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五章 百草液
第四十五章百草液

葉凡與龐博力壓韓飛羽,驚掉一地下巴,在眾人看來這兩個十一二歲的少年生猛的"一塌糊塗",明明沒有修出神力源泉,卻將一位長老的子孫打到發懵,險些被廢,讓在場圍觀的很多人都瞠目結舌..

"這兩人太生猛了!"

"不過十一二歲的年齡,怎麼會有如此神力?"

"徒手對敵,力壓韓飛羽,將韓長老賜下的青木寶印都生生震飛,真是讓人感覺不可思議!"

周圍眾人一陣議論紛紛.

此刻,縱然是其他山崖下那些入門較早,修為高深的弟子也都注意到了這邊的情況,得知韓長老的孫子韓飛羽被人暴打後,一片嘩然.

"那兩個少年看起來很清秀啊,怎麼這麼彪悍,真是人不可貌相……"

葉凡與龐博一直很低調,但現在卻成為了眾人注目的焦點,其他山崖下的那些弟子聽說情況後,也都向這里圍來,想要見一見這兩個猛人.

"什麼,那個龐博是仙苗?"

當眾人得知這一消息後全都露出吃驚的神色,入門較早的弟子都明白仙苗意味著什麼,那將是靈墟洞天未來的傳承者與希望,是有可能帶領門派走向輝煌的風云人物.

"竟是仙苗,怪不得這樣神勇,身負異稟啊."

"韓飛羽這次算是踢到鐵板了,日後想報複都不行,這口氣他只能干咽下去……"

現在,眾人再看向龐博時神色複雜,心中說不出是什麼滋味,不少人很快做出了決定,以後要與龐博交好.

此刻,葉凡與龐博並沒有閑著,毫不在意周圍眾人的眼光,逐一將地上的小玉瓶撿起,足足有三十幾瓶百草液.最開始尋釁釁的幾個少年被葉凡與龐博倒**淤泥中,但那幾個少年搶來的百草液卻全都被留了下來.

剛入門的弟子每三個月才能領取到一瓶百草液,可想而知它多麼珍貴,眼下兩人卻一下子得到三十幾瓶,頓時讓周圍的人一陣眼紅.

"那幾個修出神紋的家伙,身上的東西應該更好才對……"

葉凡與龐博並不滿足,將目光投向插在淤泥中的幾個青年,這幾人都修出了絲絲神力,在苦海中溫養出一道神紋,修為高出普通弟子一截,肯定比那幾個少年"富足".

兩人相互看了一眼,開始拔蔥,先後將五名青年拽出泥塘,逐一在他們的身上翻找.

"怎麼每人身上只有幾瓶百草液……"

葉凡與龐博將幾人全身搜遍,發現每個人身上只有五瓶百草液,還沒有剛才得到的多,兩人這副不滿足的神態,頓時這讓周圍的人感覺相當的無言.

今日各座山崖皆發放了百草液,按照修為的高低不同,領取到的百草液數量自然也不同,這幾名青年每人都領取到五瓶已經算不錯了.

李飛與王靜還沒有離開,將這一切看在眼中,兩人面面相覷,真是不知道說什麼好了,還從來沒有見過這樣另類的師弟呢.

此刻,幾名青年如爛泥一般癱在地上,依然沒有力氣爬起.葉凡與龐博將他們搜刮完畢,相互看了一眼,然後非常不地道的再次將他們扔進荷塘中,不過這一次並沒有倒栽蔥,怕時間長了鬧出人命.隨後,他們又將那幾個少年也拔了出來,隨手扔在泥水里.

最後,葉凡與龐博來到那方青木寶印前,試著用力推了推,感覺太過沉重,縱然可以舉起,也不能用來對敵,踹了兩腳後揚長而去.

眾人一陣發呆,這兩人簡直就像是蝗蟲,在大庭廣眾之下,臉不慌心不跳,將一干人搜刮完畢,居然還想將青木印搬走……

"李飛師兄,王靜師姐,多謝!"葉凡與龐博擠出人群後,在遠處大聲喊道,而後快速遠去.

韓飛羽臉色鐵青,心中窩火,連青木寶印都沒有收,直接向靈墟洞天深處的一座山谷走去.

谷地非常開闊,到處都是藥田,栽滿了奇花異草,藥香撲鼻,靈氣氤氳.滿谷都是珍稀的藥材,沒有其他植被,各種靈藥生長時溢出的藥香與草木精華,讓這里幾乎成為了一座靈谷.

