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四十章 道經
第四十章道經

時間匆匆,轉眼間已經過去三個月,葉凡與龐博漸漸適應這里的生活,這種變化首先是觀念上的轉變,慢慢接受了這一切.(看小說到頂點)

在這段時間內,兩人並沒有進行所謂的修行,而是一直在吸收常識,以及思索今後的道路,吳清風老人並沒有催促他們,反而主動給他們灌輸修行中的種種經驗與體會.

這對葉凡與龐博來說非常重要,直到又過了一個月,他們才感覺完全融彙與理解了,覺得可以開始修行.

"生命之輪與苦海相融相合,修生命之輪就不得不修苦海,所以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修煉皆是從苦海開始."

修行是一個艱難的過程,尤其初踏仙路者,必須要有人引導,不然根本無從下手,不知如何破其門.

"在接下來的兩個月內,我將助你們踏上仙路,正式成為修行者,此後便不會再單獨為你們授法,你們將要到到靈墟崖前,和其他人一起聆聽玄法."

葉凡雖然沒有加入靈墟洞天,但吳清風老人在傳法時並沒有讓他回避,將他與磅龐博一視同仁.老人知道,縱然葉凡堅持修行,也不會有任何結果.荒古前,葉凡的體質稱得上世間第一聖體,但如今卻只是一副廢體而已.

初踏仙路者,打牢堅實的基礎最重要,唯有如此,以後才能攀登的更高.吳清風老人拿出一部號稱世間最強的基礎法門————《道經》.

道經,敢取這樣的名字,足以說明了問題,記載大道之經文,為無上法門.傳說乃是一部仙典,在浩瀚無垠的東荒地區,只有幾部古經可與它並列,而無完全超越者.

當然,靈墟洞天不可能掌握有真正的《道經》,憑一個洞天福地根本沒有那樣的底蘊,他們所收錄的不過是道經的起始篇章而已.且,這起始篇章縱然是在燕地都非孤本,不然的話肯定會引來滅門之禍.

毫無疑問,有《道經》的起始篇章,對于天資不凡的弟子來說是一種莫大的福音,可以將他們的基礎打的無比堅實,對以後的修行有巨大的好處.

這篇基礎要訣雖然珍貴,但早已不是一家獨有的秘籍,因此吳清風老人沒有避開葉凡,直接傳給了兩人.

《道經》確實是一部博大精深的古經,不然也不會名震東荒無盡歲月,僅僅這起始篇章就蘊含了無上真義,不過短短數千字而已,卻被吳清風老人足足講解了半個月.

《道經》每一句都蘊含深意,無盡妙理盡收其中,將修行闡釋的妙到毫巔,縱然是強者拿到這起始篇章後,也要感歎,原來基礎修行也可以這般玄妙.

葉凡與龐博每天都在認真修行,按照《道經》所講,首先要感應到自身的生命之輪,而後引導精氣,沖擊苦海.而在這個過程中,自然有玄妙之極的感應之法,以及與眾不同的引導法門.

不過這依然不夠,僅僅自己修行是很難破門而入的,必須要有人以"仙氣"接引.吳清風老人每天都親自出手,身體運轉《道經》記載的基礎要訣,手抵葉凡與龐博的臍下.

十幾天後龐博終于有了感應,覺察到了生命之輪的存在,在接下來的幾天里,他開始嘗試引導藏于生命之輪的精氣,沖擊苦海.

而葉凡卻依然一無所獲,他的生命之輪一片寂靜,那里堅硬如神鐵,縱然強大如吳清風老人,都無法將"仙氣"破入進去,更談不上去引導了.

"真是很難想象,為什麼會有這樣的體質……"吳清風老人皺眉,最終不得不放棄,他幾乎動用了全身的精氣來沖擊葉凡的生命之輪,但是那里卻牢不可撼動.

"老人家您一定要幫幫忙,再助葉凡一臂之力,說不定下一刻就成功了."龐博見吳清風老人要放棄,趕緊開口請求.

"唉,不是我不幫,實在是沒有辦法,像他這種體質,任誰也無法幫其引導,最終還是要靠他自己."吳清風老人搖了搖頭.

"怎麼會這樣,要不……您再試試?"龐博陪笑請求.

