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六十六章 陽墓與陰墳
第六十六章陽墓與陰墳

葉凡對"道紋"了解並不深,只是聽吳清風長老大略說過,真正強大的武器內部都刻有"道紋",可以說是武器的靈魂與生命..

當然,"道紋"並非僅僅局限于此,在武器上的應有只是一個方面而已,它在各個領域都有無盡妙用.如:可以刻印在山川地脈上,形成各種各樣的"勢",凝聚出奇異的力量,讓那片地域成為莫名的神秘"領域".

而深奧的"道紋"更是非凡,具有不可揣測的異力,刻印下去後,能改變萬物屬性與結構,調節生機與死亡.甚至,有些神異的"道紋"布下後,可以在一定的范圍內影響時間的流轉,真正做到"時間于一念間捕捉".

還有些玄奧的"道紋"只能刻印在稀有的材料上,進行精密無誤的排列後,如果再能為其提供強大的神力,則可以貫穿天地,橫渡虛空,從一個地方刹那間出現在另一個地方.

更有紛繁複雜的"道紋",可以凝聚出"天勢",具有難以想象的變化與力量.

當然,許多強大的"道紋"並不流傳于世,皆掌握在聖地與荒古世家手中,秘而不宣,外人根本不得而知具有怎樣的威勢,僅僅有只言片語的傳說.

事實上,"道紋"博大精深,涵蓋的方面非常廣.據說,"道紋"是古時的大能們感悟天地自然,有所得後"摹刻"下來的東西,流傳于世,才形成了如今的"道紋".

尋常的修士根本無法接觸到這一領域,只有實力達到一定境界後才可以修習"道紋",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道紋"是古時的大能們"感悟的摹刻",越是強大的修士越喜歡精研流傳于世的"道紋".

神秘的綠銅表面並沒有"道紋",唯有在斷口處密密麻麻,道紋密布,紛繁複雜,深奧莫測,根本無法讓人理解.雖然玄而又玄,但卻有種道法自然的韻味,讓人一看就深受觸動.

"很像自然天生的東西……"葉凡自語.吳清風老人曾經說過,有些重寶內部有天生的"道紋",並不是人為祭煉上去的,與眾不同,不可複制,是其強大的根本所在.

"難道真是天生的道紋……"葉凡不能確定,他對道紋了解不多,只是心有疑惑而已.

突然,葉凡感覺到了一陣奇異的波動,他發現前路被截斷了,迷迷蒙蒙,看不到盡頭,有陣陣詭異的霧氣籠罩在前方.

與此同時,他聽到了青蛟震天的咆哮聲,荒古世家姬家的大人物乘坐黃金古戰車一沖而過,肅殺之氣席卷這片崇山峻嶺.

"暫封廢墟,任何人都不得離去!"九蛟拉車,橫斷前路,姬家的大人物在山川地脈上刻下無盡道紋,截斷了前路.

另一個方向,九頭麒麟獸拉著一輛玉輦,騰云駕霧,神威滔天,阻斷了東方.同一時間,其他幾個方位,也傳來陣陣相似的喝聲,幾位大人物將廢墟封鎖,不准任何人離去.

葉凡心中一驚,感覺有些不妙,他急忙停了下來,不再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金色的苦海歸于平靜,而後消失了.

這片廢墟頓時一陣喧囂,眾多修士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以為幾位大人物要大開殺戒呢.

"發生了什麼?"

"為什麼不讓我們離開?"

許多散修心中很不安,只有那些大派的修士還算鎮定,沒有露出慌亂之色.

"東荒人族至寶一直沒有顯現,幾位大人物慌了!"

"沒錯,阻斷去路,是怕人攜寶而去."

"這五位大人物都無法尋到東荒人族至寶,其他人有可能得到嗎?"

……

眾多修士一陣議論,當得知是為東荒人族至寶而封困了這里,大多數都心安了下來,他們本來就對至寶沒有抱什麼希望.

五位大人物在山川地脈上刻下道紋,封鎖四方,而後回到了妖帝墳塚崩碎的地方,重新開始搜索.

"我東荒人族的至寶怎麼無聲無息,妖帝墳塚崩碎後應爆發出驚天動地的氣勢才對."

五位大人物低語,他們並沒有密語,根本無需掩飾.