在路上有些藥童向韓飛羽施禮,但是他理都不理,陰沉著臉直接來到山谷深處一座洞府前,這里的藥香更加濃郁,在洞府前並排擺放著十八個半人多高的藥鼎,不知道是什麼金屬煉制而成,看起來古樸而沉重.

"羽兒你怎麼弄成這副樣子?"洞府深處一個蒼老的聲音這樣問道,人並沒有走出來,但是卻好像完全可以感知到外面的一切.

"那兩個人當中有一個是仙苗……"韓飛站在洞府外,咬牙切齒,向他的叔公詳細稟明了經過.

"要是早些時日知道這兩人吃過神藥,只需讓他們放出些許鮮血就足夠了.可惜,我得到的消息太晚,現在有些麻煩了."說道到里,洞府中的韓長老沉默了很長時間才再次開口道:"那個仙苗……不要去招惹他,至于另一個,先等等看."

"叔公的意思是……"韓飛羽的雙目中頓時射出兩道厲芒.

"我的意思是說,你現在什麼也不要做,先好好的修煉吧."說完這些話後,洞府中再無聲音,沉寂了下去.

"是!"韓飛羽非常不甘心,但卻不敢拂逆韓長老,他向洞府施了一禮,而後轉身離去.

葉凡與龐博回到居所,兩人開始清點戰利品,總共收獲了六十六瓶百草液,絕對稱得上是一筆橫財.

"姓韓的真是一個好人……"兩人全都這樣稱贊.

葉凡與龐博擺弄完這些小玉瓶,慢慢平靜了下來,雖然他們今天戰敗了韓飛羽等人,但是卻產生了強烈的危機感.僅僅**強橫,具有蛟象之力,或許可以在凡人中稱雄,但是面對修出絲絲神力,可以施展玄法神技的人,終究是缺少變化,難以匹敵.

眼下必須要苦修,開辟苦海,溝通生命之輪,讓神泉汩汩而流方可,只有神力源泉能夠為己用,方能真正變強,那是修士的根本所在.

產生這樣的危機感後,兩人迫切希望變強,更加努力修行起來.在接下來的兩日里,龐博連續喝下六瓶百草液,配合《道經》記載的玄法修煉,苦海終于大了一圈.可是,當喝下第七瓶百草液後,他頓時感覺不妙,苦海內精氣亂沖,如針紮一般劇痛.

"壞了,欲速則不達,傳法長老說過,剛入門的弟子承受不了太多的百草液沖擊.每三個月才發一瓶,果然有道理……"龐博滿頭大汗,苦苦支撐.

"我去找人."葉凡就要推門而出.

"不用,我能咬牙挺過去."龐博堅持不讓找人,他足足苦撐了大半日,痛感才慢慢消除,苦笑道:"看來,飯只能一口一口吃,路只能一步一步走啊.一般的弟子三個月喝一瓶,我這個仙苗兩天喝了六七瓶,已經算是逆天了."

說到這里,龐博又露出奇色,道:"你也喝了六七瓶,怎麼沒有任何痛楚的感覺,反而精氣神越來越飽滿,這是怎麼會事,苦海還沒有一點波瀾嗎?"

葉凡搖了搖頭,他的生命之輪與苦海依然一片沉寂,沒有絲毫波動可言,修煉《道經》唯一的好處就是讓他的精神氣越來越充沛.

"喝六七瓶一點異樣都沒有,看來還遠在承受范圍內,葉凡你繼續加量,說不定會產生什麼奇異的效果."

"那怎麼行,我這種體質喝再多的百草液也是浪費,與其如此還不如留給你做突破用,早日神泉汩汩而流,達到更高的境界."

"放心,他們既然把我確定為仙苗,一定少不了這種百草液.吳清風老人曾不止一次說過,心境很重要,他明明知道我的潛力,但卻不想讓我有優越感,送到靈墟崖去學法,足以說明了問題.現在之所以這樣,肯定是想磨礪我的心性,我想以後一切都會改變,百草液絕對不會短缺."

龐博說的很有道理,葉凡不再推辭,兩人間無需客套與見外,開始大量的喝的百草液.

一瓶,兩瓶,三瓶……

葉凡默默運轉《道經》所記載的玄法,此刻他自己沒有感覺到任何異常,但是一種奇異的變化卻正在他體內慢慢發生……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