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六章 怒發沖冠
第七十六章怒發沖冠

天地初始,宇宙合氣生萬物,這個讓無盡修士向往的時代一去不複返,葉凡也只能感歎而已.(看小說到頂點)

這一夜他收獲巨大,苦海從黃豆粒大開辟到鴿卵大,最重要的是金色的苦海內蘊有十九道神紋,他已經有了不凡的戰力,成為了苦海境界的修士,摘掉了"勉強"二字.

此刻,天光已經大亮,葉凡在山林中打了兩只山雞與一只野兔,又采摘了一些野果,這才向小鎮走去.

回到小飯館後,老人剛好將早飯擺上桌,小婷婷正在鍥而不舍的敲他的房門,催他起床,葉凡不禁莞爾.

看到他從外面回來,小婷婷非常驚訝,而姜老伯則是欲言又止,他活了這麼大的年歲,自然猜想到縱火事件與葉凡有關.

"今天中午,我們加餐,紅燒野兔,碧葉卷香雞塊.來,先嘗嘗這些野果子味道好不好."葉凡幾枚紅彤彤的果實向小女孩遞去.

"哦哦哦,又有好吃的了."小婷婷非常高興.

吃過早晚後,葉凡回到了自己的房間,繼續研讀《道經》,他感覺每一次重讀道經,都會有不同的感受.

"咦!"

葉凡一驚,他發現金書上開篇的幾十行古字慢慢模糊了下去,似乎不久後就要消失了.

"幸好,我已經記在心中,不然真的會出現麻煩."他不明白為什麼會發生這種情況.

直至到了中午時,葉凡一陣吵嚷聲驚醒.

"老不死的,少廢話,趕緊去准備一些酒菜,不然將你這小店拆掉!"

"倒了八輩子血黴,那一把大火燒的太慘了,那個該千刀萬剮的混蛋,害得我們這麼慘!"

"劉管事,以後我們怎麼辦,被李家毒打出門,真是好說不好聽啊."

"你問我,我問誰去,先走一步算一步.姜老頭,你傻愣著干什麼,趕緊去准備一桌酒菜,給我們壓驚,不然的話你就准備挺尸吧!"

正是黃臉中年人與他的幾名手下,此刻皆纏著繃帶,有的人是被昨天那把大說燒傷的,有的人則是被李家毒打了一頓趕出來的.

小婷婷站在桌前,怯怯的道:"你們不要吼我爺爺,我們家不開飯館了,你們去別處吃飯吧."

"砰"

劉管事重重在的桌子上拍了一巴掌,瞪起眼睛,道:"姜老頭你少磨蹭,再不准備飯菜,我將你孫女扔井里去."

"小丫頭一邊呆著去,這里沒有你什麼事!"旁邊一個滿臉橫肉的家伙,左手纏著繃帶,右手向婷婷扒拉去,差點將小女孩撥一個大跟頭.

姜老伯急忙托住婷婷,將她擋在身後,對幾人道:"我們真的不做生意了,這店實在開不下去了,你們還是去別處吧."

"昨天的教訓你忘了嗎?今天我們心情這麼不好,你也敢頂撞?!"劉管事冷笑,一張黃臉更加的蠟黃了,看起來有些陰冷.

他猛地站起身來,一把揪住姜老伯的衣領子,寒聲道:"你這個老不死的,這兩天還真是越來越硬氣了,我們幾人都倒了大黴,還敢這樣頂撞我們,惹火了我們,今天把你的狗窩給燒光,讓你跟這個小崽子要飯去!"

"你們不要打我爺爺……"小婷婷帶著哭腔,她不過五歲而已,個子太矮,夠不著劉管事的手臂,只能抱著他的一條腿,仰頭央求道:"求求你放了我爺爺,他都七十多歲了……"


劉管事那只手用力揪住姜老伯的衣領子,攥的很緊,他雖然被燒傷,但也不是姜老伯這個風燭殘年的老人可比的,老人的脖子被勒的有些發青,滿是皺紋的老臉被憋的通紅,劇烈咳嗽了起來.

小婷婷的眼中噙滿淚水,抱著劉管事的大腿,焦急而又可憐的哭喊道:"求求你了,快放開我爺爺,他快喘不上氣來了……"

"嗚嗚……我爺爺已經七十多歲了,你不要掐他……快放開他."小婷婷使勁搖劉管事的大腿,但是她能有多大力氣,根本不管用.

"小毛丫頭,一邊呆著去!"劉管事用力一抬腿,直接讓小婷婷栽了一個跟頭,而後抬腳就要踢.

葉凡從後院沖到小飯館時,正好看到這一幕.他抓起桌上的茶壺就擲了出去,重重的砸在劉管事剛抬起的那只腿上,而後快速沖過去,將小婷婷拉了起來.

"大哥哥……"小婷婷癟著嘴,怯怯的叫道,大眼通紅,臉上掛著淚痕,新衣上滿是灰塵,

葉凡怒發沖冠,體內像是有一股火在燃燒,他一下子撥開了劉管事的手,將姜老伯解救了出來,而後怒道:"這樣一個孤寡老人,你都忍心下的去手,還是人嗎?!"

"哪來的小王八崽子,怎麼說話呢?"旁邊的幾人不干了,全都站了起來,非常不善的盯著葉凡.

劉管事的黃臉陰沉無比,居高臨下,俯視眼前葉凡,道:"小崽子人不大,也想學大人抱打不平,一會兒將你扔進下水溝,我看你還敢不敢這樣叫!"

