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四章 對峙與選擇
第二十四章對峙與選擇

"現在不是……相信不相信的問題,而是你確實有……重大……嫌疑."李小曼身邊的凱德磕磕巴巴的說出這樣一句話.

龐博頓時瞪起了眼睛,道:"黃毛鬼子你什麼意思?你憑什麼認為人是葉凡殺的."

"no,我不是主觀……認為,我是在說……客觀事實.我沒有說他是……凶手,我只在述說一個事實,他嫌疑……很大."凱德一本正經與古板的樣子,認真分析道:"劉云志說的……有道理,葉凡與死者有沖突,有謀殺的……動機.而且,離的……很近,有出手的……條件."

他雖然說的不怎麼順溜,但眾人都聽明白了他的意思,正如許多一根筋的西方人一般,拿事實論事.

"鬼子,你真不通人情世故,很明顯的事情,非要搞得像論證數學定理似的,一根筋!"

"什麼是……鬼子?"老外凱德迷惑不解,道:"我聽到你說……好幾次了,什麼……意思?"

"你就是鬼子,一根筋,懶得跟你說了."龐博沒好氣,不搭理他了,而後轉頭看向李小曼,道:"你為什麼不說話,你應該對葉凡很了解吧?"

李小曼亭亭玉立,在手機微弱的光芒的襯托下,如一朵清新靚麗的蓮花,在黑暗中綻放幽香,她面色平靜自然,輕輕開口道:"從心里來說,我不相信葉凡是凶手,但是現在他確實有嫌疑……"

"李小曼!"龐博非常生氣,將她的名字咬的很重,打斷了她的話語,道:"你可真是絕情,我萬萬沒有想到你會說出這樣的話,誰不相信都可以,唯獨你不行!別人不了解葉凡,你還不了解嗎?盡管你們已經分手了,但你也不能這麼絕情吧,你是想在葉凡的心口上撒鹽嗎?"

"我並沒有其他意思,我只是在說一個事實而已."李小曼很平靜,容顏姣美,白皙如玉,她稍微蹙了蹙眉,道:"我根本沒有針對誰,我只是想說,凶手敢殺人,那麼便沒有什麼不敢做的,我們眼下都很危險.我希望客觀一些,而不是主觀用事,事實上葉凡嫌疑很大,而在場的其他人也都有一些嫌疑."

龐博冷笑道:"說到底葉凡嫌疑最大,你不相信他,何必說這麼多!"他重重轉過頭,道:"我真是看錯你了,過去你決定的事情很難改變,朋友誰都無法勸說你,現在才明白你的性格不是果斷堅決,而是絕情."

就在這時一個有些緊張,近乎怯弱的聲音小聲道:"我……我相信葉凡,我相信他……不是凶手."是那個生活不如意的女同學,她身子單薄,非常柔弱,低著頭走了出來,顯得有些緊張與不安.

原本單純快樂的少女,由于近幾年生活的不如意,整個人都變得很不自信,不再陽光燦爛,在眾人面前說話都不是那麼順暢,顯得局促不安.

這也是在同學聚會時葉凡對她深感同情的最主要原因.

龐博同葉凡一樣,對這個怯弱的女同學心有同情,過去在學校時明明不是這個樣子的,她經常與葉凡還有他開玩笑,笑語如珠,三人的關系非常好,和她在一起很容易讓人感覺到快樂.

"柳依依謝謝你!"葉凡笑著對她點了點頭.

"不用謝的,我相信你不會殺人……"柳依依聲音柔弱,這讓人很是憐憫,局促的站在那里.

"不是他還有誰?"李長青憤憤不已,道:"除了葉凡外,誰還有殺人動機?他這是在報複."

站在劉云志旁邊的那個女同學也再次開口道:"葉凡你怎麼能這樣狠心,那可是相識相知了四載的同學啊!"

"我再說一次,我沒有殺人."葉凡面對職責,平靜無波,非常鎮定,道:"你可以懷疑我,但在事情沒有調查清楚前,請不要直接向身上潑髒水."

"事實擺在眼前,你和死者幾乎挨著,距離最近,別人沒有辦法繞過你殺死他而不被人覺,也只有你對他有作案的動機!"


