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四章 強勢
"好大的口氣!"李家的兩名修士臉色難看,道:"你……你們想引門派間的大戰嗎?"

"門派大戰,你們夠資格嗎?恐怕根本不入流吧."那名全身覆蓋甲胄的騎士聲音冷漠.

"好!好!好!你們有氣魄,就是不知道能不能走出燕地!"李家的兩位修士面色陰沉,眼中寒光閃現,他們心思電轉,准備將挑起煙霞洞天長老們的怒火.

"難道憑你們還想將我們留在燕地不成?"那名騎士冷笑,道:"就憑你們這樣的雜魚,來上十萬八萬都不夠看."

"你……"李家的修士倍感羞辱,但同時很震驚,感覺對方似乎真的來頭甚大,不然怎麼敢如此狂言.但他們已經沒有退路,必須將李家與煙霞洞天綁在一起,才有折滅對方的可能,咬牙道:"既然你們不將煙霞洞天放在眼中,我會如實稟報,門中長老自然會讓你們明白天高地厚!"

"你們不配!"那名騎士僅僅向前猛力踏了一步,根本沒有真正出手,李家二人便如稻草人一般飛了出去,重重的撞在牆上,渾身骨骼嘎嘣嘎嘣作響,口鼻與雙耳同時向外溢血.

"你……"兩人全身的骨頭有大半都碎裂了,如爛泥一般貼在了牆上,眼中充滿了恐懼.

在姜逸飛示意下,這名騎士並沒有下殺手,還有話要問這兩人.

"婷婷的父母可是被你們害死的?"姜逸飛話語依然很平淡,但是此刻聽到李家二人耳中,卻如驚雷一般在震動,眼前這個平靜的白衣男子讓他們感覺如山似岳,需要仰視.

"我們說……"

"是誰如此狂妄,連我煙霞洞天都不放在眼中?"就在這時,一個中年男子大步走進前院,當看到十幾頭異獸後,不禁變了顏色,道:"諸位有何見教,為何摧殘我煙霞弟子?"

"除惡而已."一名騎士上前,擋住了他的去路.

"你們什麼意思,難道我煙霞洞天是所謂的'惡’嗎?"中年男子喝問.

那名騎士冷漠的回應道:"煙霞洞天是不是大惡我不知道,但是這兩人卻是害人性命的惡徒不假."

"這只是你們一面之詞而已,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前,你們怎能如此武斷動手.再有,這是我煙霞洞天的弟子,如果有錯,自然由我們處置,還輪不到你們這些外人."

姜逸飛神色平淡,但話語卻有些寒冷,道:"他們為惡多年,也未見你們煙霞洞天處置,如今卻還想開脫,設法包庇,看來我真的有必要去煙霞洞天走上一趟,討個說法."

"好大的口氣,將我煙霞洞天當成了什麼地方,你們就不拍走不出燕地嗎?"中年男子冷冷的盯著前方的人.

姜逸飛淡淡的冷笑道:"煙霞洞天很強大嗎?可惜我從來沒有聽說過,一會兒定要去好好的領教一番."

"你竟然如此目中無人."中年男子寒聲道:"煙霞洞天乃是燕地六派之一,如果你們非要生事,將不可避免生門派間的大戰!"

姜逸飛搖頭道:"東荒浩瀚無垠,究竟有多少國度,難以數清,區區燕國不過是彈丸之地,這里的門派我確實未曾聽說過."

"如此狂妄,我倒要來領教試試看你有多麼強大."

中年男子馭虹而行,沖到半空中,張口吐出一面紫金盾牌與一杆血色的長矛.

一聲蠻獸的咆哮聲響起,一名騎士駕馭異獸騰空而上,像是一道綠光一般一沖而過.

"啊……"


煙霞洞天的那名中年修士當場出一聲慘叫,紫金色的盾牌瞬間已經被切開,而那把血紅色的長矛也已斷為兩截,其胸腹幾乎被徹底剖開,當場墜落了下來,鮮血汩汩而流.

如果是一般人此刻已經死于非命,修士的體魄格外強大,他快止血,穩住了傷勢,臉色慘白無比,退到一邊.

葉凡心中深深震動,他感覺這十幾名騎士各個不凡,比在妖帝墳塚見到的姬家與搖光聖地的人還要強大不少.

就在這時,聽到動靜的幾位仙師再也忍不住,自後院走了出來.

"你們是什麼人?"其中一個老者皺起了眉頭,他剛才已經聽到前院眾人的話語,這些人渾然未將煙霞洞天放在眼中,讓他心中非惱火與不舒服.

"勞煩幾位帶路,領我們去煙霞洞天走上一遭."姜采萱美麗的臉頰上帶著一絲冷笑,道:"幾位請吧."

煙霞洞天的幾人皆勃然變色,其中一人道:"小小年紀,卻如此狂妄,你家師長沒有教導過你要尊師重道嗎?"

