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九章 怒
第二十九章怒

"你可真是馬不知臉長,牛不知角彎,沒見過你這麼臉厚的人."龐博撥開他的手掌,斜了他一眼,將三枚飄逸馨香的果實收了起來.

"你怎麼能這樣說話?"李長青面子有些掛不住,沉下臉道:"咱們是同學,共同來到一個陌生的世界,應該相互扶助才對.現在大家都很饑餓,找到吃的東西應該拿出來大家一齊分享,難道你要吃獨食?"

"我呸,你還好意思說何種話?"龐博冷笑道:"是誰在銅棺中偷偷吃巧克力,那時你怎麼沒有想到'大家’這兩個字?現在到做出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了,別惡心我,看到你比看到神鱷那種爬蟲還讓我反感.一邊呆著去,懶得理你!"

李長青頓時被噎的臉色青白,他根本不可能承認,爭辯了幾句,但卻顯得蒼白無力.

龐博雖然說話很沖與生猛,但並不代表他心思不夠縝密,他自然知道李長青的用意,能分到吃的更好,分不到的話則會孤立龐博與葉凡,畢竟在場有不少人,不分給這些人的話,那些人心里肯定有些看法.

"對不住各位,僧多肉少,總共就摘了五個果子,實在不夠分啊.依依身子太單薄,分她兩個,我想大家都沒意見吧?"龐博也不看眾人,自顧的分果實,道:"張子陵給你一個."說著扔了過去,而後又道:"這五枚果實是我與葉凡才采摘回來的,怎麼說也有要犒勞下我們自己吧."

龐博將第四枚果實直接塞進葉凡的嘴里,至于第五枚亮晶晶的果子則被他自己一口咬下大半果肉.

五枚果實就這樣被分掉了,柳依依有些局促,道:"我……我吃半個就可以,還是給大家分分吧."她想將紅彤彤的果實還回來,葉凡一把推了回去,道:"放心吧,這里植被茂密,肯定可以找到很多野果."

龐博也瞪眼,催她趕緊吃,不讓她推讓.他可是知道這種果實很不一般,吃下去後精力無比充沛,一掃疲累,肯定還其他不知道的好處.

"可是……"柳依依有些不好意思,看了看周圍的人.

"依依你太善良了,這樣可不行啊."龐博低聲道:"他們中有不少人懷里都有巧克力,但誰都沒有拿出來分給大家食用."

見葉凡也朝她點了點頭,柳依依才不再推拒.

"我這里還有些巧克力,大家分分吧."這個時候劉云志突然走上前來,遞出幾包巧克力讓眾人分用.

"我告非!"龐博當時就火了,這是**裸的打臉啊,恨得牙根都癢癢,但卻也只能承受這記無形的耳光,就是跳出去也沒什麼可說的.

"還是云志仗義啊!"李長青剝開一塊巧克力,塞進嘴中邊吃邊這樣說道,同時還不忘記看了一眼龐博與葉凡.

"共同患難,才見人心……"一直跟隨在劉云志身邊的那個女女同學也若有所指的這樣說道.

這讓龐博的臉色越的難堪,低聲罵道:"他圈里圈外的,早先怎麼不拿出來,現在滿山的植物,肯定能夠找到野果子.巧克力已經無多大作用了,這時才拿出來做姿態,我曰他個仙人板板."

"路遙知馬力日久見人心,以後到了外面的世界後,云志我跟著你走."李長青故意做出這樣一幅神態,而後又歎了一口氣,道:"唉!"還不忘記掃上龐博與葉凡幾眼.

被劉云志這樣輕飄飄的揉了一巴掌,又被他身邊的一男一女諷刺,氣的龐博恨不得揪過來他暴打一頓,但眾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忍了.

眾人眺望遠處的山形與地勢,確定了一個方向,認為沿著這個方位走會在最短的時間內脫離這片山地,到達有人煙的地方.

