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二十章 鱷祖
大雷音寺方向傳來一聲讓人毛骨悚然的吼聲,像是有一頭遠古洪荒巨獸崩裂大地,掙脫封印而出,吼動了山河,撼動了星月,讓人有一股發自靈魂的顫栗..

但是接下來便又徹底平靜了,那恐怖的咆哮聲歸于平靜,五色祭壇外只剩下沙暴的隆隆聲響.

"那是什麼?"

"火星上還有其他生物嗎?"

"傳說,佛陀鎮壓了不少妖魔鬼怪,也許封印之地就在大雷音寺附近."

僅僅議論了幾句,眾人便有心驚肉跳的感覺,作為現代都市人何曾信過這些傳說.今日經曆了種種不可思議的事情,此刻又聯想到更加可怕的傳說,所有人心中都湧起滔天駭浪.

如果猜想成真,那麼他們的處境將極其堪憂,大雷音寺已經灰飛煙滅,那里不再有佛陀,不再有神祗,他們如果獨自將面對那種神話傳說中的妖魔,下場可想而知.

"今天對于我們來說,思想不斷受到沖擊,讓人難以承受……"

"以往神話故事中的妖魔鬼怪,也許會活生生的出現在我們的面前!"

一想到將要發生的種種可能,所有人心中都生起一股寒氣,渾身冰冷.

無盡的可能,未知的命運,讓人恐懼與擔憂!

而此刻在眾人的眼前還躺著一具冰冷的尸體,鮮血染紅了地面,淡淡的血腥味在繚繞.提醒著眾人眼下形勢已經非常不妙,未知的東西再次出現,在眾人的眼前奪走了一條鮮活的生命.

"嘖"

尸體的頭顱中傳出莫名的聲響,頓時讓在場不少人一陣緊張.

"吧唧"

像是進食與咀嚼的聲音,聽起來非常讓人難受,畢竟那是一顆人類的頭顱啊,未知的生物似乎在里面進食,讓在場很多人寒毛都倒豎了起來.

"咯吱咯吱"

骨頭磨碎的聲音響起,像是有鋒利的牙齒在切割顱骨,現場的氣氛頓時一陣緊張與壓抑.

沒有人再說話,五色祭壇一下子安靜了下來,很多人大氣都不敢出,靜到極點,彌漫著一股驚悚的氣息.

這是一種煎熬,進食的聲響,咬碎顱骨的聲音,兩者連在一起,像是地獄驚魂曲,折磨人的心神.

很多女生捂著自己的嘴巴,想哭卻不敢出聲,這種陣仗讓她們近乎崩潰.

當然並不是所有人都恐懼,持有神祗遺物的人心中多少有些底氣.龐博向來很生猛,此刻感覺很壓抑,拖著大雷音寺銅匾就要上前,砸開那頭顱.

葉凡攔住了他,道:"不要輕舉妄動."


"噗"

就在這時,那倒在血泊中的尸體額頭上的血洞冒出一股血花,還有一股白色的液體,很多人都感覺一陣惡心,竟是腦漿流了出來.

隨後,頭顱上那個血洞中探出一個如錐子般的黑色頭顱,細小而尖銳,覆蓋著鱗甲.

"那是什麼東西?"

眾人全都不由自主倒退,縱然是葉凡與龐博也退了幾步.

那是一個形似鱷魚般的奇異生物,從尸體上的血洞中鑽了出來,身上不僅沾染著血跡,還有白色的腦漿,望之讓人頭皮發麻.

它長不過十公分,只有手指那麼粗細,像蛇又不是蛇,形似鱷魚,但卻沒有生腿,腹下光禿禿,全身覆蓋著黑色的鱗甲,烏森森,像是來自陰冥地府的惡物.

鮮血與腦漿沾染在它的黑色鱗甲上,觸目驚心,讓很多人心中都極其不舒服,生起一股森冷的懼意.

這未明的生物從血洞中鑽出後,爬在尸體的頭顱上,一雙很小的眼睛透發出極其冷冽的寒芒,靜靜地盯著眾人,像是高級智慧生命體一般,而不像是一個低級生命體.

