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九章 摹刻道紋
第七十九章摹刻道紋

"最先在深山古洞發現'源’的采藥人去了哪里?"葉凡問道..

古籍上有記載,一處"源地"通常情況下可以開采出數塊"源",甚至更多,如果尋到那座古洞,說不定還會有其他發現.

姜老伯歎了一口氣,道:"他回到鎮上後,將那塊什麼'源’賣個李家,沒過一天就消失了,不少人猜測李家不願付賬,暗中做了傷天害理的事情."

葉凡頓時明白了,李家肯定是殺人滅口了,"源"對修士極為重要,他們不會放任這個人四處亂說.

"看來有點麻煩……"

"大哥哥,有什麼麻煩,婷婷幫你."小婷婷偏著頭,眨動著明亮的大眼,天真的說道.

葉凡笑了笑,刮了刮她秀氣的小鼻子,道:"婷婷真乖……"

吃過早飯後,葉凡走出小飯館,遠遠的繞著李家轉了兩圈,里面斷壁殘垣,足足有三十幾間房屋被燒塌了.

就在這時,小鎮外傳來陣陣獸吼,不多時塵土飛揚,一頭高大的坐騎沖入小鎮,形體似馬,但卻覆蓋著青色的鱗片,速度極快,眨眼間就來到了李家的大門前.

"龍鱗馬!"葉凡心中一驚,他知道這種異獸,身覆青鱗,形體似馬,力大無窮,奔跑起來比尋常的馬快上很多倍,日行四五千里沒有問題,不知疲倦,中途不用停歇.

凡人很難擁有這樣的異獸,就是苦海境界的修士都很難將它收服,龍鱗馬實力不凡,通常都是命泉境界的修士將其降服後,賜予還不能駕馭神虹而行的晚輩.

龍鱗馬青鱗閃閃,搖頭擺尾,仰天嘶吼,甚是神駿,在馬鞍上端坐著一個二十五六歲的年輕男子,臉色白皙,嘴唇很薄,眼神有些陰冷.

李家頓時被驚動了,大門被打開,有人大叫了起來,跑向里面去送信:"少爺回來了……"

葉凡心中放松下來,覺得李家這個修仙者多半只是一個苦海境界的修士,不然的話就直接駕馭神虹飛回來了.

"這個'源’我要定了!"

現在不是動手的時候,不久後葉凡進入深山中,這一次內視苦海中的金書,他發現開篇的字更加模糊,似乎真的將要徹底消失了.

"為什麼會這樣……"葉凡一直在思索這個問題,自語道:"幸好我已經將消失的部分完全悟透."

隨後,他繼續參悟《道經》,每次都有不同的感受,很長時間後才停下來,開始在苦海上空錘煉"鼎".

十九道"神紋"熔煉在一起,像是一塊神鐵疙瘩,燦燦生輝,任葉凡千錘百煉,卻總難化成鼎.

在此期間,葉凡曾經嘗試鑄了一把飛劍,結果雖然沒有完滿成功,但卻大致有了劍胚的模樣,照此慢慢錘煉下去,早晚有一天會成功.


"為什麼鼎如此難祭?"

葉凡將金色劍的胚熔煉,重新開始鑄鼎,但是一次次嘗試,一次次失敗,只能將其錘煉成一坨,總是無法成型,連粗胚都難以化成.

"這樣下去要到何年何月何日才能鑄出充滿道韻的鼎,若是白白蹉跎了歲月,可真是竹籃子打水一場空."

錘煉鼎的過程不僅要調動生命精氣,還要高度集中神識,最後葉凡心神疲憊,不得不停了下來.

苦海上空,那塊豆粒大的"神鐵疙瘩"燦燦神輝,百煉難成型.

"這樣一塊'神鐵’,已經算是一個半廢的'器’,不知道能不能控制青木寶印那樣的武器."

葉凡很遺憾,他沒有任何寶物,不知道現在能不能初步"禦物",不然的話他真想試試看.驀地,他看到被綠銅擠在苦海邊緣的金書,心中頓時一動,道:"禦它試試看."

豆粒大的"神鐵疙瘩"快速沉入苦海,刹那間融進金書中,隨著葉凡心念一動,一道熾烈的金光沖出他的體外,像是一道閃電一般劃空而過.

絢爛的光芒一沖而過,數株古木與兩塊巨石都沒有擋住它.葉凡向前走去,輕輕一推,一株參天古木頓時倒了下去,斷口非常平滑,剛才金光劃過時,巨樹紋絲未動,但卻已經被斬斷了.

