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一章 一日三秋
第五十一章一日三秋

龐博現在不敢服用玉蛇蘭,他怕被擊穿苦海,他的體質可不像葉凡那麼恐怖,承受不住海量的生命精氣沖擊,只能回去想辦法.

"廢墟深處那種沉悶的聲音剛才是否又響過幾次?"葉凡問道.

龐博點了點頭道:"這兩個多時辰以來,每隔一段時間就響起幾聲,似乎壓抑了很多,整片廢墟更加的沉寂了,連那些如潮水般退倒邊緣區域的凶禽猛獸都不再低吼了.不過,也幸好如此,不然我真怕那條老蛇追下來."

"那種沉悶的聲音讓萬獸皆驚懼不已,不知道那條玉角蛇是否也離去了."

"這條已經成精的老蛇肯定已經出離憤怒,最好已經離去,不然的話,一會兒我們向廢墟深處進,說不定會遭遇它."

"什麼味道?"葉凡露出疑色,道:"怎麼有點淡淡的腥味……"

龐博也用力吸了一口氣,而後瞬間變色,道:"像是老蛇的氣味!"

就在這時,葉凡臉色驟變,拉起龐博低聲道:"快走!"

就在前方數百米遠處,一個猙獰的巨大蛇頭自懸崖下探了上來,巴掌大小的錦鱗寒光閃閃,一雙紅燈籠般的蛇眼透出兩道血光,兩三米長的蛇信子絲絲作響,觸碰到懸崖上的植被後,當場將其化成黃水.

"老蛇追來了!"

龐博也是當場變色,沒有想到這條妖蛇最終會追尋下來,唯一慶幸的是還沒有現他們.懸崖上方,有很多參天古木,兩人快後退,來到了崖壁的背面,抓著藤蔓就往下跳.

晚一步的話,都可能會有性命之憂,老蛇肯定早已狂暴了,如果現他們的蹤跡,悲慘的下場可以想象.

葉凡與龐博非常迅疾,簡直像是兩個猿猴一般,連沖帶跳,快沿著崖壁的藤蔓蕩到了地面,而後頭也不回的遠去.

"被這老蛇記恨住,我們真的危險了."兩人一邊飛逃一邊向後觀望,只見那懸崖峭壁上,一條斑斕巨蛇直立在上,眸子中射出兩道血光,頭上那只玉角在陽光的照射下,光華燦燦,不斷有神霞射出.

"轟隆隆"

崖壁上傳來陣陣隆隆之響,巨大的山石不斷向下滾落,很多林木都被老蛇壓倒了,它沿著崖壁而下,向著這個方向快追來.

"壞了,現我們了!"

"我們趕緊向外逃吧,讓吳清風長老對付這條妖蛇."

"不行,老蛇的度太快了,外面又有那些凶禽猛獸阻擋,我們肯定會在半路被它追上.如今沒有別的辦法了,趕緊向廢墟里沖,那種沉悶的聲音似乎可以震懾老蛇,它心有忌憚,多半不敢過于深入."

兩人商量完畢,化成兩道流光,快向著廢墟深處沖去.但是這玉角蛇已經成精,神異不凡,度如疾風閃電一般,可以禦使勁風,它所過之處所有草木都倒伏向兩旁,為它閃開一條道路.

"隆隆隆"


山石翻滾,老蛇比壓路機還要狂猛,所過之處地動山搖,草折木斷,沒有什麼可以阻擋,絲絲的吐信聲越來越近了,陣陣腥臭的味道不斷沖來.

葉凡沒有任何不適,龐博卻感覺頭昏腦脹,道:"這老蛇毒性太大了,還隔著數百米呢,毒霧就飄了過來,我感覺身體有些不支了."

"快食一片玉蛇蘭的花瓣!"葉凡也很焦急,老蛇度驚人,越來越近,眼看就要追上來了,如果龐博出現意外,那真是悔之晚矣.

龐博不敢整株吞服下玉蛇蘭,想將頂端如羊脂玉般的蘭花瓣撕下一片,但感覺還是不太穩妥,怕藥力太猛,擊穿他的苦海,最終將花蕊揪下一些放入嘴里,含服了下去.

