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三十三章 韶華白首
第三十三章韶華白

葉凡看著十幾個白蒼蒼的老人,久久地說不出話來,那絕對是熟悉的同學,但卻全都變成了這個樣子,實在有些嚇人.

龐博也是目瞪口呆,有些後怕與心悸,要是他也變成這個樣子,現在連死的心情都有了.

兩人急忙走過去,探查在場眾人的情況,還好都有呼吸,並沒有生命之憂.

"咦"

龐博現了草叢中的柳依依,她並沒有衰老的跡象,依然如過去那般清秀與柔弱,閉著雙目,看起來楚楚可憐.

這讓葉凡與龐博喜出望外,他們自上學那會就與柳依依關系很好,現在更是對她充滿了同情,自然不希望再有不好的事情生在她的身上.

葉凡在一株古樹下現了張子陵,現在看起來能有四十多歲的樣子,雖然像是丟失了一段歲月,但是並不像周毅等人那般衰老.

"帥氣的子陵變成了大叔."

"總比變成子陵大爺好吧."

葉凡與龐博小聲嘀咕了兩句.

不多時柳依依醒了過來,當看到葉凡與龐博的樣子後,頓時吃驚的張大了嘴巴.很快,張子陵也醒轉了過來,當明白自身狀況後,他忍不住出一聲大叫,由一個風華正茂的青年變成一個相貌敦厚的大叔,任誰也無法接受.

"子陵不要激動,看看他們現在的狀況你就平衡了."

張子陵聞言看向周毅,李小曼等人,當場呆住了,他現沒有最悲劇只有更悲劇.

"怎麼會這樣……"他呆呆愣,不過比剛才絕望的樣子好了很多.

在場十幾人,葉凡與龐博返老還童,柳依依並未有任何變化,張子陵丟失了二十載歲月,其他人都化成老翁與老嫗,形體衰敗.

葉凡與龐博相互看了一眼,兩人瞬間想到了那種晶瑩剔透的紅色果實,當時吃的時候只覺得滿嘴芬芳,快恢複了精力.現在看來,那種果實非常不一般,簡直可以用神異來形容!

由于不知道的原因,所有人都變得蒼老了,唯獨食過這種果子的人抵住了歲月的侵蝕.

"到底是什麼力量,剝奪了他們的青春與生命力?"龐博心有疑惑,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多半是那荒古禁地吧."葉凡做出了這樣的推測.

荒古禁地光聽這個名字就可以明其意,與荒古有關,或者是自荒古時代就存在的禁地,連鳥獸蟲蟻都避退,里面一片枯寂,死氣沉沉,絕對是大凶大惡之地.

然而,他們卻平安走了出來,並沒有生任何危險,未免有些不符合常理,實在令"荒古禁地"四字顯得有些名不副實.

"對,一定是那荒古禁地的緣故!"龐博也想明白了其中的關鍵.

按照兩人一致的推測,荒古禁地中有種可怕的力量剝奪了眾人的青春與生命力.不過為何等到眾人走出時才作呢?這讓他們有些不解.

"或許是類似詛咒的力量吧,只要進入過荒古禁地,無論是否走出去,無論何地,只要詛咒作的時間一到,便無法幸免."

葉凡與龐博不得不慶幸,如果不是采食了幾枚奇異的果實,他們現在恐怕也已是老態龍鍾.

又過了一段時間,眾人相繼醒來,山頂上頓時響起一片淒厲的叫聲,聞之讓人毛,隨後嗚嗚的哭聲此起彼伏.

未老先衰,韶華白,這簡直是世間最悲慘的事情,二十幾歲正是風華正茂的時刻,轉眼間卻白蒼蒼,皺紋堆積,讓他們情何以堪,簡直痛不欲生.

"我為什麼會變成這個樣子?"周毅顫顫巍巍的伸出一只手,撫摸著自己褶皺的皮膚,又拔下一綹枯敗的白,出無比蒼老的聲音,怒吼道:"為什麼?"

旁邊,王子文也哆嗦哆嗦,查看自己的身體狀況,他眼目渾濁,眼袋足有鴿卵那麼大,蒼老無比,顫聲道:"我不相信……"

"啊……"林佳近乎崩潰,她的尖叫聲將山林中的飛鳥都驚的四散而逃.

容貌是女人的第一生命,尤其是漂亮的女人更加在意自己的容貌.像她這樣天生麗質,妖嬈性感的女子,突然間現自己雪白的肌膚失去光澤,變得粗糙不堪,老邁不已,比殺了她還要難受.

另一邊,李小曼也是如此,痛苦的恨不得自殺.如果說她從前是一朵清麗出塵的蓮花,那麼現在連風干的蓮葉都算不上了,滿頭青絲化白,暗淡無光澤,枯敗如雜草.皮膚更是褶褶皺皺,松松弛弛,雙眼渾濁,滿臉溝紋.

看到葉凡走來,李小曼頓時尖叫:"不要過來!"她以手蒙住面孔,不斷哭泣,而後更是將頭埋在了自己的雙膝間.

葉凡沒有走過去,避免刺激到她,大聲對眾人勸慰,道:"不要絕望,這個世上連神祗都存在,還有什麼不能生,肯定有解決的辦法."

山頂上一片愁云慘淡,很多人都痛不欲生,尤其是看到葉凡與龐博這兩個十一二歲的少年,實在是一種莫大的刺激.絕大多數人都變得老邁不堪,而他們兩人卻返老還童,這種對比讓不少人的心都在滴血.

"ohmygod,上帝……你大爺的!"凱德出離憤怒,中文加洋文,來表達自己無比悲痛的心情.

