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七章 金色的紙張
第五十七章金色的紙張

在這些強者當中如果單論度的話,無疑是那個滿頭金的妖族少女,她雙翼扇動,天空中像是有兩道金色的閃電劃過,她第一個沖至古殿前,伸手向著緊閉的五色玉門推去.

"哧"

但是,讓人意想不到是,一片五色神光沖出,當場將她掀飛了出去,強如她這樣的大妖都連著翻了五六個跟頭.其他人倒吸了一口涼氣,不敢大意,全都祭出自己的武器,紛紛沖上前去,想要開啟妖帝陵寢.

整座古殿由五色神玉祭煉而成,像是從荒古劃破時空而來,讓人感覺到了一種時間的沉澱,還有的曆史的氣息.晶瑩閃閃的古殿,在其根基處刻有不少古老的文字,龍形文字蒼勁,鳳形文字飛揚,玄龜形文字沉凝,麒麟形文字大氣,如龍似鳳,如龜似麟,鐵鉤銀劃,磅礴有力,正是荒古前的妖族帝文.

這些文字具有神秘的力量,眾人幾次沖擊,都它們流轉出的五色神光震飛,難以接近,不能推開古殿的玉門.

"轟"

幾位大妖與靈墟洞天的強者合力一擊,紫色銅爐,金劍,八卦鏡,蛟鱗刃等同時撞在古殿的大門上,終于撼動了它,在隆隆聲響中敞開一道縫隙.

頓時,一股荒古的氣息迎面撲來,一股強大的生命波動如瀚海在洶湧,當場將外面的所有人都掀飛了出去.

"咚"

那種沉悶而有力的聲響更加可怕了,在場眾人的臉色都是一變,感覺到了心髒處傳來的疼痛.但是沒有人停留,穩定住身形後,第一時間向著宏偉的古殿沖去.

"哧哧哧"

光華閃爍,各種武器吞吐神光,不斷交擊,出陣陣鏗鏘之音,妖族強者與人類修士擠在五色古殿前,戰斗再次爆了,誰都不想讓對方捷足先登,都想第一個沖進去.

宏偉的古殿前,光華耀眼,妖氣沖天,雙方打出了真火,這一次是生死之戰,所有人都不留後手,妖帝墳塚對于他們來說太重要了.

熾烈的光芒在閃爍,天空都在顫栗,各種武器吞吐神光,縱橫沖擊,殺氣貫沖霄漢,神力湧動,古殿前近乎沸騰了.

大戰非常激烈,不過半刻鍾的時間,一名太上長老節節敗退,漸漸不支,而後被一名大妖洞穿了胸膛,半顆碎裂的心髒被活生生的掏了出來,鮮血噴濺,沾染在大妖的身體上,讓他看起來無比凶狂.

靈墟洞天的掌門神色冰冷,他雙手掐訣,在天空中劃出奇異的軌跡,引動紫色銅爐震動,無盡紫霧彌漫而出,刹那間連將兩名大妖吸入銅爐中.

"轟"

紫色神火滔天,撕心裂肺的慘叫聲自銅爐內出,兩名大妖在一瞬間被活生生熔煉了,最後只飄出兩縷輕煙.

遠處,葉凡陣陣心驚,這等慘烈的搏殺實在可怕,作為一個現代人他有些難以接受,他在認真考慮,當一名修士到底有沒有意義,值不值.

而就在這個時候,火山上的十幾頭凶禽猛獸與靈墟洞天的長老們也爆了大戰,同樣慘烈無比.一頭闊口獠牙的人形凶獸,生有半尺多長的獸毛,看起來非常猙獰,當場將一名長老撕裂為兩半,鮮血飛濺,碎尸墜落,慘不忍睹.旁邊,一名靈墟洞天的長老祭出斬妖刃,將一頭凶禽立劈為兩半,數十米內都是寒光,斬妖刃光華四射,鮮血淋淋,橫在空中,甚是血腥.


在十幾頭級凶禽猛獸中,尤以閃電鳥最可怕,它具有極,沖天而上,探出金色的利爪,當場將一名長老祭出的神鼓抓裂,俯沖而至時更是帶動來數百道雷電,密密麻麻,雷聲陣陣,電光爍爍,像是一根根長達數十米的閃亮刀刃墜落了下來.

"咔嚓"

靈墟洞天的那名長老駕馭神虹沖起,但依然無法避過,根本快不過數百道閃電,被電的渾身焦黑,顫抖了幾下,墜落進火山口內,被洶湧的岩漿吞沒.

這場大戰充滿了血腥與殺戮,人類與妖族互有傷亡,全都在搏命,都想最先沖入妖帝墳塚中.

"這就是修士的生活嗎……"葉凡自語,他心中很不平靜,這與他想象中的禦虹而行,逍遙天地間的生活完全不一樣.

"或許,不同的修士有不同的路吧."說到這里,他目光清澈,露出堅毅之色,道:"既然選擇了這條道路,就要一步一步走下去.我的命運不能掌控在別人的手中,我要變強……"

突然,一聲輕響打斷了葉凡的思緒,地上的龐博渾身青氣迷蒙,且青綠色的光芒在他的體表慢慢亮起.

