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五章 體若無底洞
第七十五章體若無底洞

葉凡吃過晚飯後繼續參悟《道經》,整個晚上他都沉浸在一種玄而又玄的狀態中,金色的苦海上空吐氣布化,出于虛無,星辰閃耀,混沌迷蒙,千變萬化..

直到第二日,他才從這種狀態中蘇醒過來,沒有一點疲累,苦海中生命精氣四溢,讓他感覺神清氣爽.

"大哥哥吃早晚了……"小婷婷蹦蹦跳跳的過來喊他吃飯,小臉上漾滿了開心的笑容.雖然身上的衣服很不合體,且破舊不堪,有很多補丁,但是卻難以掩蓋她燦爛的童顏所特有的光輝.

葉凡一陣感歎,孩子就是孩子,昨天經曆了那樣的慘事,受了那麼大的委屈,哭的那麼傷心,但一覺醒來就不再悲傷了,很快忘記了所有的不愉快.

"婷婷很開心嗎?"葉凡笑著問道.

"嗯!"婷婷認真的點了點頭,道:"現在有了食物,爺爺不用舍不得吃飯,給我留著了,婷婷當然開心了."

葉凡一怔,原來有些人的幸福如此簡單,能夠吃飽飯,就讓小婷婷如此滿足了,對比那些想盡辦法,爭奪功名利祿的人來說,這個標准實在太低了,或許也正是因為這種簡樸的幸福,才產生了這樣純的真善美.

看著她紅撲撲的小臉上滿是笑顏,如此的燦爛,葉凡被深深到底感染了,溺愛的摸了摸她的頭,而後拉著她一起向屋外走去.

臨近中午時,李家那個黃臉的中年人又來了,看到小飯館已經關門,他用力踹了幾腳,罵罵咧咧,道:"開門,大爺來吃飯了……"

小店里面,婷婷非常緊張,大眼中滿是恐懼,緊緊的靠在老人的懷中,生怕那些人闖進來.姜老伯輕輕的拍著她的脊背,小聲的安慰.

葉凡站在屋中,聽著那些難聽的謾罵,他漸漸皺起了眉頭,眼神越來越冷.

"行,姜老頭你不做生意,就等著餓死吧,都七老八十了,我看你還能做什麼!"

外面的人一陣咒罵,將門外的兩盆花草重重地摔碎,而後用匕首在門上一陣劃刻,弄的不成樣子,這才揚長而去.

"爺爺……"直至過去很久,小婷婷的才怯怯的道:"那些壞人明天還會來嗎?"

"沒事,婷婷不要怕,爺爺不會讓他們傷害你的."老人不斷寬慰她.

婷婷小聲道:"那些壞人天天作惡,為什麼沒有好人來整治他們?"

葉凡感覺到,這個世上果然是孩子的話最真,不平的事很多,但不可能都有人管.

"婷婷放心,明天他們肯定不會來了."葉凡蹲下來,笑著道:"走,去吃飯,今天中午我給你做一道好菜."

"大哥哥你會做菜?"小婷婷的眼中充滿不相信的神色.

"小瞧我啊,今天給你露一手,保准你從來沒吃過."

小女孩撲閃著大眼,一點也不相信,道:"我不相信,爺爺什麼菜都會做,過去我們還有酒樓的時候,爺爺天天給我做好吃的."

"糖醋排骨,吃過嗎?"雖然是故鄉非常普通的一道菜,但是葉凡相信在這里應該還沒有出現過.

果然,小婷婷露出了迷惑的神色,道:"糖怎麼能夠與排骨放在一起?"就連旁邊的老人也滿是不解之色.

最終葉凡只能只能是紙上談兵,他的廚藝實在糟糕透頂,不過老人知道做法後,親自動手,總算完美的將糖醋獐子排骨端上桌子,這頓飯讓讓小婷婷吃的分外香甜,充滿了開心的笑容.

葉凡非常喜歡這種和睦與歡樂的氣氛,讓他有了家的感覺,隱約間讓他找到了一種寄托.

吃過中飯,老人讓小婷婷去睡午覺,他泡了一壺粗茶,端到光潔的八仙桌上,問葉凡道:"孩子你是不是要做什麼,千萬不要沖動……"

葉凡笑了笑,道:"老伯你不用擔心,不會出任何問題的.其實,壞人誰都能做,只是想不想做的問題而已."

"你要做什麼?"

"真要細琢磨的話,害人並不難,我有一百種辦法報複他們.但是,沒有必要那樣做,直接用最簡單手段就行了,我會讓他們自顧不暇,沒有辦法再來找麻煩.等以後,閑暇下來,再好好的收拾他們."