"荒塔到底在何方,為何不出世……"

"失蹤上萬年了,荒塔真的該重現世間了,為什麼不見蹤影."

遠處,眾多修士凜然,幾位大人物顯然志在必得,如果不能夠尋到這件至寶,真不知道要封鎖的何日.

葉凡心中驚訝,直到現在他才知道東荒人族的至寶名為"荒塔",光聽名字就讓人感覺非凡.

許多大派的修士在議論,談起這宗至寶的過去.

"據說,荒塔存在無盡歲月了,到底是從什麼年代流傳下來的,根本不得而知."

"相傳與東荒同在,在這片浩瀚無垠的大地上剛有生靈時,荒塔就存在了."

"荒塔到底什麼樣子?"很多修士都不是很了解.

"顧名思義,自然是塔身,九重荒塔具有浩瀚莫測的偉力,萬古不朽,可鎮壓世間一切強者!"

"有這麼恐怖嗎?"

"縱然是你神威蓋世,睥睨東荒,也擋不住荒塔的鎮壓,不然怎麼會被稱為東荒人族至寶."

"自古以來,也不知道有多少蓋代強者飲恨在荒塔之下,沒有什麼人可以擋住荒塔的鎮壓."

前路被阻,葉凡無法離去,重新回到廢墟深處,聽到那些修士的議論,他一陣神往,荒塔如此逆天,實在讓人心動.

就在這時,無良道士段德出現,快速向葉凡這里沖來,整個人快燃燒了起來,速度達到了極致,刹那來到眼前,他滿臉激動之色,道:"那塊廢銅呢?"

"扔水潭里了."

"什麼?!"無良道士滿臉驚色,而後無比焦急,抓住葉凡的雙肩,用力搖動,道:"哪個水潭,快帶我去."

葉凡頓時心中一動,難道這綠銅大有來頭不成?初時,他還以為與東荒至寶有些關聯呢,但當知道荒塔為九重塔身後,他立刻明白,綠銅根本不可能是東荒人族的至寶,與塔完全不沾邊.

"廢墟這麼大,到處都是密林與山峰,我早就轉向了,都忘記自己走過哪些地方了."

"不行,你一定要想起來!"無良道士的臉色有些可怕,雙目都已經充血,抓住葉凡不放.

"不就是一塊爛銅嗎,你反反複複看了足足一刻鍾,但最後自己扔在了地上,怎麼現在又想尋找了,那塊廢銅有什麼來曆不成?"

"說了你也不懂,現在趕緊給我找!"無良道士沒有笑容,此刻嚴肅無比,拉著葉凡就走.

葉凡心中了然,看來那神秘的綠銅果然來頭不小,似乎極其重要.

"無量他媽個天尊,貧道怎麼這麼手賤,到手的東西,讓我給扔了出去……"胖道士臉色鐵青,悔恨與懊惱無比,與不久前笑眯眯的樣子大相徑庭.

葉凡心中凜然,感覺這無良道士現在有殺人的沖動,他不想往刀尖上撞,老老實實的向前走去.

"小友你一定要仔細回想,如果能夠找到那塊綠銅,你想要什麼我給你什麼!"胖道士臉色嚴肅,鄭重的叮囑,道:"一定要好好的回想起來."

"那到底是什麼東西啊?"

"別問了,再問的話,道爺我要瘋了!"胖道士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右手,道:"我怎麼這麼糊塗,一輩子尋寶,到頭來卻這樣有眼無珠."看得出,他非常的自責,沒有一點做作,恨不得將自己的那只手剁下來.

"我們是在這里分開的,然後我便看到你一直向遠處跑去……"胖道士將葉凡帶到兩人分開的那座山峰.

"對,是這里,我想想走過哪些地方……"葉凡不緊不慢的向山下走去,無良道士緊緊跟隨,並不催逼,任他慢慢回想.

葉凡走的很慢,他在思索怎麼才能夠擺脫這個胖道士.不知覺不覺間,兩人翻過了三座山嶺,就在攀上第四座山嶺時,葉凡露出喜色,道:"是這里."

看著他手指的方向,胖道士的臉頓時難看了起來,這座山嶺上有一個黑幽幽的深潭,寂靜如石,沒有一絲波瀾,透出陣陣讓人心悸的寒氣.

"別告訴我,你扔進這深潭里了!"胖道士的雙目露出妖異的光芒,頓時讓葉凡心神一陣恍惚,他隱約間覺得不妙,對方似在透視他的心海.

