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二章 深不可測
第五十二章深不可測

此時此刻,黎琳,李云,韓飛羽等人恨不得直接活剝了葉凡與龐博,怎麼看怎麼覺得兩人的笑容很**,一副欠抽與欠扁的樣子.當然,這僅僅是他們的感覺而已.事實上,葉凡與龐博卻自認為笑的相當燦爛,兩人渾身的汗毛孔都舒張了開來,感覺相當的舒泰.

"龐博你純粹是找死,我饒不了你!"黎琳咒罵,漂亮的臉蛋冰寒無比,帶著一臉嚇人的煞氣.

李云也非常憤怒,這完全是無妄之災,莫名其妙被一條蛇精追殺,他喝道:"龐博你這是在逼我們,縱然你是仙苗,從此也不死不休.還有那個廢物,你等著,我非親手宰了你不可!"

"噗"

五色毒霧噴湧而來,像是一片彩衣罩向眾人,黎琳與李云當下不敢再開口,快速向前沖,生怕被蛇毒覆蓋.

"啊……"就在這時,一聲慘叫傳來,他們當中的一人躲避不及,當成化成了尸水,連骨頭變得異常焦黑,腐蝕的近乎粉碎了.

眾人心生恐懼,這妖蛇太可怕了,隨便一口毒霧就將一名修士化成枯骨,讓人膽寒.而最讓黎琳與李云等人憤恨的是,龐博跑的比兔子還要快,在前面連沖帶跳,將他們遠遠的甩在了後面,完全把他們當成了人肉盾牌墊底.

至于他們眼中的廢物葉凡則更快,沖在最前面,領跑于眾人,讓這韓飛羽等人有一股抓狂的感覺.連一個廢物都跑到了他們前面去,讓這些資質不凡的弟子情何以堪,惱怒的同時暗恨自己不已.

"哧"

老蛇越來越近,頭上的那只玉角綻放出盛烈的神芒,劃破天空,像是一道閃電一般沖至,"噗"的一聲,當場將一人立劈為兩半,鮮紅的血水噴濺在旁邊幾人的身上,頓時讓他們亡魂皆冒.

"啊……"有一名女修士驚恐大叫,血淋淋的殘酷事實,讓他們感覺到了自身的渺小,在強大的蛇妖面前,他們這些剛踏上修煉道路的人根本不堪一擊.

"轟隆隆"

地面震動,玉角蛇眼泛紅光,碾壓過林地,飛快逼近眾人.在恐懼的煎熬中,有人忍不住罵娘,恨聲道:"他媽的,那個廢物怎麼跑的那麼快,已經快沒影了!"

"該死的廢物,怎麼比我們跑的還快?"所有人恨得牙根都癢癢,心中極其不平衡,他們眼中的廢柴跟飛一般,踏著草尖前行,簡直快飄起來了.

"這兩個混蛋,等找到機會,我一定要將他們千刀萬剮!"黎琳精致的面孔布滿了寒霜,臉上既有憤怒,又有惶恐,但卻沒有任何辦法.

這幾人雖然修為不凡,但遠不能與蛇妖抗衡.至于黎琳與李云雖然資質出眾,但剛加入靈墟洞天三年而已,雖然修為進展神速,但終究還沒有修出"神虹",不能夠禦空而行,也只能在地面上奔跑.

他們的修為雖然比葉凡與龐博強大很多,但是**卻遠不能與服食過聖果的兩人相比,葉凡與龐博完成了脫胎換骨般的蛻變,體質遠不是一般的修士可以比擬的,因此將幾人遠遠的甩在了後面.

黎琳與李云等人自然知道,玉角蛇最憤恨的人是葉凡與龐博,肯定是他們將蛇洞旁的靈藥采走了,才導致蛇妖追殺.這幾人不斷改變方向,不想與葉凡還有龐博同路,想要擺脫老蛇.然而讓幾人抓狂的是,葉凡與龐博如狗皮膏藥一般,徹底賴上他們了,速度極快,"嗖嗖嗖"幾聲便繞了回來,繼續在他們前面領跑.

幾人的肺都快氣炸了,就連黎琳也不顧自己的美女形象,放下顏面,破口罵娘,道:"他媽的!姓龐的,還有那個廢物,我黎琳記住你們了."


被玉角蛇瘋狂追攆,生死難料,現在又被黎琳等人反複大罵廢物,縱然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性,葉凡也破口大罵道:"他奶奶的!姓黎的我也記住你了,不過不是對你感興趣,跟個搓衣板似的……"

龐博也回頭火上澆油,道:"姓黎的搓衣板你有時間咒罵我們,不如攢力量對付後面的妖蛇."