"感覺怎樣?"葉凡生怕龐博出現意外.

"真是神效!"龐博長出一口氣,剛剛服下去不久,惡心的感覺便消失了,不再頭昏腦脹,而且他感覺神清氣爽,很快就阻住了蛇毒的侵襲.

"果然不愧是靈藥,可以解天下奇毒."葉凡放下心來.

"喀嚓喀嚓"

後方,老蛇再次拉近距離,將阻擋去路的古木皆生生絞斷,聲勢駭人,那些低矮的灌木等全部自動分開,呈現出一條蛇道.老蛇雙眼血紅,噗的一聲噴出一大口毒霧,雖然相隔還有上百米遠,但是卻快沖至,"哧哧"的聲響不斷在周圍響起,葉凡與龐博身邊的林木快消融,全部化成了黃水,駭人之極.

如果不是因為兩人服用了玉蛇蘭,下場可以想象,眼下恐怕已經是一地的尸水.

"這蛇毒太霸道了!"

"再這樣下去,我們難逃一死,老蛇馬上就要追上了."

如果是尋常人早已被老蛇攆上,它的度太快了,成精的玉角蛇隨風而行,稱得上風馳電掣.葉凡與龐博在荒古禁地服用過聖果,不僅具有了蛟象之力,度也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不然換作其他人早就被追上了.

"堅持住,我想那種沉悶的聲音又快響起了,到時候老蛇必然心有懼意,那就是我們逃生的機會."

地面搖動,巨石翻滾,老蛇幾乎追到了近前,相距不過七八十米遠了,葉凡與龐博終于變色,急轉彎,他們快向旁躲閃.

"刷"

老蛇一沖而過,但是卻不像想象中那麼笨拙,它巨尾橫掃,像是一條橫空劈來的粗大鐵鞭一般,當場將一片林木掃斷,亂葉紛飛,腥臭撲鼻.

葉凡與龐博雖然沒有被那數十米長的巨大蛇尾掃中,但是卻被折斷的林木劈中了身體,巨木如石,撞在身上,當場將他們砸飛出去.

如果不是他們體質凡,神力今人,擋住了這股強大的沖擊力,恐怕早已骨斷筋折,縱然如此兩人也是氣血翻湧,踉踉蹌蹌沖出去數十步才穩住身形.

突然,一股莫大的危機感浮上的兩人的心頭,就在這時刺耳的破空之響傳來,老蛇頭頂的那只玉角射出一道炫目的光華,如一道長達數十米的利劍一般斬向兩人.

"走!"

葉凡與龐博變色,竭盡全力沖了出去,在原地留下兩道殘影.


"哧"

那道長達二十幾米的神芒,直接將很多古木斬碎,更是在地面留下一道恐怖的大裂縫,縱然是幾塊阻擋去路的巨石,也都被切為兩半,斷口平滑無比,如切豆腐一般.

"成精的妖蛇太恐怖了!"

葉凡與龐博心中冒起一股寒氣,這個世上果然沒有免費的午宴,想要得到什麼,不付出代價是不可能的.如果不是因為廢墟深處生了劇變,他們根本沒有一點機會采摘到玉蛇蘭,縱然如此,此刻還是被追的上天無路入地無門.

"我們最多還能支撐半刻鍾!"

"咚"

突然,就在兩人話語剛落的刹那,廢墟深處響起一聲悶音,葉凡與龐博如遭雷擊,身體劇震了一下,心髒一陣疼痛,而那巨蛇更甚,直接翻滾在地上,劇烈扭動龐大的蛇軀,將周圍的林木碾碎一大片.

"快走!"

穩定住心神,葉凡與龐博如飛而去,不敢停留片刻.

沉悶的聲音停止了,整片廢墟更加的壓抑了,葉凡與龐博無法後退,老蛇堵住了他們的回路,只能繼續前進.很快,兩人來到一塊百余米高的巨石前,沿著藤蔓攀爬了上去,向後眺望.

"該死的,那老蛇還是追了下來……"

遠處,林木在動蕩,玉角蛇的度雖然放緩了一些,但卻正在沿著兩人走過的道路追來.

"這樣下去可不是辦法啊,說不定它真會一直將我們攆進廢墟最深處."葉凡與龐博感覺非常不妙.