葉凡這個下午便直接離開了小鎮,他不想對李家精心算計,只要那幾個在外修行的人不回來,根本沒有必要這樣做.

他已經弄清楚,李家每月都要去縣城采購糧食與貨物,他們幾乎壟斷了小鎮上一半的生意,明天正是去縣城大采購的日子.那個黃臉中年人,是李家的一個管事,一般情況下都是他來負責此事.

縣城距離小鎮能有七八十里,比小鎮繁華多了,足有數萬人口,街道兩旁店鋪林立,叫賣叫賣聲不絕于耳.這個距離對于體質遠超常人的葉凡來說,根本不是問題,不過一個時辰,他便輕松趕到了.將在山林中打到的幾頭獵物換成錢幣後,為小婷婷買了不少糖果與小吃,而後又為她買了幾件小衣服與鞋子,隨後他又買了不少其他的東西.

直到天色將晚,他才向回走,今天出來的主要目的是為了查看小鎮與縣城間的這條道路,看看哪里荒涼與僻靜.

葉凡直到掌燈時分才回來,見他安然無恙,老人懸著的心才終于放下來.小婷婷則非常高興與興奮,拿著那一件件漂亮的小衣服,臉上充滿了開心的笑容.打開那些裝有糖果與小吃的紙包,她先將好吃的向老人與葉凡的嘴里塞去,然後自己才高興的吃了起來.

"婷婷怎麼不會換衣服?"葉凡問她.

"我要等以後再穿,婷婷現在的衣服還能穿."她小心翼翼的將新衣服包起.

看著她身上補了又補,縫了又縫的破舊小衣,葉凡有些感慨,窮人家的孩子讓人感覺有些心酸,這麼小就如此懂事,雖然是不經意間的話語,卻讓他有些難以平靜.

"放心好了,以後婷婷天天會有新衣服穿,快去換吧."葉凡覺得婷婷這樣可愛的小女孩,還有姜老伯這樣善良的老人,如果再被欺負的話,真是天理難容.

這一夜,葉凡繼續參悟《道經》,他發現手握菩提子時,他心中會格外空靈,對道經的理解明顯會深刻很多.

"不愧是悟道樹……"

次日下午,葉凡離開小鎮,在山林中穿行,很快就繞到了通向縣城的那條道路上,其中有段山路要穿行過一個小峽谷.

葉凡很快攀到了崖壁上,在這里換上一身黑衣,遮住面龐,又蹬上一對高蹺,辦成一個成年人的樣子,而後將昨日就預備在這里的油桶全部打開,靜等李家采購貨物的人回來.

直到天色擦黑時,山路上才傳來陣陣骨碌碌的聲響,足足有十幾輛大車,全都拉滿了貨物,從絲織布匹衣料到日用百貨以及糧食等,應有盡有.

葉凡站起身來,將一個個油桶猛力向下扔去,"砰砰"的聲響不斷傳來,十幾輛大車全部被淋上了煤油,下面頓時一片慌亂.

"油,是煤油,有人要放火燒車!"李家的人大叫,很多人驚慌逃遁,也有部分人在尋找要縱火的人.這個時候,終于有人發現了峽谷上方的葉凡,只見他身材高大,一身黑衣,手中的火把一根接著一根的扔了下來.

"噗噗噗"

熊熊大火頓時燃燒了起來,十幾輛大車刹那間化成了火海,根本不可能撲滅,火光沖天.

"你是誰,竟敢火燒李家的物資,難道就不怕修士的追殺嗎?"黃臉中年人驚慌的大叫著,這麼多的物資被毀,他已經想到了回去後的可怕下場.

"砰"

又一小桶煤油扔了下來,差點砸在他的身上,被濺了不少油跡,接著一道火光墜落下來,黃臉中年人頓時慘叫,亡命一般沖向遠處的山澗,渾身都是火光.

葉凡掃了一眼,在山谷上方隱去身影,而後快速解下高蹺,脫下黑衣,抱著這些東西,如飛而去.

這個晚上,清風小鎮震動,李家損失慘重,十幾輛大車的物資被燒了個精光,什麼也沒有剩下,還氣七八個人被燒傷.

整個夜里,這座小鎮都難以平靜,李家人像瘋了一般,幾乎是在挨家挨戶尋找線索,這簡直是太歲頭上動土,巨大的損失,讓李家人震怒.

直到深夜,小鎮才平靜下來,李家人覺得本鎮人不敢這樣做,沒有那樣的身手與膽魄,他們猜測是遠方的對頭,李家上下頓時緊張了起來,命人連夜向煙霞洞天去送信.

