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八十章 奪源
第八十章奪源

午時,葉凡回到小飯館,他很喜歡與姜老伯還有小婷婷在一起吃飯的那種氣氛..

飯後,小婷婷很乖的去洗碗,葉凡看到這一切,感覺相當的汗顏,他似乎沒有幫著做過什麼.

"我來吧,你還小,現在還不用做這些,快去睡午覺,好長個子."

"不用大哥哥來做,我會洗碗,洗的很乾淨的."小女孩硬是將葉凡推倒了一邊.

姜老伯臉上滿是笑容,在一旁收拾碗碟,看向自己的孫女時充滿了溺愛.

一個突兀的聲音打斷了這種溫馨的氣氛,道:"兩年不見,這個小丫頭長大了一些,會做些事情了."

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邁步走了進來,臉上帶著淡淡的笑意,輕蔑的掃了一眼姜老伯還有葉凡,而後盯住了小婷婷.

"叔叔你是誰呀,認識我嗎?"小婷婷嘴巴很甜,盡管感覺到了一些不善,但是還是很乖的叫了一聲叔叔.

"當然認識,你父母活著的時候,我就已經認識你了."年輕的男子面色白皙,嘴唇很薄,給人一種陰鷙的感覺,他毫不避諱,直接提小婷婷的父母已亡.

小女孩大眼睛頓時紅了,她還依稀記得父母的樣子,過去經常在睡夢中哭醒,後來與姜老伯相依為命,隨著時間的推移,總算不再夢中哭泣了.

此刻,被人重提父母,她忍不住落淚,背轉過小小的身軀,慢慢的洗青花碗,小肩頭不斷**.

見小婷婷傷心,姜老伯變了顏色,道:"李家的七少爺您有事嗎?"

年輕的男子拉了一把椅子,自顧坐了下來,道:"沒什麼事情,我這個人比較念舊而已,過來看看你們祖孫倆生活的怎麼樣."

姜老伯看不出喜怒哀樂,答道:"托七少爺的福,我們勉強能夠度日活下去."

葉凡在旁沒有說什麼,他已經認出此人,正是早晨那個騎龍鱗馬的青年.

"我怎麼感覺到一股怨氣,姜老頭你是不是很嫉恨我?"年輕的男子居高臨下,帶著淡淡的冷笑.

此人當年與小婷婷的父親同時進入煙霞洞天,限于資質的緣故,被婷婷的父親遠遠的甩在了後面.且,他有過惡行,被婷婷的父親狠狠的教訓過,結果嫉恨在心.當婷婷的父母亡故後,就是他讓李家的人奪了姜老伯的酒樓與客棧,逼迫的祖孫二人幾乎快沒有了活路.

"我怎麼敢嫉恨七少爺,沒有的事情."

年輕的男子嘴唇很薄,給人一種非常刻薄的感覺,道:"有些事情沒有必要憋在心里,嫉恨的話,不如痛痛快快的吐出來,不然氣大傷身,你已經七十多歲了,可沒有幾個年頭好活了."

姜老伯的身軀顫抖了幾下,但最終卻又平靜了下來,道:"七少爺我只想問你一句話,不然的話我死不瞑目."

"你問吧."年輕的男子"啪"的一聲展開一柄折扇,輕搖了起來,一副好整以暇的樣子.


"我只想知道,婷婷的父母真的是意外身亡嗎?"老人的情緒似乎有些失控,用力攥著拳頭,指節都已經發青,軀體在輕微的顫抖著.

葉凡急忙走過去,扶住了他.另一邊,小婷婷無聲的抽泣,小小的身軀背對著幾人,雙肩不斷顫抖,小手慢慢的搓洗著一個小瓷碗.

"姜老頭看來你心中憋著一股沖天的怨氣啊,不過這又能如何,你這麼大年歲了,難道還想拼命不成?你要是死掉,你這漂亮的小孫女生活可就真的沒有著落了."

