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八章 什麼是修行
第三十八章什麼是修行

走進靈墟洞天百余步,葉凡心間回響的經文才止熄,入口處數十級青石古階留在身後,那里很不一般,但葉凡並沒有停下,也不容他駐足.(看小說到頂點)

前方,山峰秀麗,靈氣逼人,遠遠望去,一道千米長的大瀑布正從一座高山垂落而下,白色匹練如銀河倒掛,隆隆聲響如萬馬奔騰,壯觀而又瑰麗.

"真不愧是洞天福地,景物非凡,像是世外的一片淨土."

曲徑通幽,一條鵝卵石鋪成的小路,經過瀑布,蜿蜒進秀麗的仙山深處.路上,古木參天,枝杈蒼勁如虯龍,可以看到不少殿宇,掩映在草木間,非常和諧與自然.

古路兩旁,有人工開辟出的藥田,里面人參粗如兒臂,靈芝高掛九葉,更有許多不知名的藥草晶瑩閃閃,內蘊點點光華,藥香飄溢,沁人心脾.

路上相遇的人大多數都要向幾位老人施禮,而對薇薇的態度也非常友好,這位不世奇才在靈墟洞天的地位可想而知.

薇薇一一回禮,並無倨傲之色,在這祥和的淨土中,她真如仙子一般清麗出塵,最後如一道輕柔的風遠去,嫋嫋娜娜,消失在如畫的洞天深處.

葉凡與龐博被帶到一座矮山前,這里茅屋三五間,竹林兩三片,一塊藥田伴屋前,幾株老木緊相連.

雖然無瓊樓與玉殿,一切看來普通而簡單,但卻勝在恬靜與自然,安甯如世外淨土,讓人心靈如受洗禮,遠離塵世間,滌盡煩擾.

"你們先在這里住下."幾位老人叮囑與交代了幾句便離去了,還有另外一名同學也被帶入靈墟洞天,不過並未與葉凡他們住在一起,而是送帶到了別處.

臨近中午時,一個十二三歲的少年提著食盒來到這里,讓他們用飯,食物很簡單也很清淡,藕片,黃精,茯苓,天麻,多是藥材.

"這飯……能吃嗎?連點肉末都沒有.這兩天不是吃野果就是喝泉水,現在還繼續吃這些東西,我們嘴里清淡的快流出山泉來了."

食物雖然沒有一點油水,但葉凡與龐博依然全部一掃而光,連片菜葉都沒有剩下.

"能不能送只燒雞來?"

看到兩人這個樣子,送飯的少年有些目瞪口呆,道:"沒……沒有,洞天內不提供這些,兩位要是還沒有吃飽,我可以再送來一些食物."

"怎麼會沒有肉食,我看不是養了很多仙鶴,白鹿嗎,更有很多不知名的珍禽與異獸,隨便烤上一兩只不就有了,我覺得那些仙鶴已經養的夠肥了."

送飯的少年如遇蛇鬼一般,頓時逃之夭夭,對兩人唯恐避之不及.

"看來進入仙門修行,也並不是什麼值得慶祝的事,這日子太清苦了,連肉都吃不上,以後怎麼過啊."龐博不斷抱怨.

葉凡也非常有饑餓感,此刻很想抓只燒雞,撕只肘子,拎壺美酒,大快朵頤一番.

接下來的十幾日,幾位老人始終沒有出現,倒是那個送飯的少年漸漸與兩人熟識了起來,不斷交談之下,葉凡與龐博漸漸適應了這種古中國語.少年對他們非常羨慕,據說剛進山門的弟子一般不會有獨立的居所,需要修行有成時才可以開辟洞府.

"茅屋三五間,這也算是有了自己的洞府?"

葉凡與龐博穿上少年送來的衣物,除卻頭發依然很短外,其他已經與靈墟洞天的內的人沒有任何區別.

"話不能這麼說,這座矮山周圍的一切都算是你們二人的,如果你們有了能力,自然可以開辟出洞府."

"既然矮山是我們的,如果殺一頭鹿,烤兩只仙鶴沒人會管吧?"

聽他們兩人這樣說,少年又不敢接話了,感覺這兩人實在大膽,想法與常人完全不一樣.

"別怕,我們不會亂來.現在你和我們說說,所謂的修行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這是葉凡與龐博都非常關心的問題,到現在他們一點也不了解,只是幾次聽人說起"苦海","神橋","彼岸"而已,根本不明所以.

