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一章 血祭
八卦圖貫穿中國古史,起源非常早,到底是如何創造出的,究竟有什麼目的,至今仍是一個引人入勝的迷..

曾經依據它計證明與計算出星體的軌道速度,就連計算機二進制的創出也與其有關,可以說極具神秘色彩.

時至今日,古老的太極八卦圖所蘊的宏奧深義依然沒有被破解,不過人們卻進行了許多大膽的猜想與推測.

曾經有人說它代表了未知的"勢",可依據它進行推演,計算出將來發生的種種可能.當然必須是完美的推演,才能大致測算出將來的"勢",不然計算失誤一步,滿局皆輸,無效.

也有人說它以最簡潔的方式描繪出了宇宙的本質,每一個符號都是最本源的東西.

更有人曾經大膽提出假設,太極八卦圖與時空有關,八卦圖的八個卦位符號是星空的坐標,不同的排列組合代表不同的星域.

按照這種假設,可以確定宇宙內任何一片星宇的坐標,而太極八卦圖相當于星空之門,可以連通蟲洞.

依據這種推測,太極八卦圖是一種穩定的結構,如果可以提供足夠的能量,確立某一片星空的坐標,經過複雜與精密的計算,就可以開啟星空之門.

但是,這種"複雜"是難以想象的,其中涉及到了奇異的"陣",而這種所謂的"陣"還未被承認,也處在一種推想與假設階段.

"陣"本身就與空間有關,至今遠不能攻克,玄奧複雜到極點.

可想而知,構建星空之門————太極八卦圖,有多麼的飄渺,可以說,在相當漫長的時期內都不可能實現.

此刻,葉凡等人有幸再次見到太極八卦圖的構建過程,如果對星空之門進行推想與研究多年的人士看到,一定會激動到發狂,因為這是一種偉大的見證.

可惜,葉凡等人沒有那種心思,他們現在具有強烈的生存危機感,眼下只想盡快逃離這里,因為死亡的陰影時時籠罩著他們.

千米外的大雷音寺遺址,那里雖然暫時安靜了下來,但是那股慘烈的氣息已經鋪天蓋地的鼓蕩了過來,且那對燈籠般的血紅巨眸正在一瞬不瞬的凝視這里,在黑暗中格外瘆人,讓人心驚膽顫.

天空中的太極八卦圖已經成型,具有金屬的凝沉與質感,像是百煉金精鑄造而成.

在其周圍,空間扭曲,光線迷蒙,與乾,坤,巽,兌,艮,震,離,坎對應的八卦符號先後發出光芒,像是一組神秘而又古老的密碼在閃耀.

八個卦符已經閃動成百上千次,進行了繁複的排列組合,但是始終未能同時亮起,最終竟又慢慢暗淡了下去,巨大的太極八卦圖在顫動,有瓦解的趨勢.

"怎麼會這樣……"

很多人都惶恐了,如果無法打開星空古路,對于他們來說便意味著死亡.

籠罩在五色祭壇上的光幕暗淡到近乎無光,只有點點微弱的霞光流轉向天空中的太極八卦圖,看到這一情景所有人都知道了為什麼.

"構建太極八卦圖,或者說打開星空之門,需要足夠與穩定的神秘能量供應,但是現在能量不足!"

"怎麼辦,難道我們真的要死在這里……"

遠有鱷祖,近有小鱷,一張死亡大網已經向眾人張開.

"砰"

已經有十幾條小鱷鑽進光幕,開始向眾人發起攻擊.香爐,金剛杵,銅鈴,魚鼓等神祗遺物皆連連閃耀出刺目的光芒,抵住了神鱷的沖擊,但是那種力量卻大的出奇,撞擊的眾人不由自主倒退.

"喀嚓喀嚓"

在五色祭壇外,密密麻麻,遍地鱗甲,成千上萬條神鱷不斷沖擊光幕,更多碎裂的聲響傳來,僅僅片刻間就足有上百條小鱷成功破入.

這種看似細小,但卻極其猙獰的物種非常的恐怖,可以飛天遁地,每一條神鱷都像是一把利劍,穿透力極強.

"不行了,再這樣被動防守下去,我們早晚要死在這里."龐博大叫,大雷音寺銅匾不斷震動,華光萬道,形成一片光幕,里面護住三四個人,雖然可以暫保平安,但長時間下去誰也難以預料會怎樣.

"你先不要動,我先出去試試看."葉凡叮囑龐博,而他自己則不再被動防守,持古燈大步向前走去.

