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六章 金色的苦海
第四十六章金色的苦海

在這一日間,葉凡足足喝下十三瓶百草液,如果加上前兩日喝的七瓶,到現在為止已經達到二十瓶,除卻血脈中精氣滾滾沸騰外,他依然沒有任何不適的感覺.

看到他這樣喝,博都感覺害怕了,道:"咱先停下來吧,我現在心驚肉跳,眼皮都抖個不停,生怕你砰的一聲炸開,再也見不到你了……"

"你個烏鴉嘴,亂說什麼……"說到這里,葉凡仔細感應苦海的狀況,道:"我似乎有了一種奇異的感覺."

"什麼,難道有效了?"龐博頓時露出喜色,道:"我去找吳清風他老人家幫你引導."

葉凡攔住了他,道:"不要去,我還是自己慢慢感應吧."

吳清風老人曾經說過,葉凡這種體質只能靠自己,外人根本無法幫其引導.他曾經有言,如果說常人的生命之輪是一片土壤,那麼葉凡的生命之論就是一塊神鐵.土壤中種下種子後,精心照料與開墾,種子必可生根芽,現出蓬勃生機.而神鐵,無論你投入多少,即便是種下仙根也難以生長.在這種情況下,只有神鐵內部生蛻變,才有誕生生機的一線希望,不然無論外界提供多麼優越的條件,都難以改變什麼.

葉凡有了一絲奇異的感應,心中很激動,他的體質在荒古時被稱作聖體,但如今卻被當作廢體,心中非常不甘,眼下有了絲絲特別的感覺,自然很振奮.

在這一刻,龐博的眼睛都快直了,看到葉凡像是喝水一般,一瓶又一瓶的往下灌,他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我說……咱悠著點,看你這個樣子,我實在心驚膽顫啊,剩下的咱們明天再喝好不好?我真怕了……"龐博說到這里的時候,地上已經扔了一堆空玉瓶,葉凡已經喝下四十瓶百草液.

"不用擔心,我現在感覺很好,血脈中沸騰的精氣完全平靜了下來,而生命之輪所在的位置則出現了劇烈的波動."

葉凡說完這些繼續服用百草液,直到最後前面空空如也,除去龐博喝下的七瓶外,剩余的五十九瓶全被葉凡服下!

"感覺怎樣?"龐博緊張的問道.

"我終于感應到了生命之輪的存在,那里的神力源泉在沸騰……"說到這里,葉凡不再說話,開始默默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沖擊苦海.

旁邊,龐博卻有些目瞪口呆,自語道:"生命之輪內神力源泉沸騰……我怎麼從來沒有過這種感覺?"

茅屋中漸漸安靜了下來,葉凡如一尊石像一般靜靜的盤坐在那里,龐博焦急而不安的守在一旁.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茅屋中突然光芒大盛,爆出陣陣海嘯般的聲音,葉凡的苦海那里沖出無盡神輝,金燦燦一片,並且伴隨著電閃雷鳴.

龐博瞠目結舌,驚的說不出話來,呆呆的看著眼前的這一切.

只見葉凡的苦海那里,神光萬道,絢爛如虹,竟然有金色的浪濤在洶湧,且伴隨著陣陣電閃雷鳴,那里正在生著猛烈的海嘯,浪濤沖天!

苦海內生這種神異的景象,簡直聞所未聞,龐博震驚到無以複加的地步,他感覺眼前這一切是如此的不可思議,自語道:"到底生了什麼……"

茅屋中是震耳欲聾的海嘯聲,像是有千軍萬馬在奔騰,龐博用力拍了自己一巴掌,確信自己沒有在做夢.

"海嘯連天,聲如雷震,驚濤萬重……"他感覺口干舌燥,這一切如同夢境一般,隆隆浪濤聲像是千軍萬馬在奔騰.此時此際,似乎並不是站在茅屋中,而是來到了海岸邊,正在面對一片浩瀚起伏的汪洋.

葉凡寂靜不動,盤坐在那里,苦海內神華綻放,絢爛奪目,在這一刻濤聲不絕,金光閃耀,雷電劈舞,駭浪滔天.


"那金色的汪洋……難道真是他的苦海,為什麼透射而出,連外人都可以看到?"龐博驚疑不定,怔怔的看著葉凡,其苦海燦燦生輝,神華爍爍,海浪陣陣,不斷翻湧.

他已經確定,海嘯聲的確源自葉凡的苦海,這實在讓人瞠目結舌,本是藏于體內的苦海,竟然真如現實中的汪洋一般濤聲不絕.

龐博站在那里近乎石化,前方隆隆作響,那金色的浪濤像是隨時會沖出來一般,給人以強大的壓迫感.

"為什麼會是金色的?"被海嘯聲震撼過後,龐博過了很久才慢慢平靜下來.

如果那片金色的汪洋是葉凡的苦海,未免太過不同尋常了,龐博感覺不可思議.他現在已經可以內視自己的苦海,那里一片漆黑如墨,看起來死氣沉沉.吳清風老人曾經說過,沒有溝通生命之輪的苦海,生命精氣只能繚繞在苦海上空,至于苦海本身則枯寂一片,沒有一點生命波動,或呈墨綠色,或呈漆黑色.

然而,葉凡的苦海卻是如此的與眾不同,跟吳清風老人所描述的根本不一樣.

"轟隆隆……"

翻湧的金色苦海上空,不時爆出陣陣雷電,與滔天的海嘯交織在一起,令天地間一片熾烈,海天相連,到處都是璀璨金光,異常奪目.

龐博緊張的注視著,生怕有意外生.在這個過程中,葉凡自己像是沒有一點感覺一般,始終寂靜無聲,在默默的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

足足過去數個時辰,金光才慢慢收斂,海嘯聲也漸漸變小,又過去足有半個時辰,茅屋才終于安靜下來,葉凡的苦海歸于平靜,光華內斂,濤聲消失.

不多時,葉凡醒轉了過來,雙目中神光湛湛,站起身來的刹那,整個人一下子靈動了不少,多了一股仙道的氣息.

"方才到底生了什麼,你現在感覺如何?"龐博迫不及待的問道.

"剛才我感應到了生命之輪,更看到了沸騰的神力源泉,而後沖擊苦海,竟見到一片金色的汪洋,不知道是不是錯覺."

聽到葉凡這樣描述,龐博頓時驚的張大了嘴巴,而後連連點頭,道:"不是錯覺,因為……我也看到了."

"你也看到了?"葉凡露出驚色.

"沒錯,剛才你不知道聲勢有多麼的浩大,海嘯連天,神光萬道,一片璀璨,整座茅屋都在震動,幸虧咱們住的地方很偏僻,不然的話肯定要引起引起一場軒然大波."

葉凡仔細聽龐博講述後,終于確信所見到的金色汪洋與海嘯並不是錯覺所致.

龐博關切的問道:"你感覺怎樣,我見那片金色的苦海最後關頭又全部消失了,難道沒有成功?"

"不知道算不算成功……"說到這里,葉凡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苦海所在的位置頓時出現一粒極其微小的金色光點,只有芝麻粒那麼一丁點,但卻燦燦生輝.

"苦海雖然有些小,但這不是問題,只要修行下去,總會慢慢變大的."龐博神色非常激動,道:"我敢肯定你的苦海絕對非凡,竟然是金色的,與常人的完全不同,綻放的光華居然能透射而出……"

雖然僅僅修出"一粒海",但葉凡卻很高興,終于打破僵局,開辟出了專屬于他的金色苦海.

"我怎麼感覺你這芝麻粒大的苦海有絲絲神力在波動,難道說濃縮的是精華……"龐博露出疑惑的神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