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八章 神秘果實
第二十八章神秘果實

關于傳說中的鵬鳥在很多古籍中都有提及,如《神異經》的中荒經篇以及《水經注》中都有相關描述,其中最為著名的便是莊周的《逍遙游》.

"北冥有魚,其名為鯤.鯤之大,不知其幾千里也.化而為鳥,其名為鵬.鵬之背,不知其幾千里也.怒而飛,其翼若垂天之云."

莊子以汪洋恣肆,氣勢磅礴的筆調,勾畫出了一個可扶搖直上九萬里的神鳥的形象,讀之讓人驚歎.

很顯然這有些不符合事物存在的常理,神鳥再大也不可能有如此體形,這是古人的一種極其誇張的描寫.然而讓人不解的是,在其他很多古代文獻中也都有對鵬鳥的記載,甚至不少古籍中以確鑿不移的筆調稱鵬鳥的確存在,但並不是像傳說中那般大到幾千里.

這不得不讓人產生種種聯想,在那遙遠的古代天地間是否真的有一種名為"鵬"的神鳥存在呢?

周毅等人注視著那道猶如黃金澆鑄成的金色影跡消失在一片山崖後,全都露出震驚的神色.

"傳說中的神鳥啊!"不少人在石化過後出驚歎,這是一種自內心的震撼,輕易將一頭巨象撕裂,一沖而起,抓起的似乎不過是一只鼠兔而已,其體形之大讓人瞠目結舌,其巨力之偉讓人目瞪口呆.

凱德一本正經,磕磕巴巴地說道:"那只巨鳥……屬于隼形目猛禽,這是一個……新物種,是一個……偉大的現."

"一邊呆著去!"龐博對這個一根筋的老外真有點無語了,都什麼時候了,還在以科學的眼光考量事物呢,也不想想是怎麼來到這里的.

"龐博你態度好點."李小曼露出不悅的神色,長長的睫毛輕顫,美麗的眸子瞟了他一眼.

"我又沒說你……"龐博輕聲嘀咕了一句.

"我們到底來到了怎樣的一個世界?"平靜下來後,所有人都不得不思考這個問題.

在枯寂的宇宙中穿行,來到北斗七星所在的這片星域,進入這樣一個神秘的世界,難道真的來到了眾神的歸處?

將如何生存下去,這是目前所有人都在考慮的問題,前路未知,一切都需要周密思慮.

很多人都抓緊了手中的神祗遺物,但是此時此刻所有佛器都已經暗淡無光,甚至有的已經龜裂,出現一道道裂紋,算是徹底損毀了.

神祗遺物中的最後一點神力是被青銅古棺吸收的,此刻再也沒有神輝流轉,持在手中與持著廢銅並無多大區別.但眾人都沒有丟棄,抱希望于神祗遺物可以重新積聚神輝,為將來所用,若是可以修複,那將是他們今後最大的倚仗.

"咕嚕"

不知道是誰的肚子響了起來,不少人都感覺很尷尬,人總要吃喝拉撒,許多人挪動腳步,尋找隱秘的地方去方便.

"死要面子活受罪……"龐博不屑的撇了撇嘴,道:"還是我有先見之明,在火星上的天宮遺址留下了我偉大的痕跡,我想縱然再過去幾百年那也是人類探索星空的最偉大的見證之一!"

"噗"


葉凡剛喝到口中的水一下子就噴了出去,手中的礦泉水瓶也差點跟著扔掉.

"我說兄弟別在我喝水的時候說這種話好不好,會死人的."

旁邊的人實在受不了他們兩個,藉此向遠處挪動腳步,全都無比尷尬的解決各自的問題去了.

龐博看到眾人的神態後哈哈大笑,而後故意朝某個方位重重的咳嗽了幾聲,做出要走過去的樣子,頓時讓大樹後面的人一陣哆嗦,解決自身的問題都不太順利了.

龐博嘿嘿的笑了兩聲,而後蹲下身來,撿起兩塊石頭便扔了出去,遠處的藤蔓後方頓時傳來李長青憤怒的叫聲:"誰啊,誰這麼缺德啊?"同時伴隨著劉云志惱怒的冷哼聲.

看到這個家伙又撿起一塊石頭,想要朝李小曼離去的方向扔過去,葉凡急忙笑著攔住了他.

看到眾人相繼走出,龐博立刻做出一副一本正經的樣子,而後拉著葉凡開始在山頂上轉悠,想看看有什麼野果可吃.

雖然葉凡在火星的五色祭壇上收了一大包神鱷的尸體,但是不到關鍵時刻兩人實在不想忍著嘔吐去吃它.

"那里有一個泉池."龐博忽然有了現.

就在前方幾十米遠處,幾株水桶粗細的老藤環繞著一塊空地,那里有一個一米見方的泉池,汩汩而流,像是甘露神泉一般.

