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玉蛇蘭
第五十章玉蛇蘭

剛剛接近這片區域,葉凡與龐博就嚇了一跳,數百條水桶粗細的毒龍在絲絲吐信子,毒霧彌漫,將一大片林地都腐蝕的不成樣子了.此外,密林深處傳出陣陣低沉的嘶吼聲,數不清的大型猛獸在林間徘徊.

不知道什麼原因,它們沒有相互攻擊,皆焦躁無比,在這片區域不斷的聚集,越來越多,簡直像是洶湧潮水一般,從里面向外湧來,絕大多數凶獸都叫不出名字.

而天空中也聚集了大量的凶禽,在低空不斷的盤旋,軀體全都在數米以上,黑壓壓一片,遮天蔽日.

"生了什麼?"

葉凡與龐博全都驚訝不已,眼前所見實在驚人,海量的蠻獸與無盡的凶禽聚集在這片區域,全都焦躁不安,如狂潮在浩蕩.

葉凡觀察了一段時間,道:"我想都應該是從廢墟深處退出來的."

"難道是因為閃電鳥與那鱗猿王厮殺,將其他凶禽猛獸都驚擾了出來?"

"很難說,縱然是獸王在搏殺,也不可能將這麼多奇獸與靈禽都驚出來吧."

"我們怎麼過去,這麼多凶禽猛獸,密密麻麻,跟潮水似的,完全阻擋住了去路."

"我們找個地方繞過去,這次絕對是各機會.我想里面肯定有一片真空地帶,最深處或許有級獸王在厮殺,或許生了其他變故,將絕大多數凶禽猛獸都趕到了邊緣地帶."

兩人足足繞了十幾里,尋到一片絕崖,順著那些藤蔓攀了上去,而後連續翻過幾座懸崖峭壁,最後沿著老藤而下,終于順利來到密林深處,避過了那如潮水般的凶獸與猛禽.

"這里面真安靜!"

這片地域內,古木參天,老藤纏繞,郁郁蔥蔥,但是卻一片靜悄悄,似乎所有的生靈都逃走了,死一般的安靜,沒有一點聲音.

"廢墟深處生了什麼,縱然是獸王厮殺也不至于這樣啊,我想應該是其他原因!不然,怎麼可能讓所有凶禽猛獸全部逃離呢."葉凡與龐博兩人有些驚疑不定,但最終還是向前走去,很快深入了十幾里,古木更加的蒼勁,完全是一片原始的風貌.

"絲絲……"在一片亂石林間,傳來絲絲的聲響,像是有蛇類在吐信子,五色彩霧彌漫在那里,陣陣腥臭的氣味拂動而來.

"巨蛇!"龐博出低呼.

就在那亂石林間,有一條足有水缸粗細的巨蛇,盤繞在亂石堆中,口中不斷噴吐五色毒霧,它非常的焦躁不安.

"不是一般的蛇,它的頭上生有一只玉角!"

水缸粗細的巨蛇,周身的鱗片足有巴掌那麼大,色彩斑斕,非常的鮮豔,錦鱗在陽光的照射下閃閃光.而最為奇特是它頭上的那只玉角,不斷有光華流轉而下,像是一道道彩色的細絲線,光燦燦,亮晶晶,彙入它的頭顱中.

"這條生角的蛇已經成精了,懂得吞吐日月精華,如果腹下生出爪的話,就是傳說中的蛟了."

兩人心中一凜.並不是所有的凶獸退走了,還有些厲害的角色留了下來,不過這條巨蛇也很焦躁,似是想要離去,但又有些遲疑不定.

突然,廢墟深處傳來一聲輕微的悶音,像是在擂動巨鼓,隔著很遠的距離傳了過來.

葉凡與龐博聽到這道悶音後,不知道為何,心中全都有些慌.而這個時候,那條生有玉角的巨蛇更是不自禁的顫抖了幾下,而後猛的游動身軀,快向石林深處沖去.

"蛇洞!"

亂石林是它的巢穴,它焦躁不安的沖進一個巨大的黑洞中,再也不肯出來.五彩毒霧散盡,腥臭氣味飄走,亂石林內的一切都可以清晰的看到了.

"這應該是傳法長老所說的那種玉角蛇!"開始時兩人沒有什麼聯想,但是等到毒霧散盡,看到亂石林深處那個黑洞洞的蛇洞後才想起一些事情.