"婷婷的父母到底怎麼死的?"姜老伯呼吸急促,胸膛不斷起伏,臉上布滿了悲傷.

"隨你去猜吧."年輕的男子"啪"的一聲合上了折扇,看向葉凡,道:"聽說你領人將劉管事打成了殘廢?"

葉凡沒有回應,攙扶著姜老伯站在一邊.年輕男子掃了他一眼,沒有繼續說什麼,站起身來,向著小婷婷走去.

"你要做什麼?!"姜老伯雙眼中露出恐懼的神色,如老母雞一般伸開雙手,擋住了他的去路,將小婷婷護在身後.

"姜老頭你緊張什麼,難道我還會向一個小丫頭動手不成?"年輕的男子仔細的打量小婷婷,不斷的點頭,自語道:"像,太像了.可惜了煙霞仙子,死的不值啊.兩年過去了,想不到你女兒已經跟你這麼像."

小婷婷咬著嘴唇,雖然在抽泣,但沒有大哭出來,似乎不想當著李家七少爺的面哭.

年輕的男子,右手持折扇,輕輕的敲打自己的左手,道:"行了,姜老頭以後你不用受苦了,以後我會把這個小丫頭帶走,你在這個小鎮上安享晚年吧."

"你什麼意思?!"姜老伯頓時呼呼喘氣,將小婷婷護在身後,死死的盯著李家七少爺.

"這個小丫頭,心靈手巧,我准備把她帶到煙霞洞天去,讓她跟在我身邊做些事情,總比跟著你有上頓沒下頓好吧."

"不行,除非我死了,李家七少爺你不能這麼欺負人!"姜老伯急怒攻心,呼吸有些困難,眼睛都紅了,身體一陣搖晃.

葉凡急忙為扶住了他.

"爺爺你沒事吧,不要嚇婷婷……"小婷婷抱著老人的大腿,仰著小臉,充滿了擔心而又恐懼的神色,不斷的落淚.

年輕的男子諷刺道:"姜老頭你至于動這麼大氣嗎,你要明白,離開你後,她過的將是另一種生活,將來說不定會在煙霞洞天大放異彩."

姜老伯不斷的喘粗氣,好久才平靜下來,央求道:"七少爺你就放過我們吧."

"這是什麼話!"年輕的男子臉色沉了下來,顯得很陰冷,道:"讓你安享晚年都不願意,真是不識好歹."

"我永遠和爺爺在一起!"小婷婷眼睛紅腫,緊緊的抱著姜老伯的大腿.

"這次我還有重要的事情要做,明天必須返回煙霞洞天,過幾日我親自來帶走她."李家的七少爺說完這些話,轉過身軀,看了葉凡一眼,道:"打狗還要看主人呢,雖然是趕出去的狗,但也不能容外人欺辱."說到這里,他輕輕的在葉凡肩頭上拍了兩下,道:"沖動的人,命很難長久."

"砰"

葉凡一下子坐在了地上,嘴角溢出絲絲血跡,身後的椅子都被撞的散架了.


年輕的男子冷冷的瞥了一眼,冷冷一笑,揚長而去.

"孩子你怎麼了?!"姜老伯驚怒,急忙去扶葉凡.

"大哥哥……"小婷婷的臉上也露出驚恐的神色,用小手幫葉凡擦嘴角的鮮血.

葉凡見李家的七少爺遠去,快速站起身來,道:"我沒事."

"真的沒事?"老人將信將疑.

小婷婷也一臉的緊張,問道:"大哥哥你真的沒事嗎,你的嘴里都流血了."

"差點出事."

"不要緊吧?"姜老伯又露出憂色.

"您誤會了我的意思,我是說差點忍不住出手,我自己沒什麼事.不過這個人真的很陰狠,如果是常人的話,挨了剛才那兩下,活不了半個月就得死."