這一夜,葉凡悄悄離開小飯館,來到山脈深處,他必須要盡快提升實力.也不知道在山林中深入多少里,最後尋到一個石洞,葉凡以巨石將自己封閉在里面,而後將幾樣靈藥全都取了出來.

玉蛇蘭晶瑩如羊脂玉般柔和,溢出沁人心脾的芳香.古木精留下的那塊金色的塊莖燦燦生輝,華光流轉.

葉凡手握菩提子,靜心凝神參悟《道經》,直到感覺苦海震動,覺得可以突破了,才將玉蛇蘭服用了下去.

半個時辰之後,山洞盡管被巨石堵住了,但還是發出了陣陣海浪般的聲響,有一道道金光沖出,像是海嘯連天,濤聲不絕,隆隆作響.

直到後半夜,這一切才平靜下來,葉凡內視,發現金色的苦海整整大了一倍有余,他搬開巨石,沖出山洞,身輕體健,力量與速度又增長了不少,如一道輕煙一般在山林中快速奔行.

最終,他又回到了山洞,重新以巨石封住洞口,毫不猶豫的將古木精留下的金色塊莖服了下去,然後手握菩提子,參悟《道經》.

在下半夜,山洞中爆發出震耳欲聾的聲響,堵在洞口的巨石一下子崩碎了,石塊四射了出去.

像是火山噴發,又如九天銀河倒泄,山洞里面到處都是刺目的光芒,海嘯震天,驚雷不斷,葉凡的的苦海化成金色的汪洋,不斷卷向高天.

這種情況足足持續了一個時辰,駭人的聲響才慢慢平靜下去,神光逐漸收斂,葉凡快速沖了出來.他身後的那座山洞發出"轟隆隆"的聲響,快速崩塌了,早先沒有倒塌是因為金光在支撐著.

此刻,已經接近黎明,山林中不是特別的黑暗了,葉凡感覺體內充滿了勃勃生機,有一股旺盛的精氣在流轉.

金色的苦海一夜間已經由黃豆粒大開辟到鴿卵大,足足變大了數倍.他非常吃驚,這全都是古木精留下的金色塊莖所致,比玉蛇蘭蘊含的生命精華還要多十倍,實在是稀世珍品.

葉凡心中難以平靜,他發現其體魄像是無底洞一般,根本不用擔心藥力過猛,只要能夠提供足夠的生命精氣,他便可以不斷開辟苦海.

"難道荒古聖體的詛咒沒有在我身上出現?還是說這就是詛咒,每前進一步,都需要海量的生命精華,這樣的話道路越走越窄,後期難以開辟苦海……"

如果是常人吸收了這麼多的生命精華,恐怕早已擊穿了苦海,體魄都將爆碎.

"常人如果在漫長的時間內,將這些生命精華全部吸收,開辟出的苦海應該比我的大……"葉凡沉思,他這樣修煉簡直是一種奢侈的揮霍,自語道:"浪費了嗎,我並不覺得."

因為在這個時候他發現自己的苦海分外的凝練,雖然只有鴿卵大,但卻足足蘊有十九道"神紋",具有極其旺盛的生機.

"常人的苦海鴿卵大時,恐怕還難以凝聚'神紋’,我的金色苦海卻早早的做到了."葉凡並沒有覺得奢侈,反而很有成就感,他的金色苦海與眾不同.

"哧哧哧"

葉凡輕彈十指,頓時有十幾道"神紋"射出,像是一道道璀璨的劍芒一般,將前方的山石全都洞穿了.

"開辟同樣大的苦海,我所具有的神力,將比別人強大很多倍."這讓葉凡思緒起伏.

"可是,我這種體質想要修煉有成的話,需要海量的生命精華做後盾."想到這個問題後,他不禁皺起了眉頭.

"不過並非僅僅局限于靈藥,如果能夠尋到吳清風長老說的'源’,在靈氣極其濃郁的寶地修煉,應該也可以突破."

據古籍記載,天地合氣生萬物的時代,混沌迷蒙,靈氣氤氳,非常濃密,很多靈物可以吸收天地間的本源精氣,結出琥珀般的晶體,里面封有龐大的生命精華.

保存到現在的,便被稱作"源",對于修士來說極其珍貴,有些極品的"源",稱得上價值連城.

自萬物初生時代,到太古洪荒年間,天地本源精氣漸漸稀薄,靈物便很難以結出"源"了.

不過在最後的那段輝煌時期里,萬物繁盛,生靈強大,靈藥眾多,因此而結出不少稀世"神源".後世人曾經發現過似琥珀般的晶瑩石體中封有生物,這樣的"神源"開采出來後,可以提供無盡生命精氣.

"那真是一個讓人向往的時代啊……"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