沒有耽擱太多的時間,眾人沿著山體向下行去,而後進入山林間謹慎小心的前行,每個人手里都握著一根木棍,防備野獸攻擊,畢竟神祗遺物已經近乎廢了.

但是足足走了大半天,不要說大型猛獸,連一只土耗子都沒有看到,更沒有見到飛鳥.

"還真是禁地,連鳥都不在這里拉屎……"李長青自語.

龐博揶揄道:"你應該慶幸,要是碰上一頭大型猛獸,你一定會祈禱逃到一個連鳥毛都沒有的地方."

山地間植被蔥蔥郁郁,眾人采摘到很多野果,暫時緩解了食物的問題.可是一直到天色擦黑,也沒有走出山林,無盡的山地似乎沒有盡頭,翻過一座山還有一座山.

"我們會不會走錯了方向,難道正在向著山林深處前進?"有人這樣懷疑,但最終眾人還是決定繼續前行.

天色已經黑了下來,眾人不得不在山林停下,決定第二日繼再上路.

這是一個讓人不安的夜晚,午夜時所有人都聽到了一陣讓人毛骨悚然的嘶吼,聲音淒厲而又巨大,並伴隨著鐵鏈嘩啦啦的聲響,讓所有人都感覺從頭涼到了腳.

在這陰森森的山林間,實在嚇人,猶如帶著枷鎖的厲鬼在掙紮,那種聲音讓人心悸.

"好像是……荒古禁地的深淵中出的聲音."很多人都戰戰兢兢,向著遠方那九座山體圍成的巨大深淵方向望去.

深夜,樹影婆娑,古木狼林,在風中搖顫,像是一只只鬼魂影影綽綽.

嘶吼聲更加巨大了,直震動的整片山地都輕顫了起來,附近的林木更是不斷搖動,不少樹葉簌簌墜落而下.

一股陰森森的寒意從那荒古禁地的深淵那里蔓延而來,這讓所有人駭然,要知道與那里已經相隔很遠了,還能夠感覺到這股可怕的氣息,實在有些恐怖.

"哐當","哐當"……

巨大的震動聲響在黑夜中傳的格外幽遠,像是有什麼龐然大物在捶打金屬,讓山林隨之搖顫.

眾人同時變色,不由自主想到了一處.

"九具龐大的龍尸還有青銅古棺墜進深淵中了……"

"難道是……"

這種沉悶而有力的撞擊,像是有人在轟砸青銅巨棺的聲音,讓人感覺到了一股冰森森的寒意,全身的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那是……什麼東西?!"

許多人心中震驚到極點,同時也恐懼到了極點,青銅巨棺神秘莫測,直到現在眾人也對它不了解,究竟是什麼東西在轟砸它?要知道那口巨棺可是輕易就將眾人手中的神祗遺物的神力吸收乾淨了.

"荒古禁地,意思是說自荒古以來就是禁地嗎?"

"荒古以來不再有人敢踏足這里……"

"哐當","哐當"……

巨大的聲音震耳欲聾,猛力地轟砸聲響,銅棺的顫音響徹天地,大地抖動,周圍的林木不斷搖顫,樹葉零落,紛紛揚揚.

嘶吼聲透出憤怒,越的淒厲與可怕,很難想象深淵中到底有什麼東西.

"我們應該值得慶幸,如果不是九具龍尸還有青銅巨棺墜入深淵中,吸引住了那個東西的注意力,恐怕它在夜間會沖出來的,如果是那樣的話我們都難活命……"

這很有可能是一個事實,畢竟這里被稱為荒古禁地,連鳥獸都不敢駐足,可以想象這里的恐怖,定然是一處絕地,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存在.

"荒古前就存在的東西,真是……讓人毛,不敢想象!"

"看來它暫時無法奈何那口神秘的青銅巨棺,幸好是這樣."

這是一個不眠之夜,許多人都無法再入睡.