姜采萱寒聲道:"你們教導出來的弟子害人性命,欺負孤寡,逼迫七十多歲的老人走投無路,你們憑什麼談師道二字,你們沒有那樣的資格!"

"你有何證據?"

"他們自己都已經承認了."

當中的那位老者皺了皺眉頭道:"先不說是不是被你們屈打成招,就算真的有惡行,也輪不到你們來處理,我煙霞洞天自有門規來處置."

"好一個自行處置,兩年多來,死者不瞑目,凶手逍遙法外,繼續迫害孤寡老幼,這就是你們的門規?"姜采萱很同情小婷婷,說到這里,俏臉上布滿了寒霜,道:"到現在,你們還在想辦法開脫與包庇,你們還真不愧是他們二人的師長,果然是物以類聚."

"你……"為的那名老者雙眉頓時立了起來,可是卻並未敢當場作,因為對方的陣勢實在駭人,光是那頭黃金神犼就讓他無比忌憚.

就在這時,姜逸飛開口了,道:"將他們全都拿下!"數名騎士聞聲同時上前.

那名老者喝道:"走!"他第一個沖天而起,馭虹而遁,他已經看出,這些人來頭甚大,不是他們所能夠對付的.另外幾人,也都沖向四面八方,一道道虹芒射向天際.

蠻獸咆哮,天空中傳來震動,數頭異獸載著幾名騎士各自沖向一方,瞬間就追了上去.

"啊……"

慘叫聲相繼傳來,隨後幾名騎士快回轉,像是拖死狗一般將所有人擒回,包括那名老者在內,所有人的身上都有可怖的傷口.

旁邊,葉凡非常震驚,荒古世家果然是龐然大物,這些騎士太可怕了.

姜逸飛點出兩名騎士,讓他們留下處理李家的人,同時告誡不要濫殺無辜,只誅殺幾名惡.

"我們去煙霞洞天!"

姜逸飛親自將姜老伯扶上黃金神犼,與他同騎.姜采萱則將小婷婷抱上神鹿,坐在她的身前.而葉凡則與一名騎士共乘一騎,騰空而起.

"不用去煙霞洞天了,那兩個畜生已死,大仇已經得報……"姜老伯得知兒子是被人害死的,老眼渾濁,忍不住落淚.


另一邊,小婷婷也哭泣了起來.

"去,一定要去,我們姜家的人不是誰想殺就能殺的!"姜逸飛神色平靜,但話語卻非常有力.

葉凡心中一陣感歎,他要走的路還很長,與荒古世家這樣的龐然大物相比,他實在太渺小了.

小鎮上的人目瞪口呆,很久之後才爆出歡呼聲,鎮上的毒瘤終于被人拔出了.

煙霞洞天的幾名俘虜,在生與死面前,不得不屈服,在前指路.

十幾頭異獸騰云駕霧,在天空中奔跑,出隆隆之響,似千軍萬馬在奔騰,又如海嘯湧過高空.

就在這時,葉凡感覺有人在窺視他,回頭現竟然是那個倨傲的少年姜逸晨.

見他望來,姜逸晨移開目光,嘴角露出一絲冷笑.

葉凡心中頓時一動,對方為何會這樣,難道現了什麼不成?

很快眾人就來到了煙霞洞天,前方峰青谷翠,煙霧飄渺,霞光隱現,確實與其名字相符.

"何人闖我派重地?"前方傳來大喝聲.

"砰砰砰"

被抓來的那些俘虜,全都被扔了出去,頓時讓前方傳來驚呼聲.

"大敵來犯!"煙霞洞天一陣大亂.

刹那間,煙霞沖天,雕刻在山川大地上的道紋揮出威力,沖起一道道熾烈的神輝,阻擋住了眾人的去路.

"不過如此而已,我來破開它."這時,那個神色倨傲的少年姜逸晨突然出手,體內飛出一個紫金葫蘆,紫光燦燦,在天空中快放大,像是鯨吸牛飲一般,將所有煙霞都向著葫蘆嘴內吸去.眨眼間便將那道紋的力量壓制了下去.

接著,紫金葫蘆像是一座小山一般向前壓落而去,流轉出蒙蒙紫霧,頓時傳來一陣陣驚呼聲,很多條人影倒飛而去,被收進紫金葫蘆內.

葉凡心中吃驚,想不到荒古這件紫金葫蘆威力如此強大,將煙霞洞天的護山道紋都輕易破除了,更是將不少修士收了進去,實在有些可怕.

"荒古世家的底蘊太強大了,這僅僅是一個十六七的少年啊,就賜下了如此恐怖的重寶……"葉凡心中直犯嘀咕.

"不用這樣的…"姜老伯在旁不斷勸阻.

姜逸飛搖了搖頭,道:"婷婷的父母沒有作惡,卻被人迫害,要討個說法,我們姜家從來不怕事!"

"砰"

就在這時,煙霞洞天內一股強大的波動震向四方,蕩開了紫金葫蘆,一個蒼老的聲音傳來:"原來是荒古世家的人,不知我煙霞洞天有何得罪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