"這種成了精的東西,真是不好招惹啊!"

"咦,前方有人影晃動."葉凡露出驚訝的神色,在前方有幾道人影快在山地中穿行.

龐博眺望,道:"是……黎琳,李云,韓飛羽他們!"

"看來那幾人和我們打的是相同的主意,都想趁這次難得的機會進入廢墟深處,大肆搜集一番."

就在這一刻,葉凡與龐博相互看了一眼,全都"嘿嘿"的笑了起來.兩人快攀了下去,而後風馳電掣,向著前方沖去.

黎琳,李云,韓飛云等人的目標是廢除深處的古建築物,他們遠比葉凡還有龐博更加了解這片原始廢墟.他們知道,今日如此異常,肯定不是因為獸王厮殺的原因,多半是廢墟深處的古建築群那里生了變故.如果可以順利深入那個地方,說不定會有難以想象的大機緣,要知道這片廢墟乃是自荒古時代遺存下來的.

"有人向這里接近,居然和我們打同樣的主意."李云露出殺機,道:"呆會兒截住他們,說不定他們已經尋到了什麼靈物也說不定."

"是龐博還有那個叫葉凡的廢物!"黎琳殺氣森森,看著快接近的兩人,道:"敢向我們這里靠攏,找死!"


韓飛羽的臉上更是充滿了仇恨的神色,雙目中射出兩道狠戾的光芒.

葉凡與龐博的度很快,不過片刻間就來到了不遠處.

"黎琳,李云兄,沒有想到會遇到你們,緣分啊!"葉凡與龐博一副驚喜交加的樣子,滿臉的感動之色,好像是重逢了許久未見的親人一般,快沖了過來,說不出的高興與熱絡.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兩日不見就是六年啊,終于再次見面了."葉凡與龐博大步流星的走到近前,恨不得撲過去抱住幾人,來表達喜悅之情.

這頓時讓黎琳與李云幾人渾身不自在,快生起一身的雞皮疙瘩,全都不由自主打了個冷顫.

黎琳頓時露出厭惡之色,掃了一眼龐博,又輕蔑的看了看葉凡,道:"少要套近乎,無論你們做什麼都沒用,難以改變什麼."她站在一塊巨石上,俯視著龐博與葉凡,露出狠戾的神色,寒聲道:"你們真是膽大包天,就不怕夭折在這片森林中嗎,廢墟深處不是廢物可以隨便來的!"

李云的神色也冰寒無比,盯著葉凡與龐博冷笑連連,他在考慮是否立刻出手,唯一擔心的是怕吳清風長老在龐博身上留下過印記,到時候可以追查到生了什麼.

盡管他們這樣羞辱兩人,且露出了森森殺機,但是葉凡與龐博卻像沒事人一般,完全的自來熟,加入到了幾人間,更過分的是兩人一起拉住韓飛羽的手,連連道:"韓飛羽……你真是好人啊!"

"你們是不是采摘到了什麼靈藥,身體怎麼充滿了馥郁芬芳的味道?"黎琳殺機畢露,嘴角的美人痣都在輕輕的顫動,但刹那間她又立刻變了顏色,道:"有些不對勁,怎麼飄來了一股腥臭味?"

"隆隆隆"

就在這時,幾人感覺到了大地的震動,回頭向後望去.

"那是……一條蛇精!"

"老蛇成精,那是玉角蛇!"

在場幾人全都變色,只見一條生有獨角的老蛇禦風而行,草木皆折,快向這里沖來,濃重的腥臭味讓人欲嘔.

"該死的,是你們兩人……"

黎琳,李云,韓飛羽等人刹那間想明白了這一切,恨不得將葉凡與龐博立刻挫骨揚灰,但是眼下卻不是怒的時候,幾人轉身就逃,狼狽無比.

"韓飛羽你們真是好人啊……"葉凡與龐博一邊逃之夭夭,一邊對身後的韓飛羽等人這樣說道.

第二章,晚間十二點更新,沖榜,請各位書友幫忙,那時在線的兄弟姐妹們來支援下,需要會員點擊,推薦票啊.

到時候可以在書評區留言領取精華.

a

a

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