"是我們爺倆連累了你,如果是你自己的話,不會受這種氣."姜老伯自責.

"老伯不要這樣說,剛才的血是我自己硬吐出來的."葉凡輕笑了起來,道:"說起來,我還要感謝這個李家的七少爺,因為他將送我一場大機緣,跑到這里親自告訴了我何時離去."

"你……"姜老伯露出疑惑的神色.

"他這樣的陰狠的人沒有必要留在這個世上了,居然還想把婷婷帶走,下輩子都不行!"

這一夜,葉凡始終在關注著李家的動靜,夜深後他離開了小鎮,守在二十幾里外的山路上,這是清風鎮通往外界的必經之路.

月色朦朧,一朵烏云飄過,山林間瞬間黑暗了下來,不知名的野獸吼聲不絕,深夜的山林顯得有些陰森與恐怖.

下半夜,山路一陣震動,重重的馬蹄聲響起,在暗淡的星光下,一頭渾身青鱗閃閃的龍鱗馬如一道青光一般快速沖來.

葉凡靜靜的等待,直到龍鱗馬奔到近前,他的身上才突然沖起一道熾烈的金光,在黑暗中格外的璀璨,如烈陽橫空.

"噗"

血光迸濺,龍鱗馬上傳來一聲慘叫,但那個人並沒有墜落下馬.

葉凡心中一驚,快速調轉金書,飛斬而去."噗"的一聲輕響,那頭龍鱗馬被劈為兩半,死尸重重摔倒在地上,上面的人橫飛出去二十幾米遠,墜落在地.

"哧"

一道銀芒亮起,一根半尺長的銀矛,快速向著葉凡這里沖來,如一道銀色的閃電一般.


"鏘"

金光一閃,葉凡祭出的金書斬在銀矛上,半尺長的小矛頓時斷為兩截,墜落在地.

不遠處,從龍鱗馬上摔落出去的人快速騰躍而起,就要沖向山林中.

這個時候葉凡再次發難,金書化成電芒,劃破黑暗的虛空,眨眼斬到了近前,勢如匹練,無堅不摧,"噗"的一聲,將其左腿截斷.

"啊……"

那個人終于慘叫出聲,在地上翻滾了起來.

直到這時,葉凡才長出一口氣,戒備著向前逼近而去,這是他第一次伏殺敵人,初時不免有些緊張,失了一些准頭.

"李家七少爺我們又見面了."

地上那個不斷翻滾,鮮血橫流的年輕人臉色蒼白,當看清是葉凡後,他露出幾乎不敢相信的神色,驚叫道:"怎麼是你?"

"有什麼不對嗎?"葉凡神色平淡,隔著一段距離看著他.

"想不到是你這個小崽子,我真的走了眼了!"李家的七少爺滿臉猙獰之色,痛苦與憤怒無比,看起來非常嚇人.

"謝謝七少爺送我一場大機緣."葉凡站在遠處,臉上帶著淡淡的冷笑.

"你……你……"李家七少爺氣的身軀突突顫抖,在這一刻他絕望而又窩火,更是非常憤怒.

"婷婷的父母到底怎麼死的?"說到這里,葉凡語氣轉寒,金光一閃,金書快速沖了出去.

"噗噗"兩聲輕響,李家七少爺的雙臂全部斷落了下來,葉凡還是有些不放心,再次祭出金虹,在他的苦海上輕輕一劃.

"啊……小崽子我做鬼也不會放過你!"

"人為什麼總是說這種無用的話呢."葉凡走到他的近前,道:"你這個畜生,壞事做絕,喪盡天良,今天完全是你的報應,我會慢慢的伺候你."

"啪"

葉凡一巴掌抽了過去,將他扇飛出去四五米遠.

"你……"李家七少爺的雙目在噴火.

葉凡走過去,一腳踏在那張還算光滑的臉上,道:"人在做天在看,惡事做絕,你以為能夠逍遙一輩子嗎?"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