七名同學,四載同窗,幾條鮮活的生命,永遠的離去了,竟是被這樣一個無比丑陋的生物所噬.

它的眼神無比惡毒,像是怨靈一般冷冷的掃視眾人,不像是看同等存在,倒像是在打量自己的食物.

"你娘個三寸丁,還沒耗子長呢,竟然弄死我七個同學,老子我砸死你!"龐博拎起大雷音寺銅匾,猛力掄動了過去,直拍那個冷血的未明生物.

雷音陣陣,光芒沖天,銅匾光華萬道,電芒向前洶湧而去,縱橫飛舞,交織成一片天羅地網.

"嗖"

但是,這個未知的生物非常迅疾,它似知道厲害,化成一道烏光沖起,躲避過那片絢爛的光芒.

葉凡持青銅古燈上前,他對著燈芯猛力一吹,一道熾烈的神焰頓時噴吐而出,向前洶湧而去.

那不過手指粗,十公分長的猙獰生物發出一聲淒厲的叫聲,聲音之大讓人震驚,簡直像是一個厲鬼在嘶吼一般,震的人耳鼓嗡嗡作響,脊背冒涼氣.

很難想象那樣細小的鱗甲之軀怎麼會發出這麼巨大與恐怖的聲音.

葉凡吹出的燈芯火焰撲出去足有三米遠,但並沒有真正將那未明生物吞沒,不過是稍微擦了一下它的尾巴而已,當場便令其鱗片脫落,半截焦尾斷截而下.

它惡毒的盯著葉凡,如人類一般具有表情,猙獰無比,張嘴露出森森利齒,雪白寒光閃閃,對著葉凡不斷低聲嘶吼.

"這到底是什麼鬼東西?"後方許多同學都很畏懼,縱然掌握有神祗器物也不敢上前.

"你個三寸丁,眼神這麼惡毒,我非砸爛你不可."龐博毫無懼意,非常生猛,掄起大雷音寺銅匾就沖了過去,道:"弄死我七個同學,如今才斷了你一條爛尾而已,你給我去死吧!"


龐博渾身都被銅匾所發出的刺目光芒籠罩了,像是一尊發怒的戰神一般威勢迫人,銅匾震動,佛音動天,發出隆隆的聲響.

而葉凡則在另一邊圍堵這只剩下半截軀體的可怕生物,神燈中的火焰如一條怒龍般沖出,炙熱的溫度讓空氣都仿佛焦灼了.

這時後方的周毅,王子文等人也沖了過來,同時舉起自己得到的神祗遺物,對著那形似鱷魚的猙獰生物劈砸.

雖然被圍追堵截,但是這個生物體太快了,像是一道黑色的閃電,不斷在五色祭壇上穿行,眾人很難觸碰到它.

淒厲的叫聲傳出,這個猙獰而又可怕的生物被眾人追打,似乎無比怨毒與憤怒,叫聲不絕,像是九幽厲鬼在哭嚎.

"嚓"

穿透光幕的聲響傳來,數條形似鱷魚的丑陋生物在五色祭壇外成功刺破光罩鑽了進來,全都不過十公分長,與第一條並無二致,它們的目光猶如惡鬼般森寒,像是有不共戴天之仇,無比怨恨的盯著所有人.

"怎麼有這麼多?"

"這到底是什麼生物,火星是它們的老巢嗎?"

眾人生出一股無力感,他們不是神祗,不知道怎樣運用手中的器物,只能靠佛器自主發出的光芒阻擋殺機,而現在出現這麼多猙獰的生物,根本無法全部消滅.

這時"沙沙"的聲響出來,光罩外密密麻麻,足足出現上百條形似鱷魚的凶物.

葉凡他們後方,那些沒有出手,膽子弱的人已經顫抖了起來,這麼多的凶物如果一起沖進來,縱然有神祗遺物也不見得能夠防住!

"龐博不要追了,我們聚在一起."葉凡對龐博喊道.

