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二章 倒栽蔥
第四十二章倒栽蔥

時間飛快流逝,葉凡與龐博來靈墟崖學法已經過去四個月,就在這一日傳法長老再次賜下藥液.(看小說到頂點)

晶瑩而光潔的小玉瓶高不過二寸,圓形瓶底直徑不過一寸,里面的藥液實在有限.

這種藥液成碧綠色,有一股特別的草香,對開辟苦海有非凡奇效,能省去修士很多時間與精力.據說,這種藥液是從百種藥草中提煉出的精華,等若人體生命之輪內蘊藏的精氣,被稱作百草液.

"刷"

石崖上的傳法長老化成一道神虹,沖天而去,眨眼間便消失在靈墟洞天深處.

葉凡與龐博收起玉瓶就要離去,但就在這時一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走了過來,大刺刺的攔住他們的去路,道:"借兩瓶百草液."說罷,伸手便向前抓來,根本不給兩人拒絕的機會.

"你是誰,憑什麼給你?"龐博一把撥開他的手,站在那里斜了他一眼.

葉凡看到周圍的人都露出一絲懼意,全都向後退去,再看這個少年手中足足攥了五六瓶百草液,立時明白,這是毫不掩飾的巧取豪奪.

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被撥開右手,當場便沉下臉,道:"你敢對我瞪眼?"

龐博與葉凡都不想惹事,畢竟這里的人都是修士,他們才來到靈墟洞天沒多久,不想與人發生沖突,當下向後退了幾步,便想就此離去.

"想不聲不響的離開,我答應了嗎?"這個少年冷笑,一把抓住龐博的手腕,另一只手則向百草液抓去.

龐博如今雖然沒有葉凡力量大,但同沒有修成玄法神通的修士相比,足以堪稱神力,抖手一下子就將這個少年甩了出去,令他踉踉蹌蹌,險些摔倒在地.

這個十五六歲的少年惱羞成怒,叫道:"敢向我動手,我要讓你們三個月下不了床!"

就在這時,又有幾名十五六歲的少年擠進人群,周圍的人頓時露出懼意,快速向後躲避,似乎認識這幾人.在他們的手中,全都抓著六七瓶百草液,很顯然是從他人那里搶來的.

這幾人快速將葉凡與龐博圍在當中,剛才被龐博駁了面子的少年冷笑道:"給他們一點教訓,讓他們三個月下不了床."

"果然是有人的地方就會有恩怨,連修士也不能免俗."葉凡說完這句話便不再多說什麼,直接向前走,一個少年剛跳上前來,就被他一腳踢開.

龐博也冷笑道:"連同門都要搶奪,還真是膽大包天,不給你們一點教訓,不知道你們將來還會做出什麼惡事."他下手更重,幾乎是一巴掌一個,將身邊的少年全部抽飛,頓時變成一片滾地葫蘆.

"你敢打我?"最開始挑事的那個少年臉頰腫脹,惡狠狠的瞪著葉凡與龐博,快速爬了起來,轉身向遠處跑去,道:"你們等著."

不能溝通生命之輪內的神力源泉,修士也只是比常人強大而已,但同葉凡與龐博相比,他們就像是普通人一般.

就在這時,遠處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對身邊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道:"你弟弟真是一個廢物,讓他過去掂量一下,結果卻這樣丟人."

二十幾歲的青年聞言有些尷尬,但對這個年齡比他小一些的少年很忌憚,略帶恭謹之色,問道:"這兩個人看起來也沒什麼,值得這樣試探嗎?"

"是我叔公想要試探,聽說這兩個人好像吃了什麼神藥……"十四五歲的少年露出不屑的冷笑,道:"不然,我對他們根本沒興趣!"

二十幾歲的青年聽到這里頓時打了個冷顫,他對少年的叔公似乎非常懼怕,道:"縱然是有神藥,也都被這兩人吃下去了,貴叔公他老人家有什麼打算?"

"我叔公覺得他們的體內應該還殘存著很強的藥性.可惜最近才知道這兩人的事情,他老人家懊惱無比."

"這……"旁邊的青年感覺身體一陣發寒,遲疑不定的問道:"縱然他們的身體還殘存著藥性,難道還能提取出來不成?"

