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二章 荒古姜家
第八十二章荒古姜家

"這樣一群強者來到小鎮尋找姜姓干嗎?"葉凡心中難以平靜,他怕涉及到姜老伯與小婷婷..

清風鎮從來沒有出現過這麼多異獸,十幾頭坐騎鱗甲閃爍,神輝繚繞,讓大街上的人驚懼無比,快速向後躲閃.

一名三十歲左右的中年騎士,坐在一頭渾身覆蓋碧鱗的異獸上,盡量露出和藹的神色,道:"你們不用害怕,我們沒有惡意,只是打聽本鎮是否有姜姓而已."

他雖然努力做出平和的樣子,但是這些人明顯都是身經百戰的騎士,是經曆過刀與血的磨礪,自然外放出一股殺伐之氣,尋常人心驚膽顫.

一個老農指向西大街,嘴唇發抖,吐字不清,道:"那條大街……最大的宅院……就是."

"多謝了."這隊人駕馭蠻獸,緩緩向著小鎮的西大街前行.

不遠處,葉凡心中一松,原來這個鎮上還有其他姜姓人家,他快速向著東大街沖去,不多時就回到了小飯館.

"姜老伯……"

"孩子怎麼了?"老人從廚房走了出來.

小婷婷洗出一盤紅彤彤的野果,乖巧的端了過來,烏溜溜的大眼睛眨動著,閃爍出好奇的光芒,問道:"大哥哥怎麼了?"

"是這樣……"

葉凡剛才所聞所見,對姜老伯講了一遍,而後問道:"老人家您是否與這些人有過交集?"

姜老伯搖了搖頭,道:"我活了七十多歲,幾乎從來沒有遠離過小鎮,不可能認識那樣的人."

"好多異獸嗎,我想看看什麼樣子……"小婷婷水靈靈的大眼中泛出很多小星星,跑出小飯館好奇向街道盡頭望去.

葉凡見小婷婷不在近前,小聲道:"會不會與婷婷的父母有關?"

"應該不會."老人眼中閃現出一絲傷感,道:"他一直在煙霞洞天修煉,從來沒有遠行過,所認識的朋友都是同門中人."

"好多異獸,它們居然腳不沾地……"小婷婷站在小飯館門口,紅撲撲的小臉上既興奮又吃驚,喊道:"爺爺快出來看呀,他們向我們這里沖來了."

葉凡與老人急忙走了出來,只見十幾騎快速沖了過來,並無塵土飛起,所有異獸全都離地三寸高,踏空而行.

"它們好凶哦."小婷婷有些害怕了,因為除了正中的三人外,所有騎士都自然外放出一股強大的肅殺之氣,有一股與生俱來的戰意在彌漫.

葉凡急忙拉住了小婷婷的手,而後又扶住了姜老伯,普通人確實難以承受這種威壓,尋常人如果長時間面對的話會心驚膽戰.

十幾頭蠻獸在小飯館前停了下來,搖頭擺尾,鱗甲閃爍,綻放出各種光芒,非常神駿,不過神輝也難以掩蓋它們身上的血煞之氣,很顯然全都曆經過血戰,不是圈養在溫室中的寵獸.

"請問這是姜家嗎?"正中央那個看起來很儒雅與俊朗的年輕人開口問道,他一身白衣勝雪,眼眸如水,偶爾流轉出點點光輝,端坐在黃金神犼上別有一股出塵的氣質,與那些殺氣彌漫的騎士大不相同.

姜老伯滿是皺紋的臉上充滿疑惑的神色,道:"是,不知道各位有什麼事?"

老人已經有七十多歲,臉上鐫刻滿了歲月的風霜,早已出現一道道褶子,一雙老眼都有些渾濁了.

見他這樣老邁,一副風燭殘年的樣子,端坐在五色異獸上的十六七歲的少年,頓時皺眉,道:"這只是一個壽元將盡的普通鄉下老人,不可能是我們要找的人."

黃金神犼上的年輕男子掃了他一眼,五色異獸上的少年似有些顧忌,止住話語,不再說什麼.

"老伯您一直在清風鎮生活嗎?"

"是的,幾乎從來沒有出過遠門."老人如實答道.

"您祖上就居于這里,還是後來搬到此鎮的?"黃金神犼上的年輕人繼續問道.

"是我父親那一代搬到這里的,我是在此地出生的,你們……有什麼事嗎?"姜老伯滿是不解的神色.

聽到這些話語,黃金神犼的年輕人立時跳了下來,他一身白衣隨風飄動,連長靴都纖塵不染,看起來俊朗不凡,稱得上少有的美男子,以豐神如玉來形容根本不為過.

"老伯我想請教您一些問題,望您能夠回答."

"不敢當,如果我知道,一定回答."姜老伯只是一個普通的老人,對于這些騎著異獸而來的修士,心有敬畏.

小婷婷則有些緊張,用力抓著葉凡的手,緊緊的相依在他與老人之間,有些害怕與好奇的打量著那些蠻獸還有那些騎士.

"先請您恕罪,我想問,您的父親如今是否還在世上?"白衣男子略帶緊張的問道.

姜老伯先是疑惑,而後答道:"早已去世五十多年了."

"什麼……"白衣男子頓時,如玉的臉上露出一絲驚容,而後歎了一口氣.

"我早就說了,這只是一個普通的糟老頭而已……"五色異獸上的少年露出不耐煩的神色,似乎想要盡快離開這里.

"你閉嘴!"英俊的白衣男子,回頭瞪了他一眼,隨後轉過身來,繼續問道:"老人家還請恕罪,您的父親是否叫姜哲?"

"你……你怎麼知道?"姜老伯露出驚色.

