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七十三章 借菩提觀道經
第七十三章借菩提觀道經

此刻已經臨近中午,小飯館冷冷清清,根本沒有顧客,里面只有小婷婷的哽咽聲..

葉凡拖著獐子,提著米面,推開小店的門走了進來.

小婷婷大眼通紅,正在用熱毛巾為老人小心的擦拭傷口,她心疼無比,一邊擦拭一邊傷心的哭泣.

老人堆滿皺紋的臉上有一道道淤青的指印,鮮血主要是從口鼻間流出來的,連披散的花白頭發上都染上了血跡.

"這幫畜生怎麼忍心下的去的手……"葉凡感覺一陣揪心,一個風燭殘年的善良老人遭遇這樣的毒手,實在讓人怒火洶湧.小婷婷如此可愛與懂事,才不過五六歲而已,也被人一指點在額頭,摔倒在地,此刻小臉上掛滿了傷心的淚水,實在讓人感覺心疼與憐惜.

"大哥哥……"看到葉凡回來,小婷婷眼中的淚水頓時重新滾落了出來,嗚嗚的大哭了起來.

"婷婷乖,不哭,爺爺沒事."老人急忙出言安慰婷婷,以布滿老繭的手幫她擦去淚水,隨後他驚異的看著葉凡,道:"這只獐子還有這些米面……"

"獐子是我在山林打的,米面是用一頭狍子換回來的."葉凡將這些東西放下,而後從懷中取出一個小玉瓶,拔起瓶塞,倒出一點百草液,而後塗抹在老人的傷口處.

"你不過吃了我們一頓飯而已,不用這樣的……"老人並不善言談,很是感激,但卻說不出什麼.

"老伯你不用多說什麼,一頓飯確實不算什麼,但那分心意與情誼卻很重."說到這里,葉凡蹲下身來,幫小婷婷擦去臉上的淚珠,道:"婷婷不要哭,以後我留在這里,不會讓你委屈了."

"大哥哥……"小婷婷眼睛又紅了,長長的睫毛輕輕一顫就有眼淚簌簌落下,她低著頭看自己有補丁的鞋子,小聲道:"可是……那些壞人還會來的,還會欺負我們."

"不用怕,大哥哥不會再讓那些壞人欺負婷婷了."葉凡憐惜的摸了摸她的頭,這樣可愛與懂事的小女孩,卻被人如此欺凌,實在讓人心緒難以平靜.

"孩子,你不要亂來."老人飽經風霜,感覺到了葉凡的怒意,他怕這個少年沖動之下惹出大禍,將其自己也搭進去,道:"我們惹不起他們,李家有修仙的人,根本不是我們凡人能夠惹得起的."

老人長歎了一口氣,道:"我都這麼大年歲了,實在不願背井離鄉,畢竟在這里生活了數十年,人越到老越念舊,對這里有著難以割舍的感情.但是,現在不得不離開了,為了婷婷,我決定放下這里的一切,就算是討飯,背井離鄉,也不在這里呆下去了."

"爺爺……"小婷婷的臉上頓時又掛上了兩行淚水.

"婷婷乖,不哭.老伯先不要說背井離鄉這種話."葉凡安慰完小婷婷,對老人道:"您放心,我不會惹出什麼事情,現在先把這小店關掉,然後我來想想辦法,實在不行,我跟你們一起離開."

葉凡深深的知道,凡人有很多不幸的事情,最痛苦莫過于晚年喪子與背井離鄉,老人已經失去了兒子,眼下又被逼,將離開這座小鎮,心中的苦楚可想而知,他實在不想看到這樣一對祖孫遭遇不幸.

"您跟我詳細的說說,李家到底有著怎樣的背景."

"孩子你要做什麼?我們明天就收拾東西離開這里,再也不會回來了,現在千萬不要去惹他們."

"我不是莽撞的人,您不要擔心."

最終,在葉凡不斷的追問下,老人終于說出了一些事情.

李家在這座鎮上是首屈一指的大戶,據說他們家族中有三四人都在外修行.修仙者對于常人來說非常神秘,平日間根本見不到,因此鎮上的人都非常懼怕李家.

葉凡覺得老人還有些話沒有說,比如姜家以前境況很好,在鎮上有一座酒樓,還有他的兒子為什麼突然去世等等,這些都沒有講.

"婷婷去將毛巾給爺爺用熱水溫一下."老人將婷婷支開後,才道:"小哥我知道你不是普通的孩子,這麼小的年齡就能夠打到獐子,恐怕也懂得一些修行吧.但我還是勸你不要招惹李家……"

老人繼續講了下去,他的兒子與兒媳竟也是修行者,幾年前在某一仙門非常被看重,就連鎮上的李家都與他們結好,不願輕易得罪.

"煙霞洞天……"葉凡非常驚訝,老人的兒子所在的門派竟是燕國六座洞天福地之一,距離小鎮不過二百余里.

李家的幾人也同在煙霞洞天修煉,其中一個人與老人的兒子幾乎同時入門,但成就卻遠遠的被甩在了後面.

"李家那孩子心術不正,行為不端,做了一件惡事,我那孩子太正直了,便忍不住出手,結果結下了大仇……"

婷婷的父親資質非凡,在煙霞洞天格外受器重,倒也不懼李家那個與他同時入門的弟子.但天有不測風云人有旦夕禍福,兩年前婷婷的父母出山去采集靈藥時,不幸慘死于閃電鳥爪下.

