把握住葉凡的手腕.

"前輩你這是……"葉凡大吃一驚,以為他要動手.

"你的體質……"這個中年男子露出吃驚的神色,而後搖頭歎了一口氣,很顯然他見多識廣,刹那間就做出了判斷.

就在剛才的一瞬間,葉凡心中緊張無比,他令苦海一片死寂,黑暗冰封了金色的苦海,如化成了一片死寂之地,中年人探索到那里時,並沒有發現異常.

這讓葉凡心中驚異,在有心掩藏的情況下,居然連這種高手親自試探,都被瞞了過去.

"你身上是否有一塊'源’?"中年男子問道.

葉凡見無法隱瞞,將小木盒掏出,道:"我不知道這是不是"源",是我家祖傳下來的東西."

中年男子打開木盒,看了一眼,道:"不錯,正是源,雖然不純淨,但也很難得了,不知你是否願意割愛?"

"這……"

"你不能修煉,這塊'源’對于你來說並無用,你放心,我絕不會讓你吃虧,如果你願意交換,你將會擁有十世都花不完的財富."

"可是,我並不想換出去……"葉凡露出為難的神色.進入靈墟洞天,雖然暫時擺脫了姜家的騎士,但是沒有想到卻將"源"暴露了出來,這讓他感覺很無奈,卻沒有任何辦法.

"你真的不願交換?"中年男子問道,神色很平靜,並沒有以勢壓人.

"我……不想交換."

"算了,既然如此,我不會強人所難,一塊源而已,對我來說可有可無."說罷,他轉身便離去了,僅僅邁出幾步,便徹底消失在眾人的眼前.

葉凡心中一凜,這絕對是個高手.

"小乞丐想不到你身上竟然有'源’,即便是不純淨的一小塊'源’也比靈藥珍貴."

幾名年輕的男女全都露出異色,萬萬沒有想到葉凡身上竟然有寶,有些人自然不免生出覬覦之心.

"小乞丐你可真不懂得把握機會,知道剛才的那個人是誰嗎,乃是紫陽洞天的第二高手,修行不過百余年,卻比幾位祖師都要強大.如果你剛才將'源’送給他,與這等人物結下善緣,好處將會無盡……"

幾名年輕男女紛紛開出條件,想要得到這塊"源",葉凡不可能答應.

直到幾人遠去,葉凡才自語,道:"雖然暫時躲避過了姜家的騎士,但是卻將"源"暴露了出來,不知道會不會有麻煩."

半個時辰之後,李小曼出現在竹林中,剛才離去的那幾名年輕男女陪在左右.

李小曼沒有問葉凡為何出現在這里,很平靜的開口道:"葉凡你不能修行,持有這塊'源’也無用,不若以此換取十世福澤……"

葉凡直接搖頭拒絕,道:"我不換!"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