"哧哧哧"

一道道光束走龐博的體內流轉而出,那是吳清風長老布下的道紋,留下的封印力量,然而此刻全都沖了出來,封印失效了!

同一時間,綠幽幽的光芒在龐博的苦海綻放,緊接著他的身體一震,雙目刷的一聲睜開了,射出兩道綠芒,妖異無比.

與此同時,在龐博的額頭還有臉上出現一道道奇異的符文,有些是無意義的條紋,有的則形似文字.

那些疑似文字的符文,或形似龍鳳,或猶如玄龜,還有的如蜿蜒的螣蛇.

葉凡頓時一驚,他雖然不能認出那些符文的意義,但是卻聽傳法長老說起過,這分明像極了妖族的文字.

龐博雙眼中綠幽幽,他直挺挺的坐了起來,而後無聲的站起,冷冷的看向葉凡,似乎是想動手,但是抬起的手掌卻在顫抖,有些不聽使喚.

"龐博……"葉凡大聲呼喚,他知道龐博的意志並沒有徹底沉睡,一定是在奪取身體的控制權.

聽到這聲呼喚,那具身體搖動了起來,額頭與臉上的妖紋也變淡了不少.但是,一聲低沉的吼聲傳出,龐博的身體猛烈一震,接著青綠色的光芒大盛,他的額頭與臉上布滿了妖紋,最後慢慢平靜了下來.

這時,他不再盯著葉凡,而是轉身望向火山那里,口中出嘶啞的聲音,自語道:"故意讓你們封印而已……"

葉凡心中頓時一驚,這個占據龐博身體的未知存在似乎很可怕.

這時,古殿前的戰斗越的激烈,殿門已經被推開,雙方在大殿門前激戰,靈墟洞天的掌門還有兩名大妖已經腳跨進去了一只腳.

就在這時,龐博回頭掃了一眼葉凡,而後突然騰空而起,化成一道綠光,沖向火山口上方的那座古殿.

古殿前的爭斗非常激烈,相持不下,互有傷亡.龐博突然出現,頓時讓靈墟洞天的長老們露出驚色,而幾名大妖見到他額頭與臉上的妖紋後,也驚疑不定.


不過眼下沒有人顧得上他,靈墟洞天的掌門還有兩位大妖同時步入古殿,龐博在天空中留下一道殘影,緊隨著三名強者沖了進去.

天空中一片絢爛,剩下的兩位太上長老還有幾名大妖也先後沖進殿宇內.而下方,閃電鳥等級凶禽猛獸,以及靈墟洞天的普通長老們,也全都騰空而起,沖向古殿.

"咚"

就在這時,殿宇中的沉悶聲響再次出,遠比以前猛烈與強勁.

"噗"

靈墟的洞天的兩名長老當場大口咳血,踉踉蹌蹌退了出來.而一條手臂粗的銀色蜈蚣,則渾身龜裂,似白銀澆鑄而成的蟲體,寸寸斷裂,自古殿口墜落了下去.

還有一頭體似莽牛,生有獅子頭,渾身密布青色鱗片的凶獸,高達十幾米,像是小山一般沖上半空,但剛接近古殿就被沉悶的聲響震動的大口噴血,一顆碎裂的心髒當場被咳了出來.

"咚","咚","咚"……

沉悶的聲響不斷響起,最開始沖進去的級凶禽猛獸以及靈墟洞天的長老們全都搖晃著身體倒退了出來,皆七竅流血,身受重傷.實力稍弱的幾人還有幾頭凶禽蠻獸,更是直接死在了里面,胸膛裂開,鮮血噴濺,未能退出古殿.

遠處,葉凡震驚,這妖帝的墳塚到底蘊含了怎樣的力量,竟然如此的可怕.他雖然相隔很遠,但是依然感覺到了越來越強盛的力量,沉悶的聲響讓他也有些吃不消了.

宏偉的古殿在搖動,里面的人在激戰,幾名大妖在喝斥,靈墟洞天的掌門與太上長老也在長嘯.

"砰"

青綠色的光芒一閃,龐博的身影浮現在古殿門前,似是被人轟殺出來的.他臉色鐵青,將地上的幾具尸體重重的拍飛了出來,也不知道蘊含了多麼大的力量,全都沖向葉凡所在的高山,重重的墜落在地.

葉凡心中一動,因為他現滿臉青氣繚繞的龐博向這邊掃了一眼,而後才怒吼著再次沖進古殿中.

葉凡將幾具尸體翻了過來,仔細觀察,而後在一名蠻獸的尸體上現了異常,竟有點點極其微弱的金光在其傷口處流轉而出,不細看的話根本難以覺.

"怎麼回事……"

葉凡伸出手指,探進那道傷口,他感覺像是碰到了什麼東西,而後以雙指夾了出來.

頓時,有一道道炫目的光華沖起,耀的葉凡幾乎睜不開眼睛.這是一張金色的紙張,上面流轉著無盡的神輝,絢爛奪目.

這頁金色的紙張比金屬還要沉重,上面密密麻麻,刻下了數不清的古字,微小的幾乎不可觀看,每一個古字都像是一顆星辰在閃耀,光華璀璨.

葉凡的心頓時"怦怦怦"加跳動了起來,感覺有些口干舌燥,被這金色的紙張上的神輝晃的眯起了眼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