"不能直接提取出來,難道不會從他們身上放血嗎?"十四五歲的少年笑起來很陰冷,與他的年齡有些不相符,道:"大不了直接煉了他們的身體,我想……我叔公就是這個意思."

旁邊的青年感覺心中冒起一股涼氣,那個煉藥的老頭向來心狠手辣,作為靈墟洞天的一名長老,沒有多少人敢招惹,那兩個少年被他當作藥材盯上,肯定難以活命.

十四五歲的少年像是在命令手下一般,道:"你那廢物弟弟過來了,你跟他過去掂量下那兩人,看看他們的體質到底怎樣,值不值得我叔公拿來煉藥."

"好,我馬上去."

葉凡與龐博已經夠低調了,但還是本人盯上了,只是他們現在還不知道,擠出人群正要離去時,再次被人擋住.

這是一個二十幾歲的青年男子,體表有點點光華在流轉,很明顯他已經修成一些玄法,可以施展部分神通了.

"哥,你要幫我好好的教訓他們!"剛才挑事的少年,惡狠狠的盯著葉凡與龐博,周圍其他幾個少年見靠山來了,也都大聲喝斥起來.

"打斷他們的手腳,丟進前面的荷塘里去喂魚."

"讓他們兩人跪下來磕上一千個響頭."

……

幾個少年不斷叫囂,仰仗靠山在此,對葉凡與龐博不斷羞辱與咒罵.

葉凡當時就皺起了眉頭,他自然不會因幾個少年而動氣,他只是覺得事情有些不同尋常,好像有人在故意針對他們.

"你們兩個為何毒打我弟弟?"青年男子面沉似水,逼視著葉凡與龐博.

"你哪只眼睛看見我毒打他了?"龐博當時就立起了眉毛,事情到現在已經沒辦法再忍,就算低頭認慫,對方也會狠狠的收拾他們,他自然看出對方是在找借口.

"你到底想怎樣?"葉凡直接問道.

"你們毒打了我弟弟,我自然要為他出氣."青年冷笑出聲,一步一步向前逼來.

此刻周圍聚集了不少人,全都在遠遠的觀望,沒有人敢上前勸阻,這處山崖下的弟子幾乎都剛入門不久,對眼前這個身體可流轉光輝的青年心存懼意.

"打斷他們的雙腿,讓他們跪在那里!"

"扔進湖里喂魚!"

那幾個少年再次叫囂了起來.

"刷"

光華一閃,這個青年如鬼魅一般撲上前來,快到極致,掌指晶瑩如玉,如刀一般斬向葉凡的脖子.

他並沒有動用全力,在他看來這一記掌刀足以劈翻葉凡,讓其軟倒在地.然而讓他沒有想到的是,葉凡反應迅速,側退兩步,非常自然的躲了過去,而且竟探手"砰"的一聲抓住了他那只手掌.

"撒手!"

青年雖然有些驚訝,但是並不認為葉凡能夠對他造成威脅,想用力將葉凡甩飛出去.但是事情再次出乎他的意料,他手指像是鉗子夾住了一般,劇痛無比,根本難以甩脫.

"砰"

就在這時,旁邊的龐博動手了,一拳狠狠砸了對方的後背上,力量之大讓人咋舌,這個青年身體劇震,嘴角溢出絲絲血跡.

而葉凡抓住那只手掌後,像是揮舞稻草人一般,猛地將對方掄動了起來,而後重重的砸在地上.

"砰"

煙塵沖起,地面頓時重重顫動了一下,這個青年體表的點點光輝頓時全部散去,他慘叫一聲,口中連連向外吐了幾大口鮮血,身體一陣抽搐.

周圍的人全部呆住了,萬萬沒有想到,居然是葉凡將這個青年打倒在地,而且是如此乾淨利落.

不是這個青年沒有實力,畢竟已經修出一些玄法,但是他沒有機會施展.如今葉凡單臂可以輕易舉起數千斤的巨石,可以說具有蛟象之力,如此巨力,就是一般的神通玄法都未必能抗住.