在泉池的旁邊生長著十幾株半米多高的小樹,葉片寬大,翠綠欲滴,形似人的手掌,好像幾個多臂的小人站在那里.每株小樹的頂端都掛著一個紅彤彤的果實,形似櫻桃,但都足有雞卵那麼大.

葉凡與龐博穿過藤蔓,快步走了過去,隔著距離還很遠就聞到了濃郁的果香,頓時差點將兩人的口水饞出來.畢竟已經一天一夜沒吃東西了,肚子早已餓的不行,如果再找不到吃的,兩人已經准備硬著頭皮吃神鱷肉了.

"真香啊,從來沒有見過真麼香氣濃郁的果實."

來到近前後果香更加的芬芳了,縱然是千年酒窖的陳香在此也要被壓蓋下去.

"果香襲人,會不會有毒?"兩人都有些不確定,因為越是豔麗的越是誘人的,往往越會有毒性.

"不管了,這麼芬芳的果香,縱然有毒我也願意嘗嘗,我可不想吃那些曾經在人腦中鑽來鑽去的惡心爬蟲."

"要不你先試吃,你體質強健,有毒的話肯定能扛過去."

"我覺得你皮糙肉厚,百毒不侵,最適合試毒."

兩人都非常開朗,縱然來到了一個陌生的世界,也沒有愁眉苦臉,反而以樂觀的心態面對.

葉凡摘下一枚紅彤彤的果實,托在手中看起來非常的誘人,晶瑩透亮,像是紅色的玉石雕琢而成.

這時龐博也摘了一枚鮮紅透亮的果實,道:"不行了,這種果香太誘人了,我忍不住了,先嘗嘗."


"還是我先來吧."

兩人幾乎同時輕輕咬了一口,當晶瑩閃亮的紅色果皮破開的刹那,頓時讓人感覺到了一股馥郁芬芳的香氣直沖五髒六腑,彌漫在周身.

"美味啊!"龐博恨不得將手指頭都吞進去,汁水流淌,紅豔豔,香氣繚繞,這里芳香四溢.

"從來沒吃到過這麼好吃的果子,難道真是太餓了?"兩人食用完第一枚果實後,等了片刻,只感覺到身體精力充沛了不少,並沒有任何其他不適的感覺.

"沒有毒."

"那還等什麼,繼續吧!"

兩人坐在一米見方的泉池邊,開始狼吞虎咽,汁水四濺.饑餓到一定程度,恨不得將自己的舌頭都吞下去,更不要說面對如此香甜的果實了.

不過每人只吃了四個就停了下來,葉凡道:"給依依還有張子陵帶過去幾個."

"應該的,他們也一定餓的不行了."

這種半米多高的小樹皆青翠欲滴,甚是不凡,但每株都只有頂端結著一枚果實,圍著泉池總共才生長了十三株碧玉般的小樹,此刻還只剩下五枚紅彤彤而又晶亮亮的果實.

龐博用力吸了一口氣,俯下身來對著汩汩而流的泉池聞了聞,道:"奇怪,這泉水似乎也有些香氣."

葉凡捧起一些泉水,聞到了點點芬芳,雖然很淡,但確實存在,道:"這些小樹能夠結出這樣奇特的果實,多半也與這泉池有些關系."

龐博喝了幾大口泉水,道:"有淡淡的甜香,可惜也就是味道有些特別而已,喝完後沒有什麼感覺."他將幾個礦泉水瓶中的水全部倒出,開始裝這種有淡淡清香的泉水.

兩人在此休息了片刻,吃完果實,喝了一些泉水,然後摘下剩余的五枚果實.在向回走走時龐博低聲道:"你沒有感覺到,吃完果實後,疲累似乎一掃而光,我現在感覺精力充沛."

葉凡也正在奇怪,聞言立刻點了點頭,道:"這紅色的果實看來還真不一般."

這個時候,所有人都解決了各自的問題,有的人在眺望遠處,查看地形,有的人聚在一起商量著何去何從.

當葉凡與龐博走來後,頓時傳來陣陣馥郁芬芳的果香,一下子將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過來,不少人都不由自主咽了口口水,很多人都早已有了饑餓的感覺.

"依依給你,快吃吧."龐博向柳依依手中塞了兩枚紅豔豔的果實,在陽光的照射下閃爍著亮晶晶的光芒.

李長青就站在不遠處,聞著這股誘人的果香,頓時忍不住道:"龐博你們從哪里找來的果實,趕緊給大伙分分吧,都餓的不行了."

說著他便走上前來,絲毫不將自己當外人,似乎忘記了不久前還惡意針對葉凡,險些將其害死的事情,伸手就向龐博手中另外三枚果實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