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六章 生死險境
清風鎮周圍盡是大山,古木參天,原始密林遍布,深山中多異獸,尋常人不敢深入.(看小說到頂點)

葉凡在清風鎮居住過一段時間後,才知曉這無盡山脈乃是荒古禁地的外圍區域.

燕國南北長兩千里,東西長三千里,荒古禁地位于該國中部,被無盡大山環繞與包圍,這片原始區域方圓足有八百余里.

靈墟洞天,煙霞洞天,玉鼎洞天等六處洞天福地全都圍繞在這片原始區域的外部.

此刻,葉凡一頭紮進深山中,在密林中不斷奔跑,恨不得立刻沖進荒古禁地,他感覺生命受到了威脅,想要遠離身後的小鎮.

"希望我的預感錯了……"足足奔行了一個多時辰,也不知道翻過了多少座大山,他才在一片山地間停下來喘息.

突然,他聽到了一聲蠻獸的咆哮,聲音之大震耳欲聾,像是驚雷劃破長空,滾滾激蕩而來.

"是清風鎮方向……"葉凡如靈猿一般,飛快攀向一座山崖,掀開藤蔓,進入一個隱秘的石洞中.他屏住呼吸,將自己的生機壓制到最低,軀體一片冰冷,沒有一點活力.

不久,他透過藤蔓看到天空中出現一頭渾身覆蓋青色鱗片的異獸載著姜家的一名騎士一沖而過.

"真的來追下來了……"葉凡瞳孔一陣收縮,他心中一片冰冷,姜家的騎士有多麼的可怕,他曾經親眼目睹,如果被發現的話必死無疑.

片刻後,那名強大的騎士駕馭異獸沖回,在遠處的山脈以及這片區域間不斷的盤旋.

"他鎖定了這片區域,難道發現了我?"葉凡渾身冰冷,感覺離死亡很近.

同時,他心中憤怒無比,對方肯定是沖著他身上的重寶而來,若被發現根本沒有活路.可是此刻他卻不敢過于激動,他一動不敢動,生機降到冰點,整個人如一截槁木一般藏在石洞中.

足足過去兩個時辰,天空中那頭青色的異獸才遠去,漸漸消失在天際.但葉凡卻未敢動,直到天色徹底黑暗下來,他才靈巧的攀出石洞,快速向著另一片山脈中沖去.

"姜家……"葉凡咬了咬牙.

這個夜晚,葉凡沒有生火,只采摘了一些野果充饑,而後便躲進了繁盛的荊棘叢中.

夜里,不知名的野獸吼聲此起彼伏,格外的不平靜,星月暗淡,陰氣彌漫,荒山野嶺間樹木搖動,如厲鬼在張牙舞爪.

突然,這片區域野獸的嘶吼聲消失了,山林一下子安靜了下來.葉凡心中頓時一緊,**近乎枯寂,一動不敢動.

天空中不知何時出現了一頭異獸,載著一個人在盤旋,另下方的獸類都感覺到了危險.

直到下半夜,那名騎士才從這片區域消失,葉凡感覺渾身冷汗淋淋,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恐怕早晚會被追尋出來.

"正面沖突必死,怎麼才能擺脫他……"葉凡發現沒有任何辦法,只能先逃下去了.

在接下來的兩日里,葉凡在山脈中不斷穿行與躲避,幾次險些被對方發現,可以說不斷與死亡擦肩而過.

直到第三天,他遇到了最大的危機,對方似乎覺察到他可能躲在這片區域,狠戾出手,祭出一把通靈武器,割裂數座石崖,粉碎成片的山林,摧毀大面積的荊棘,讓這片山地一片光禿禿.

葉凡躲在不遠處的沼澤中,一動不敢動,渾身都被淤泥與腐爛的枯葉包裹著,他閉住呼吸,靜等那名騎士離去.

可是,對方連沼澤也沒有放過,那把通靈武器如一道藍色的閃電,在沼澤地中劃過,一道道巨大的溝壑出現,完全將沼澤地分裂了.