"轟"

突然,一聲猛烈的轟響,那遙遠的山地間,深淵突然生了劇烈的大地震,噴湧出無盡的黑霧,完全將那里的天空遮蔽了,所有星月全部消失不見,格外的壓抑.

"隆隆隆"

突然,所有黑霧在刹那間又都被吸入了深淵中,天空中的星辰瞬間閃耀而出,但是眾人卻看到了一副極其震撼的畫面.

有一道模糊的黑影,看不出是人還是獸,舞動著數百丈長的粗鐵鏈在仰天咆哮,凶威懾世!相隔這麼遠都可以看清,可以想象那幾條鐵鎖鏈有多麼的粗大,嘶吼聲震耳欲聾,頓時險些將山林中的人震的昏死過去,滾滾音波讓人耳鼓生疼.

那個東西被巨大的鐵鎖鏈綁縛著,帶著枷鎖,但卻舞動天地,鐵索橫空!它凶威蓋世,像是在積聚力量,出一聲淒厲的嘶吼後,猛的重新俯沖進深淵中.

"哐當","哐當"……

青銅巨棺被轟砸的聲響再次響起.

"你們說它是不是想打開那口棺中棺?"

"應該是這樣,畢竟那口大棺已經敞開,他沒有必要無故砸碎."

眾人心中既驚又懼,直到後半夜深淵中才平靜下來,不再有聲響傳出,眾人昏昏沉沉睡了過去.

第二天,太陽已經升起很高,眾人才相繼醒轉過來,在一條溪水旁一番洗漱,采摘了一些野果食用,而後繼續上路.

足足走了兩三個小時,眾人也沒有在路上停歇,他們迫切想離開這里,這荒古禁地實在讓人難安,必須在黑夜來臨前走出這片區域.

中午,火辣辣的太陽當空懸掛,還好有林木遮陰.當攀上一座高山時,有人聽到了遠處的獸吼聲.

"快了,我們在天黑前應該可以走出這片禁地."

"咦,你們看遠處那座高山上是不是有些建築物?"王子文突然手指前方,那是一座非常高大的山體,與這里的距離還很遙遠,隔著數座山峰,不過那些小山無法擋住它.

"真的是建築物,似乎連綿成片!"

眾人頓時露出驚喜之色,天黑前肯定可以趕到那里.

"咦,似乎還有仙鶴在那里飛舞,該不會是一處仙地吧,難道那里有仙人……"有些人的思維很散,瞬間聯想到傳說中的仙人.

眾人不禁加快腳步向前走去,在路上時三個一群,兩個一伙,很多人都已經在輕聲議論,進入有人煙的地帶後,想要分開去展.

這時,葉凡注意到柳依依有些委屈與不高興,問道:"依依怎麼了?"

"王豔把我的念珠拿過去看,不給我了……"柳依依有點委屈,還有點生氣.

"是她?肯定又是劉云志指使的!"龐博當時就火了,王豔就是跟劉云志身邊的那個女同學,一直針對葉凡與龐博.

葉凡聞言沒有多說什麼,大步向前走去,攔住劉云志還有王豔以及李長青,伸手道:"拿來!"

"你在說什麼?"李長青毫不示弱的問道.

"少廢話,把念珠拿來!"葉凡不是沒有脾氣,只是一直在克制而已,一旦怒那是非常可怕的.

"哦,你是說這件事情啊."王豔解釋道:"我只是把玩一下而已,後來感覺很喜歡,就用我的銅鈴與依依交換了過來."

葉凡回頭看向柳依依,這時其他人也都駐足,回頭望了過來.

"我……我沒有和她交換,是她拿走念珠後,將銅鈴……硬塞到了我的手中."柳依依非常委屈,在眾人的注視下顯得有些不安,楚楚可憐.

"依依你可不能這樣說,明明是你願意交換的."王豔這樣說道.

"拿來!我不想多說廢話."在這一刻,葉凡在劉云志,王豔,李長青三人身上掃了幾眼,道:"我現在已經沒有耐心,眼看就要脫險了,你們不要自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