端坐在銀輝閃爍的神鹿上的少女露出驚訝的神色的,道:"看來我們真的尋到了."她身材修長,膚色雪白細膩,容顏姣好,非常美麗,眉宇間有一抹傲意,給卻有一股高不可攀的感覺.

五色異獸上的少年皺眉,道:"這樣一個普通的鄉下老人,怎麼可能會流有我們姜家的血液.如果真是姜哲太爺的後代,怎麼可能不懂得修煉之法,肯定是重名重姓……"

"老人家您能仔細的和我說說嗎?"白衣年輕男子,態度始終很溫和,上前扶住姜老伯,道:"我們可以進去詳談嗎?"

那些騎士全部守在了外面,白衣男子扶著姜老伯走回小飯館,那個倨傲的少年還有那個非常漂亮動人的少女也跟了進來.

葉凡見對方並沒有惡意,拉著小婷婷坐在一邊,沒有說任何話語.

"姜哲老太爺的左手臂上是否有幾顆紅痣?"

"共有五顆.你怎麼連這些都知道."姜老伯露出驚異的神色.

"姜哲老太爺竟真的隱居在燕地,不想在五十多年前就去世了……"白衣男子輕輕歎了一口氣,道:"老人家,或許我該叫您一聲叔公."

"不敢,不敢!"姜老伯見對方竟對他一拜,急忙將白衣男子拉起.

"你們兩個還不過來拜見!"這容貌二十三歲的年輕男子,回頭對身後的兩人道.

"拜見叔公."十六七七歲的美麗少女,盈盈一拜,同時間瞟了一眼葉凡與小婷婷.

那個少年則有些不情不願,咕噥道:"拜見叔公."匆匆施了一禮,很是敷衍.

"這是……"姜老伯滿是不解的神色,不明白他們為什麼會這樣.

"大哥哥,大姐姐,你們認識我爺爺嗎?"小婷婷也很疑惑,長長的睫毛不斷眨動,充滿靈氣的大眼中滿是疑惑的光彩.

見到這樣天真可愛,白衣男子溺愛的摸了摸她的頭,道:"我們來自同一個家族."

"什麼家族呀?"小婷婷不解的眨著大眼.

"自荒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古老世家————姜家.以後,你會慢慢明白,我們的家族在東荒有多麼的不凡."

葉凡心中震動,荒古世家絕對是與聖地平起平坐的超然存在,在東荒的地位高不可攀.

據葉凡所知,姜姓與姬姓一般,是中國最古老的姓氏姓.據史書記載,姜姓是炎帝的後代,因炎帝的出生地而得姓,"神農居姜水,因以為氏."

葉凡吃驚,不曾想在這星空的彼岸,姜姓依然如此的超然,實在出乎他的意料.

"姜哲老太爺當年驚才絕豔,弱冠之齡便已名動一方.後來更是威震東荒,跺一跺腳,八方云動,叱咤風云,想不到……"白衣男子似乎非常感慨,他已經看出,老人的生活並不是很好,怎麼也想不到一代強者的血脈,會淪落到到如今這番田地.

旁邊那個少女也滿是不解,問道:"當年姜哲老太爺沒有傳您修煉之法嗎?"

"什麼修煉……"姜老伯被他們說的糊塗了,自語道:"我根本不知道你們在說什麼."

"當年發生了很多的事情,一時難以說清,老人家您願意跟我們走嗎?"說到這里,白衣男子看向葉凡,而後又望向小婷婷.

"我不姓姜,婷婷是姜老伯唯一的孫女."葉凡急忙解釋道.

"家主那一脈虧欠姜哲老太爺太多,但塵封的往事終是水落石出,我想接您還有婷婷回姜家."

老人有些呆呆發愣,雖然沒有全部明白,但也聽出了大概,他難以接受.

旁邊那個少女見小婷婷很可愛,對她笑道:"婷婷你有什麼願望嗎?姐姐可以立刻幫你實現."

"沒有什麼願望呀,只要一直跟爺爺還有大哥哥在一起就好了."

"還有其他的願望嗎?"

小婷婷偏著頭,認真的想了想,道:"天天能夠吃飽飯,不挨餓.不用爺爺舍不得吃,給我留著.還有……沒有人欺負爺爺還有我……"

聽到這些話,少年頓時一愣.

而白衣年輕男子,那俊朗與儒雅的臉上,頓時出現一絲波瀾,他沉聲問道:"平日間你們被人欺凌嗎?"

"是呀,大哥哥沒來時,天天有壞人來欺負我們."小婷婷天真的話語,讓這些人全都變色.

"老人家我忘記問了,婷婷的父母呢?"

姜老伯頓時露出傷感的神色,道:"我晚年得子,白發人送黑發人……"

"怎麼會這樣?!"那個少女頓時睜大了眼睛.

"我也不知道是被人害死的,還是真的意外身亡……"

旁邊,小婷婷聽到這些話,大眼睛頓時紅了.

"您相信說來!"白衣男子的眼神在這一刻有兩道神華一閃而沒.

老人只簡簡單單的提了一句,白衣男子頓時站起身來,道:"煙霞洞天,沒聽說過,一會兒我們去走上一趟,如果敢有人阻攔,我不介意讓他們消失!"

旁邊的美麗少女也冷笑,道:"將我們姜家的人也敢欺凌,在去煙霞洞天之前,先去李家走上一遭!"

守在外面的那些騎士聞聽此言,頓時爆發出一股驚人的殺氣與戰意,在這一刻整座清風鎮都籠罩在一股可怕的氣息中.

各位書友,我需要會員點擊,需要推薦票,請各位支持下.新的一周開始了,將《遮天》頂起.

不算這章,周一還有三章.請大家給我動力,點擊與投票支持下.

遮天十二月上架,最後的兩次沖榜了.

@

@

@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