龐博脾氣很沖,最受不得氣,怒道:"你講點道理好不好,在事情還沒有結論前,不要先向別人頭上扣屎盆子.我真是不明白,畢業那會兒說的好聽你與劉云志勞燕分飛,說的難聽就是劉云志不屑一顧地甩了你,讓你恨的不得了.怎麼現在又恨不得貼在他身上,為他敲鑼打鼓助威了?"

"你……你這是惡毒的人身攻擊!"這名女同學氣的臉色雪白,身體都在顫抖,用手點指著龐博.

"攻擊?對,攻雞!"龐博是一個不肯吃虧的主,有時候嘴巴確實很毒,道:"我這叫以毒攻毒,見人說人話,見鬼說鬼話,見著蛤蟆,隨便幾個唾沫星子淹死它!"

"你……"那名女同學身軀顫抖,氣的說不出話來.

劉云志臉色陰沉,道:"夠了,龐博你還是男人嗎,說這些有意思嗎?"他手中的金剛寶杵繚繞著幾道細小的霞光,在黑暗中格外的醒目,提醒眾人它擁有絕對的威懾力,如果生沖突,恐怕沒有人可以對抗.

龐博也沉下臉,道:"因為凶手不是葉凡,而你們在胡攪蠻纏,我這是在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

葉凡自的目光自李小曼身上掃過,而後望向其他人,這時有三名同學走上前,道:"我們相信葉凡沒有殺人."

加上柳依依,張子陵,龐博,一下子有六個人站在葉凡這一邊,算上他自己的話共七人,而眼下共有十六人幸免于難,相信葉凡的人幾乎快占到了一半的人數.

林佳非常漂亮,身材曼妙,天生的丹鳳眼讓她自然而然多了一股嫵媚的氣質,縱然是在眼下這種氣氛當中,她雖然在平靜的開口說話,但依然顯得有些妖嬈與媚惑.

"我也覺得不可能是葉凡,我們都了解他的性格,他不是這樣狠辣的人,從來不會與人斤斤計較什麼……"

李長青不悅,打斷了她的話語,道:"除了他還能有誰,我們在場眾人誰會殺人,誰會有那種心思?"

龐博當時就火了,瞪眼道:"李長青你還能再缺德點不,還能不能再找出些理由,再潑一些髒水?我很想將這塊銅匾按在你的臉上,這種武斷的話你也說的出口?"

"我懶得理你!"李長青氣的扭過頭去,直到這時他還鼻青臉腫,在五色祭壇上時他被龐博揍的不輕.

"我也相信葉凡,他不是那種人,不會做出這麼狠毒的事情."這時,王子文走了過來,選擇相信葉凡.

周毅自始至終都像是一個旁觀者,但這時也做出了選擇,看了看劉云志手中神輝閃爍的金剛寶杵,又看了看從容自若的葉凡,道:"我們不能輕易下結論誰是凶手,我相信葉凡不會害死同學."

此時此刻,絕大多數人都站在了葉凡這一邊.他知道有些人是真心的,而有些人則是通過察言觀色,認為他面對劉云志的金剛寶杵如此鎮定,一定有所謂的"底牌",是近乎投機性的選擇.

"不是葉凡的話是誰,難道凶手是我們當中的另一個人嗎?"劉云志冷著臉,盯著葉凡,而後又看向龐博.

"收起你的姿態,別以為你握著一杆光的棒槌,別人就怕你."龐博滿不在乎,很是生猛,道:"我拿這塊不光的銅匾照樣能拍殘你!"

劉云志的臉色頓時陰沉了下來,用力握緊金剛寶杵,向前逼近三步!

葉凡一把拉住想要沖過去的龐博,而後面對所有人,認真而又嚴肅無比,道:"我可以告訴大家,凶手不是我們當中的任何一個人."

下一章可以進入大家期待的世界了.我沒有存稿,編輯還有很多作者都是知道的,可以作證.這本書主要是提前准備了很多構思,並沒有積稿.

現在去吃飯,回來洗澡清醒與精神下,然後寫今天的第三章.可能要到十二點左右才能更新了.請各位書友多多支持下,需要會員點擊與推薦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