少年搖了搖頭,說不出什麼,他也才進入靈墟洞天不久,還沒有真正走上仙路.

"看來你們已經有些迫不及待了."就在這時,一位鶴發童顏的老人出現在矮山前,他大袖飄飄,腳不沾地,如乘風般來到了茅屋前,對旁邊施禮的少年點了點頭,道:"你去吧."

"您是……"葉凡與龐博皆不認識這個面色紅潤,長發雪白的的老人,看起來就像個世外的老神仙.

"我是靈墟洞天的長老,名為吳清風,入門三年內的弟子皆由我教授."

"見過老人家."

"不必客氣."

"老人家您能不能先改善下我們的伙食,再這樣下去,還沒有修仙,我們便真的要羽化登仙了,這食物也太清淡了,現在看到只螞蚱我們都想流口水."龐博連連叫苦.

吳清風老人一臉鄭重,道:"塵世間多貪欲,初入洞天福地,第一要做的就是斬斷榮華,清身靜心,如果連口欲都無法戒掉,那麼將來面對修仙道路上的種種誘惑,恐怕很難過關."

聽到這些話,龐博還真不好說什麼了,至于葉凡因為沒有加入洞天福地,更不好在這里提什麼要求.

葉凡與龐博心中有很多問題,但葉凡卻不好張口,龐博已是靈墟洞天的弟子,則沒什麼顧忌.請吳清風坐老人坐在茅屋前的木墩上,開始請教各種問題,對于所謂的修行他們根本一無所知.

"你們看這天空潔淨嗎?"

"萬里無云,碧空如洗,自然很潔淨."葉凡不知道他為何這樣問,但是見老人向他望來,便開口回答.

"錯,塵埃無盡."吳清風老人張口自己的手掌,道:"就是在這掌指方寸間也有無盡粉塵."

"您……什麼意思?"龐博不解的問道.

吳清風老人很淡然,猶如世外老仙,繼續道:"你們覺得這無盡塵埃是什麼?"

"能是什麼,自然就是塵埃啊."

"是塵埃,亦不是塵埃."老人平靜的說道.

"是塵埃我明白,不是塵埃又是什麼?"龐博問道.

"是世界,是一方浩瀚的世界."吳清風老人云淡風輕,說話時很自然,也很平靜.

"是一方浩瀚的世界……您不會在說笑吧?"龐博驚疑不定.

"將來你們會明白的,這一塵,一草,一木都是一個世界."

"您……能說的直白一些嗎,我感覺像是在聽天書,雖然字面上的意思易理解,但是蘊含了什麼深意卻是一點也不明白."

吳清風老人坐在那里,淡淡的笑了笑,道:"今天不談這些,我想說的是,天地間有無盡塵埃,而每一粒塵都是一個世界.同樣,我們的身體亦如此,看不到什麼,但卻包含無盡的'門’,猶如天地間的塵埃那麼多.看似渺小的軀體,卻蘊有數不清的'門’,不斷打開這些門,發現'真我’,就是修行."

看到兩人皆露出驚容,吳清風老人卻是古井無波,問道:"現在,你們明白什麼是修行了嗎?"

"似乎……有些明白了."

"好,以後慢慢去理解吧.現在,我對你們講一講什麼是苦海,世間法門無數,但莫不從此開啟仙路."

"老人家這一次您可要說的仔細一些."雖然還沒有真正走上修行之路,但葉凡與龐博都明白初期的觀念最為重要.

"世間萬物,皆有年歲增長,有的可永存世間,亙古不朽,而有的不過是朝生夕死,甚至彈指一瞬間,一生便已匆匆而過."

"老人家您說的太玄了,您到底要告訴我們什麼?"

老人並不怪他們打斷話語,指著不遠處的一株古木,道:"你們能知道它活了多少年歲嗎?"

"自然能知道,砍倒,數數年輪就知曉了."

"不錯,歲月無情,總會在萬物身上刻下痕跡,樹有年輪,而我們身體同樣有生命之輪."

"我們人也有些東西?"葉凡與龐博聽起來感覺有些荒謬.

"我所將的修行,就是從人體的生命之輪開始……"

這是今天第一章,會努力寫三章,兄弟姐妹們,請用會員點擊,推薦票支持下.

@

@

@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