"明明是你們找茬與挑事,我們不過是自衛而已,最後居然還臉說我們毒打你們,那好,現在干脆讓它名副其實吧."龐博惱怒,快速沖了過去,那幾個少年想跑,但卻被圍觀的人群所阻,根本沒有辦法快速脫身.

"砰","砰","砰"……

龐博連連出手,一腳一個,將這幾人蹬了回來,而後按在地上就開始掄動大巴掌,噼噼啪啪響個不停.

"剛才你們幾個說什麼?打斷我們的手腳,丟進前面的荷塘里去喂魚.還說什麼,讓我們跪下來磕上一千個響頭,你們幾個活膩歪了吧?!"

龐博一頓狠抽,狂甩大耳光,將地上幾人打的鼻青臉腫,像豬頭一般,慘叫連連.

"連個鳥毛神通都沒修出來呢,也想當惡霸欺負人,你們幾個真是不知天高地厚,今天不好好好教訓你們一頓,真以為你們自己是仙人了!"

龐博站起身來,雙腳狂踹,地上幾人不斷慘呼,龐博卻感覺神清氣爽,越打越舒服.

"說,為什麼要針對我們兩人?"另一邊葉凡也沒有閑著,腳下猛踢,那名青年在地上滾了又滾,渾身痙攣,嘴角溢血.

"不說的話,我將你扔進前面的池塘,來個倒栽蔥!"葉凡又是用力一踢,他的力量何其巨大,當場將這個青年踢飛而起,橫著出去**米遠.

龐博聽到這里,臉上頓時放光,道:"好主意!"說罷,他蹲下身來,以巨力將五六個青年同時提起,向著前方的那個荷塘走去.

"不要啊,快放下我們!"

"救命啊,殺人了……"

"求求你快放下我們吧!"

對此,龐博毫不理會,逐一提起他們,猛力向著荷塘扔去.里面有很多的淤泥,在龐博的巨力貫注下,這幾人全部頭下腳上,倒插進淤泥間.

"別鬧出人命……"葉凡提醒道.

"沒關系,這幾個廢物怎麼說也已經踏上仙路,雖然還沒有修成玄法神通,但是體質比普通人強上很多,最起碼能閉氣半個時辰."

"你說還是不說,難道你也想來個倒栽蔥?!"葉凡再次將地上的青年踢飛.

龐博大步走了過來,道:"直接倒栽蔥,別跟他廢話,看他最後說不說."

葉凡見對方依然不松口,不再多說什麼,提起他猛力向前擲去.

周圍眾人簡直目瞪口呆,這是多麼大的神力啊?距離荷塘還足有四五十米遠,葉凡就像是投擲長矛一般,將一個大活人扔了出去.

"噗"

事實上,這個青年也真如長矛一般,筆直的倒插進淤泥中,大半截身子全部沒了進去,留下一雙小腿還在外面掙紮與踢動.

"變態啊!"

"哪來的怪物,看起來清秀文靜,不過十一二歲的樣子,怎麼會有這種巨力?!"

……

周圍的人瞠目結舌,隨後議論紛紛,不過眾人全都感覺相當的解氣,方才那些人飛揚跋扈,就該如此教訓.

突然,遠處的人群快速分開,有些懼怕的為幾個人閃開了道路.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面色陰沉如水,慢慢向這里走來,在他的身邊跟隨著幾名二十三四歲的青年,體表都有光華流轉.

"這是韓長老的幼孫,名為韓飛羽……"

"他的叔公也是一位長老,據說是一位煉藥高手."

"噤聲,不要議論他,當心禍從口出!"

……

十四五歲的少年韓飛羽陰沉著臉慢慢來到近前,對葉凡與龐博開口道:"你們當靈墟洞天是什麼地方,當眾行凶,無所顧忌,真當自己是執法長老嗎?"

葉凡與龐博沒有理會他,近乎于無視,轉身看向荷塘.

韓飛羽的臉色頓時更加陰沉了,對身邊的四人道:"別讓他們再礙我眼!"

葉凡聞言轉過身來,道:"口氣倒不小,看來一直是你在背後指使,沒什麼話可說,今天將你也倒栽蔥."

韓飛羽聞言雙目射出兩道寒光,以微不可聞的聲音自語道:"看來只能給叔公送過去兩具尸體了……"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