"氣死我了!"黎琳氣的渾身顫抖,但是卻不得不拼命飛奔,不敢太過分散心神.

李云在後面怒吼道:"你們兩個混蛋,太缺德了,我詛咒你們不得好死!"

"你奶奶的,誰缺德啊?你們一直想除掉我們兩人,如今巧遇,活該你們倒黴."

黎琳,李云,韓飛羽被氣的快說不出話來了,遇上這兩個人,他們感覺倒了八輩子血黴,現在生死懸在一線間.

除卻黎琳,李云,韓飛羽外,另外幾人都明顯不支了,有些人帶著哭腔,沖前方大喊道:"我說兩位小師弟……"

"誰是你小師弟!"葉凡與龐博很不滿意這種稱呼.

"錯,我說兩位大哥……"那幾人帶著哭腔,喊道:"特別是那位廢物大哥,你說你跑的那麼快……根本沒有必要跟著我們啊,你老人家趕緊跑遠點吧,我求你了!"

葉凡被追了這麼長時間,性命隨時可能會丟在這里,此刻沒有了平日的文靜,聞言直接反罵道:"你姥姥的,誰是廢物啊……"

龐博也回頭大喊道:"你們幾人不是想除掉我們兩個嗎,現在也讓你們嘗嘗性命朝不保夕的滋味."說完這些,他撒開腳丫子提速狂奔,連竄帶沖,比兔子還要快,眨眼間又將幾人遠遠甩開了.

"噗通"

黎琳幾人當中,最後面那個修士臉色灰暗,吸進少許蛇毒,體力不支,摔倒在地上.玉角蛇一沖而過,龐大的蛇軀直接將他的身體碾成了肉醬,迸濺出一串血花,場面極度血腥.

"咝咝"

巨蛇吐信子的聲音傳來,接著一名弟子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撕扯著,倒飛而去,刹那間沒入玉角蛇的血盆大口中.

"啊"

他僅僅來得及發出一聲恐懼而又急促的叫聲,便戛然而止,"噗"的一聲,一股血花自老蛇那森森白齒間冒了出來,而後那個人便被活吞進蛇腹中.事實上,在吞咽的過程中,那個人的身體就已經消融了.這恐怖的一幕,讓所有人感覺無比膽寒,從頭涼到了腳.

距離越來越近,玉角蛇不再噴蛇毒,也不再以頭上的玉角射出神光,而只是張開血門大口,吐出蛇信子,以一股極其可怕的吸力將人倒吸過來,吞入腹中.

"噗"


血花飛濺,又有一人被它生吞了下去,絲絲血跡順著它的利齒流淌了出來.轉眼間,四五個人丟掉性命,除卻葉凡與龐博外,只剩下了黎琳,李云以及韓飛羽.

"龐博,還有那個廢物,你們等著,我叔公一定會讓你們生不如死,將你們挫骨揚灰!"韓飛羽又是驚懼,又是憤怒的大叫著.此刻,他跑在最後面,眼看就要成為老蛇的下一個目標.

老蛇吐出兩三米長的蛇信子,滴落下一大片毒液,將地面都腐蝕的冒起絲絲白煙,一雙血色的眸子鎖定了韓飛羽.

"不!"韓飛羽驚恐大叫,他感覺身體一輕,被一股無形的力量撕扯著,離地而起,向著老蛇的巨口飛去.

就在這危急關頭,韓飛羽祭出了青木印,重達萬鈞的寶印綻放出綠光,絲絲青色的霧氣繚繞在旁,猛力砸了下去.

"砰"

青木印結結實實擊在老蛇的頭上,將其砸的搖動了一下,但是根本沒有損傷到絲毫,它的獨角射出一道神芒,一下子將青木印劈飛了出去,重重的落在遠處,將一堆山石都砸成了齏粉.

青木寶印並沒有毀掉,畢竟這是韓飛羽的叔公為他親自祭煉的武器,木印內部刻有不少道紋,布下了種種強大的"勢",很難真正摧毀.韓飛羽修為不夠,還不能發揮出寶印的真正威力,眼下傷不了玉角蛇.

"叔公……救命!"被蛇妖吸上半空的韓飛羽驚恐大叫,就在這時他胸前的一面玉佩閃爍出光華,形成一片光幕,將他定在了空中,老蛇難以將他吞入口中.

