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三章 神紋
第四十三章神紋

韓飛羽面色陰沉,眼中射出兩道寒光,嘴角露著一絲冷笑,像是看死人一般盯著葉凡與龐博,不再說話.

他身邊的四個青年聽到近乎命令的話語後,一起向前走來,臉上全都帶著嘲弄的笑意,慢慢將葉凡與龐博圍在當中.

其中一人壓低聲音,似乎不想讓周圍的人聽到,道:"不知道天高地厚的東西,在靈墟洞天有些人是不能得罪的,就憑你們兩個也敢說出剛才的那些話,不知死活!"

旁邊,另一名青年男子向前逼進幾步,面帶冷笑,揶揄道:"真是了不得啊,剛入門沒多久,就這麼威風,真不知道死字怎麼寫.不過我估計你們兩個死不了,因為比死更痛苦的是活遭罪,不受盡折磨想死都不容易."

"其實,有個辦法可以讓你們兩個少受點罪."這時又有一人開口,說話很隨意,似乎眼前的兩人不過是兩個螞蚱而已,可以隨手捏死,諷刺道:"你們可以自己打斷自己的雙腿,跪下來求饒,然後爬到荷塘中,自己倒插在淤泥里,也來個倒栽蔥."

"我要是你們,直接一頭撞死算了,免得活受罪."

這四人全都很隨意,沒將葉凡與龐博看在眼中,又是嘲弄又是諷刺,站在四個方位,不給兩人逃走的機會.

葉凡與龐博從來不是忍氣吞聲的主,這四人的話語實在太過分了,不過他們卻也不動怒,兩人漫不經心,從容自若的對答.

"這四個傻十三在干嗎?"

"我估計剛出門的時候不小心被門板將腦袋夾扁了吧,不然怎麼全都一副傻啦吧唧的樣子,在那里碎碎念個不停."

他們兩個似局外人一般,說的漫不經心,好像置身事外在看熱鬧,且不時隨口點評兩句.這頓時讓旁邊的四個青年火冒三丈,被他們認為螞蚱般的兩個少年居然毫不畏懼,這樣一副姿態,渾沒有將他們放在眼中,嘴巴損而毒辣,讓他們火氣上湧,當時就沉下了臉,再也難以保持那嘲弄的笑意了.

"不知死活!"當中一人冷喝,不過卻沒有沖上前去,他們已經注意到這兩人力氣不是一般的大,不想陰溝里翻船.

"哧"

在他的臍下那里有點點光輝漾出,一道如水波般的神紋像是鐵索一般沖出,快向著葉凡與龐博卷來.

"從苦海中沖出的神紋!"

"傳法長老說過,只有修煉小有所成時,才能施展玄法,這是一個高手."

……

圍觀的人出一片驚呼,這里絕大多數人都是剛入門的弟子,很少見到有人施展玄法神通,全都露出緊張的神色觀看.

葉凡與龐博度非常快,各自閃躲向兩旁,那道如鐵索般的光紋擦著他們的身體而過,但很快又調轉回來,繼續向兩人纏縛而來.

他們還是第一次與能夠施展玄法的修士動手,不知道那道從苦海中沖出的神紋威力如何,不敢輕易觸碰,兩人再次躲避.但是這道神紋如影隨形,根本無法擺脫,光芒燦燦,具有金屬的質感,看起來亮晶晶,快纏繞而來.

"砰"

葉凡突然將旁邊的一塊巨石舉起,迎向那俯沖而來的神紋,兩者撞在一起頓時出一聲巨響,在這塊足有千斤重的大青石上出現一道很深的痕跡,如刀斧留下的一般.

這讓葉凡與龐博同時變了顏色,能夠施展玄法的修士果然厲害,如果是凡人的話根本無法與之抗衡.

"哧"

那道如鐵索般的神紋雖然在大青石上留下一道很深的印痕,但卻也像是耗盡了力量,光芒暗淡了很多,化成一道虛影,快沖回那名青年的苦海中,他身體一震,向後退了兩步.

"這兩只螞蚱的力量還真不是一般的大,小心一些,要是被他們弄傷,那可真是顏面掃地了."四個青年當中的一人壓低聲音這樣說道.

"哧","哧","哧","哧"

幾聲輕響傳來,四種不同顏色的光華在四個青年的苦海綻放而出,四道如鐵索般的神紋從四個方向向著葉凡與龐博襲來.

與此同時,葉凡與龐博也展開了凌厲的反擊,石崖附近最不缺的就是岩石,一塊塊千斤巨石被他們擲出,四道神紋連連顫動.

