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二章 銅棺鎮妖
所有人的精神都疲憊不堪,剛才靈魂差點離體而出,那個蓋世鱷祖的嘶吼聲具有不可思議的力量,似乎可以攝取人的魂魄..

如果不是青銅古棺發出一聲奇異的金屬顫音,恐怕在場眾人已經吉凶難料.

慘烈的氣息從遠處鋪天蓋地而來,像是海嘯一般在洶湧,那個從大雷音地下脫困而出的大妖魔雖然不再前進,停在那里,但是自然外放出的那股氣勢依然讓人無法承受,靈魂在顫栗.

煞氣滾滾激蕩,震動長空,沙暴因它而瞬間靜止,在那里妖氣滔天,黑暗中兩只燈籠般的血眸一瞬不瞬的盯著這里.

看不清它的本體,那里黑云翻騰,遮蔽了星月,籠罩了蒼穹.

雖然沒有逼近到眼前,但是這種蓋世妖祖的氣勢,依然不是凡人可以承受的,五色祭壇上很多人都幾乎軟倒在地,縱然持有神祗遺物在手,也無法抵禦.

這就是被佛陀親自鎮壓的大妖嗎?本是神話傳說中的存在,竟然在現實中見到,真真切切出現在不遠處,簡直如同夢境一般.

作為現代都市人,何曾見過這種可怕的場面,所有人都感覺是如此的不真實,此刻所見所聞,實在驚世駭俗!

鱷祖如今脫困而出,早已過去無盡歲月,滄海桑田,天宮崩潰,大雷音寺也早已荒廢,物是人非,神祗不在,誰還能壓制它?

"嗷吼……"

突然,鱷祖發出一聲悶雷般的咆哮,像是有萬重驚雷響在耳畔,在場眾人當中頓時有一部分人直接栽倒在地.不是真正的攻擊,僅僅是音波的震動,但縱然如此也讓人無法承受,有數人耳鼻都在向外溢血.

"沙沙"的聲響傳來,在五色祭壇外,密密麻麻,黑壓壓一片,數不清的神鱷圍聚上來,快速穿破光幕,沖上五色祭壇.是鱷祖在命令這些小鱷,它自己似對銅棺心有忌憚,讓那這些子孫後代來試探.

"起來,快起來!"

幾名軟倒在地,耳鼻溢血的同學精疲力竭,難以動彈,連手中的佛器都快握不住了,可想而知方才的那種吼嘯有多麼可怕.

在眾人的呼喚聲中終于有幾人站了起來,但還是有兩人晚了一步,如潮水般沖過來的神鱷直接他們淹沒了.

沒有奇跡發生,兩聲悶哼傳出,神祗遺物脫手,眨眼間兩條鮮活的生命永遠消失了.那里血花迸濺,神鱷爭搶著鑽入他們的軀干與頭顱,紅的鮮血,白的腦漿,格外刺目,

其他人根本來不及救援,他們被數以千計的神鱷包圍,每個人都自顧不暇.

到現在為止,共有十三名人失去生命,剩余的十七人也危在旦夕,生命無常,死亡是如此的突然,隨時會降臨.

光芒閃耀,所有人都在揮動手中的神祗遺物,抵擋周圍的冷血殺手,想要沖開一條活路,縱然天性軟弱的女同學也都早已忘記哭喊,此刻不由得她們不拼命.

但最危險的事情還是發生了,但凡合用佛器的人都陷入了險境,不夠靈活自如,受到了束縛.

"嗷吼……"

遠處,鱷祖發出一聲咆哮,見銅棺未有異常反應,它氣焰滔天,噴云吐霧,緩緩逼近過來.如臉盆大小的血色眸子,在黑暗中爍爍放光,像是兩輪血日當空懸掛.

當它逼到近前時,所有人都難以站立,那種慘烈的氣息絕對是殺戮萬千生靈凝聚而成的,讓人三魂七魄都在顫抖,要沖出肉殼.

距離不過十米遠,但是依然無法看清它的本體,只能見到兩輪血眸,眾人幾乎絕望了.