婷婷的父母死後,李家的人再無顧忌,先是搶走了老人的酒樓,而後又奪去了他的客棧,把這可憐的祖孫二人逼到現在這步田地,還不肯放過.

就在這時,小婷婷溫洗完毛巾走了回來,她看起來粉雕玉琢,如同瓷娃娃一般,但卻說出了一句與她年輕極不相符的話語,道:"這個世上為什麼總是好人受欺負,壞人長命百歲……"

聽著她稚嫩的話語,看著她委屈的神色,葉凡與老人相顧無言,不知道如何安慰.

"這個世上還是好人多,婷婷只看到一方面而已,以後一切都會好起來的……"葉凡不想讓她小小的心靈中過早的產生負面的情緒.

"對啊,你大哥哥就是好人,這樣幫我們,他與婷婷都會長命百歲的."老人露出慈祥的笑容,道:"今天我給婷婷燉熟獐子肉吃."

老人按照葉凡的建議,關掉了小飯館,中午三人吃了一頓豐盛的大餐,小婷婷的小臉紅撲撲,終于重新露出笑顏.

下午,葉凡在小鎮中轉悠了幾圈,弄清楚了李家的產業,以及老人被搶的酒樓與客棧在哪里,而後又間接從其他人口中得知了不少情況.

他不想貿然行動,深恐會連累老人與小婷婷,幫人不成反害人,那是最愚悲的事情.

"李家有數人在煙霞洞天修行……"葉凡感覺很沒把握,畢竟他才剛開始修行而已.而這還不算什麼,最麻煩的事情是李家有一個人在燕地之外的超級仙門修煉,似乎成就很不凡.

"李家還真是難惹,看來得另外想些辦法."這讓葉凡更加堅定修行的信念,他必須要變強,不然做事都束手束腳,想幫姜老伯與可憐的小婷婷出氣,都難以痛快的進行.

"今天動手的那幾個混蛋說什麼也不能放過."葉凡並沒有急于付諸行動,沖動只能壞事.他很平靜的回到小飯館,進入自己的房間後開始打坐,得到那頁金書與神秘綠銅後,他還沒有好好的查看過,現在他決定首先從金書入手.

他運轉《道經》玄法,開始內視,黃豆粒大的金色苦海如一輪神月定在黑暗中,古樸而大氣的綠銅塊居于金色的苦海中央,一動不動,穩如磐石,寂靜無聲.

而那頁金書被擠到苦海的邊緣,華光流轉,閃爍出陣陣神輝,上面密密麻麻的小字如一顆顆星辰一般,金霞四射,神聖而又飄渺.這頁金書似想回到苦海的中央,但是,任它神華萬道,絢爛如虹,也難以撼動綠銅分毫,只能游離在苦海邊緣.

葉凡的心神完全沉浸到苦海中的金書上,但是他遇到了與上次相同的麻煩,燦燦金書每一個小字都射出金針般的光芒,讓他心神劇痛,無法看清那些字跡.

"怎麼會這樣,難道沒有辦法修煉這頁金書上的玄法嗎?"葉凡皺起了眉頭,這等于擁有一座寶山,但卻無法取出任何一點財富一般,連一枚銅幣都無法抓到手中.

驀地,葉凡像是突然想起了什麼,向懷中掏去.

一枚灰暗的菩提子出現在他的手中,足有核桃那麼大,上面有天生的紋絡,相連在一起形成的圖案是一尊佛陀.

佛陀圖天成,完全是自然演化而成,灰暗,古樸,自然,隱隱有一股禪韻透發而出.

"菩提樹可以幫人證道,我借助這枚菩提子來試試看!"葉凡正是由于這枚菩提子的緣故,在青銅古棺中得到一篇神秘的古經,此刻無法觀看金書記載的玄法,他便想借助這枚神異的菩提子試試看.

菩提樹,還有另外的名字,為智慧樹,覺悟樹,思維樹,傳說可開啟人之神性,覺悟己身.

葉凡握住菩提子的刹那,開始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苦海中頓時有一道道金絲溢出,向著那枚菩提子凝聚而去.

在這一刻,不知道是錯覺,還是菩提子真的起作用了,他感覺心中一片空靈,非常甯靜.他開始重新內視苦海,觀看那頁金書.

"真的有效果……"葉凡驚異不已,菩提子讓他內心一片空靈,心神無波無瀾,輕易透過金光,看清了金色紙張上的古字,那如金針般刺目的一道道金光,似乎一下子柔和了起來,不再傷他的雙眼.

"我開啟了一座寶藏!"縱然手握菩提子,葉凡心中也難以平靜,非常激動,他打開了完滿的《道經》輪海卷.

古字化成神華,不斷向他心神烙印而來,如一顆顆星辰在閃耀.

~~~~~~~~~~~~~~~~~~~~~~~~~~~~~~~~

幫人做個廣告:

推薦一本爽文《極品巫男》

故事發生在一個夜晚,那一夜有風,有烏云,燈還熄了……

一位注定不平凡的血性宅男,一次平凡的本能"運動"弄出了一個五六歲的可愛女孩.

這不是她的真正形態,因為此宅男親眼所見,這妞暴走憤怒後,居然會變成**MM.

什麼是巫力,什麼是巫術?

這個女孩說:不修煉巫術,就得死,嗯,她還說,她來自洪荒.

好吧,咱經常看玄幻小說的,咱能不想當牛叉人物?學!結果……世界的另一扇門被推開,一個無比精彩的世界展露在這個家伙的眼前……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