頓時便有數十條神鱷向他穿刺而來,數十道烏光像是一道道閃電,快與狠到極致,像是釘子一般釘在古燈所流轉出的光幕上,在用力向里鑽擠.

"呼"

葉凡靜等數十條神鱷近身後,才猛力向著古燈的燈芯吹去,頓時有一片盛烈的光芒沖天而起,在他方圓五六米內火焰滔天,那里完全被神火淹沒了.

焦臭的氣味頓時傳出,淒厲的慘叫聲此起彼伏,當火焰慢慢退卻,葉凡纖塵不染,繚繞著一道道皎潔的光輝,像是謫仙踏月而來,而在他的周圍卻是一地的鱗甲,數十條神鱷幾乎全部燒死.

幾條僥幸逃過一劫的猙獰生物也都近乎焦糊,渾身灼傷,軀體不再完整,在遠處惡毒的盯著葉凡,發出低沉的叫聲,讓人寒意陣陣.

"好,燒的好!"龐博在後面大叫,他就要沖過去,也進行攻殺.但是卻被身邊的三人死死的抱住了,那是三張沒有血色的面孔,他們沒有神祗遺物,如果沒有大雷音寺銅匾的庇護,他們必死無疑.

"喀嚓喀嚓"

碎裂的聲響再次傳來,這一次足足有五六百條神鱷突破光幕,沖了進來,各個森然,細小的身軀像是凝聚了魔性的力量,利齒寒光閃閃,眸子妖邪嚇人,全都悍不畏死地沖了過來,圍著葉凡不斷打轉.

"不行,葉凡一個人肯定對付不了這麼多'黑釘子’,我要去幫他."龐博再次要過去.

"可是……我們怎們辦?"身邊的三人臉色慘白,近乎哀求的看著龐博.

"我當然不會讓你們送死."龐博轉身看向後方的王子文,劉云志等人,道:"你們護住他們三人,我要過去幫助葉凡,而且最好再出動幾人,這樣被動防守終究不是辦法."

"好,我跟你一塊過去."周毅站上前來.

龐博一直對周毅不感冒,認為他心思深沉,但不得不承認這個儒雅的男人在關鍵時刻還是有一定氣魄的.

這時,看似斯斯文文的王子文也向前走來,且對身後的人道:"再跟上來一兩人,剩下的神祗遺物足以護住所有人,不過女生就不要過來了."

面對這種長相凶惡猙獰的生物,以女生軟弱的天性,上來恐怕就會腿軟手軟,縱然手中有佛器也不一定可以幫得上忙.

"哐當"

龐博上來就將大雷音寺銅匾掄動了起來,重重的砸在五色祭壇上,頓時有一股狂暴向前洶湧而去,這是一片由光華凝聚成的驚濤駭浪,沖擊出去七八米遠,頓時將一片神鱷淹沒在里面.

垂死掙紮的叫聲讓人頭皮發麻,像是一群惡鬼在被煉化,絲絲白煙飄起,滿地尸體,一片焦糊味.

這是大范圍的攻擊,不像是第一次獨對一條神鱷那般,追不上它的速度,現在這麼多凶物一起湧上來,隨便掄動銅匾就可以壓蓋數十上百條.

"當……"

悠揚的鍾聲響起,像是深山古刹鍾鳴,給人一種幽靜深遠的感覺,王子文手中的殘破銅鍾金光千重,一道道可以看得見的漣漪震動而出.看似柔和,猶如水波,但是當觸碰到那些沖上來的神鱷時,卻像是變成了屠刀,每一道金色的漣漪都可以腰斬一條神鱷.

"噗噗噗"的聲音不斷響起,轉眼間就有數十條神鱷被斬斷,流淌下一地的鮮血,這種血淋淋的場景非常懾人.

但是,數不清的神鱷悍不畏死,現在已經有近千條小鱷沖了進來,密密麻麻,一道道烏光縱橫沖擊,交織成一片死神的鐮刀網.

"砰"

周毅以紫金缽盂不斷劈砸,掃出一大片佛光,碾碎了無盡鱗甲,地上留下一大片死尸,慘不忍睹,很多小鱷都化成了肉醬,血泥模糊.

這是一幅非常慘烈的景象,為了活命,幾人全都豁出去了,鮮血很快染紅了祭壇,刺鼻的血腥味四溢,淡淡血霧飄起,如修羅場一般.

"啊"

"啊"

就在這時,後方突然接連傳來兩聲慘叫,兩名同學倒在血泊中,每個人的頭顱都出現很多血洞,且身上爬滿了丑陋的小鱷,烏鱗森森.