"噗"

突然,如藍色閃電般的通靈武器在一米外劃過,將爛泥割裂,雖然沒有斬到他的軀體,但是一點藍光去卻擦中了他的腹部,葉凡感覺到一陣劇痛,卻強忍著未敢亂動.如果不是他體質超級強橫,換作一般的修士的話,剛才那道可怕的藍光足以將其腰斬!

直到半個時辰之後,一切才終于平靜下來,葉凡咬著牙自泥沼中掙紮而出,他的腹部鮮血汩汩而流,將爛泥都浸染的一片鮮紅.

"姜逸晨早晚我要宰了你,縱然是荒古世家也護不了你!"

葉凡感覺一陣天旋地轉,他失血過多,腹部險些被完全剖開,如果不是爛泥堵在外面,他一動不動這麼長時間,早已是血盡而亡.

他趕緊找到一處山泉清洗傷口,而後將滿是汙泥的外衣脫掉,將里面還算乾淨的衣服撕裂成條狀,纏裹自己的傷口.可是,腹部的傷口太嚴重了,近乎可以看到里面的腸子,鮮血根本止不住.

失血過多,葉凡感覺渾身無力,雙手染滿了血水,他將乾淨的衣服全都撕開,堵向那可怖的傷口.不過,血水依然難以止住,他下半身都被染紅了,皮膚都顯得有些蒼白了.

葉凡以雙手堵著自己的傷口,指縫間鮮血不斷溢出,他咬著自己的雙唇,努力讓自己保持清醒,不昏迷過去.默默運轉《道經》,調動全身的生機,嘗試穩住傷勢.

"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

就在他即將昏迷過去的刹那,心海最深處突然想起這樣的聲音,數百個古字像是涓涓細流在他心田中流淌,讓神智恍惚的他又漸漸清醒了過來.

葉凡漸漸歸于平靜,神智複蘇,不再昏沉,與此同時《道經》在默默運轉,生命精氣不斷向著傷口湧去.最終,那翻卷著的可怕傷口沖出絲絲藍光,透體而入的可怕殺機被逼了出來,生命精氣流轉,鮮血終于止住.

葉凡虛弱不堪,但卻咬著牙站起身來,搖搖晃晃的向著山林中挪動軀體,他必須要找個隱秘的地方躲藏起來,傷勢非常嚴重,再也不能奔跑了.

原本,葉凡想在這幾日間逃進荒古禁地,唯有如此才能讓那名騎士心有顧忌,不敢深入.可是,他沒有力量了,仔細思索了片刻,他跌跌撞撞,沿著原路回返.

最終,他在一處被那名騎士大肆破壞過的亂石林中停了下來,躲在一道石峰間.

這片區域已經已經被搜索過,葉凡揣摩那名騎士的心思,覺得短時間內這里將會是一個盲點.

葉凡不吃不喝,在這道石峰中整整躲了兩日兩夜,傷勢才徹底控制下來,但依然難以劇烈運動.

這兩日來,那名騎士不斷在深山上空盤旋,很多山林都被他徹底摧毀了.

就在這個夜晚,葉凡爬出石縫,采摘了不少野果,又換了一個地方躲藏,新的區域剛剛被那名騎士肆虐過,林木折斷,山石崩裂,滿地的狼藉.

"我慢慢跟在你的後面,你搜過那里,我便躲向哪里."在這種危險境地下,生命隨時不保,葉凡只能認真思慮,小心翼翼的躲避,選擇那名騎士的盲點藏身.

就這樣足足過去五六日,他才漸漸恢複過來,可以說這是一種煎熬,幾天下來,由于食物的匱乏以及病痛的折磨,他整整瘦了一圈.

"如果不是我的體質遠超一般的修士,恐怕早已被那道藍光絕滅了生機."葉凡望著天際,自語道:"一定要逃過這一劫,不能死在這里."

"姜家……"葉凡咬了咬牙.

他現在實力不夠,眼下也許只有冒死躲進荒古禁地,才能擺脫那名騎士.葉凡身體恢複的差不多後,他開始繞路前行,想要接近荒古禁地.

"我服食過聖果也許可以抵制那里的詛咒,進入生命禁區對于我來說或許是一種機遇!"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