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七章 艱難
修士的苦海,如其名一般,枯寂一片,死氣沉沉,沒有生命波動.然而,葉凡的苦海正中心,那粒金色的光點卻燦燦生輝,如朝霞初升,充滿蓬勃生機.

正如龐博所說那般,這粒金色的苦海有點點神力波動,盡管非常微弱,但明顯非同尋常,與其他人的苦海相比,稱得上神異,絢爛如虹芒之精華,完全與眾不同.

"難道說你已經溝通了生命之輪?"按照龐博的推測,葉凡有可能開辟出一條通道,連接到了苦海下的生命之輪那里,致使神泉汩汩上湧,才造成如此神異的景象.

"沒有開辟出通道,並無神力源泉上湧."葉凡搖頭,否定了他的推測.他可以肯定,這確實是苦海,並非生命之輪湧出的神泉.

龐博連連感歎,道:"這實在太驚人了,荒古聖體果然非常同尋常,與常人完全不一樣,難道說金色的苦海是擁有這種體質的人所專有的嗎?"

"只是初步開辟出苦海,還不知道能否繼續修行下去呢."葉凡並沒有被喜悅沖淡理智.

隨後他仔細內視,檢查苦海的狀況.芝麻粒大的金色苦海,周圍如死地一般寂靜,被無盡黑暗與空曠所包圍,但是卻難以完全淹沒它的光芒,這粒光點如一輪皎潔明月當空懸掛.這讓葉凡心中生出無盡希望,也許有朝一日,可以開辟出一片浩瀚無垠的金色苦海,徹底驅除黑暗與死氣,讓枯寂之地煥出勃勃生機.

葉凡與龐博兩人探討了很長時間,一致認為,葉凡的體質太過特殊,像是無底洞一般,需要大量的百草液才能開辟苦海.與常人大不相同,不怕藥力過猛,擊穿苦海,他的苦海簡直就是一片深淵,無法填滿.

得出這一結論後,頓時讓兩人都有些犯難,其他剛入門的弟子,每三個月服用一瓶百草液,一年也不過四瓶而已,而葉凡剛剛開辟芝麻粒大的一點苦海,就足足耗費了五十九瓶,頂的上其他人十幾年所需了,這實在有些嚇人!

按照吳清風老人所說,修煉的道路越向上攀登越艱難,後期每前進一步都要花費十倍于前期的代價.

葉凡想到這個問題頓時有點呆,這個道理一定同樣適用于百草液的消耗上.現在才開始,就需要數十瓶同時服用,真的難以想象當他修煉有成時,那將是多麼驚人的一個數字.

"不用擔心,總會有辦法解決."說到這里,龐博像是想起了什麼,雙眼頓時一亮,道:"可以將你能夠修行的消息告訴給吳清風長老,荒古前的聖體如果能修成,絕對足以震動燕地,震動東荒,那簡直不可想象,我想靈墟洞天的長老們一定會非常震驚,竭盡所能為你提供所需."

葉凡認真而又仔細的思索了片刻,最終搖了搖頭,道:"不能告訴他們."

"為什麼?"龐博不解.

"一是因為靈墟洞天並不能威懾東荒,消息一旦走漏,我必死無疑.二是因為我懷疑,金色的苦海雖然神異,但我很有可能無法持續的修煉下去,多半依然是廢體."

龐博仔細想了想,非常認同第一點原因,確實不能走漏風聲,不然恐怕真的會有殺身之禍.

"關于第二點原因,我想你多慮了吧."

葉凡搖了搖頭,道:"我現在終于知道,為什麼這種體質在後荒古時代偶爾出現,卻難以修煉修成了.光是這種消耗就不是一般的門派可以承受的.初期還好說,但是仙路漫長,每前進一步都要增加十倍的消耗量,這樣一路走下去,不斷以十倍的度增長,不要說修煉到後期,就是勉強修煉到到中期,那也將是一個難以想象的天文數字,恐怕就是那些聖地還有自荒古時代傳承下來的古世家也會倍感吃力.甚至可以說,得不償失,這樣的消耗,足以培養起很多其他傑出的弟子."

"難道這就是荒古聖體無法修煉,變成廢體的原因?"龐博露出驚訝的神色.

葉凡思索了片刻,道:"這個原因僅僅是初期修行時現的,我想肯定遠不止這些,不然那些聖地與荒古世家不會輕易放棄的,很有可能存在更為苛刻與艱難的條件或原因."

"怎麼會這樣……"龐博一陣呆,感覺葉凡前路暗淡,修煉的道路似乎極其艱難.

不過葉凡並沒有任何一點沮喪之色,道:"荒古聖體,如果簡簡單單就能修成,也就失去了它的意義.前路越艱難越說明它非凡,逆波而上,攀崖而行,強越深淵,能走到哪一步就走到哪一步,說不定可以遙望絕巔."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葉凡與龐博更加刻苦修行,努力提升自身的修為.

在這期間,吳清風老人曾將龐博喚到靈墟洞天的後山,正式將他確定為仙苗,勉勵他要努力修行,早日讓苦海中神泉汩汩而湧,到那時會收他為關門弟子.

正式確定為仙苗後,龐博每月可以領取八瓶百草液,對比以前一年只能領取四瓶,待遇提升了一大截.且,隨著他的修為不斷提升,以後會逐漸加大供給,滿足他一切所需,不用擔心百草液的缺乏.

在靈墟洞天的後山,龐博認真向吳清風老人請教了很多問題,他主要是想幫葉凡解開金色苦海的疑惑.

吳清風老人講了很多關于苦海的秘聞,稱這個世上,有些驚才絕豔的人物在開辟苦海時,確實會有種種異相生.

"到底都有哪些異相?"

吳清風老人講了十幾種異相,但並沒有提到金色的苦海.

到最後龐博實在有些忍不住了,直接問道:"開辟苦海時,有沒有可能海嘯連天,神虹萬道,苦海為一片金色的汪洋?"

"不可能!"吳清風老人搖了搖頭,但最後又遲疑了起來,道:"或許,傳說中重現東荒的'神體’可能具有如此無以倫比的異象,但是卻不應該有這麼浩大的聲勢."

最近時有傳言,某種罕見的神體在東荒重現,而且並非僅僅一例,據說都處在成長中,被雪藏于聖地或荒古世家內.就連吳清風老人也多次聽到傳聞.

"那些世所罕見的天才幾乎全都被那些聖地與荒古世家收走了……"吳清風老人似乎很無奈.

龐博回來後,將所聽到的一切對葉凡複述了一遍,最後道:"看來金色的苦海果然神異非凡,就是傳說中重現東荒的神體在初次開辟苦海時也不見得有這麼大的聲勢.真希望你可以順利修行下去,到時候一定足以與那些聖地以及荒古世家培養的天才抗衡."

葉凡聽完後,思量了很長時間,然後望向龐博,道:"我想我該離開靈墟洞天了."

"為什麼?"龐博很吃驚,不知道他為什麼突然做出這樣的決定.

"我來靈墟洞天是為了解怎樣修行,如今這里對于我來說不適合繼續呆下去了,我需要去其他地方碰碰機緣."

"不行,你要走的話,我也要離去."龐博堅決反對.

"你已經被確定為仙苗,靈墟洞天會全力栽培你,根本不需要離開.而我則不同,以我這種體質,呆在靈墟洞天不會有任何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