"我記得傳法長老說過,這種玉角蛇是老蛇吞吐日月精華長達百年以上才進化而成的,在它的棲息地生有一種名為'玉蛇蘭’的珍稀靈藥……"

兩人雖然都有些印象,但記得並不是很清晰.傳法長老平日間除了教授玄法外,這幾個月來也傳了不少其他知識,如對修煉典籍,武器,靈藥的講解等.葉凡與龐博側重于修行,對其他知識並沒有投入過多的精力.這次曆練前對相關書籍惡補了一番,不然很多藥草雖然能夠認出,但不一定可以快現.

"確實是'玉蛇蘭’!"

葉凡與龐博都很激動,他們在那漆黑的蛇洞入口處,看到三株巴掌高的奇異植物,植株雪白如玉,通體晶瑩剔透,恍一看像是三條白色的小蛇直立在那里,上面掛著幾片白玉葉,在頂端有一朵光燦燦的白玉蘭花.

三株植物很奇特,但一看就知非常不凡,有點點光華在流轉,隱約間有陣陣馨香隨風飄來.

"沒錯,是'玉蛇蘭’!"

當親眼見到'玉蛇蘭’後,傳法長老說的那些話似乎在他們耳畔重新回響了起來,兩人一下子想到了這種植物的珍貴價值.

據說,老蛇在吞吐日月精華時,蛇洞周圍靈氣氤氳,但一般的植物根本無法承受,縱然是靈草長時間下來也會化成齏粉.只有一種奇異的蘭草可以存活下來,在老蛇吞吐日月精華時跟隨吸收精氣,經過長達百余年的靈氣洗禮,它將會凝聚大量的日月精華,蛻變成形似老蛇形狀的奇異植物,因此被稱為'玉蛇蘭’.

它具有非凡的解毒功效,可以解天下很多種奇毒,生長在蛇洞畔,倒也與毒蟲之旁必有解毒靈草吻合.除此之外,它伴隨老蛇一起吞吐日月精華,凝聚了大量的生命精氣,是修士的最愛.

兩人按捺住沖動,不敢沖過去直接采摘,據說這是老蛇為它自己的准備的,當'玉蛇蘭’完全化成老蛇的樣子後,它會吞服下去,如果誰想打'玉蛇蘭’的主意,老蛇必然會拼命.

"老蛇已經化成玉角蛇了,但是這三株'玉蛇蘭’並沒有完全蛻變成老蛇的樣子,還沒有徹底成熟."

"怎麼才能采摘到呢……"

"我想這條老蛇剛才受到了驚嚇,躲避進蛇洞深處,暫時不敢出來了.我們慢慢潛行過去,應該能夠成功采摘到."

"有點不保險,先等一等,如果廢墟深處再次響起剛才那種沉悶的聲音,我們快沖過去,采摘到手,立刻遠遁."

"好,先耐心靜等一會兒."

兩人商量完後,在亂石林中隱藏了下來.他們雖然不知道廢墟深處生了什麼,但是覺得這種狀況應該還在持續,剛才的那種悶音還會繼續響起.

果然,不足半刻鍾,沉悶的聲音接連響了三聲,葉凡與龐博心中惶惶,這是一種奇異的感覺,他們不明所以,像是靈魂在不由自主顫栗.

兩人定住心神,而後快向前沖去,拔下蛇洞口處的三株"玉蛇蘭",頭也不回的向石林外沖去.

足足跑出去數里,他們才停下來,而這時身後那個方向傳來了隆隆的聲響,那片石林像是生了地震,很顯然是老蛇沖了出來.

"咚"

又是一聲沉悶的聲響從廢墟深處傳來,葉凡兩人的心髒都跟著劇烈掙動了一下,心口一陣法疼,但也正因為這聲悶音讓老蛇所在的石林安靜了下來.

"還好成功了,我真怕那條老蛇追下來,它已經成精了,一般的強者都奈何不了它,更不要說我們了!"兩人坐在一塊大青石上,擦了一把冷汗.

葉凡與龐博仔細觀看手中的'玉蛇蘭’,果真像極了生有葉片,頂著蘭花的老蛇,連莖上都生有似鱗片般的紋絡,通體晶瑩透亮,像是羊脂玉雕琢而成,沁人心脾的馨香直沖到人的五髒六腑里.

"可惜還沒有完全成熟……"

"知足吧,這種東西可與而不可求."

"據說,它蘊集了大量的生命精華,不知道真正效果如何."

"找個安全的地方,服下去試試看."

兩人說什麼也不會拿'玉蛇蘭’去與靈墟洞天的長老交換百草液,這種東西肯定比用百種藥草提煉的出精華————百草液,強很多倍才對.