"嗚嗚……"突然,一股妖風鼓蕩天地間,如鬼哭神嚎一般,比方才的沙暴要猛烈許多倍,似有萬道驚雷在劈天裂地.

在那滔天的黑霧中,一只黑色的大手探了下來,向著五色祭壇抓來,形狀與人類的手一般無二,只不過它太大了,光手指就足以七八米長,黑亮而又森然,嚇得不少人亡魂皆冒.

這就是佛陀親自鎮壓的蓋世大妖!

縱然被壓制無盡歲月,始一出世,依然驚天動地,威勢無以倫比.

而在這個時候,天空上的太極八卦圖終于徹底成型,那是被神鱷的鮮血蘊含的神力補充完成的,八個卦位符號同時閃耀,發出奪目的光芒,星空之門再現.

"轟"

一聲沉悶的震動,太極八卦圖如門戶一般完全洞開,露出一個神秘而又巨大的通道,也不知道連向何方,里面黑洞洞一片.

那只探過來的大手被一股神秘的力量推向一旁,與此同時,九具原本寂靜不動的龐大龍尸突然顫動了起來.

與神並立的龍縱然已成冷尸,此刻亦不容褻瀆,流傳出一股強大的龍氣,五色祭壇上所有神鱷全都戰戰兢兢,伏臥在地,而後體若篩糠,完全被震懾住了,最終快如潮水一般向後退走.

祭壇留下滿地的鱷尸,還有幾具人類的尸體,瞬間清淨了下來.

"走,進銅棺!"葉凡第一個站了起來,而後扶起龐博.

並不是他們不濟,而是蓋世大妖實在非凡,光那股氣勢對于常人來說就足以致命,妖氣滔天,完全可以震死凡人.

所有人都搖晃著軀體站了起來,眾人意見一致,要進入青銅巨棺中.星空之門已經打開,單憑**恐怕不能在星空古路中前行.進入青銅巨棺,這是一種無奈的選擇,銅棺妖異,讓人不安,但是眼下卻不得不借助它.

黑暗中,鱷祖的眸光越發的冰冷了,血色巨眸如紅日懸掛.突然,它射出兩道刺目的血色光華,交叉著封住了天空中的太極八卦圖.

見到這一幕,所有人全部變色!

這尊蓋世大妖終究不肯善罷甘休,展現出了天妖玄法,它想封住星空古路,阻攔眾人的去路.同一時間,那只黑色的大手再次探了下來,輕易突破暗淡的光罩,向著祭壇上抓來.

眾人駭然,快速進入銅棺內,"蹬蹬蹬"後退.烏黑的大手向下抓來,它的目標不是眾人,竟是這口青銅古棺!

"鏘"

黑色的大手抓住青銅巨棺,發出一聲"鏗鏘"之音,所有人心中都一沉,這蓋世鱷祖法力滔天,非佛陀難壓制,眼下如果神秘銅棺無異常反應,眾人真的沒有任何辦法了.

在眾人感覺驚悚時,鱷祖的黑色大手如避蛇蠍一般飛快離去,掌指間竟有燦燦妖血流淌而出,像是一條小河一般落在祭壇上,綻放出一道道血色光華,似是被青銅巨棺傷了掌指.

但是古棺並沒有任何動靜,依然靜靜的橫在祭壇上.不遠處傳來一聲無比森寒的冷笑,那是鱷祖在咬牙切齒,聲音讓人頭皮發麻.

"怎麼辦,星空古路被這巨妖封住了,我們怎樣才能離去?"很多人都惶恐了,眼看逃生有望,卻被人封堵了去路,讓人驚懼與焦急.

"能量……現在需要神秘能量打開星空古路!"

"這是怎麼了?我們手中的神祗遺物在不斷流失神輝……"有人驚叫起來.

在這一刻無論是葉凡的青銅古燈,還是龐博的大雷音寺銅匾,亦或是周毅等人的缽盂等,內蘊的神輝都在源源不斷地流淌而出,且彙聚到了一起.

突然,像是夜梟啼哭般的冷笑聲響起,就在青銅巨棺外突兀的出現一個身高近兩米的人影,所有人都大吃一驚,各種神祗遺物流轉出的神輝正是向這里沖擊而去.