眾人一陣悲哀,生死不由自己,縱然苦苦掙紮,卻又有兩個同學慘死了.

這兩人共同持有一件神祗遺物,但是方才足足有三四百條神鱷湧來,瘋狂沖撞,沖擊力何其巨大,直接將那兩人撞飛,手中的佛器把握不住,落在一旁,兩人頓時便被那些小鱷淹沒了,慘死在當場.

"死也不能放手!"林佳大喊,提醒眾人.

很多人都已經被沖撞的滾來滾去,且由于與人共持佛器,行動受到束縛,危險到極點.

"啊"

"啊"

又是兩聲慘叫傳來,一男一女兩名同學倒在血泊中,鮮血淋淋,慘不忍睹,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後方的人急忙聚攏在一起,共同防禦的同時也開始攻擊,一同持神祗遺物劈斬神鱷,情況總算暫時穩定下來.

"殺!"劉云志的臉色有些發白,他性格陰沉,膽子並不大,但是在這個時候也握著金剛寶杵沖了出來.

在佛教傳說中這是一件威力極大的護教聖物,摧毀敵者如滅土雞瓦狗,無堅不摧,象征著所向無敵,是具有真如佛性的諸尊聖者掌握的器杖.

電芒飛舞,光華爍爍,劉云志周圍神芒刺目,金剛寶杵橫掃而過,如掃殺千軍一般,頓時留下一地血漿和無盡碎鱗片,一大片神鱷被碾碎.

金剛寶杵的威力可見一斑!

就在這時,那個老外凱德也沖了過來,嘴里"嘰里呱啦"大喊大叫個不停,持著一個殘破的木魚不斷的胡亂敲打.

"上帝是仁慈的……"他雖然這樣大叫,但手底下絕不含糊,破爛的木魚看起來隨時會散架,但是卻具有神秘的威能.

上面刻印有三尊菩薩,這時全部顯化成光影,浮現而出,繚繞在老外凱德身邊,橫掃周圍的神鱷.

"主啊,這是你派來的天使嗎,快快殺死這些來自地獄的魔鬼吧!"這個老外在這無比緊張的時刻,漢語突然說的順溜了起來,哇哇大叫個不停.

"黃毛鬼子你拿的是佛陀的東西,別亂說話好不好……"在這生死時刻,龐博居然被他逗笑了.

凱德"嘰里呱啦"一陣大叫後,道:"上帝說了,眾生平等,我主慈悲,菩薩就是天使……"

"放你個上帝的屁,眾生平等,我佛慈悲,是佛陀說的好不好……"

兩人的對話,倒也讓這充滿死亡氣息的祭壇出現了一股另類的氣氛.

祭壇上的鮮血化成點點血光,沖破光幕,向著天空中飄去,彙聚向那已經不穩定的太極八卦圖,讓即將瓦解的星空之門再次閃爍出光華.

顯然,眾人全都發現了這一情況,頓時露出振奮之色.

"殺,我們殺得越多越好,這種神鱷是蓋世大妖魔的後代,從本質上來說體內流淌有神血,凝聚有神力,經過祭壇可以轉化為太極八卦圖所需要的神秘能量."

"不錯,這五色石壇本就是祭台,在那遙遠的過去一定考慮過血祭這種情況."

天空中的太極八卦圖越來越清晰與璀璨,如金屬鑄煉而成,光華不斷閃耀,八卦的八種符號明滅不定,按照繁複的順序變換無數次後,即將全部亮起,打開星空古路.

"轟"

可是也就是在這個時候,大雷音寺那里慘烈氣息沖天而上,大地完全崩裂了,一個龐然大物沖天而起,撼動了蒼穹!

幾乎在刹那間,眾人感覺靈魂要離體而去,所有人都險些軟倒在祭壇上.

兩個燈籠般的巨大血眸,在黑暗中由遠而近,正在快速逼來!

"那可是神話傳說中被佛陀鎮壓在大雷音寺下的鱷祖啊,如今脫困而出,這個世間還有誰能夠鎮的住它?!"

眾人如墜冰窖,感覺徹底絕望了,恐怕縱然是真有菩薩顯靈,都不一定可以降服如此蓋世巨妖,除非佛陀親至.

難道在這最後關頭真的要被這傳說中的妖魔留下性命不成?

"哐當"

就在這時,五色祭壇上的青銅巨棺突然發出一聲顫音,遠處的那兩盞紅燈籠似的血眸頓時定住了,似驚疑不定,不再向前.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