韓飛羽驀地想起,這是他叔公叮囑他一定要隨身攜帶的玉佩,現在看來是留給他危急關頭保命用的.

遠處的一座山崖上,突然沖起一道綠芒,一道人影駕馭神虹而至,眨眼間來到了近前.老蛇似心有忌憚,快速向後退去,舍棄了半空中的韓飛羽.

黎琳,李云頓時露出喜色,韓飛羽更是大叫了起來,道:"叔公快救我!"

神虹沖至,綠光閃爍,一個身軀佝僂,披頭散發的老人出現在這里,一把將韓飛羽抓住,帶著他降落在地面,黎琳與李云趕忙上前去見禮.

遠處,葉凡與龐博也停了下來,兩人面面相覷,感覺有些不安,想立刻遠遁,但是發現老人的目光掃了他們幾眼,當下便不再輕舉妄動了.能夠駕馭神虹的強者,如果鎖定他們,就是想逃也不可能,兩人沒有移動腳步,靜靜的站在那里觀看.

這個老人身軀並不高,瘦骨嶙峋,再加上佝僂著身體,高不過一米五.他披頭散發,雪白的長發,將面龐全都蓋住了,看不清他們的容貌,只能看到他的一雙手干枯無比,皮抱著骨頭,像是烏黑的鳥爪子一般.

"韓長老幸虧您及時趕到,不然我們都死在這里了……"黎琳與李云上前見禮後這樣說道,同時向著葉凡與龐博惡狠狠的瞪來,道:"這次你們死定了!"

而韓飛羽更是咬牙切齒,不斷低聲對老人說著什麼,從的他神色可以看出似是想對葉凡與龐博不利,眼神向這邊望來時陰森而冷酷,充滿了恨意.

枯瘦如老鬼般的韓長老沒有理會眼前三人,他看著前方的玉角蛇不斷點頭,聲音低沉而嘶啞,像是隨時會斷氣一般,道:"不錯,很好,蛇精的玉角是煉藥的好材料……"

玉角蛇早已通靈,感應到了危險,急速後退,蛇信子不斷吐出,想要逃遁而去.


在這一刻披頭散發的老人,如鬼魅一般向前飄去,根本不想放它離去.老蛇張嘴噴出一口毒霧,瞬間將他淹沒了,但是綠光閃爍,一團神秘的光華出現在韓長老的體外,完全將蛇毒擋在了外面.

"哧"

老蛇頭頂上的那只玉角爆發出一片熾烈的神光,數道刺目的神芒先後沖出,向著韓長老洞穿而來.

"當當當"

如神兵交擊般的聲音響起,韓長老手持一把青木尺,將所有神芒全部擊潰,使之散于林地間.玉角蛇感覺到了危險,快速轉身逃遁,想要遠離這里.不過韓長老不再給它機會,干枯的身體中突然沖出十二道綠芒,十二把綠木劍快速放大,分別**地面,形成一個牢籠,將玉角蛇困在里面.

"自動脫落玉角,如果想毀去它的話,我活刮了你!"韓長老話語陰氣森森,盯著那條玉角蛇.

老蛇似乎記極其憤怒,雙目中凶光大盛,玉角更是光芒璀璨,想要集結所有神力,進行最後一擊.

很顯然,韓長老不會讓它發出這一擊了.十二把綠木劍綻放出碧幽幽的光芒,上面刻著的紋絡像是蛇蟲一般在蠕動,而後十二把木劍綠光大盛,殺氣森森,同時向著中央斬去.

"噗噗噗……"

鮮血噴湧,十二把綠木劍當場將玉角蛇斬成數十段,巨大的蛇軀噴出的鮮血像是小河一般汩汩而流,腥臭撲鼻,血霧當場飄散了開來,還有陣陣毒霧.

遠處,葉凡與龐博倒吸了一口冷氣,韓飛羽的叔公太可怕了,舉手抬足間就斬殺了一條蛇精,其高深莫測的修為讓人膽寒.

要知道,老蛇的軀體非常強橫,可以輕易碾碎參天古木,絞碎巨大的山石,蛇軀堅如金剛神鐵,但是卻根本擋不住那十二口綠木劍,瞬間被斬殺在此,鮮血如河,地面積滿了血水.這個披頭散發,佝僂著身體的韓長老讓人感覺陣陣驚悚.

各位書友,我要會員點擊,我要推薦票,《遮天》需要大家來頂起.

不算這章,周一我繼續更新三章,請兄弟姐們大力支持下,給我動力.

書評區發送精華中,大家可以留言去領取.

@

@

@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