這道人影妖氣沖天,周圍黑霧翻騰,看不清樣貌,但是眾人可以感知,一定是方才的鱷祖!它竟然顯化在祭壇上,要進入青銅巨棺中,他無視眾人,兩點血色的眸子直視那口棺中棺!

這是與佛陀交過手的人物,從神話中走到眾人的眼前,這個場景讓人畢生難忘,實在撼人心魄.

"轟"

面對蓋世鱷祖的妖氣,所有神祗遺物像是燃燒了起來,綻放出璀璨奪目的光華,彙聚在一起將鱷祖籠罩.

與此同時,青銅古燈,大雷音寺銅匾,缽盂,金剛杵,魚鼓等所有佛器光華萬丈,全都自行沖天而起,而後向著鱷祖鎮壓而去!

冰寒與陰陰森的冷笑響起,寒到人的骨子里,蓋世鱷祖輕震軀體,頓時烏光迸射,魔焰滔天.

所有佛器都被定住在他的身前,且蒲團,戒尺等幾件佛器先後發出碎裂的聲響,"噗"的一聲,蒲團最先粉碎,而後是戒尺等,接連有四件神祗遺物化成齏粉.

四件佛器化成四道炫目的光華,全部消散在五色祭壇上,為星空之門提供了強大的神秘能量.

九具龐大的龍尸皆顫動了起來,而後發出隆隆之響,緩緩騰空而起!

鱷祖一驚,避開青銅古燈等幾件神祗遺物,它沖天而起,右手快速放大,籠罩天地,向著九具旁大的龍尸抓去.

而這個時候,青銅古燈,大雷音寺銅匾等像是有靈一般,各自沖出一道最為熾烈的神光,耀的人睜不開雙眼,席卷向鱷祖.

天空中有無盡光芒閃爍,絢爛無比,讓人無法正視,沒有人可以看清,九具龍尸暫時被鱷祖阻止住了.

"當","當"……

祭台上傳來清脆的聲響,佛舍利念珠,大雷音寺銅匾,缽盂等全部墜落而下,暗淡無光,甚至連青銅古燈都熄滅了.

"九具龍尸被阻擋住了,怎麼辦?"眾人焦急.

青銅巨棺沒有升空,九具龍尸被阻在半空中,難以進入星空之門.

眾人走出銅棺,快速將那些暗淡的佛器撿起,而龐博更是非常麻利的將那幾具尸體上的礦泉水瓶收起.

而葉凡則脫下上衣,將地上那些鱷尸收了一大包.

就在這時,天空中傳來劇震,眾人大吃一驚,急忙沖回銅棺.

青銅巨棺發出一聲金屬顫音,九具龍尸竟然擺動了一下巨尾,砰的一聲全部抽在鱷祖的那只黑色的大手上,讓其倒退了出去.

"轟"

天空中傳來一聲巨響,九具龐大的龍尸緩緩向著星空之門騰去,"哐當"一聲,青銅巨棺搖動,翻轉了一下,眾人頓時感覺天旋地轉.

鱷祖的血色眸光無比冷冽,在棺蓋沒有合閉前,竟要沖進來,目標依然是那口棺中棺!

但就在這時,布滿銅鏽的棺壁上那些遠古先民與神祗的刻圖,以及洪荒凶禽與蠻獸的青銅圖案,全都流轉出朦朧的光華,讓鱷祖止住了腳步.它像是一下子想起了什麼,雙目中爆射出兩道森寒的血光,"蹬蹬蹬"在虛空中快速後退了幾步.

"哐當"一聲巨響,青銅棺蓋閉合,九具龐大的龍尸拉著青銅棺槨緩緩騰空而起,沖破鱷祖布下的血色封印,沒入星空之門.

請各位書友給我投票,給我會員點擊,給我**動力,如果能夠沖上榜首,我一定會有無以倫比的動力,周一就是再更上三章估計也能完成.

各位兄弟姐妹們請支持下《遮天》,感謝!

書評區發送精華中,留下評論可去領取.

熒惑之旅結束.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