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七章 荒古禁
第二十七章荒古禁

浩瀚的宇宙,無垠的星空,許多科學家推測,地球可能是唯一的生命源地.(看小說到頂點)

在過去數十年間,人類進行了無盡的推想,也發射升空諸多太空探測器,想要尋找地外生命.然而深邃的星空,莫測的宇宙,像是一片枯寂的墳場,冷冷清清,是永恒的冰冷與黑暗,根本探測不到任何生命訊號.

宇宙實在太廣袤了,根本沒有盡頭,以人類目前的科技水平發射的太空探測器,縱然可以擺脫星系引力,永不停息的行駛下去幾百萬年,幾千萬年,也難以達到星空的彼岸.

或許,今日可以重寫關于星空的探索曆史了,有人類來到了星空的彼端,跨越數十,上百億光年的距離,經曆了人類的極限旅程.

只是這一切難以被地球上的人類得知,不會有人相信,更沒有人會歡呼與慶祝.

九具龐大的龍尸拉著青銅古棺,來到了星空的彼岸,穿越進北斗七星所在的這片星域!

也就是在這個時候葉凡清醒了過來,手掌離開那口布滿綠色銅鏽的棺中棺,數百個古字刻印在他的心田,艱澀難懂,深奧莫測,像是永遠也無法抹去了,直到這時玄奧的神音才徹底消失.

大道至簡,惜字如金,一切結束,猶如繁華落盡,平淡歸真.

葉凡怔怔出神,自語道:"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

"葉凡你沒事吧?"龐博關切的問道.

"我沒事."

在這個過程中青銅巨棺始終在烈震動,所有人都感覺天旋地轉,眾人知道九龍拉棺終于即將到達終點.

此刻,棺壁上那些荒古銅刻綻放出神輝,撐起一片朦朧的光幕,抵消了一股無法想象的沖擊力,巨棺終于慢慢穩定了下來.

在最後轟然一聲震動中,青銅棺槨的棺蓋偏離位置,重重的滑落向一旁,銅棺翻倒在地上.

"光明!"

"我看到了光明!"

"是熟悉的光明世界!"

青銅巨棺中很多人忍不住大叫了起來,眼前不再是熒惑古星上的昏暗以及滿目血色的蒼涼.清新的空氣迎面拂來,甚至還帶著泥土的氣息與花草的芬芳,自然的氣息充溢在周圍,外面是一個充滿勃勃生機的光明世界.

所有人全部站起,快速向著巨棺外沖去,眼前所見,一片瑰麗與秀美.

此刻,他們正站在一座不高不矮的山頂上,可以眺望前方的景色.

遠處是連綿起伏的秀麗山峰,佳木蔥蘢.山頂近處是奇形怪狀的岩石與蒼勁的古木,還有水桶粗細的老藤如虯龍般盤繞,更有如茵的綠草與芬芳的野花,充滿活力與生機.

同火星的昏暗與死寂相比,這里無疑是一片祥和的淨土.

"太好了,我們終于擺脫了黑暗與枯寂,來到了這樣一片美麗的神土."

"終于不用再擔驚與受怕了!"

很多人都在歡呼,有些人甚至喜極而泣,曆經一系列死亡與磨難,終于來到了一片生動與自然的世界.


"親吻著陽光,對自己說,要好好的活下去……"甚至,精明而妖嬈美麗的林佳都感動成了這個樣子.

龐博站在山巔上向著遠方大吼:"終于重新見到了太陽,盡管已經不是先前的那個,但是我依然要大聲說我獲得了新生!"

"哐當"

突然,眾人身後的青銅巨棺發出一聲金屬顫音,一下子牽動了所有人的神經,齊刷刷回頭觀看.

九具龐大的龍尸有大半截軀體掛在山崖下,銅棺也距離懸崖沒有多遠,此刻九具如鋼鐵長城般的龍尸正在緩緩的向山崖下下滑,銅棺也被帶動著慢慢向前滑行.

"隆隆隆"

九條龐大的龍尸還有那口青銅古棺與山巔滑動時發出隆隆聲響,最終加快速度墜落下那直上直下的崖壁!

所有人都驚出一身冷汗,山巔的一邊竟然懸崖峭壁,如果棺蓋打開時他們沒有快速沖出,後果不堪設想.

九具龐大的龍尸與青銅古棺墜落下懸崖後,很久也沒有發出任何墜地的聲響,這讓所有人面面相覷,非常吃驚.

此刻,沒有了青銅巨棺阻擋視線,可以清晰的看到懸崖這邊的景象.

"難道我們站在一座超級巨大的火山口上?"很多人都露出驚容.

因為,所謂的懸崖峭壁下竟是深不見底的巨坑.

"不是火山口,不可能有這麼粗的火山."

仔細觀看可以發覺,共有九座大山相互連接,環繞成一個無比巨大的深谷.按照常理來說,這應該是一個開闊的山谷,可以一眼望到底才對,因為九座山體並非高聳入云.

然而,向下望去卻黑洞洞一片,根本沒有盡頭,像是直接洞穿了地獄黃泉路,深不可測.

九座山體環繞成的深淵像是無止境,九具龐大的龍尸與青銅古棺墜落下去後,始終沒有聽到任何回響,仿似永遠也無法墜到盡頭.

