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一章 開辟苦海
第四十一章開辟苦海

近兩個月來,吳清風老人盡心盡力,認真教授龐博與葉凡,引導他們踏上仙路.龐博的修行很順利,感應到自身的生命之輪,已經可以引導精氣流轉,他接下來要做的便是開辟苦海,為以後釋放神力源泉做准備.

葉凡依然無法感應到生命之輪,那里始終無波無瀾,一片寂靜,但是每日修行下來,他卻神清氣爽,渾身舒泰,精力澎湃.這些天以來,他的力量越來越大,度也提升了一大截,身體仿佛有取之不盡用之不竭的精氣神.

時間過的很快,兩個月轉瞬而過,吳清風老人即將離去,不再單獨教授他們.

"仙路艱險,唯有心志堅定,持之以恒,才能有所成就."說罷這些,老人便飄然而去.

葉凡與龐博對吳清風老人的背影深深一拜,這並不是虛套的禮節,而是自真心的一拜.

矮山前,茅屋三五間,竹林兩三片,甯靜而自然,平日間粗茶淡飯,葉凡與龐博漸漸適應了這種生活.

明日將去靈墟崖修行,本來葉凡還很猶豫,他沒有加入靈墟洞天,實在不好再跟龐博一起去學法.但是,吳清風老人卻給了他一塊玉牌,持此信物,縱然不是靈墟弟子,也可以在那里修法.

明月當空懸掛,皎潔的月輝灑落而下,月華如水波一般柔和,矮山附近的林地一片朦朧,像是披上了一層薄紗.

葉凡與龐博都在仰望星空,久久沒有說話,他們在尋找心中的那顆星,但夜空下繁星點點,一切都是如此的陌生,再也見不到那片熟悉的星空.

來到了星空的彼岸,過去的過去實在太遙遠,再也尋覓不到.

"不知天上宮闕,今夕是何年……"

"人有悲歡離合,月有陰晴圓缺……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

兩人躺在草地上,仰望星空,手握粗茶杯,但茶水沒有倒進口中,幾乎全部灑落在臉上.

"再也回不去了……"

隨後,兩人沉默了很長時間,靜靜地躺在那里,望著星空,都不再說話.

直至過去很久,這分沉靜才被打破.

"我們要好好的活下去……"

葉凡與龐博都是樂觀的人,短暫的失落,是對過去的一次告別,從此將從容面對未來.

他們很快便拋開這些,話題轉移到修行的問題上來.雖然僅僅修行了兩個月,但是對兩人來說卻是一種"新生",這是一種前所未有的體驗.仙道飄渺,前路無法預料,既然已經踏上這條道路,唯有堅定不移的走下去.

靈墟洞天是燕地六處洞天福地之一,雖然無法和那些久負盛名的大教相比,但縱然如此,派中亦有近千修士,至于年輕的弟子則多達數百人.

朝霞初升,金光灑落在山崖上,燦燦生輝.

靈墟崖是一片絕壁,由十幾道低矮的石崖組成,彼此並不相連,兩兩間都一定的距離,且都不高,只有七八十米的樣子.

清晨,這里聚集了很多年輕弟子,由于修為有高有低,選擇自然也不不同,分別來到不同的石崖下,聆聽適合自己目前修為的玄法.

葉凡與龐博也早早趕到,剛剛入門而已,只有一個選擇,徑直來到最末那道石崖前.這里已經聚集了不少人,有男有女,足足四五十人.最小的幾人只有七八歲的樣子,面龐稚嫩,帶著童真,最大的幾人已經有三十多歲,滿臉滄桑.



光華一閃,一道神虹破空而來,降落在石崖上,光芒斂去,一個須潔白的老人盤坐在上面,淡淡的向下掃了幾眼,微微在龐博與葉凡的身上停頓了一下,而後開始傳法.

與此同時,其他崖壁上也都有神虹降落,都是靈墟洞天的長老.各座山崖間都隔著一段距離,彼此間倒也不會受到影響.

迎著朝霞聆聽修行法門,下方不少人都別有一番新奇的感覺,很多人都是剛剛成為靈墟洞天的弟子.

崖壁上的老人古井無波,他聲音平靜,沒有任何感情,但卻講的很仔細,初踏仙路的人需要注意的問題都他被面面點到.

半個時辰後,傳法結束,崖壁上的老人面無表情的向下望來,道:"有疑問的可以提出,若無問題,今日到此結束."

幾個少年急忙上前,紛紛出言提問,崖壁上的長老逐一解答,而後見不再有人問,便駕馭神虹沖天而去.

第一次來此聆聽玄法,平平淡淡,沒有任何新奇可言,這就是葉凡與龐博感覺,甚至覺得有些無味.這兩個月來,在吳清風老人的教授下,他們的基礎非常堅實,各種需要注意的問題早已明了.

"《道經》的起始篇章足以支持我們修煉上兩年,這些小玄法很無趣,老人家已經指點過了."

"不要好高騖遠,老人家不是叮囑過嗎,基礎一定要打的堅實,他既然這樣強調,讓我們來此修行,自然有道理."

在接下來的半個月里,兩人盡管感覺很無趣,但每日都堅持到此,最後終于慢慢現了好處,崖壁上的傳法長老偶爾會講些自己在修行過程中的心得與體會,這非常重要!那種修煉曆程對于初學者來說,就像是一盞指路的明燈,與自己的狀況對比,不難受到啟,從而加快修煉度.

這一日的早晨,崖壁上的傳法長老忽然張開手掌,頓時有數十道光華射下,落在葉凡與龐博等人的手中,人手一個小玉瓶,非常的光潔,打開後頓時傳出陣陣撲鼻的馨香.

"這是助你們開辟苦海的藥液."傳法長老的話依然非常簡潔,不會多浪費一個字.

苦海與生命之輪相融相合,想要釋放生命之輪蘊藏的海量精氣,就要不斷的開辟苦海.

小玉瓶內的藥液非常珍貴,三個月才放一次,每人一年只能領取四瓶.

龐博的苦海始終在慢慢變化,三個月來,已經由棗核大開辟到了指甲蓋那麼大,周圍繚繞著絲絲生命精氣,整個人看起來靈動了很多.

葉凡盡管也喝了一小瓶藥液,但是依然沒有絲毫變化,苦海寂靜無比,無法開辟,始終無法激活哪怕芝麻粒大的區域,根本沒有一絲生命精氣流轉.

不過,這些日子以來,他的力量與度都在增長,軀體內精力近乎滾滾沸騰,氣血格外旺盛,洶湧澎湃,簡直堪比蛟象.

"我就這樣慢慢修煉吧,雖然暫時不能修苦海,也無法溝通生命之輪,但眼下我的體魄卻越強健了,總不會是什麼壞事."

"對啊,我覺得你這樣比我厲害多了,我整天修著苦海,也沒有見力量增長,度提升,更不能施展玄法,真不知道這樣修行有什麼用."龐博抱怨道.

第二日他就忍不住了,在石崖下向傳法長老開口請教,道:"難道一直要這樣修行下去嗎,我們什麼時候可以駕馭神虹而行?"

傳法長老淡淡的看了他一眼,道:"飯要一口一口吃,路要一步一步走,不會走,就想跑,只能摔跤."

傳法長老雖然在責備,但最終還是給予了解答,主要是為了給下方所有人以希望,說了一些後面的修煉情況.

"當苦海足夠大時,才能進行下一步的修煉.那就是在苦海中打開一條直通海底生命之輪的通道,形成一個'泉眼’,釋放出生命之輪的神力源泉,到那時才算有所成就,可以初步施展玄法了,也就是你們所希冀的神通手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