在這一刻,葉凡一陣緊張,急忙集中精神,努力幻想出一幅畫面,站在黑潭邊,將一塊廢銅扔了進去.

胖道士的雙眸恢複了正常,咬牙切齒,道:"你這個敗家子,我……恨不得把你扔進去!"

"不就是一塊爛銅嗎?"葉凡一臉滿不在乎的樣子.

"噗通"

胖道士直接一個猛子紮進深潭中,初時水下還有神輝閃爍,但不久之後便暗淡無光了,黑幽幽的深潭漸漸恢複了平靜.

葉凡等了足足兩刻鍾,也沒有見無良道士上來,自語道:"這缺德胖子該不會是在下面遭報應了吧?"

又過了一刻鍾,水面嘩啦一聲輕響,胖道士渾身結了厚厚的一層黑冰,像是一座冰雕一般沖了出來.

"砰"

黑色的玄冰內,不斷有光華閃現,但足足過去數十息的時間,無良道士才以神光破開堅冰,震落下一地的冰塊,此刻他滿臉青紫色,嘴唇都在顫抖.

"無良個天尊,凍死道爺了."他渾身都在顫抖,哆哆嗦嗦,身體不斷溢出神光,驅逐寒氣,可以看到陣陣黑色的霧氣從他的體表冒出,周圍的植被瞬間被黑霧冰凍,而後刹那間化成了齏粉.

遠處,葉凡倒吸了一口涼氣,他選擇這座黑潭,只是覺得足夠深而已,沒有想到這般可怕.墜落在地上的那些堅冰,將方圓十米內的一切冰凍了,很多石頭都已經裂開,葉凡隔著很遠,都能夠感覺到一陣刺骨的寒意.

"道長沒有撈到嗎?"

"我下潛數千米,在中途看到一塊破碑,上面刻著冥潭兩個字,深不見底,根本不知道這黑潭到底有多深!"

"道長你開始干嗎扔掉,現在後悔了吧……"

"不要說了!"

見胖道士一臉氣急敗壞的樣子,葉凡差點大笑起來,他心中大爽,但臉上卻露出無比緊張的神色,道:"難道真的是寶貝?"

胖道士臉色鐵青,氣的走來走去,怒道:"我跟你沒有共同語言!"

葉凡識趣的走到一邊,摘了兩枚野果子,津津有味的吃了起來.

胖道士見他渾不在乎,還有心情吃野果,氣不打一出來,沉著臉道:"你這個天地下最大的敗家子,居然將它給扔進深潭中,我……恨不得殺了你!"

"道爺,是你自己先扔掉的,怎麼現在怪我頭上來了,你開始也不是也將它當成破爛了嗎……"

"我……我恨啊!"無良道士恨不得抽自己一巴掌,隨後"噗通"一聲再次跳進深潭中.

這一次,足足過去一個多時辰,胖道士才沖出水面,完全成了一個大冰塊,烏光閃閃,寒氣刺骨.

葉凡遠遠的躲開,這一次無良道士花費一刻鍾的時間才破冰而出,渾身黑紫,全身的毛孔都在向外噴湧黑霧,山嶺上的一大片地域都結成了黑冰,草木凋零無盡,很多山石都凍裂了.

好長時間後,無良道士才恢複過來,頹然的走出冰區,一**坐在地上,自語道:"我恨啊……"

旁邊,葉凡心中暗爽,這缺德胖子如此沮喪的樣子,讓他感覺暢爽無比.

突然,無良道士像是想起了什麼,驚的跳了起來,他望向遠處的活火山,又望了望眼前的黑色寒潭,驚道:"我明白了,妖帝有兩座墳塚,一個是陽墓,一個是隱墳!"

葉凡被他嚇了一跳,道:"道長你在說什麼?"

胖道士不理他,認真的在地上劃刻了起來,將活火山與黑潭標注在地上,而後又將周圍的地形按照一定的比例全部描繪了出來.

"無量他媽個天尊,果然是這樣!一陽一陰,抱守太極,力量源泉心髒葬于陽墓,真正的冰冷尸身葬于在陰墳."無良道士臉色陰晴不定.

今晚十二點更新沖榜,需要會員點擊,推薦票,請各位書友幫忙.

@

@

@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