葉凡與龐博抓著藤蔓攀上一座懸崖,這里的植被郁郁蔥蔥,但卻沒有任何的鳥獸,非常安靜.

"服下'玉蛇蘭’,一會兒再碰到蛇蠍毒蟲都不用擔心了."

兩人商量了片刻,決定葉凡先服用一株,看看效果如何,他的體質較為特殊,不用擔心藥力過猛,擊穿苦海.

葉凡一口咬掉半株玉蛇蘭,香氣頓時彌漫開來,整座懸崖上都是一片清香,他滿嘴馥郁芬芳,感覺全身的汗毛孔都舒張了開來.周圍更是靈氣氤氳,斷開的玉蛇蘭在向外飄逸生命精氣,有一道道細小的霞光在流轉,葉凡急忙將剩下的半株也送進嘴里.

而後,他趕緊盤坐下來,開始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整個人一動不動,像是一尊化石一般.時間不長,葉凡突然呼吸急促了起來,面色如血,血管噴張,肌膚鮮紅,而後體表有點點光華漾出.

龐博非常緊張,靜靜的注視著,他感覺到了強大的靈氣,正在沖擊葉凡的血肉.

甚至可以清晰的聽到,葉凡的血液在隆隆作響,像是滾滾長河在奔騰,有一股強大的生命精氣在他的體內流轉,不斷沖刷他的血肉之軀,光華都溢了出來.

直至半個時辰後,葉凡血脈中的響聲才停下,他呼吸漸漸悠長,脈象也平穩了下來,整個人靈動了很多.

"轟"

突然,就在這時,葉凡的苦海爆出一道道熾烈的金光,神虹道道,光華璀璨,絢爛奪目.

"來了!"龐博有些激動.

上次見到的景象重現了,葉凡的苦海化成了一片金色的汪洋,陣陣海嘯聲"隆隆"傳出,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震耳欲聾.

怒浪沖天,金光耀眼,無盡的汪洋,浩瀚起伏,席卷上高天,熾烈的神輝漫天飛灑.

"轟隆隆"

電閃雷鳴,一道道金色的閃電劃破長空,萬道驚雷在天穹響起,毀滅的力量中卻蘊含著無盡的生氣,勃勃生機在劈舞的電芒中激蕩.

金色的汪洋,駭浪滔天,與熾烈的閃電交織在一起,形成一片神輝無盡的奇異世界.

震耳欲聾的海嘯聲傳來,縱然龐博已經見識過,此刻還是有些呆,那金色的苦海似乎有著奇異的力量,不斷的震動.

葉凡的苦海一片光芒璀璨,讓周圍的景物都跟著神光湛湛.

足足過去兩個時辰,這一切才慢慢平靜下來,金光內斂,濤聲消失,葉凡的苦海歸于寂靜,他整個人一下子空靈了很多,多了一種仙人般的氣質,顯得塵脫俗.

半個時辰之後,葉凡張開了雙眼,像是有兩道閃電一閃而過,他雙目神光湛湛,精神飽滿,氣血旺盛.

"感覺怎樣?"

"感覺非常好,苦海變大了!"葉凡開始運轉《道經》記載的玄法,苦海那里頓時亮起一點金光,芝麻粒大的苦海變成了黃豆粒那麼大,如一盞神燈定在那里.

"這樣的開辟度……實在驚人!"龐博為葉凡感到高興的同時,也非常吃驚,這一次葉凡開辟苦海,一下子拓展了很多倍.

金色的苦海有絲絲神力在流轉,讓葉凡舉手投足間,感覺無比的舒泰,苦海漾出的絲絲神華在滋潤著他的血肉.葉凡運轉道經玄法,一道金色的神華自苦海沖出,沿著他的手指射了出來,"哧"的一聲輕響,將前方的一株古木洞穿了.

龐博頓時目瞪口呆,道:"你……居然可以施展出……類似'神紋’的攻擊了!"

"玉蛇蘭果然非凡,它所蘊含的生命精華,比上次那數十瓶百草液要強盛很多倍!"葉凡一陣感歎,這次他開辟金色的苦海極其順利.

龐博也露出激動之色,道:"這次曆練總算沒有白來,收獲了這樣三株靈藥,一定比其他人收獲的總和還要多."

"真不知道廢墟深處生了什麼,我們還繼續深入嗎?"

"自然要繼續前進,再深入一些,說不定還會有收獲,凶禽蠻獸都逃光了,機會難得!而且廢墟深處說不定正在生著某種驚人的變化,對于我們來說也許是一場莫大的機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