葉凡心中著實一驚,數株古木皆是如此.而那兩塊巨石,用手一推,也都刹那分成兩半,早已被平整的切開.

金書飛出去足有十幾米遠,像是一輪金燦燦的太陽一般定在半空中,隨著葉凡心念一動,金光一閃,瞬間飛了回來,重回他的苦海內.

"真是鋒銳……"葉凡非常驚訝,他不過是抱著試試看的態度而已,沒有想到真的將金書祭了出去,而且其鋒芒凌厲無匹.

"這金色的紙張不僅記載了《道經》,難道還可以當做武器來用?"有了這樣的想法,他再次開始嘗試,金光如虹,如閃電般不斷劃過虛空.

葉凡發現,只能將金書祭出去十幾米遠,超過這個范圍,他便難以控制了.

"道經是東荒最神秘的古經之一,這頁金色的紙張肯定非凡,我也有一件武器了,勢如匹練,對敵時肯定犀利無比."葉凡底氣漸足.

"連一頁紙張都如此,那塊綠銅肯定更加可怕,它應該是真正的武器,不知道威力如何……"想到這里,葉凡心中難以平靜,內視苦海,想駕馭綠銅.

然而,金色的苦海中央,那塊綠銅寂靜無聲,如磐石一般定在那里.

"我感覺像是在推一座巨山."葉凡滿頭大汗,精疲力竭,根本難以撼動綠銅分毫,苦海中央籠罩著一團古樸與滄桑的氣息,還有一種磅礴的壓力.

"怪不得將《道經》都生生逼到邊緣,這塊綠銅太神秘與不凡了,像是在面對無量的大海與太古的星辰一般,浩瀚無盡,威壓如天."

綠銅絕不是完整的,很像是某種器物碎裂下來的一塊,殘片都如此,可想而知完整的器物有多麼的恐怖.


"難以估量,根本無法揣度!"葉凡心中充滿了震撼,越想越覺得可怕與吃驚,自語道:"完整體到底什麼樣子……"

就在這時,他的眼神突然亮了起來,他看到了綠銅上的"道紋",那些紋絡有著一股說不出的道韻.

"無法撼動綠銅,我先摹下它的'道紋’!"

神秘的綠銅表面並沒有"道紋",唯有在斷口處密密麻麻,"道紋"密布,紛繁複雜,深奧莫測,根本無法讓人理解,但卻有一種道法自然,天地沌歸一的感覺,讓人一看就深受觸動.

葉凡還沒有達到可以精研"道紋"的那種境界,他想做的事情是將那塊無法鑄成"鼎"的"神鐵疙瘩"在綠銅斷口處反複熔煉,摹刻下所有神秘的"道紋".

"這些密密麻麻,神秘莫測的道紋一定有著天大的來頭,很有可能是傳說中那種天生的'紋理’,獨一無二."

葉凡休息片刻後,開始熔煉那粒"神鐵疙瘩",將其化開,附著在綠銅上不斷錘煉,就如同凡人打鐵一般,將其反反複複的錘打,上面密密麻麻,烙印上很多紋絡.

他不斷的祭煉與摹刻,直至生出一種感覺,這塊"神鐵疙瘩"似乎漸漸多了一種莫名的韻味.只是,當他去認真感應時,發現還是那樣普通,並無任何變化,所謂的道韻並不存在.

"是錯覺嗎?"葉凡自語.

在接下來的時間里,他將那粒"神鐵疙瘩"不斷熔化,反複祭煉,里里外外都摹刻上了綠銅上的道紋,可謂千錘百煉.

"似乎比以前凝練了不少,不管是不是錯覺,摹刻綠銅的道紋,肯定只有好處,沒有壞處."

最後,葉凡開始重新祭"鼎",想看看"神鐵疙瘩"摹刻下道紋後是否真的發生了變化.

在他的苦海上方,那粒"神鐵疙瘩"不斷的變形,棱角漸漸圓潤,光澤收斂了不少,多了一種凝實的感覺.

最終,雖然連粗胚都沒有祭煉出來,但葉凡還是感覺很振奮,他覺察到了異常,在錘煉"神鐵疙瘩"的過程中,他找到了一種玄妙的感覺.

"綠銅上的道紋果然神秘,以後每日都要反複熔煉與摹刻,成功祭出'鼎’不會是問題."

——————————————————

書友海云天聯合一些其他的書友合寫了一本長生界續集——長生戰,大家有興趣的可以去看看.

鏈接:http://

簡介:一部長生,一曲傳奇.意猶未盡的我們,用自己的筆來彌補一切遺憾.風云再起,且看長生續中,新的英雄故事,新的神話傳說!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