"砰砰砰"

葉凡與龐博神力驚人,一塊塊巨石不斷飛起,接連沖向半空中的神紋,同時還有不少大青石向那四個青年落去.

四個初通玄法的年輕修士頓時手忙腳亂,他們雖然修出了絲絲神力,可以凝聚成鐵索般的神紋,但是控制神紋飛行的度不夠快,無法快躲避過巨石,不能有效殺傷對方.

在苦海中修出點點神力後,他們的體質雖然得到了極大的提升,但是如果單若論力量的話根本無法同葉凡與龐博相比,此刻一塊塊重達千斤重的巨石不斷砸來,他們只能躲避.

巨石飛舞,四個青年修士不僅被阻擋住,還不斷的後退,深恐被那千鈞巨石砸爛.

"刷"

就在這時,葉凡突然向前沖去,度極快,在原地留下一道淡淡的殘影.

"砰"

下一瞬間他出現在一位年輕修士的近前,簡單而又直接的一拳,重重的擊在對方的口鼻間,讓這名修士當場橫飛了出去.

這是一記非常具有美感,而同時兼具有力感的一拳!葉凡很飄逸的舒展身體,右臂揮動間,有一股道法自然般的輕靈,非常具有美感,但是當拳頭揮動出去後,卻又是如此的暴力,將那個青年砸的橫飛出去足有十幾米遠.

可以清晰的看到,一串血花從那名修士的口鼻間噴出,血花在天空中劃過數米遠,形成一道血色的弧線,同時有七八顆牙齒跟著飛出,墜落在地面.

另一邊,龐博也按捺不住,主動出擊,度極快,以一塊巨石狠狠的拍在另外一名修士的身體上,當場便有骨折的聲響傳出,那個人歪歪斜斜的飛了出去,墜落在地上.

"砰"

"砰"

又是兩聲重擊的聲響,剩下的兩人也被葉凡與龐博放倒在地,在這一刻他們上演的是暴力美學,拳頭像是鐵錘子一般將那兩人砸的大口噴血.

此刻,四道神紋光華暗淡,快沒入四人的苦海中.葉凡與龐博將四個癱軟在地上的修士並排放在一起,而後站在那里俯視著他們.

"剛才你們幾個說什麼,說我們兩個不知道天高地厚,不知道死活,現在我想問問,你們知道嗎?"說到這里,龐博上去就是四腳,踢的四人像是滾地皮球一般.

"當我們兩個是螞蚱,想怎麼捏死就怎麼捏死?"

"還說讓我們自己打斷自己的雙腿,跪下來求饒,然後爬到荷塘中去,自己倒插在淤泥中……"

"還說要讓我們生不如死,受盡折磨而亡,真是大言不慚!"

"砰砰砰……"

葉凡與龐博對這四人反感到極點,沒有一點憐憫,根本不留情,連踢帶踹,像是在踩臭蟲一般,將四人收拾的如同四堆爛泥一般癱軟在那里.

"夠了!"就在這時,一直在遠處冷眼觀看的韓飛羽,眼中冰冷無比,臉色沉的都快滴出水來了.

龐博斜了他一眼,道:"你說夠了就夠了?你算個毛啊!"

"放開他們!"韓飛羽聲音冷冽無比,讓周圍眾人如墜冰窖,他雖然看起來不過十四五歲的樣子,但是神態氣質等與他年齡根本不相符,實在太陰沉了.

"憑什麼聽你的?!"龐博根本不買帳.

至于葉凡則更是無視他,漫不經心的蹲下身來,從地上提起兩個人,而後舒展身體,非常輕靈而又具有美感的揮動手臂.

兩道人影頓時如兩杆長矛一般劃過半空,快飛向四五十米外,筆直的插入荷塘中的淤泥間,像是兩杆長槍沒入了進去,只剩下兩雙腳掌還在淤泥外.

"你找死!"

韓飛羽終于露出非常憤怒的神色,渾身冷冽無比,帶著一股寒氣,向前逼來.

葉凡不理會他,將另外兩人提起,再次擲出,"噗噗"兩聲輕響,又有兩人倒栽蔥,筆直的插入遠處的淤泥中.

周圍眾人瞠目結舌,這個結果實在讓人震撼與無語.

"哧"

韓飛羽的臍下,光芒綻放,非常絢爛與刺目,一塊四四方方,不足寸長的小木印沖出苦海,流轉著一道道碧綠色的光華,快放大,向著葉凡還有龐博壓來.

周圍眾人頓時出陣陣驚呼,這是一方實實在在的青木印,而並非苦海內的絲絲神力所化,絕非四道神紋所能相比.

青木印沖出苦海後,流轉出絲絲青氣,透出一股沉重的壓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