現在這麼多猙獰的凶物出現,根本殺之不盡,眼下防守是最好的策略,只要等到五色祭壇積聚到足夠的能量,打開星空古路就可以了.

"嗷吼……"

突然,一聲讓人靈魂顫栗的巨大咆哮再次從大雷音寺方向傳來!

隨著這一聲懾人心魄的嘶吼,外面的沙暴都仿佛瞬間靜止了,因為這天地間再無其他聲音,只有那滾滾激蕩的獸吼.

大地不斷抖動,五色祭壇都一陣搖動,外面的風暴徹底被壓蓋了下去.

"大雷音寺…是凶物的巢**!"有人顫抖著說道.

眾人向光罩外望去,越來越多的可怕生物聚集而來,看方位正是來自大雷音寺方向,遍地都是烏黑鱗甲,密密麻麻,足足有成千上萬條.

"轟"

突然,眾人感覺大地一陣猛烈的搖動,隨後千米外突然傳來一股極其慘烈的氣息,上抵蒼穹,下至黃泉,鼓蕩天地間!

縱然外面有沙暴相隔,但是眾人依然看到兩個燈籠般的可怕眼眸,在大雷音寺遺址出現,穿透黑暗的空間.


那里像是火山爆發一般,亂石穿空,不少房屋大的巨石,重重的墜落在五色祭壇附近,聲勢驚天動地.

"是大雷音寺的地基……崩碎了,地下有什麼可怕的東西出來了!"

若是如此,縱然眾人手中掌握幾件神祗遺留的聖物,恐怕也根本派不上用場.

"我似乎知道這形似鱷魚的凶物是什麼了……"一名女同學聲音顫抖著說道.

藏區對佛教最是尊崇,幾乎人人信仰,這名女同學曾經去過西藏,游覽過大昭寺與小昭寺等佛教重地,曾聽當地一位老藏民說起過一些傳說.

據說,佛陀的居所大雷音寺下,並非什麼淨土與善地,而是鎮壓了不少蓋世妖魔,其中第一層鎮壓的是鱷祖,為一頭上古神鱷,法力無邊,但最終被佛陀收壓.

"你是說,佛門聖地大雷音寺下鎮壓了不少蓋世妖魔?"

"那位信奉佛教的老藏民確實是那樣說的."

當聽到這一切後,眾人感覺身體一陣寒冷,若真是這樣,大雷音寺那里一定是鱷祖要出世了,而這些丑陋的凶物都是它的子孫後代.

葉凡蹙起了眉頭,道:"我曾在一本古代雜文中看到過一些記載……"

在那篇雜記中記有一種無肢爪的"鱷",身堅如金剛,可飛天遁地,能輕易洞穿血肉之軀,被稱為神鱷.

周毅點頭道:"我也看到過類似的古籍……"

據傳,佛教傳承有記載,神鱷之祖被佛陀鎮壓,自此其子孫皆不再現世.

眾人都有不真實的感覺,一些傳說過去都被當作故事聽,而如今竟然要親身見證,讓人既是震驚又是惶恐.

"那個老藏民說,鱷祖被鎮壓在大雷音寺下第一層,那是不是說還有第二層,第三層……"一名女同學顫抖著問道.

誰也沒有回答,眼下如果真有鱷祖出世,那麼已經足以全滅他們.

沙沙的聲響傳來,成千上萬條小鱷出現在五色祭壇外,正在用力向里鑽.

"轟"

突然,五色祭壇一陣搖動,天空中出現五種顏色的古老符文,像是一顆顆星辰在閃耀,太極八卦圖即將浮現,這是打開星空古路的征兆.

可是,千余米外的大雷音寺遺址同時傳來一陣可怕的震動,那如燈籠般的血色眸子升高了數米,很顯然它在擺脫地宮的束縛,正在沖出地表.

逃離這里,逃離火星!這是所有人的想法,很多人都在祈禱,希望盡快打開星空古路,哪怕是在枯寂的宇宙中永遠的飄行,也比在這里讓人心安.

(看小說到頂點)16977小游戲每天更新好玩的小游戲,等你來發現!