姜老伯脖子淤青,臉色憋的通紅,蹲在地上,咳嗽了好半天才緩過勁來,小婷婷緊張無比,一邊抽泣,一邊為老人輕輕捶背,哭道:"爺爺你沒事吧,別嚇婷婷,婷婷很擔心,婷婷很害怕……"

見到這一切,葉凡的怒火更盛了,但眼神卻逐漸冰冷了起來,盯著劉管事,道:"你這麼大的人了,歲數都活到狗身上去了嗎?!"

"他媽的,哪來的野孩子,居然敢跟劉管事這麼說話,打死他!"

黃臉中年人自己還沒有表態,旁邊就沖過來一個滿臉橫肉的家伙,掄起巴掌對著葉凡的就臉抽了過來.

"啊……"但是,這個人自己卻當場慘叫了起來.因為葉凡搶先出手,捏住了他那只打著繃帶的胳膊,在場眾人不可能知道葉凡有多麼大的力氣,都以為是那個家伙被觸碰了傷口才如此撕心裂肺的慘叫.

劉管事被趕出李家,這一切都在葉凡的預料中,但是沒有想到他這麼跋扈,落到這般田地還到這里來作威作福.

"小崽子,膽子還真是不小."劉管事冷笑著,伸手向著葉凡的臉拍去,動作並不快,他想羞辱葉凡.

"啪"

葉凡一巴掌掄了出去,"啪"的一聲,將劉管事橫著抽飛了出去,一下子撞在身後的那張八仙桌上,口中噴出的一串血花劃過三四米遠,他費力的的爬了起來,張嘴吐出七八顆大牙.

"他媽的,給我宰了這個王八崽子!"劉管事憤怒,一張黃臉近乎扭曲,眼睛都快噴出火來了.

這些人根本沒有意識到葉凡異于常人,"呼啦"一聲全都圍了上來,葉凡目光寒冷,挨個在他們纏有繃帶的傷口上捏了一把,頓時傳來一片慘叫聲.

"啪","啪","啪"……

緊接著,十幾記耳光接連響起,葉凡左右手分別掄起,狠狠的對著他們抽大嘴巴.

"你們這幫畜生,連這麼孤苦的老人與這麼可愛的孩子都忍心下手欺負,真是該死."葉凡的勁力何其大,如果不是控制力道的話,他能夠直接將這些人的頭顱抽裂.

盡管如此,也是後槽牙亂飛,這幾個滿身纏縛繃帶的人,被他抽的口鼻噴血,牙齒脫落,滿地打滾.

"啊……"


"小兔在崽子你敢打我們?"

"痛死我了,我的傷口……"

這些人被葉凡大嘴巴抽的滿地滾,慘叫連連.

"對不住姜老伯,我忘記了,這是在小店中,一會兒又得勞煩您老打掃衛生了,我現在馬上將他們扔出去."葉凡說著,一個個將他們抓起,全部扔了出去.

姜老伯情緒波動的很劇烈,憋在心中兩年的悶氣似乎一下子吐了出來,軀體都在顫抖,他用手捂著婷婷的雙眼,沒有讓她看到這一切,怕驚嚇住小女孩.

婷婷焦急無比,帶著哭腔問道"爺爺,大哥哥他怎麼了,那些壞人在起伏他嗎?!"

"婷婷不用擔心,你大哥哥他沒事,那些壞人都被他打倒在了地上."

葉凡將這些人扔到了街上,但並沒有就此放過他們,將他們踢的像皮球一樣滾來滾去,哭喊連連,像是被剝了皮一般,發出殺豬般的慘叫.

劉管事自然是葉凡重點照顧的對象,臉頰浮腫,也不知道挨了多少個大嘴巴,滿嘴的牙齒幾乎全都被抽飛了出來.

"救命啊……"

"殺人了……"

這些人慘叫連連,大聲呼救,確實引來不少圍觀者,但是沒有一個人相勸,甚至不少人躍躍欲試,想要過去踹上幾腳.

葉凡見到這一情況後,大聲道:"鄉親們,你們還等什麼,這些人做人家的狗時整天魚肉鄉里,如今已經被李家掃地出門,沒什麼可擔心的了,上來打吧,狠狠的教訓他們!"

此言一出,超乎葉凡的預料,"呼啦"一聲,所有人都圍了上來,男女老少又撕又扯,狂毆地上這些人.

"今天早上就聽說了,他們因為貨物被燒的緣故,被李家毒打了出來,看來是真的."

"怪不得這個少年能夠痛打他們,原來他們滿身是傷,剛遭過毒打啊,要不然這少年今天非吃大虧不可."

"打啊,打死這幫畜生!"

……

群情憤怒,爭搶著上前,毆打地上的幾人.不難猜想,這幾人有多麼的不得人心,現在群情激憤,怒火全部爆發了出來.

地上的幾人不斷翻滾,慘叫聲都已經不像人發出來的了,嗷嗷邪叫,哭爹喊娘,被眾人毆打的大小便失禁,臭氣熏天.

葉凡本來准備趁亂親自出手,將他們的骨頭捏斷一些,讓他們老實一年半載,但是現在發覺根本不用他動手了.

那些鄉里鄉親,下手那叫一個狠,幾人的胳膊還有腿,全都斷了,恐怕這下半生都要殘廢了,可想而知他們引發了多麼大的民憤.

"饒了我們吧,再也不敢了!"

"啊,救命啊,死人了……"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