"這種體質在荒古前被稱作第一聖體,自然不是我等能夠理解的,肯定有很多不為人知的秘密.只是不知道什麼原因,再難現昔日的輝煌了,究竟是需要特殊的修行法門,還是其他原因,很難說清."

此刻,葉凡還在入靜中,沒有醒轉過來.

龐博繼續開口,道:"我覺得老人家有必要好好探究一番,萬一被您發現原因所在,說不定可以再現荒古第一聖體的無上威勢,到時候靈墟洞天一飛沖天指日可待."

吳清風老人活了這麼大的年歲,洞悉世事,怎麼可能會被他忽悠到呢,好笑的搖了搖頭,道:"後荒古時代,這種體質也出現過幾次,強大如東荒的那些聖地都束手無策,憑我們靈墟洞天的底蘊,你覺得會有機會嗎?"

"咦"

就在這時,吳清風老人似乎突然感應到了什麼,伸手再次抵在葉凡的臍下,而後集結全身精氣,進行探索.

"怎麼樣,老人家是不是有希望了?"龐博急切的問道.

過了很長時間,吳清風老人才疲憊的放下手掌,搖了搖頭道:"生命之輪與苦海依然堅硬如神鐵,寂靜無聲,沒有任何波動.不過,我卻有一種奇異的感應,他渾身的血精似乎更加旺盛了,盡管在內斂,很難被察覺,但是剛才刹那的波動還是被我感應到了."

"血精旺盛?"龐博不解.

"不錯,你們兩個在荒古禁地意外采食到一種聖果,又喝下神泉之水,體質脫胎換骨,得到了極大的改善,氣血格外旺盛."說到這里,吳清風老人露出不解之色,道:"這些天來,他修煉《道經》沒有任何進展,始終無法感應到生命之輪,但是眼下血精卻似乎更加的磅礴了,比你的氣血要旺盛."

龐博直咋舌,道:"您不是說,《道經》號稱東荒最強的基礎法門嗎,乃是傳說中的仙典,應該針對性很強才對,起始篇章乃是用來修煉生命之輪的,他怎麼修煉到血精中去了?"

"這……"吳清風老人也皺起了眉頭,想不出個所以然來.

就在這時,葉凡睜開了眼睛,雙目神光湛湛,精氣神十足.

看到他精神飽滿的樣子,吳清風老人更加摸不准了,問道:"你是否感應到了生命之輪?"

葉凡搖了搖頭,實話實說,道:"沒有."

"那你有什麼特別的感覺嗎?"老人繼續問道.

葉凡不想隱瞞他什麼,因為老人對他真的很好,對他盡心盡力,絲毫沒有因他的體質特殊而有任何歧視與偏見,反而每日耗費大量精氣相助于他.

"雖然沒有感應到生命之輪,但我卻感覺通體舒泰,渾身精力澎湃."

"你覺得有什麼變化嗎?"吳清風老人再次問道.

"像是有用不完的力氣."說到這里,葉凡單手將茅屋前的一塊巨石舉了起來,氣定神閑,似乎根本沒有浪費多少力氣.

吳清風老人頓時倒吸了一口涼氣,道:"看你如此輕松的樣子,單臂恐怕足有數千斤之力,雙臂合在一起的話,多半快有一象之力了."

旁邊,龐博也很吃驚,他與葉凡同時發生了返老還童的奇異變化,彼此間力量相差有限,但現在他覺得比不上葉凡的神力了.

吳清風老人帶著不解離去了,他始終想不明白為什麼會這樣,對方始終無法感應到生命之輪的存在,但現在這個樣子還能說是凡人嗎?

在老人走後葉凡突然跑動起來,像是一道狂風一般在矮山前吹過.龐博頓時露出驚訝的神色,道:"不僅力量大了很多,速度也提升了一截!"

在接下來的日子里,老人教授的更加用心,因為以後他便不能再這樣單獨教導了,過段時間葉凡與龐博將不得不去靈墟崖前隨大眾聆聽玄法.

師父領進門修行在個人,一旦正式踏上仙路,就完全要靠自己了,靈墟洞天會提供玄法與藥液,至于傳法與解答疑惑等全部集中進行,畢竟長老們也要修行,沒有那麼多的時間與精力單獨教授.

"不久後,你們就要去靈墟崖了,到那里要注意低調,能忍就忍,不要貿然動手."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