"到底有多麼深,真是難以想象!"

"這是什麼地方,怎麼會有這樣一處巨大的深淵……"

眾人驚疑不定,隱約間覺得這個世界並不像表面看起來那般祥和甯靜.

葉凡觀察完四周的景物後,道:"你們發現了嗎,這里並沒有五色祭壇,我們像是直接從天而降墜落在這里,而不是從星空之門內出現."

聽到他這樣一說,所有人都一驚,這才注意到果真沒有五色祭壇.但是廣闊的山頂並沒有被銅棺砸的崩塌,甚至沒有巨坑出現,只是裂開了幾道大裂縫而已.

如果真是從天而降墜砸在這里,沖擊力是難以想象的,但是山體根本沒有遭受重創的痕跡,事情透發著異常.

"沒有五色祭壇,我們為什麼會出現在這里,難道是傳說中的宇宙拋錨嗎,擱淺在了這里?"這個笑話一點也不好聽,沒有人露出笑意,全都掃視四周,而後沉思起來.

"那里有半塊石碑……"就在這時,張子陵突然叫道.

山頂上有一片亂石堆,還有幾株蒼勁的古木,相伴著幾株水桶粗細的老藤,在那藤蔓疊繞間,有半面折斷的石碑倒在那里,人工打磨的痕跡很明顯.

眾人快速走了過去,拉開枯藤,拂去斷碑上的枯枝敗葉,頓時感覺到古意盎然,上面刻著三個古字,筆力雄厚沉凝,蒼勁如龍,流淌著歲月的氣息,也不知道存在多少年了.


"寫的是什麼?"很多人都不認識.

葉凡辨認了很久,依然有些不確定,道:"似乎是'荒古禁’三個字."

"荒古禁,什麼意思,根本不連貫."眾人無法揣摩出其意.

"這是一塊斷裂的石碑,下面應該還有字,可是碑體碎裂後已經沒有辦法還原."龐博拉開藤蔓,拔除雜草,在那里發現了很多碎石,像是被雷霆一擊而碎.

"那三個古字應該是這座深淵或者山體的名字."周毅露出思索的神色,道:"可與'禁’相連的字與詞真的不是很多,最有可能的是後面接著一個'地’字."

"這樣連起來豈不是'荒古禁地’?"一個同學連起四字,讀出後瞬間變了顏色,其他人也都皺起了眉頭.

這個名字實在難以讓人產生好的聯想,很多人都隱隱擔憂了起來.

"這深淵附近多半不是什麼淨土與聖地……"有人說道.

豈止不是淨土與聖地,如果真如碑文所記那般,恐怕不是什麼善地.

"你們注意到沒有,附近似乎沒有什麼鳥獸,太安靜了!"王子文比較心細,感覺到了不對.

"確實如此!"眾人齊點頭.

這里有花,有草,有藤,有樹,表面看起來生機勃勃,但仔細觀察卻發現很異常,周圍竟然沒有任何動物.偌大的山體,聽不到鳥叫獸吼,看不到蟻蟲活動的痕跡,靜到近乎死寂!

古木上沒有蟬鳴,草地上沒有螞蚱,天空中沒有飛鳥,有的只是寂靜無聲.

龐博非常樂觀,道:"不管怎樣說,這里有蔥郁的植被,這樣的環境足以讓我們活下去.此外這里有碑文,這顆星球上一定有人類,我不相信這麼美麗的世界會是一個枯寂的死地."

"誰說沒有動物,誰說天空中沒有飛鳥,你們看……"葉凡在這時有了新的發現,手指遙遠的天際.

遠空,似乎有一只雄鷹在盤旋,非常的特別,因為它渾身竟然金燦燦,縱然相隔很遠,依然可以感覺到那種絢麗,像是黃金澆鑄而成,通體有金光閃耀.

這時,金的色雄鷹向這個區域飛了一段距離,越發的清晰了,而後它突然俯沖向一片山地間.片刻後又沖天而起,利爪中已經多了一只獵物,向著遠處的一片山崖飛去.

"我……我沒有看錯吧?!"看到這一景象後,向來大大咧咧的龐博當場結巴了起來.

其他人也近乎石化,如泥塑木雕一般呆呆發愣,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我怎麼感覺……那只金色的雄鷹利爪下……似乎抓的是一頭巨象啊?"李長青也結結巴巴,感覺口干舌燥.

"不是似乎,而是根本就是!"王子文接過他的話語,道:"可以抓起一頭巨象,真是不可思議!可以想象那只金色的雄鷹有多麼的巨大……"說到這里他不禁有些咋舌.

很明顯剛才眾人都判斷錯誤,由于距離太過遙遠,誤判了它的體積,那應該是一頭超級巨大的奇異猛禽.

葉凡注視遠空,道:"不可能有這麼大的巨鷹,它渾身金黃,閃耀著金色的光輝,體形巨大無邊,像極了神話傳說中的金翅大鵬!"

聽到這些話,在場所有人又是一陣石化.

汗,說一下."天之道損有余而補不足"出自道德經,不是有些書友想象的那樣,不是九陰真經,不可能出現武俠的.當然,那幾百字就只有一句道德經,主角聽到的神音也不可能是道德經文.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