"鬼子,別激動."龐博走了過來,非常不厚道的拍了拍他的肩頭,道:"和心愛的人一起慢慢變老,是世上最浪漫的事."


凱德當時就哭了,像個孩子一般嗚嗚個不停,道:"我女朋友……沒在這里,一點也不浪漫."

龐博頓時一怔,瞟了李小曼一眼,而後什麼也沒有說,走向其他人.

"葉凡你們為什麼沒有變老?"周毅最先冷靜下來,雙眼死死地盯著葉凡與龐博,渾濁的雙目中射出兩道亮光.

其他人也都暫時收起悲痛的心情,全都望了過來.

龐博聽著周毅的話有些不舒服,非常不厚道的開口,道:"我說周爺爺,您不會是在懷疑我們兩個在作怪吧,我們要是有那麼大的神通,直接封神算了,還當什麼凡人啊."

林佳停止哭泣,看向葉凡,認真近乎央求的問道:"葉凡你實話告訴我,到底如何能夠恢複青春,你們是怎樣做到的?"

對此,葉凡只能安慰,給她以希望.那種奇異的紅色果實早已被食完,哪里還有什麼其他的辦法.

"離開這里……去那片仙宮!"周毅顫顫巍巍的站了起來,手指著遠處那座高山,在那里殿宇連綿成片,像是天上的宮闕降臨在塵世間.他盡管身體衰老了,但是頭腦並沒有老化,很明白的點出了眼下唯一的希望.如果那里有不朽的仙人,這一切都可以迎刃而解.

眾人相互扶持,向著山下走去.很多人身體老邁,行動非常遲緩,葉凡,龐博,柳依依,張子陵不得不跑前跑後的照顧.

"周爺爺,王爺爺,我扶著你們兩個走."龐博走在中間,左手一個,右手一個,扶著周毅與王子文.對此,王子文出一聲苦笑,周毅則面無表情.

不知道為何,李小曼選擇讓葉凡扶著,但在路上卻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在不斷的流淚,最終差點哭昏過去.

"怎麼回事,為什麼還隔著一座山?"

葉凡還有其他人都覺察到了不對勁,明明只與那片仙宮所在的高山間只隔了一座山,當費力翻過一座山峰後,向前望去卻還是隔著一座山,像是從來沒有生過變化一般.

"從不久前開始,無論怎樣前行,我們與那片仙宮間的距離似乎都不再生變化了,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再次眺望,再次前進,再次翻過一座山,但最終還是如此.這時,所有人都明白了,根本無法走到近前去.

"是時候選擇了,也許我們不應該再繼續朝那里前行了,那里是似乎是一個永遠也無法觸及到的迷宮."

突然,一股腥味撲鼻而來,林木搖動,一頭足有五米高的黑色凶獸人立而起,撲向眾人,利爪寒光閃閃.周身密布黑色毛,長達半尺,森然嚇人,它的軀體形似人猿,但是頭顱卻無比怪異,生有一只一尺多長的鳥喙,像是一個成精的鳥妖一般,根本未見過這個這種凶獸.

在場絕大多數人立時膽寒,甚至有兩人直接軟倒在了地上,這樣一個猙獰的龐然大物撲來,如果被它抓住,必然會被撕裂.


"葉凡小心!"龐博大叫,因為葉凡當其沖,龐博急得揮動大雷音寺銅匾向前沖去.

葉凡一把將身邊的兩人推開,右手持著自劉云志那里得來的金剛寶杵,猛力向前揮動.

"砰"

金剛杵與一只寒光閃閃的利爪碰在一起,當場將這頭黑色巨獸的手掌砸的彎曲了,一看就知徹底骨折了.

所有人都一呆,以為是金剛寶杵的威力,唯有葉凡明白,金剛寶杵最後的一絲神力已經被劉云志耗費了,眼下全憑他身體的巨力才造成了這一擊的結果.

他心中非常吃驚,如果是原來的他,根本可能有這樣強大的力量,但自從不久前返老還童,他就感覺渾身精力澎湃,似乎有裂虎,擲象的神力!

巨獸出一聲無比淒厲的叫聲,鳥喙張開,向著葉凡狠狠的啄來,同時另一只寒光閃閃的巨爪猛烈拍下.

葉凡動作快到極點,以不可思議的度躲了過去,閃到巨獸的背後,而後猛力揮動金剛杵,重重的砸在巨獸的脊背上.

"砰"

很難想象到底有多麼的力量,五米高的黑色凶獸像是木偶一般,被金剛杵砸的橫飛出去足有**米遠,重重的摔到在地,掙紮了兩下,便再也不能動彈了.

眾人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這一切,野蠻人的身體變小了,形如十一二歲的少年,看起來更加的清秀與文靜了,但是力量還有度卻達到了駭人聽聞的地步,讓人震驚不已.

眾人有驚無險,長出了一口氣,而後一陣議論,不明白葉凡為什麼會有這樣的神力,內心既羨慕又嫉妒.

天色漸漸暗淡了下來,最後一抹夕陽也消失了,眾人不死心再次翻過一座山峰,現與那片天宮間依然隔著一座山,距離始終不變.

此刻,眾人徹底的失望了,決定不再向那里前進.

但就在這時,天際突然出現一道彩光,猶如經天長虹劃空而過,在暗淡的天空中顯得格外醒目.

"那是……"

所有人都大吃一驚,那道虹光里竟然有一道人影,居然可縱橫天上,禦空而行,這絕不可能是凡人!

"刷"

那道虹芒突然掉轉方向,刹那向他們這個方向飛來,度之快讓人咋舌,猶如一道彩虹橫貫天際,眨眼而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